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伯伯,您是谁?/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不着急?好端端的怎么遇刺了?那些随行的侍卫是干什么吃的,都是酒囊饭袋,不中用!”尹曦月急不可耐,脸色阴沉的可怕。

九月藏在假山后,听见尹曦月这么说,立马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扒开盖子后,从里面倒出一粒虫蛊,朝尹曦月的弹了过去。

“嘻嘻……”小家伙坏笑出声。

鸳歌蹲在小家伙身后,看了一眼瓷瓶上鬼医的标记,就知道这是廖仙儿的东西:“爷,这是什么?”

为了讨好眼前的小家伙,人后,是不能称呼他为小姐的,否则分分钟没好果子吃。

“爷记得,昨天就是这个坏姨姨说爷没有爹的,娘亲都说了,爹爹去陪企鹅了,会很快回来的。这个姨姨乱说话,就要受惩罚。”他病的糊里糊涂的时候,都好像看见爹爹来着,爹爹还抱他了,他怎么可能没有爹?

听此,鸳歌为尹曦月默哀,廖仙儿把小公子都带坏了!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毒。

“走吧走吧,过不了多久,肯定有好戏看!”九月拍了拍手,重新拿起手中的小团扇,有模有样的从另一个方向走了出去。

小家伙刚从假山上跳下去,转头就撞上一堵墙。

“哎呦!”

小家伙哎呦一声,捂着额头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九月站起身来,仰着头却见是一个霜鬓已有些斑白的中年男子,黑色的玄铁银甲下面是精壮的身型,头盔下面的脸上胡子拉碴,很是憔悴,似乎好些天没有梳洗一般。

他愣了一下,完全沉溺在眼前这人由内而外的军威和杀戮之气。

“伯伯,您是谁?”这种礼貌来自于男孩对英雄实力的敬佩。

九月不认识,不代表她身后的鸢歌不认识,鸢歌立即俯身行礼:“奴婢见过将军。小小姐并非有意冒犯,还请将军恕罪。”

尹承衍一直在观察撞在他身上的九月,只觉得这个小姑娘漂亮精致的紧,眉眼之处有几分熟悉的影子,却想不起来是谁家的孩子,他只知道将军府没有这么大的小姑娘。

如今听鸢歌这么说,他恍然大悟,激起几分讥讽的笑意。

原来是她的女儿。

再见孩子浮白的脸色,尹承衍眉头紧皱。看了一眼鸢歌,本想说些什么,可是唇角动了动,终究是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微微倾身,问九月道:“可撞疼了?”

九月一听鸢歌这么喊,立马明白了站在他眼前的这个人是谁。

原来这就是娘亲的爹爹。

也就是他的外公。

可是,九月并不打算喊外公,如今听尹承衍不知道是不是关心的问话,九月摇了摇头,眸中却已经蓄满泪水:“伯伯不疼就好,是月月撞的伯伯。”

没事装装可怜,博得别人同情,这是九月的拿手好戏。

软糯的声音自带独属孩子的清脆,如此懂事的话,听到人的心间,仿佛要将人的心都给化去。

尹承衍的心确实软了几分,一想到这孩子的身世还有她母亲的遭遇,心头多了几分亏欠。

伸手想要摸一摸孩子的脑袋,斜眼看见自己尚且脏污的粗糙大手,只好忍住。

朝鸢歌道:“好好照顾孙小姐。”殊不知,他自己成功的被眼前这披着可爱外衣的小家伙给骗了。

“是!”

鸢歌福了福身,见尹承衍要离开的样子,便让开了位置。

鸢歌看着尹承衍稳健又匆忙的步伐,对这个将军倒是多了几分不解。

看样子将军并非不待见小公子和小姐,为何他却要将小姐赶去别庄,不闻不问五年之久?又为何要纵容府中之人对小姐苛待侮辱?

“鸢歌姐姐,快快快……”尹承衍走了,九月一改刚刚可爱软糯之态,推着鸢歌给他打探消息:“快去看看那个坏姨姨现在怎么样儿了?听到她太子相公遇刺的消息有没有悲极生乐,笑的眼泪鼻涕一起流?”

二更走起,大家记得看哦,大概在十二点左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