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她是你的大姨妈/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唔……吵……”这一吵,将尹穆清怀中的孩子吵醒了。

因为裹得太厚,九月艰难的从里面伸出一只小手,揉了揉眼睛,由于刚醒,小模样极为的呆萌可爱:“娘亲,好吵呀!”

“月儿,醒了?可还有哪里不舒服?”尹穆清见九月清醒,可还是放心不下。

尹曦月听到孩子的声音,眸中闪过一丝得意,随即含泪上前,大有破涕而笑之意:“这就是三妹妹当年那个孩子吧?都这么大了,长得可真漂亮,都说女儿像爹爹……”说到爹爹二字,尹曦月的话戛然而止,随即似乎意识到什么似得,满含歉意的开口:“三妹妹对不起,大姐姐忘记了这孩子没父亲!”

“噗……”尹思雨忍不住笑了出来:“大姐姐,可不是,野种哪里有爹!”

“二妹妹,不许这么说三妹妹,这也不是三妹妹想要的结果。”尹曦月嗔了一句,随即又打笑道:“咱不说这些事了,这孩子和长孙殿下一般大小,没准以后还能成为玩伴,呀……遭了,姐姐又忘记了,这孩子的身份有点尴尬,怕是不能和殿下……”

尹穆清看着这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的人,冷笑了一声,她还没有说什么,到是燕飞抢了尹曦月的话:“可不是像侧妃说的,长孙殿下好不容易赶在别人前头,当个皇长孙,结果母亲太卑贱,不过是一个庶出的女儿,当不了正主,害得长孙殿下前面非得缀上个庶字,这身份可不得尴尬吗?”

燕飞这话一出,四周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丫头胆子也太大了,竟敢议论长孙殿下。

这京都谁人不知道长孙殿下?

那可是太子唯一的长子,因为模样酷似皇上的幼弟璟王,而深的当今圣上喜爱,这丫头这么说张孙殿下,不是找死吗?

然而尹曦月在意的可不是长孙殿下的身份,而是因为燕飞的话戳在了她的痛处。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庶出的身份迟迟不能扶正,更是因为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瞬间气恨交加。

“大胆,哪里来的贱婢?主子说话,困得着你插嘴?来呀,给本宫掌嘴!”尹曦月厉声呵斥。

“燕飞,下去!”尹穆清也不赞同的喝了一声,并不是因为她插嘴,而是因为她牵扯一个无辜的孩子。

不管尹曦月如何,长孙殿下总是无辜。

“是,小姐!”燕飞瘪了瘪嘴,躲在了鸳歌后面。

“三妹妹,你这丫头毫无规律,公然顶撞本宫,你就如此放纵?”尹曦月拳头紧握,恨不得撕了燕飞的嘴。

“娘亲,这个姨姨的嘴巴好臭……”突然,怀中孩子伸出两只小手,可怜巴巴的攀住尹穆清的脖子,似乎有些不能忍:“把月月都熏臭臭了,娘亲快走,快走!”

糯糯的声音可爱的不行,却让尹曦月瞬间尴尬的恨不得撕了这九月的嘴。四周的人听到九月的话后,无不怀疑的看向尹曦月。

不是吧?素来端庄美丽的太子侧妃竟是个有口臭的人?

小孩子不会撒谎吧?

“你说什么?”她的嘴巴哪里臭了?面对四周人的指指点点,尹穆清脸色煞白。

尹穆清嘴角一抽,也不知这孩子的性子随了谁,嘴巴贼毒。

在九月的催促下,尹穆清直接忽视尹曦月,转身入府。

倒不是真的听了九月的话,而是这孩子正病着,不想让他在这里吹风罢了。再者,就算这孩子如何不在意,她作为母亲,着实不想让人在言语之上伤害自己的孩子。

尹穆清一边走,一边拢了拢孩子的肩上的披风,苦口婆心道:“月月怎么能说姨姨嘴巴臭呢?她可是你大姨妈!”

大姨妈?

九月嘴角一抽,有些想吐!他自小跟着尹穆清,如何不知道娘亲嘴巴里面的大姨妈是什么?

他可知道娘亲每个月的那几天,可都不怎么敢惹。

九月点了点小脑袋,故作恍然大悟姿态:“月月明白了,就算姨姨嘴巴臭,月月都不能说,姨姨会不开心。”

“嗯,这才是懂礼貌的乖孩子。”

尹曦月看着尹穆清离开的背影,拳头紧握。

这真的还是以前那个尹穆清吗?五年的时间,她竟然变化如此之大,不仅相貌更加出挑,竟还变的伶牙俐齿,不受外界流言所伤了。

不行!

为了顺利的成为东宫正主,她最先做的就是毁了尹穆清这个嫡女,然后帮助母亲扶正,而她也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嫡女。

就算不是正嫡,平嫡也比庶出金贵的多。

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尹曦月心中愤懑难消。

“娘娘,三姑娘对这孩子骄纵如此,恐怕不妥。怎得如此无礼,污蔑娘娘名誉?”尹曦月身边的丫鬟见尹曦月神态不对,连忙提醒。

尹曦月这才收回目光,脸上浮上愁绪,轻叹道:“哎,三妹妹在府外住了几年,条件和礼教不如将军府,恐怕忽视了这小姑娘的教育。虽然她来的不光明,却也是三妹妹的骨血,还是要请个正经的师傅教一教,免得白白的失了教养,满嘴胡言,对长辈不敬。”

尹思雨气的不轻,大姐真是太善良了,那下贱的母子二人都在对她如此不敬,竟也不给她们一点教训:“大姐姐,你瞧,那母女两个都欺负到你头上了,你怎得还要请人教那小贱种?”

尹曦月摇了摇头:“二妹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三妹妹怎么说也是我们的姐妹,她虽然行为有些不妥,我们也不能真的苛责她!”

“大姐你……”

尹思雨还想说什么,却被尹曦月打断:“好了,走吧。主母怕是已经等急了。”

尹穆清本就名声不好,尹曦月名声却极好,如今听尹曦月如此知书达理,心地善良,无不对尹曦月竖起大拇指,也对尹穆清母女多了一些鄙夷。

野种果真是野种!有其母必有其女,想来那孩子也不是个好东西!

听到四周对尹穆清的议论,尹曦月得逞的笑了笑,随即很快追上尹穆清,脸上又堆满笑意,自顾自的和尹穆清说一些自己和太子伉俪情深的话。

尹穆清心中对尹曦月佩服的五体投地,一个人也能完成如此情节丰富又精彩的对话,真的是能人。

因为尹曦月为了维持自己敬孝的美得,就算是回府省亲,也没有让长辈出来迎接。

但是自然有下人出来迎接。

刚跨过外宅院的东正门,几个婆子丫鬟就匆匆而来,根本没看见尹穆清一般,朝尹曦月围了上去:“大姑奶奶受受累了,老太君,几位姨娘和奶奶们已经在东长房等候多时。”

“让祖母姨娘们久等是曦月的不是,曦月这就去请罪”

尹曦月被众星拱月搬拥了进去,尹穆清却被冷落在一旁,一个婆子突然来到尹穆清年前,不善道:“三姑娘,老太君要和大姑奶奶叙话,恐怕不方便见你。”

“哦!”尹穆清应了一声,道:“那你去给祖母回话,月儿身子不好,孙女也不方便给她老人家请安了。”

说完,就那么大大方方的走了……

众人大眼对小眼,满是不敢相信。

三小姐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跪在这里向老太君请罪,求得老太君原谅吗?怎得就这么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