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本王送的/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尹穆清看了一眼尹曦月那狼狈样儿,似乎不解的问了一声:“咦?大姐这是什么表情?怎得太子殿下受伤,孙殿下失踪,你似乎还有些欣喜?”

“三妹妹……我怎么了,你不知道吗?呜……呵呵……姐姐知道你埋怨姐姐嫁给了太子殿下,记恨在心,你也不能使这种下三滥的招数。若不是太子英明,姐姐早就……呜呜……”尹曦月艰难的开口,因为说不下去,只好趴在丫鬟怀中痛哭。

而她也就没有发现,她身边的李嬷嬷在尹穆清跨进这个殿门开始,就慌乱不知所措。

“大姐的话,怎么我听不懂?”尹穆清因为长的美,这般迷惑不解的眼神,着实很难让人觉得她是骗人的。

萧宇见这样从容不迫云淡风轻的尹穆清,心中骤然不悦,他记忆之中的尹穆清见到他,从来都是一副小女人的娇羞模样,想看他,却又矜持不敢。

五年不见,她就换了如此一副不屑的表情,难道真的是喜欢上了那个野男人?

萧宇对尹穆清又蔑视,又觉得嫉恨。从来都是他对这个女人不屑一顾,为何现在他竟产生一种被这女人移情别恋的错觉?

这会儿,坐在尹曦月下手的柳良娣开口了:“三小姐不懂,自有懂的人,太子殿下何不如将那个贱婢带上来与三小姐对质?”

尹曦月握了握拳,眸中闪过一丝得意。

她虽然没有证据,可是肯定是这个小贱人做的,害得她刚一回东宫看见太子就笑了出来,太子气恨之下,差点没有将她打入冷宫。

一定是这小贱人背后咒她的。

萧宇听此,道:“将人带上来。”

尹穆清心中咯噔一声,难道是鸳歌?

果真,不一会儿,两个侍卫就拖着一身是伤的女子进入大殿,丝毫不温柔的将其摔在了地上。

“呃……”鸳歌痛呼了一声,精神恍惚的睁开眼睛。

“鸳歌?”尹穆清看着这样的鸳歌,顿时怒极,起身过去扶起鸳歌:“鸳歌,你怎么样?”

鸳歌虚弱的摇了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尹穆清心疼又愤怒,起身怒视萧宇:“太子殿下,她是你伤的?”

一旁的侍卫见此,立马要去扣押尹穆清,却被尹穆清怒斥:“滚!”

“放肆!”萧宇被尹穆清的动作惹怒:“东宫之中,岂容你放肆?”

“呵呵呵……”尹穆清拳头紧握:“容不得臣女放肆,难道就允许太子殿下草芥人命?”

“本宫草芥人命?”萧宇反而笑了,看了一眼旁边的太监,那太监立马将一个东西扔在了尹穆清的面前:“三小姐,你自己看看吧!”

尹穆清捡起来一看,只见是一个巫蛊娃娃,上面写着尹曦月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密密麻麻扎了些许银针。

尹曦月这时,又哭又笑的开口:“三妹妹,我自认为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何恨我如此?你若是爱慕殿下自可对殿下示意,我们姐妹二人共同服侍殿下,或许还能成为一段佳话……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这般害我!”

尹穆清平静的等着尹曦月说完,才道:“意思就是说,这东西是我的?”不过是刺激笑穴的药,硬是被说成巫蛊之术,真是可笑!

“姐姐也不相信是妹妹你的,可是若不是妹妹做的,为何你的贴身丫鬟会鬼鬼祟祟的接近姐姐?这娃娃的料子也和妹妹你的衣服料子一般?娃娃上的字也是出自妹妹的笔迹?呜呜……而且,你那丫鬟也承认了,妹妹还要狡辩不成?”

“小……小姐,我……我……”鸳歌急了

尹穆清给鸳歌一个安心的眼神,拿着娃娃走向萧宇:“你相信?”

说到此处,她似乎自言自语一般道:“你肯定信了!”

说罢,不等萧宇回答,又走向尹承衍问道:“你也信?”

尹承衍一僵,看着尹穆清那双清亮秋潋般的眸子,似乎多年前看到心爱人一般,恍然如梦。

良久,他抿了抿唇,别开眸子:“清者自清!”

“好一个清者自清!”尹穆清的声音清脆而又动人,在场的人不由得对眼前的女子刮目相看。

普通女子面对这般场景,恐怕早就吓的说不出话,或者径直哭诉喊冤。

不曾想到,最是懦弱胆小的女人,反而会如此镇静有胆识!

尹穆清拿着娃娃走向一旁的飞龙灯盏,取下灯笼,直接将娃娃放在了烛火之上。

巫蛊娃娃所用的料子不过是普通白色绸缎,一见火就着,众人根本来不及阻止,巫蛊娃娃就化为灰烬。

尹曦月急了:“妹妹,难道你想毁灭证据?”

“证据?姐姐说的是什么?”尹穆清取下蜡烛,扫了一眼尹曦月,随即看向殿中之人:“若是这样,太子殿下也相信,那么臣女无话可说!”

随即她抬起袖子,白色的广袖扫过火苗,却不见一丝反应,反而在烛火之下泛着淡淡的流光。

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

“呀……陌上香坊的雪蚕银丝羽,她怎么能穿这么好的衣服呀?”

“是呀,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

“别想了,有银子你也不一定买的到,清音公子每年只出数十匹这种料子,哪有你的份?”

“呵呵……”这会儿,萧存笑了起来:“侧妃嫂嫂,看来你冤枉好人了呢?那蛊娃娃的料子可不和三小姐的一般,如此说来,那笔迹也真不了。至于这个丫鬟,呵呵……侧妃嫂嫂将她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更没法证明什么了!”

这个结果,不仅萧宇愣了,就连尹承衍也怀疑的看着尹穆清。

尹府对尹穆清如何,他不是不知道,就连起码得月钱都不给她,她一个姑娘家,哪里来的大把的钱买这么贵重的衣物?

雪蚕银丝羽虽然价值千金,但是比起那些华丽奢侈的浮光锦,绯绫、流云锦等,在外观上就低调的多,若不仔细观察,和普通的丝绸无两样。

尹曦月满是不想信自己的眼睛,这个贱人,凭什么?怎么可以穿那么好的东西?

突然,她朝身边的柳良娣使了一个眼神,那柳良娣立马意会,扯着嗓子道:“三姑娘是个什么性子,难道我们大家还不知道吗?如今身上披金戴银的,也不知从哪里来的,不会是偷的吧?或者,到了如今,还在和那孩子的爹暗度陈仓?”

此话一出,众人都看向尹穆清,萧宇更是脸色阴沉。

尹穆清正要说什么,却不想身后先于她传出一道清冷低沉的声音:“本王送的,难道柳良娣也有什么异议?”

这声音一传出,在场的人全部脸色一变,就连主位上的太子萧宇也走了下来,纷纷行礼。

“参见十七皇叔!”

“参见璟王殿下!”

尹穆清背对着萧璟斓,头皮一阵发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