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初次交锋/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心急如焚,刚刚的那一幕十足的吓出了她的冷汗。然而,尹穆清并不觉得萧璟斓会好心到单纯的救九月。

只不过,他若是敢伤九月一根汗毛,她势必要让他追悔莫及。

凌冽的掌风毫无征兆的袭来,萧璟斓眉头一皱,单手抱着九月,身子一错,便挥掌回击。

轰隆一声,强大的劲风根本不是尹穆清能承受的,直接将她掀翻在地。

在劲风的侵袭之下,尹穆清头上的毡帽脱落,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倾斜下来,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随即如绸缎般铺在身上。

画面唯美至极。

可是,却无人欣赏。

一个将死之人,再美也将化为尘土。

“噗……”一口鲜血涌出,尹穆清正想起身,周围数十把利剑便横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萧璟斓……”尹穆清握紧了拳头,一双如秋潋般清澈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萧璟斓,带着几分执着和担忧:“孩子是无辜的,你放了他。”

她心里无比震惊,萧璟斓的武功果然不是常人可以与之对抗的。

萧璟斓的眸光锁在尹穆清身上,见她对这孩子的关心并非是假,他似乎有些不解,问道:“你是这孩子的母亲?”

尹穆清不知道萧璟斓问这话是什么意思,蹙眉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是,本王会杀了他!”萧璟斓的眸子扫过怀中孩子烧的通红的脸颊,缓慢补充道:“不是,那更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话落,萧璟斓的手也放在了九月的小脖子之上,似乎只要他轻轻一用力,这个孩子纤细的脖子便会被他捏碎。

“什么?”尹穆清惊住了,眉头骤然紧缩,尹穆清嗤笑了一声:“也就是说,今日璟王殿下一定要杀人?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五岁幼子?”

“不过是一个不祥之子,你也会在乎?”就如同他一样,他的母妃不是就是这样做的吗?

“呸!”尹穆清立即怒了,她的孩子,谁敢说他的不是?尹穆清在等,等待时机。她眸光坚定,即便是脸上涂的蜡黄黝黑,也不减那傲然的之气:“胡说八道!”

“敢对王爷不敬!”尹穆清这话无疑是对萧璟斓的不敬,萧璟斓手下之人无比愤怒,刀剑一划就欲给尹穆清一个教训。

这样不知死活的女子,杀了,都不需要向主子请示。

尹穆清岂会让对方得逞?她提气挥袖横扫,一股强大的劲风荡漾开来,竟将四周禁锢她的人全部打到在地,她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伸出两根玉指拭掉唇边的血迹,不怀好意的看着萧璟斓。

四周之人还想上前,却被萧璟斓抬手制住。

萧璟斓看着尹穆清唇边那抹无畏的笑意,眉头紧锁,缓缓开口:“或许,你愿意代替这个孩子死,以谢对本王的不敬之罪?”

“哈哈哈……”尹穆清放肆的笑了几声,随即朝萧璟斓走了过去,不以为意的道:“那么,在这之前,小女子是不是也可以问璟王殿下一个问题?”

“说!”

“璟王殿下有没有觉得从手心到整个臂膀开始麻痹刺痛,这种痛愈演愈烈,如千万只毒蚂在撕咬一般。而且这痛还在逐渐向全身蔓延,直至心脉?”

尹穆清的话如同炸药般在人群中炸响,最先暴走的是刚刚才从地上狼狈爬起来的风夜雪。

“混蛋!阿斓,你没事吧?”此刻风大公子自身无比狼狈,却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凑到萧璟斓身边,上下打量,似乎在确认尹穆清的话是否属实。

中毒?那么,这个毒是什么时候下的?

尹穆清也是在等萧璟斓毒发。九月全身上下都是毒,都是出自廖仙儿之手,廖仙儿是鬼医圣手的嫡传弟子,中她的毒,萧璟斓不好受吧!

其实,开始她以为萧璟斓没有中毒,但是当尹穆清见萧璟斓抱九月的手有些僵硬和颤抖的时候,她便确定,眼前这个男人中毒了,只是忍着罢了!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宁愿忍着痛,却不愿意将九月放下,他为何这样做?

像他们这样高高在上的皇亲贵胄,怎么会容忍对自己不利的人活在这个世上?

萧璟斓听此,面色未变,反而扯了扯唇角,笑了:“那么,姑娘的做法,是在告诉本王,你并不在意自己和这孩子的生死?”

敢威胁他的人真的不多!

然而,当不久的将来,他知道孩子的身份之后,对于今日拿孩子的生命威胁眼前的女子之事,悔的肠子都青了!

恨不得时光倒流,将这孩子和眼前这女子揽进怀里,好好爱护。

“璟王殿下!”尹穆清深吸一口气,总觉得这璟王脑子是不是有病,这么明显的威胁难道就看不出来吗?她嗤笑了一声,底气十足:“鬼医圣手,璟王不是没有听说过。他脾气执拗,解药从来只做一份!好巧不巧,这解药就在小女子手上。小女子在想,比起小女子和这孩子的命,璟王殿下的安危更重要吧?”

“臭丫头,解药拿出来,否则休怪本公子不客气!”风夜雪可没有萧璟斓那般淡定从容,鬼医圣手他如何不知道?所以再也淡定不了了,朝尹穆清吼了一通,转身便伸手提起九月的领子,想要从萧璟斓怀中将这破孩子扔出去。

“阿斓,你还抱着这个死孩子干什么?扔掉算了。”

阿斓,媳妇是要用来爱护的,儿子是要用来讨好的,知道了吗?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