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太子殿下不够器大活好?/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唉!”尹穆清微叹了一口气,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尹若晴和尹思雨,走近尹凌灏,语气有些担忧:“大哥,看来二姐姐也有必要再学一段时间的规矩了。不然,连什么叫做‘慎言﹑谨行’都不知道了。作为人媳,妇德可要铭记在心。”

尹凌灏一直注意着尹穆清的情绪,毕竟这个妹妹身上发生的事情对于女子来说,实在是太残酷。所以听尹穆清这么说,他也附声道:“为兄会向父亲提议。”

“大哥你……”尹思雨被尹穆清的话气得不轻,无德的人是尹穆清,最该教训的不应该也是她吗?可是如今她竟然满口都是规矩妇德,如今大哥竟然也站在她那边,她们一点都没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毕竟,怎么说,她也是尹府名正言顺的嫡女。

可是嫡女又如何?还不是不受宠,没个好名声?

“大哥,你怎么回事?你怎么听那个贱人的话?嫡女怎么了?大姐姐可是太子侧妃,以后要当贵妃的,今日她好不容易回府,你却把那个贱人给接了回来,还带上那个小贱种,这不是白白的找大姐的晦气吗?大哥你可是爹爹最器重的儿子,以后要继承将军印……啊……”尹若晴是将军府最小的女儿,还是尹承衍最宠爱的侍妾所出,因此尹承衍对这个小女儿的规矩也看淡了一些,以至于养成了刁蛮任性的性子,说话也丝毫不经大脑。

这会儿,她话还没有说完,手腕就被尹凌灏拽住,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尹凌灏俊脸已经黑了个透彻,拉着尹若晴的手就往府里走去:“三妹妹说的对,你确实该请个教养嬷嬷了,否则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大哥……你松开,疼,你弄疼我了……”尹若晴的声音越来越小,尹思雨见自己的小伙伴被拉走,也急得不行,她恼恨的看了一眼尹凌灏的背影,随即对尹穆清轻嗤了一声:“看来三妹妹真是对女戒女德熟悉的很嘛,可是自己身为将军府还明知故犯,难道是故意要让父亲蒙羞?若不是大姐说……”

“二妹妹!”突然一声轻嗤声传来,打断了尹思雨的话,从旁边的马车上面走下一名盛装女子,女子眉眼温婉秀丽,美丽动人。

“大姐姐?”尹思雨唤了一声,连忙走了过去。

“二妹妹不许胡说!”尹曦月厉声制止住尹若晴的话,随即看向尹穆清,一时之间竟然泪眼汪汪,双眸猩红一片,复杂的眼神中包含太多太多!

尹穆清以为自己老花眼了,这女人对自己如此姐妹情深?

不然那小眼神怎么满是思念,想念与……浓浓的愧色?

而也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女子还深情的唤了一声:“三妹妹,真的是你?”

“额!”尹穆清嘴角抽搐间,尹曦月已经来到她年前,泪水横流,那涂满唇脂的小嘴也开始滔滔不绝:“三妹妹,你还怪姐姐吗?你一定是怪姐姐的吧?可是,姐姐也是迫于无奈呀。当时姐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太子殿下就……突然……呜呜……”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泣不成声。

美人垂泪,众人无不心疼。

尹穆清若不是知道眼前女人背后的嘴脸,恐怕都要相信女人的迫于无奈了。她心中冷笑,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伸手拍了拍尹曦月的背,好心道:“大姐喘口气,慢慢说!太子殿下怎么着你了?让你这么伤心!若是他欺负你,说出来,爹爹定不会坐视不理!”

尹曦月愣住了,没有想到尹穆清会装傻充愣,这个时候她不应该责问她抢了太子吗?她怎么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这个三妹还是以前对她们唯命是从的胆小鬼吗?

尹曦月接下来一肚子的话没机会说,心中恨得牙痒痒,干笑:“太子殿下并没有欺负姐姐!他只是……”

“哦,这么说当年是你情我愿?那你哭什么?难道是太子殿下不够器大活好?你不满意?”

“噗……”燕飞和鸳歌认不出笑了出来,小姐真是太有才了。

被侍卫拦在外围的不少百姓也无不喷笑,看不出来呀,这太子侧妃看起来温柔似水,贤惠端庄,怎么骨子里如此放荡?

“尹穆清……”尹曦月的脸顿时青了,她又羞又恼,器大活好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不难猜出是什么意思,尹曦月恼羞成怒,就连自己温婉贤淑的形象也忘记维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