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长得也像本王/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期待,所以不甘,因为不甘,便不想轻易放弃。

可是,让他心中生寒的是,本该与他最亲的人,却是最不在乎他性命之人,只想借助他登高或者巩固地位。

小小的孩子,瘦弱的身躯,那般执着的坚强,着实让人心酸,看的尹穆清鼻头一酸。

这么小的孩子,正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正如她的九月一般,怎的承受如此沉重的话题?

萧璟斓的话,又是什么意思?这次刺杀,难道别有隐情?

“你不甘,那只是因为你还心存侥幸,不够强大。”萧璟斓这话一出,尹穆清明显感觉那孩子全身一颤,似乎打击不小,随后就听那孩子道:“多谢十七爷爷教诲,倾恒告退。”

“慕恩!”

马车外面的慕恩自然知道萧璟斓的意思,马车被调头驾开。

一枚信号弹也从慕恩手中飞上天空,暗中与寻找萧倾恒的东宫侍卫纠缠的暗卫也迅速撤退。

最先找到萧倾恒的尹凌灏,他看到萧倾恒的时候,首先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见他除了头发凌乱,衣服脏乱,全身有些狼狈之外,并没有不妥,他才松了一口气。

“殿下,末将来迟,还望殿下恕罪!”虽然是自己的小外甥,但是礼不可废。

“舅舅免礼,先回宫吧!”

“是!”

皇宫门口,萧存正堵着尹承衍不让走。

“尹将军,你真的没有骗本王?你府中真的没有一个和尹三小姐长得很像的公子?”

“没有!”尹承衍想到自己女儿的变化,内心非常的烦躁。

“你不会骗本王吧?怎么可能?”萧存满是不解,但是一想到这个世上相似的人并不少见,比如太子的长子和他那个十七叔,如此相像的人都有,何况这两个人。

算了,什么时候去见见那清音就知道了。

问不出来什么,萧存也就不问了,摇着扇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尹承衍带着几个心腹如一座雕像般站在宫门口,直到尹凌灏带着一个小身影出现在视野,他才迎了过去。

“父亲何以站在这里?”尹凌灏以为尹承衍担心萧倾恒,不放心,所以解释道:“父亲不必担心,殿下无事!”

尹承衍点了几个人,吩咐道:“护送小殿下回宫!”

“是!”

萧倾恒看着尹承衍,嘴唇动了动,犹豫了片刻,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父亲!”尹凌灏似乎知道尹承衍有话给他说。

“你去璟王府接你三妹回来。”孤男寡女,成何体统?再说,萧璟王是什么人,那丫头也不知道避嫌。

“璟王府?”尹凌灏眉头一皱,吃惊不小:“三妹怎得去了璟王府?”

“为父也想知道!”

而这会儿,赶到皇宫,却被皇宫高的离谱的围墙吓的做了缩头乌龟的九月证苦恼如何进去,却无疑听见尹承衍和尹凌灏的谈话。

他从拐角处探出头,刚好看见他的外公和大舅舅。

“娘亲去了璟王府?”娘亲没事呀?璟王府,就是那个上次娘亲去偷血玉的地方?

“爷,你刚刚去了哪里?燕飞一回头你就不见了踪影,吓死燕飞了。”

因为九月轻功不如燕飞,所以落后一程,九月与萧倾恒碰面,她自然不知道。

“爷去嘘嘘了,还要给你说吗?”九月翻了一个白眼,他才不会说,他刚刚打架输给一个小坏蛋了呢。

“好吧!”燕飞小脸一红,忙禁了声:“对了,爷,我们现在去哪里呀?”

“当然是……璟王府咯!”娘若是吃亏怎么办?她必须去保护娘亲。

……

马车徐徐朝璟王府驶去,尹穆清见萧璟斓自萧倾恒走了后,脸色一直不好,也不和她说血玉之事,尹穆清猜不出这个男人葫芦里买什么药,非要当着众人的面拉她下水。

今晚去了璟王府,恐怕她本就不清白的名声,会更加的不清白了。

“璟王似乎很重视长孙殿下?”

没人理!

“长孙殿下的模样可真是像极了璟王殿下。”

仿若没有听到她说话一般。

“不会……长孙殿下真是你的……”

慵懒的声音传来:“三小姐的小女儿,似乎长的也挺像本王,难道……”

“我呸……”尹穆清面露怒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