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暗杀,惊险/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月和他有半分钱的关系吗?九月哪里长得像他了?明明长得不像!

说真的,九月的外貌,大多都是随她的。

“你一个袖子都玩断了的万年小受,也敢大言不惭,说本小姐的女儿和你长得像,喂,别泼我脏水!”

尹穆清不淡定了,不说九月和他无关,这话若是传出去,那九月的平静生活,恐怕就到此结束了。

尹穆清可不在乎会不会对璟王不敬,反正都已经得罪了,也不在乎惹怒他。

一股怒意从萧璟斓眸中闪过,

泼脏水?和他有关就是泼脏水?

好一个尹穆清,还真敢说出口。

只不过,若是这个就叫泼脏水的话,接下来,就索性让她脏个透吧。

怒意消失不见:“传言三小姐胆小懦弱,在本王看来,三小姐是胆子比天大,全然不怕死!”

“你也说那是传言了,信了才是笨蛋!”尹穆清轻哼一声,随即不再和萧璟斓打哑谜:“说吧,璟王殿下怎么才能将血玉还给我。”

“本王怎么没有听说,血玉是三小姐的所有物?”

“你……”尹穆清气的不轻,深吸一口气,尹穆清压下心中的怒意:“可那也不是璟王殿下的不是?璟王殿下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血玉据为己有,你都不觉得良心不安?”那可是她和九月从赌坊顺过来的,他一个大男人也好意思?

萧璟斓看着尹穆清气呼呼的脸,突然觉得这女人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反正利用也都利用过了,再捉弄一次也无所谓:“本王没有据为己有,又何谈良心不安之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

“三小姐如何将血玉送到本王面前,自然也就如何拿走?难道三小姐的东西,还要让本王双手相奉?”

尹穆清表情一僵,眉头一皱,似乎发现眼前之人是想做什么了。

探她的底?

她有所隐瞒藏拙之事,他知道,但是并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人,是谁的人,所以接住血玉探她的底?

可是,她不过是个生意人,如何值得高高在上的璟王如此大费周章?

“怎么?三小姐不愿?”

“一言为定。”尹穆清有什么不愿意的,怎么也得试一次:“那应该……啊……”

马车轰隆一声震了一下,突然停了下来,尹穆清不妨,一头撞在车窗上,疼的她头冒金星,好久没有缓过神来。

而也在她发晕之时,腰间一紧,身子骤然被拉人某人怀中,天旋地转间,二人就破车而出。

咻咻咻……

无数冷箭如雨般从黑暗之中倾射而出,瞬间将马车射成了刺猬。

刷刷……暗处暗卫闪现,不过片刻,刚刚还平静的夜空便掀起了风起云涌的浪潮。

袖子一拂,将尹穆清推了出去,萧璟斓一个蔑视的声音传了出来:“蠢!”

某个小女人踉跄了好几下才堪堪站住身形,抬眸看去,就见无数黑衣人团团围住他们,手中的断弩羽箭还泛着幽深的光芒。

箭头淬了毒。

“萧璟斓,拿命来!”

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对方的箭雨再次袭来。

“保护王爷!”慕恩话落,萧璟斓手下之人全部攻了过去,将朝萧璟斓袭来的箭羽打落。

一轮箭雨过后,双方人马交战在一起。

萧璟斓站着不动,自有人护着他,这种刺杀,也确实用不到他亲自出马。

尹穆清就不同了,这种关键时候,萧璟斓不发话,谁管她?

只能自己受累。

人,她前世就杀过,抢一开,砰的一声,血都见不到多少。

然,这种切人像切西瓜般的厮杀,她还真第一次见。

周围的血,让她有些想吐。

于是,很正常的,尹穆清想溜,本来就是萧璟斓连累她,她何苦跟他受累?

只是,转身之际,一个刺客被杀,血液喷出,整个人向她那里倒了过来。

尹穆清心中一惊,往后一闪,却不想侧边暗处一枚暗箭噗的一身飞来,直接射进她的肩头!

狗血,狗血!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