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母女谈话/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紫薇阁,尹曦月和李氏遣退了所有的下人,促膝而谈。

李氏拉着尹曦月,扫了一眼她的肚子,低声道:“曦儿,那个药可还吃着?”

尹曦月有些烦躁的点了点头:“一直在吃,可是都这些年了,却也不见效果,什么妇科圣手,也不过是个胡说乱吹的江湖骗子罢!”

说着,尹曦月就有些委屈和害怕,窝进李氏的怀里,娇声欲泣:“母亲,你再去寻一寻吧?听说江湖上有个银面神医,医术无双,定能让女儿尽快怀上皇子,并且一举得男的。”

五年了,太子去她宫里次数不少,可是她的肚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若不是当初为了让太子尽快娶她,她不得不假孕,才先得了个“皇子”,五年无所出,太子恐怕早就冷落她了。

本想着先养一个孩子在身边,保她地位,等着她生下真正的龙子后,再借机做掉那个孩子,顺便为她的孩儿铺路。

可是五年过去,眼见那个孩子已经长大,模样更是逃出了她的掌控,她每天活的胆战心惊,几乎如履薄冰。

而她,还是没有孕,让她如何接受?

尹曦月这般模样,李氏如何不心疼,拍了拍女儿的手,道:“你怕什么?受孕也讲求机遇,时候未到,孩子是强求不来的。大夫都说你身子没有大碍,让你放宽心,你担心什么?现下,你只需好好讨得太子殿下欢心才是。”

“嗯!”尹曦月点了点头,伸手擦掉了眼中的泪水,抬起头问道:“母亲,你可知父亲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何五年都没有管那小贱人,如今却突然要接那小贱人回来?”

本来以为时间一久,父亲会忘记尹穆清的存在,然后她们就可以找机会买通杀手将那小贱人做掉,那个时候,让父亲升了母亲的位份,庶出变平嫡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没想到,父亲竟然又想起了那个小贱人。

“哼!”李氏听到这里,恨得牙痒痒:“你父亲心里只有穆挽清那个贱人,是她所出,恐怕就是一个蛋他也稀罕吧!我呸,什么公主之尊,还不是将军的手下败将?一个俘虏,也配迷惑将军。嫁进来八个月就生下女儿,哼,要说是将军的骨血,鬼才相信。”

这些事情,尹曦月是知道的,这也是祖母不喜欢尹穆清的原因,这在将军府也不是秘密,可是因为父亲勒令,都不许传罢了。

尹曦月再次听到这些事情,恨的握起了拳头,母亲虽然只是礼部侍郎的的女儿,身份不如尹穆清母亲尊贵,可是也生了二哥,按理来说可以母凭子贵,却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正牌夫人生生的被尹穆清的娘抢了去,而她也被迫和嫡女擦肩而过。

“祖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竟然松了口,让尹穆清进门。”尹曦月恨恨的开口。

“那个老太婆,小户人家出生,斗大个字都不认得几个,懂什么?若是我,早该将辱没尹家名声的小贱人乱棍打死!”李氏恨恨的出声,她也有些妒忌,老太君命好,机缘巧合下救了老将军一命,老将军竟然就娶了她。

现在好了,她一个名副其实的官家小姐还得去伺候一个乡下村妇!

尹穆清听此,眸色黯了黯,随即道:“母亲,穆挽清已经死了,留下一个孤女,她一个小小的女子,又未婚先育,于尹家来说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可言,难道我们还斗不过她吗?”

“哼!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尹穆清那个小贱人,我能让她失贞一次,就能让她失贞两次。我就不信,一个肮脏的女人,就算将军能护着她,难道还能嫁人不成?”

“不!”尹曦月突然想到什么,眸色一亮:“母亲,三妹妹自然是要嫁的。只是带着一个拖油瓶,恐怕嫁的不怎么好罢了。”

李氏听此,立马明白了过来,正想问问女儿的想法,外面就有个小斯匆匆过来。

“不好了,大姑奶奶不好了!”

“什么事情?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李氏起身出门训斥。

尹曦月也跟了出来,见小斯跑的满头大汗,慌乱的跪在她的面前,也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何事惊慌,惊了老太君,你担待的起么?”

“二夫人恕罪,大姑奶奶恕罪,前院太子亲信来报,说太子殿下在西郊猎场遇刺落马,长孙殿下也失踪了!”

“什么?”尹曦月以为自己听错了,身子一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太子如何了?受伤可严重?太医可去了?”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了。

“殿下如今已经回了东宫,太医也已经去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尹曦月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娘家待了,李氏亲自送尹曦月出了府,连老太君那里也没有来得及辞行。

九月大病初愈,在房间里待了不少时间,自然在房间待不住,在尹穆清的同意下,小家伙在鸳歌的看护下,自个儿在尹家的花园闲逛。

小家伙穿了一身鹅黄色的小罗裙,淡粉色的小披肩罩在身上,头上梳了一个双丫髻,眼角处的泪痣被尹穆清画了一朵红梅,小小的人儿漂亮的不行。

此刻,九月手里拿着个女儿家的小团扇,亦步亦趋的跟在鸳歌身边,偶然遇见停在花丛上的蜜蜂或者蝴蝶,小家伙能拿着团扇追杀半天。

“主子,小心脚下!”尹曦月等人浩浩荡荡的从远处走来,九月下意识的躲进旁边假山的隐蔽处,小眼神落在尹曦月飞快的脚下,勾起一模坏坏的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