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谁上谁下是个问题/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现在是扫地的时候吗?还不快滚!”骂骂咧咧的声音饱含狗仗人势的趋炎附势!

尹穆清心中咯噔一声,一转身,一袭白色首先映入眼帘。

主人皮笑肉不笑的俊颜为其平添一抹纨绔,风夜雪一手背后,一手显摆似的将她视为珍宝的血玉上下抛着玩。

最让尹穆清寒意四起的,不是风夜雪,而是他身边那抹衿贵而有神秘的黑。

萧璟斓那如苍鹰般锐利的眸光直勾勾的锁在尹穆清的身上,似乎要在她的脸上看出一朵花儿似的。

尹穆清心中震惊,这两人的武功究竟达到什么样儿的境界,才能悄无声息的来到她的身后?

突然,尹穆清意识到,昨天晚上,恐怕他们二人就在马车之中吧?

也就是,她竟然傻乎乎的将到手的血玉就那么送到了人家的眼前?

呵呵……她这智商,是被九月同化了吗?

呵呵,眼前这一对,可真是一对腹黑狡诈的基友!

想到这里,尹穆清气极。

眸光也毫不避讳的落在萧璟斓那冠玉般的玉颜之上。

甚至,似不服输一般,瞪着他!

“嘁!”萧璟斓轻嗤了一声,似乎没有料到对方有如此大的胆子和勇气,他侧身扫了一眼风夜雪,道:“去,将她的眼珠子剜出来!”那不屈不挠不卑不吭的眼神,他不喜。

“啥?”风夜雪心中咯噔一声,随即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是看起来是那种残忍血腥的人吗?

“怎么?几日不教训,你连本王的话都听不清楚了?”

“好好好……你是大爷,本公子听你的好吧?”话还没有说完,尹穆清只觉眼前白影闪过,自己的手便被风夜雪扣在了手腕之中,对方冰冷的手指让尹穆清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一层。

她心中诧异,这人好似死人一般。

“噗……”尹穆清没有害怕,反而笑了起来,不是她不怕死,而是这两人的对话,真的是太暧昧,太让人想入非非了。

尹穆清被风夜雪禁锢,根本动不了半分,而她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寒意正从她的手腕处往全身蔓延。

“你笑什么?”萧璟斓见尹穆清那双笑盈盈的眸子,一时不解,便问出口来。

尹穆清故作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不怕死的开口:“启禀王爷,奴才在笑,只是因为奴才解决了困惑多年的问题。”

“哦?”萧璟斓自知这人是昨夜那个女人,也知道她是为了血玉而来,他将血玉放在大门上,不就是想看看她有没有那个胆量来盗取么?

如今她不仅来了,还如此光明正大。

如此不怕死的女人,真的不多了。

“是什么?”风夜雪也挺好奇,这个时候落入他们手里,不是应该跪下来求饶吗?这女人还真的大胆:“给你机会说,想说什么尽管说,否则以后想说,可就没有机会了。”

“王爷,公子容禀!”尹穆清动了动手,感觉到风夜雪因为她的话,防备少了不少,于是她一边注意着风夜雪另一个手中的血玉,一边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奴才一直知道王爷和公子在一起多年,却不知道谁上谁下谁攻谁受,所以一直苦恼,现在终于知道了,就是死,也瞑目了。”

萧璟斓的脸色越来越黑。

风夜雪的笑颜却如花儿一般灿烂。

“那么,你觉得谁上谁下?”二人异口同声。

二人都没有料到对方会问这样的问题。于是,萧璟斓警告的眼神扫过风夜雪,而风夜雪眉毛一挑,满是玩味。

尹穆清见二人的眸光同时落在自己的身上,似乎只要说错一个字,就会面临被手撕的下场。

于是,她回了二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自然都是亦攻亦受,亦上亦下!”

“哈哈……”风夜雪笑的是花枝招展,就连禁锢尹穆清的手也松懈……

就在这个空隙,尹穆清手腕一翻,就摆脱了风夜雪的束缚,随即身子一低,长腿一抬,一脚便踹在风夜雪的后脑勺上。

“该死……”风夜雪想要挽回,已经来不及,这女人的速度太快,太过灵巧。

与此同时,尹穆清长袖一挥,一股白色的烟便朝萧璟斓和风夜雪洒了过去,喝道:“小心毒药。”

这话一出,二人果真眸光一凛,下意识的后退几乎,伸手遮住眼睛。说时迟那时快,尹穆清劈手就将风夜雪手中的玉石给抢了过来。

身子一闪,往马车下面一滚,便拉大了她与萧璟斓等人的距离。

眼见眼前的女子狡猾的如同狐狸一般,灵巧的更如猫儿一般,萧璟斓的兴趣被勾起。

薄唇轻启,便吐出两个不带一丝感情的字眼:“拿下!”

嗯,要得罪就彻底得罪一个够!只是,阿斓,你确定现在得罪了媳妇,真的好吗?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