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教育/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唔……抱歉!”萧倾恒见九月生气,立即禁声。

“你……”两人看着对方,似乎满腔好奇,同时询问出声。

“你说。”萧倾恒唇角勾了勾,对九月很耐心。

九月锁着小眉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萧倾恒,随即嘴巴一憋,双手环胸:“你是个坏孩子!”

萧倾恒眉头一皱,从小到大没有人这么对他说过话:“何以这么问?”

“不然你怎么躲起来,还怕被别人抓,你是不是偷拿别人家的东西了?”

萧倾恒听此,小颜泛着一丝忧郁和沉默,他盯着九月天真的小脸,良久,才轻叹了一声:“你不懂!”

“切!爷聪明英俊,有什么不懂的!”九月炸毛了,从地上一跃而起,怒指萧倾恒:“别以为你武功比爷好,你就可以欺负爷,爷……”

“你爹娘是谁?是哪家的公子?本……我送你回家。”萧倾恒看着小九月炸毛的小模样,眸中的笑意一闪而过,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某人的话。

萧倾恒看九月身上的夜行衣,心道,看他这副打扮,才是个小坏蛋吧?可是年纪这么小,能做什么坏事?不过是哪家偷偷跑出来玩的小公子罢!

看他脸色苍白,唇色也几近浮白,一看身子就不好,更深露重的,可别生了病。

“我没有爹!”九月眉头一皱,丝毫不隐藏,随即高傲道:“但是我有娘亲,我的娘亲是这个世上最美丽的人……”

萧倾恒听此,骤然一惊,随即满腔同情泛滥,他不知想到什么,有些庆幸的开口:“我比你好,我有爹,也有娘!”

他的母妃,也很美呢!

九月有些糊里糊涂,明明有爹有娘,似乎反而不开心。

突然,九月想起了某个重要的事!

“哎呀……搞忘记了,爷还得去救娘亲,都怪你,我娘亲都要被人欺负了。”

说完,根本不理会萧倾恒,就飞身走了。

萧倾恒本想跟去问个明白,突然听见了一声熟悉的暗号。

“十七爷爷?”萧倾恒抿了抿唇,看了一眼九月离开的方向,随即还是决定朝信号发生地赶去。

一辆豪华马车行出皇宫,后面追着一个紫衣公子。

“十七叔,等等!”萧存越追,前面的马车似乎越快,他气的跺脚,本想去找尹穆清那女人问个明白,可是皇叔不给面子,最后只能放弃,决定回去找尹承衍。

尹穆清听着后面越来越远的声音,心中有些发毛,萧存那臭小子若是知道她骗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

尹穆清抬眸瞥了一眼正襟危坐,闭眸养神男人,他没有说话,尹穆清也干脆靠在车厢,睡觉。

马车没有去璟王府,而是行到一偏僻处便停了下来,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不一会儿,尹穆清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一声稚嫩的孩童故作深沉的声音响了起来。

“十七爷爷!”

尹穆清听到这声音,心头一颤,忍不住打开帘子向外看去。

只见是一个小男孩,恭敬的单膝跪在马车前,精致的小脸泛着一层薄汗,小颜红扑扑的,漂亮极了。

而,让尹穆清最惊讶的是,这个孩子竟和马车里面的萧璟斓有七八分相似。

十七爷爷?

这就是尹曦月给太子生的小殿下?

“今日,可明白了什么?”萧璟斓并未睁眼,没有任何情绪的开口。

萧倾恒抿着唇,埋着头,似乎极为的落寞,良久,他才出声:“倾恒不明白!”

“那就学会明白!”萧璟斓睁开眼睛,声音陡然严厉了几分:“你可知,你自己所期盼追求的那份执着,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一个笑话?你身在帝王家,享有身份的至高无上,这份尊荣与生俱来,然而,有失就有得,你拥有别人倾尽一生都不可能得到的东西,那么也将失去别人触手可得的东西。既然注定失去,那么,还在坚持什么?无非是自欺欺人罢了!”

“十七爷爷……”外面的孩子声音哽咽了几分:“倾恒不甘!”

阿斓给自己挖坑呀!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