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尹府来人/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爹爹?

尹穆清并不知道九月将萧璟斓错认为是爹爹的事情,如今听到这孩子在病中喊爹爹,她心头一刺,突然悲从中来。

这孩子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在乎自己的身世的吧?

可怜他小小年纪,还能如此隐忍。

“九月,九儿?”尹穆清喊了几声不见九月醒来,干脆扶着九月睡下,然后拿来了烈酒,给孩子擦身子,降温。

这会儿,门外有人敲门,三声过后,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鸢歌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看到床上躺着的小九月时,鸢歌心中一急,来到床前,道:“小公子又病了?”

“鸢歌,去熬药,还是用以前的方子!”尹穆清也不解释,抿着唇,长长的睫毛下是止不住的心疼和担忧。

“奴婢知道!”鸢歌从储物格中拿出一张方子,一边从药盒里面筛选药材,一边问道:“小姐,那血玉……”

尹穆清握了握拳,从衣服兜里面拿出一块石头,直接扔在了地上:“小看了萧璟斓!”既然他们那天晚上是在马车之中,那么他们就不可能将真的血玉放在外面等着她去偷。

可是,在她将血玉从马车下面拿出来的时候,那血玉都是真的。而在风夜雪拿过去之后,那血玉才被掉包!

呵呵……这两人,严谨到这种地步!

真是太狡猾了。

尹穆清恨的牙痒痒。

嘶……因为气愤,胸口就一阵刺痛,尹穆清捂着胸口,贝齿轻咬。

萧璟斓,这一掌本姑娘势必在你身上讨回来。

“对了,外面是什么情况?”尹穆清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决定先放一放血玉之事,眼下尹家的事情才是首要。

说起外面的事情,鸢歌就有些气愤,那些人说话太难听,说什么恐怕三小姐不是身体不适,而是出去偷汉子云云……

若是她们再不阻止,小小姐就有弟弟或者妹妹也说不定!

真是岂有此理。

只是,这些话鸢歌是不会说给尹穆清听的,她无所谓的道:“不是什么要紧的事,那些人说话有些难听,燕飞现在在和她们周旋,我看见小姐回来了,便进来看看。小姐不用担心,燕飞心里有数,不会真的伤到她们的。”

毕竟是小姐奶奶身边的人,本来应该尊敬着,可是,她为老不尊在先,也怪不得她们不敬。

“不过是一群哗众取宠的人罢了,和她们闹什么?”末了,尹穆清继续道:“将她们轰出去了事。”

反正她的名声已经坏的不成样儿,不怕再多一个不孝的恶名。

“是!”不过是一群恶婆子,小姐这样做已经算很给颜面了。

鸢歌正想离开之时,又听见尹穆清说:“你去尹府一趟,就说小姐我自知自己犯下错误,有损尹家颜面,将军留下我们母女一命,已经是仁至义尽。如今将军不愿见我,定是没有原谅我们,因此小姐我无颜回尹家,还望祖母恕罪!”

鸢歌一听,倒是乐了,小姐这是要让将军亲自来接人吗?

只不过,理当如此。

“奴婢明白。”

这会儿,外面的几个婆子正想去抓燕飞,燕飞向来性子大大咧咧,根本不懂规矩,岂会在乎这几个老婆子?

在院子里面跑了几圈,几个婆子就气喘吁吁了。

桂嬷嬷再也忍受不了了,连自己形象也不在乎,扶着小丫鬟的手,开始破口大骂:“你个小浪蹄子,别得意,总有收拾你们的时候!别以为有三小姐给你们撑腰,就能在婆子我面前放肆。我呸,不过是一个残花败柳,一只破鞋,也只能在家里咬人罢了!等嫁出去,看她日子怎么过。”

“你们给我等着,看我婆子回去定会像老太君如实禀报,三小姐如此不尊祖母,活该在这偏僻的院落守到死。哼,到时候,有你们几个小蹄子的好!”

燕飞也学着老婆子的样子,故意扶着腰大喘:“那你就去说好了,我家小姐嫁不嫁人,还能是你这老不死能左右的?我呸!”

桂嬷嬷已经想好怎么告尹穆清一状,也不在这里纠缠了,风风火火的来,却是一脸倦容的离开。

走的时候,那一双老腿放入灌了铅似的站不起来,摇摇晃晃的,若不是身边的丫鬟扶着,恐怕行走都是困难。

“哈哈……”燕飞看着桂嬷嬷离开的背影,立马扶着腰大笑起来。笑死她了,这些个婆子来的时候那趾高气扬的模样,还真以为她家小姐会对她恭恭敬敬的以礼相待吗?

不过是老太君身边的一条狗,也配在小姐面前指手画脚。

还敢出言诋毁小姐,欠抽!

“燕飞!”鸢歌从屋里出来,制止了燕飞夸张的笑声:“小主子病了,小姐那里需要人伺候。”

“啊?小主子又病了?”燕飞笑容立马敛了起来,转身就朝屋里跑去。

璟王府,萧璟斓半躺在软塌之上,唇色有些苍白,半阖着眸子,面上满是似笑非笑的玩味之意。塌前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将手指从萧璟斓的手腕上收了回来,面色极为的不好:“纸老虎而已,十二个时辰后便失效。这期间,你就忍着吧!”

“嘁……”萧璟斓早就预料到,那个女人若是真的在乎那孩子,就不可能在那孩子身上涂致命的毒药,否则若是孩子不小心自己沾染上,岂不是危险?

“这就好!”风夜雪心中松了一口气,喃喃道:“算那女人识相!”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轮椅上的男子微怒的声音:“我似乎对你说过,你的身子再沾不得毒。”晏子苏很不明白,为何天下有如此狠毒的母亲,会用这样残忍的手段对待自己的亲身骨肉。

身中万蛊之毒,所有的毒药在他身上,毒性都会是普通毒药的千百倍,也就是说,他只要中毒,承受的痛苦会是常人的千百倍。

“那怎么办?”萧璟斓无所谓,风夜雪倒是炸了,看了一眼旁边桌案上的血玉,道:“血玉也不行吗?”

晏子苏摇了摇头:“没有药引,不过是普通石头罢了!”引发血玉的药力,需要几种药引,其中一味就是血亲的心头血,最好是同胞脐带血,或者心头血。就算先皇还在,也不可能再有孩子。

所以,这药引几乎不可能!

这会儿,突然一个黑衣人进入房间,单膝跪地:“主子!”

“查到了?”萧璟斓睁开眸子,问道。

“请主子过目!”其实查一个人很简单,直接去户部查档案就好。萧璟斓并不接手,晏子苏知道萧璟斓此刻正承受着千万毒蚁撕咬之痛,根本不动不了,所以吩咐道:“直说!”

“是!”那黑衣男子恭身道:“回主子,京都叫九月的人一共一百三十七人,五岁左右的,并且右眼眼角有胭脂泪痣的男孩子并没有,唯一一个五岁右眼有胭脂泪痣的孩子只有一个,却是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萧璟斓眉毛一挑,满是疑惑。

“是,而且是尹家……三小姐的那个私生子。”

“哦?”

尹家?小姑娘?私生子?

越来越有趣了!

……

九月因为身子弱,病来如山倒,发烧反反复复,一个晚上尹穆清都没有敢合眼,一直在床前照顾。

偏偏这孩子又是个怕苦的,根本喂不进去汤药,尹穆清急的眼睛通红。

心想,以后定要给这孩子一点教训,否则,他永远都不涨教训。

此刻,九月身上穿了一身粉红色的小寝衣,精致漂亮的小脸烧的红彤彤的,小眉头因为难受而锁起,长而弯曲的睫毛上挂了一层晶莹的泪珠,小模样楚楚可怜,活像一枚萌哒哒的小姑娘。

“小姐,药已经凉了。”燕飞端着药碗,满脸都是对这碗黑乎乎的汤药的厌恶。

“给我!”尹穆清坐在床前,扶起九月的小身子,舀了一勺汤药,刚凑近小娃的嘴边,小娃眉头一皱,就算是在梦里面也开始反抗,小手一挥,啪的一声就打在尹穆清的手上,汤药洒了一地。

“唔……不要……”小脸皱成了包子,满是抗议。

“这孩子……”尹穆清气急,直接按住小家伙的小手,强行灌了进去。

“唔……”小家伙似乎气急,一阵抗议,呜咽了几声。

尹穆清正哄着,去尹府的鸢歌就回来了,面色不怎么好。

尹穆清正想问原因,就见鸢歌欲言又止的开口:“小姐……”眼神看向门口,犹豫不止。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进来一个黑色锦袍加身的男人,男人二十岁左右,俊朗刚毅的脸色带着几分淡漠和冰冷,小麦色的肤色为这男人增添了几分经历风霜的坚毅。

“你……”尹穆清对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男人,觉得甚为陌生,一时想不起这是谁。

男人扫了一眼尹穆清,随即打量了一下房间的布局,见这里除了药材居多,没有其他多余的摆设,不经皱起了眉头。

再看坐在床上的女子,如秋潋般的眸子里满是疑惑,却充满了睿智和从容,根本不见以往的懦弱和胆怯。

难道五年的时间竟能将一个人改变如此?

这女子还是他那个胆怯无能的三妹吗?

连祖母身边的嬷嬷都敢不放在眼里,昨日让人传话,表面是自己承认错误,但言语之中处处却都是对父亲的责问和怨恨。

再见女子怀里躺着的小姑娘,脸色苍白,娇弱无骨,柔柔弱弱的样子着实令人心疼。

尹凌灏抿了抿唇,喝了一声:“来人!”

求收求收呀……亲爱的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