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胭脂泪痣/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斓此话一出,璟王府前前后后的侍卫全部围了上来。

尹穆清见此,转身拔腿就跑。

逃,也是技能的一种不是?

暗处,九月死死的盯着尹穆清,见自己的娘亲如此自不量力,如此不识时务,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满是无奈。

小家伙摇了摇头,老气横秋的开口:“娘亲啊娘亲,小爷我就知道没有我,你就到处闯祸!”

话落,他从藏身的大树上起身,随即,脑袋一晕,差点从树杈上一头栽下去。可是好在他身手敏捷,一把抓住树干,牢牢地稳住了身型。

他伸手摸了摸滚烫的额头,抿了抿苍白的唇,瘪了瘪嘴,道:“唉,最近又肝火旺盛了!”

因为小时候发烧太多,所以他也已经习以为常,于是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末了,九月拿出自己准备的弹弓,从怀中取出一颗自家娘亲亲自做的霹雳弹丸,贼兮兮的扣在弹弓之上。

目标,自然是马屁股。

啪的一声响,准确无误的击中马屁股,马儿吃痛,长嘶一声,不顾一切的开始乱跑。

尾追尹穆清而去的不少侍卫被横冲直撞的宝马撞的头破血流。

这宝马可是南疆进贡的汗血宝马,可金贵着呢,他们谁敢去伤它一分?

而这匹马,也就只听风夜雪一个人的命令。

风夜雪见马儿突然发飙,也注意到刚刚有人袭击宝马,心里恨得要死。这匹马可是苍山墨云,大陆上最好的马种,没有之一。十年才出一匹优质幼驹,多少人求而不得。而他求了很久,萧璟斓才勉为其难的给他的,他一根手指头都没有舍得动它,今天,竟然被人打了马屁股。

真是该死。

风夜雪见马儿横冲直撞,根本不顾及自己会受伤,又怕没轻没重的侍卫会伤了他的马,急的大喊大叫:“该死,小心别伤了本公子的马!”

说完,风夜雪直接飞身而上,几个飞腾就赶上了马车,劈手夺来一把刀,斩断了马车与宝马之间的缰绳,然后跃上马背,打算安抚马儿。

可是马儿根本不听,朝一个地方横冲而去。

“九月小心!”突然传来一声女子急切的喊声。

“唔……”一个孩子出现在前面,风夜雪眉心一跳,想要拉缰绳已经来不及。

“哎呦……”

所有的人都以为那孩子必死无疑之时,却听风夜雪惨叫一声,眼前黑影掠过,宝马连同背上的风夜雪齐齐栽倒在一边。

四仰八叉!

毫无形象!

萧璟斓的掌风来的太突然,就连风夜雪也没有任何防备。

萧璟斓不知道为什么,他看见突然从树上掉下来的孩子时,心中一刺,疼的厉害。

再见受惊的宝马撞向孩子的时候,想都没有想,便出手相救。

更是不惜牺牲苍山墨云!

“唔……难受!”九月前一秒还在树杈上待着,可是终究身子弱,到了极限,小脑袋一晕,就从树上栽了下来,好巧不巧,差点被风夜雪的马给撞上。

若是萧璟斓不出手相救,孩子的性命堪忧。

“爹爹……是你吗?”

九月烧的糊里糊涂的,从小到大,他唯独在娘亲的怀里睡过觉,娘亲的怀抱温暖又香软,特别舒服。

可是,现在抱着他的人是谁?不是娘亲,因为这个人的怀抱很宽阔厚重,硬邦邦的,不舒服,却很安全。

不是娘亲,难道是爹爹吗?

娘亲说,他的爹爹去南极养企鹅了。

是爹爹养企鹅回来了吗?

想到这里,九月就有些激动,小手紧紧的攀着萧璟斓的脖子,拿滚烫的脸颊蹭了蹭萧璟斓冰凉的脸:“爹爹……”

因为这一句爹爹,萧璟斓愣了半秒,感觉到孩子滚烫的温度,眉头紧锁。

好烫!

而这会儿,萧璟斓低头看了一眼孩子的脸,眸光停留在孩子右眼眼角下那颗鲜红的胭脂泪痣时,心脏骤然紧缩。

“孽种,你这孽种!萧璟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上,你怎么不去死!”

“哈哈哈……你就是我的一辈子的耻辱!”

“有胭脂泪痣的人都是一身反骨,所以,你一生下来,就注定要让我痛不欲生,以不洁之身,苟且于世……”

“对了……没了这颗泪痣,一切都可以从来……是的……一定是这样……”

……

眼角下的伤痛早已经被时间冲淡,但是儿时那惨烈的一幕永远也无法从脑海中消散。

他的母亲,给他生命的母亲,差点将不到四岁的他生生活刮。

就因为他眼角下那颗血红的胭脂泪痣。

如今看到一个与他有同样泪痣的小孩子,萧璟斓突然对这孩子感到了深深的怜悯。

这样同样有着不祥象征的孩子,是不是也被母亲所厌恶,不然,也不会病重如此,也没有人管。

想到这里,萧璟斓的怀抱不由的缩紧。

不管是同病相怜的同情,还是仅仅是对这小小的孩子的怜悯。

在这一刻,萧璟斓不想这孩子有任何不妥!

而这个时候,犀利的掌风迎面而来,伴随而来的是女子急切的警告之声:“放开他!”

这一章,亲们有什么感想或者猜想吗?可以踊跃发言呦!只不过,我不会剧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