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祖母态度/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记得原主以前住过的院子,很小很偏僻的一个两进的小院子,叫做雅清阁。

五年没有来这里,院子里面杂草丛生,哪里像人住的地方?

“小姐,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呀?小公子还病着,哪里能在这里待?”燕飞扫了一眼满是灰尘的院子,心里满是愤懑。

鸳歌听见燕飞对九月的称呼,立马呵斥:“多说无益,还是先收拾一间屋子,让小小姐休息,顺便把小厨房收拾出来,给小小姐熬药。”小小姐三个字咬的特别的清晰。

“唔……”燕飞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捂着自己的嘴巴,水灵灵的大眼睛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人,她才松了一口气。

看都不敢看尹穆清,便那些一大包药溜走了。

尹穆清摇了摇头,心里却在想燕飞性子不够稳重,是不是要换一个人来伺候。

“娘亲。”九月大大的眼睛四处观看,随后,满含同情的问道:“这座小院子,就是娘亲以前住过的地方吗?”

尹穆清点了点头,轻车熟路的朝房间里面走:“是呀,这就是娘亲以前的家,九月喜欢吗?”

尹穆清心里其实也多有心酸,活了两世,似乎她的人生都满是凄凉。

她于尹家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存在,她心中其实是好奇的。

她那个将军爹虽然从来对她不闻不问,可是在大事上面,他从来是护着她的,这一点尹穆清是有所感知的。

五年前出事后,老太君已经发话,将她送入宗族,开祠堂,将不贞的她沉塘处死。

最终,是她的爹护着她的。

老太君退而求其次,给她一碗堕胎药,想要除了她腹中的孩子,最终还是将军爹不愿意。

因为这两件事,尹穆清才没有带着九月远走天涯。

也才对这里有那么一丝丝的感激。

就算尹承衍不喜欢她这个女儿,只要承认她是尹家人就好。

九月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虽然不喜欢这里,不喜欢这里的人,但是为了娘亲,他也要喜欢。

“娘亲喜欢,九儿就喜欢!”

尹穆清摇了摇头,道:“傻孩子,有些事,不是自己不喜欢,就能摆脱,也不是因为自己喜欢,就能拥有的!”

“娘亲九儿不懂。”九月身子有些低烧,说话软棉无力,此刻有气无力的伏在尹穆清的肩头,秀气的打了一个哈欠,似乎又倦了。

尹穆清见此,眉眼含笑,这小子还真上道,这秀气模样,若不是她是他娘,她都以为这娃娃是个小姑娘!

“累了就睡会儿。”

“可是,我饿了!”九月砸吧了一下嘴巴,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小肚子还传来一阵响声。

“小小姐一天一夜未曾进食,该饿了。”鸳歌利索的擦鞋桌椅,一边对尹穆清道:“眼下恐怕一时不会有人来这里了,小厨房一时也收拾不出来,小小姐饿不得,奴婢去大厨房看看,给小小姐熬些热粥。”

“嗯!”尹穆清也知道,尹家故意要冷落她,自然不会管她们,吃食,只能自己动手!

与此同时,尹曦月进入东长房的瑞文轩,里面一干妇女见她进来,都堆起了笑意。

老太君更是欢喜的不行,扶着龙头杖起身迎了几步,却佯怒道:“总归把你给盼来了,也不知常回来看看我这老婆子,亏的老婆子以前最疼你!”

“祖母!”尹曦月眼眶瞬间红了,顺势搀扶了上去,坐在尹老太君身边:“是孙女的不是,早该来与祖母和父亲请安,只是太子殿下和恒儿都需要照顾,着实脱不开身,孙女有段时间不曾回府,祖母越发有精神了!”

“是这个理,你要伺候好太子殿下,小殿下还小,离不开娘。”尹老太君年过六旬,鬓边也早已霜白,但是身体着实还算硬朗。她听到尹曦月的话,哪里有不高兴的?朗声笑了几声:“还是你这小嘴会说。”

尹思雨这会儿也上前,与尹曦月一左一右坐在老太君身边,娇嗔道:“祖母这心偏的,同样是嫁出去的女儿,怎么也不见得祖母这么想孙女我呀?”

尹老太君听尹思雨这么说,脸上笑意更深了,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一眼尹思雨:“就你这小丫头,也知道自己是嫁出去的女儿,三头两头往家里跑,也不怕夫家说闲话。”

“祖母,孙女不是想孝顺你嘛!”

众人听了这话,都笑了出来。可也有明白人知道,尹思雨三头两天的往回跑的原因,不过是不满夫家罢了。

“还是两位姑奶奶会说话,刚刚老太君可还因为三丫头气着,转眼间儿的就被两位姑奶奶哄高兴了。”说话的是尹承衍现在最宠爱的侍妾白氏,自己的女儿尹若晴刚刚被尹凌灏强行带回来,还斥责了几句。那丫头性子急,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现在还躲在屋里哭,她这个亲娘如何不心疼?

不过是一个贱人,也值得他尹凌灏生晴儿的气?也不想想是谁帮他登上如今这个地位的,现在忘恩负义,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尹穆清那小贱人教训她的女儿,白氏如何不气?

白氏这话一出,众人都禁了声,可是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果然,尹老太君面色立马沉了下去,几十年当家主母的威严和气势并非是假:“好好的,提那小畜生做什么?以前不知检点放荡无耻就罢了,现在好了,连我这个老婆子都不放在眼里了,也亏得她好意思抱着那个小贱种回来。”

尹老太君气的面色铁青,尹曦月心中得意,却还是不忘扶着老太君的胸口,连连安慰:“祖母生这气做什么?三妹妹性子软糯,年纪又小,不懂规矩也是有的,不过是祖母多请几个人教教的事。”

“她这是不懂规矩?回来也不见来看看我这老太婆,在她眼里,怕是只有那个不见踪影的野男人还有那个小贱种。”本想着那小贱人回府应该懂得在她面前服软认错,却不想连面都不露,头都不磕,就走了。

她这老脸都被她驳了去。

尹老太君越说越生气,连尹承衍也骂上了:“也只有你那个当父亲的没个父亲样儿,女儿好不容易回一次府,也不见个身影,女儿不是他的不是?”

若不是尹承衍坚持要接那母女回来,她岂会受气?

“父亲军务繁忙,做女儿的怎敢打扰。”她决定回府,也不过是听人说父亲要接尹穆清回府,所以赶着过来的,父亲也不知道。

这时,李氏温声道:“将军这段时间一直不曾回府,想来确实是军务繁忙,曦月回来也不过是在屋里和我们娘几个说些体己话,不好打扰将军。”

李氏向来以贤妻得名,尹老太君极为中意,若不是尹穆清的娘,李氏早就母凭子贵,扶正了。

尹老太君因为李氏的话气消了不少,只道家门不幸,得了个不张脸的嫡女。

说话间,已经到了午膳的时间,瑞文轩也开始摆放,除了老太君和几个庶出的女儿能上桌子,就连李氏也只有站着服侍的份儿。

饭还没有开始,就有个嬷嬷来到李氏身边,伏耳低语。

李氏看了一眼尹曦月,尹曦月也扫了一眼她,李氏才朗声道:“三小姐要什么,直接去库房取,孙小姐饿了,怎能怠慢?还不让厨房送去,这点小事还需要请示吗?”李氏温婉贤淑,所以这个家是她在掌。

啪的一声传来,只见老太君放了筷子:“什么孙小姐?你也不嫌污了尹家的脸!她不是不将我这老太婆放在眼里吗?怎么不记得她吃喝穿戴都是尹家的?哼,那小白眼狼,一碗水都别给她,我就不信那贱骨头能硬到什么时候!”

她身边的桂嬷嬷去别院,那小贱种竟然也敢亏待,风水轮流转,她们走着瞧。

“祖母,这怕不妥,若是父亲知道……”尹曦月满脸哀愁,小心翼翼的劝慰。

“他敢,除非他不认我这个娘!”老太君是铁了心了。

尹曦月和李氏对视一眼,唇边浮起一抹得意的笑意。只要祖母站在她们这边,还怕姨娘不能扶正吗?

大家想不想见见大宝呢?灵殿在想,什么时候将大宝放出来让大家调戏。

大宝:“哼,本殿也是尔等小人可觊觎调戏的?找死!”

灵殿:“哎呦,这面还没有见着,就摆起谱了呀?小骄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