第七章 一对有颜值的好基友/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男子……

孤傲的眸子冷若寒潭,深谙的眼底自带主人的霸凛,如水墨泼就的长发不扎不束,随意的散在耳边,右耳上还有一颗闪着幽深蓝光的耳钻,黑色的锦袍如墨莲般铺在车上,随着主人的步伐,缓慢扫过车辕,衿贵俊美的让人惊叹。

尹穆清躲在暗处,刚好能看清那人的相貌,她眸光落在男人的右眼眼角下,哪里有一块小指甲大的伤疤,很淡,却在他出挑的玉脸上很是明显,但是这块疤不仅没有为美男减分,反而让他绝美的容貌多了几分成熟和性感。

尹穆清咽了一下口水,暗骂,妖孽,一块疤都长的这么好看。

她一直听说璟王容貌出色,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般祸国殃民。

怪不得能守得住风夜雪这花花公子,果真是一对有颜值的好基友呀。

尹穆清正思虑间,突然看见萧璟斓的眸光不经意间扫向了她这里,尹穆清心中咯噔一下,立即收敛了声息。

“走吧,明日去东宫,许久没有见过倾恒那孩子了!”萧璟斓似乎没有发现暗处的尹穆清,眼神片刻都不曾在尹穆清藏身之处停留。

“唉,本公子就不明白了,你怎么就对那孩子上心了呢?虽然人家喊你一声十七爷爷,可那也不是亲孙子不是?”风夜雪跟在萧璟斓的身后,将手上的马鞭扔给一旁的侍卫,吩咐道:“马车就放在这里,不用挪了,马上天就大亮了,你家王爷还得出门。”

“是!”

见萧璟斓已经进了大门,风夜雪快跑了几步,才跟上:“你不觉得你越关心那孩子,太子就越讨厌他吗?你一个外人,还是个长辈,怎么去破坏人家父子的感情?”

风夜雪心里对那孩子的存在甚是奇怪,若不是知道眼前这人并非那种随意的人,他都怀疑太子的长子萧倾恒是这人的孩子。

毕竟,二人长的太像了。

可偏偏那小娃娃确实是太子侧妃所出,是太子的庶长子,是帝君的皇长孙,也是这个人的堂孙。

听了风夜雪的话,萧璟斓突然制止了脚步,懒懒的开口:“本王见见皇兄的孙儿,有何不妥?”

“额……”风夜雪语塞,还能说什么:“行,你想做什么都行!”

去皇宫?

二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落入尹穆清的耳朵,她的眸光落在塞在车轮下的血玉石,心痒的不行,只是,在璟王府的地界上,恐怕真的是一块石头也拿不走的。

可若是他们要去皇宫……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拿回血玉,办法还是有的!

想到这里,尹穆清将手指放在唇边,一声响亮的夜莺啼叫声在夜空划开,没过多久,她身后就出现了一名黑衣劲装男子。

“小姐!”那男子声音异常的冷凌。

尹穆清回身望去,看见男子俊脸如刀削般棱角分明的俊脸不带一丝情绪,冷眼决然,笑容立即浮上笑脸:“封,我还以为你今日回不来。”

男子一身黑色劲装,墨色长发仅用一根黑色的发带松松快快的束在脑后,几束不经约束的头发散落耳边,被风拂在薄唇便,让男子严峻的外貌多了几分漫不经心的美。

每次看到这样的封离,尹穆清都有几分恍惚。

男子没有说话,但是尹穆清知道他是在等她的吩咐:“今日我本来拿到血玉了,可是因为大意,它……”尹穆清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毕竟这种脑残的错误她觉得完全是自己作的,伸出玉指指了指璟王府外面的马车:“它现在被萧璟斓塞车轮子下面了。”

封离冷如冰霜的眸子因为尹穆清的话而扫向璟王府的大门外,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马车轮子下面的玉石之上。

不过须臾,便起身:“我去拿,你先走。”

璟王府外守卫深严,想要在璟王府的地盘上拿走一分一厘,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所以,他不敢保证,能在高手如云的璟王府保她平安。

封离的性子,尹穆清如何不清楚?而他现在想做什么,她也明白。所以她连忙伸手拉住封离的手腕,制止道:“别冒险,很危险!”

封离的眸光扫向放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纤细白皙的纤纤玉手,直觉手腕滚烫的厉害,心中拂过羽毛般轻扫过的那种酥麻,带着淡淡的暖意。

他抿了抿唇,只道:“九月,更重要!”其他的都不重要。

他本就是该死之人,就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却知道,若是四年前没有她的援手,他早已命丧黄泉。

“胡说!”尹穆清嗔了一句,拉着封离的手腕便离开了藏身之地,待到无人之地,她才佯怒道:“封离,谁的命不是命?我说过,不要因为我救过你的命,你就觉得自己欠我,这条命就不属于自己。我也说过,你随时都可以离开我,寻找属于自己的天和地。”

封离越听越诧异,万年不变的冷峻竟多了一分恼意:“你……赶我走?”

送上小剧场

清清:“哎呦喂,一对有颜值的好基友呀!”

风夜雪眸子贼咪咪的笑了笑:“哈哈哈……女人,好眼光,能配上本公子的男人,也就只有阿斓……啊……萧璟斓,你打本公子?”

萧璟斓:“女人,你的眼睛被狗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