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首推求收/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怪不得太子说她不如以前温婉,都是这个小白眼狼的原因,若是这个小白眼狼有一点点出息,长一点点心,也就知道如何去讨太子欢心。

太子一定觉得这个萧倾恒胆小不孝,危难之时也不知道替父分忧了吧?

倾恒脸色发白,心里有些隐隐作痛,眼睛也有些酸涩。可是,细细想来,母亲说的并没有错。

身为人子,确实应该为父受过,就算代替父亲去死,也是理所应当。

“母妃教训的是,孩儿知错!”

尹曦月看着孩子瘦弱的肩膀,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吓到他了,想到还有事让他去办,也就没有再斥责于他,于是连忙将倾恒拉起来:“知错就好,以后可要将母妃的话铭记在心。”

“是!”

尹曦月将倾恒拉去怀中,轻轻道:“恒儿,你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谁取的?”

倾恒点了点头道:“听父君说,因为孩儿生下来时,和十七爷爷长的有几分相似,皇爷爷龙心甚悦,说孩儿与十七爷爷有缘,因此特让十七爷爷给孩儿赐的名。”听到这里,尹曦月面色闪过一丝不愉,快的令人抓不住,虽然没有人敢在她面前乱嚼舌根,但是她知道,这孩子的相像,还是有很多人都在怀疑,只是碍于璟王的威严,没人敢说而已。

“对呀,十七爷爷待恒儿不同,恒儿也应该多与十七爷爷来往,多去看看他。”尹曦月苦口婆心道:“听说十七爷爷昨个回府途中,遭到了刺杀,你的三姨母受了伤……”

“三姨母?”倾恒虽然对这个人不了解,也没有印象。

说到此处,尹曦月泪水就下来了:“哎……你三姨母性子软糯,又没有主见,五年前不顾尹家脸面,和一个野男人私奔不成,竟然做出苟且之事,最后珠胎暗结,你外祖母生气之于将她遣送出府,最近才回来,你不知道也能理解。”听到这里,倾恒皱起了眉头。

尹曦月继续道:“不是母妃说你三姨母的不好,你三姨母也太不知事,自己是什么情况,自己不清楚吗?怎么还去招惹你十七爷爷?不说她配不配的上,就看在她是本宫妹妹的份儿上,母妃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惹怒璟王,连累我们尹家,母妃给你说了这么多,你可明白?”

有些话,不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能听懂的,可是倾恒还是能知道,能配的上十七爷爷的女子,一定是能和他比肩的女子,绝非一个普通官家女子就能入了十七爷爷的眼,还不说已经有了孩子的女子。

可是,能被十七爷爷特殊对待,定有她的特别,不可能像母妃口中所说的那般一无是处。

请倾恒知道,母妃从来不喜欢他忤逆质疑她,所以他只能点头:“孩儿明白!”

尹曦月会心一笑,涂满蔻丹的手摸了摸倾恒的头,道:“那就好好准备一下,去你十七爷爷府上,可不能失了礼数。”

“孩儿知道。”倾恒点了点头,难得露出一点笑容。

“嬷嬷准备了你最喜欢的蟹黄糕,记得带回去吃。”

“多谢母妃!”

……

璟王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热闹过。传话太监进进出出,太医聚集,全部都围在大厅,因为没有璟王的应允,所以他们只能等。只是,他们安静,有个小东西怎么也安静不了。

九月被尹凌灏带到璟王府后,就一直哭,哭的惊天地泣鬼神,任谁哄骗,都不住口。

偏偏自从五年前的那件事后,璟王府就没有了丫鬟,全部都是男侍,所以这里里外外都是男人,哄孩子这种吃力的活,还真没有人会做。

人家五岁的小孩子,早就能听话了,就算听不懂,好吃好喝上齐全了,人家也就消停的坐在一边该吃吃该喝喝,偏偏这个小祖宗就是不开窍。

“啊呜呜……”九月假哭的本领本强大,鼻涕眼泪一起流,任谁看了都心酸:“娘亲……娘亲……”

九月心中着急呀,任他怎么哭,这些人都不带他去看娘,娘是死是活也得让他知道呀。

他哭,也是让所有人知道,他娘在璟王府,若是璟王敢伤害娘,谁都瞒不过去。

风夜雪一个脑袋两个大,围着九月想死的心都有了:“我的那个小祖宗,咱歇一歇再哭好吗?你不累,本公子听着累!”

真是,他一个不留神,阿斓那个臭小子,就去弄了这么一个大麻烦回来,还让他哄,他想将这个小家伙扔出去可以吗?

“娘亲……”回他的是一声更大的哭声。

“天呀!”风夜雪捂着脑袋,欲哭无泪,指着尹凌灏一阵呵斥:“尹少将,你就不能让她离本公子远一点吗?”

尹凌灏心里也是无语的,他从来不知道小姑娘哭起来会这么烦人,可是听风夜雪这么说,他面色一沉,道:“没人请你留在这里。”

“你敢再说一遍!”风夜雪一拍桌椅,吓的趴在桌子上鬼哭狼嚎的九月不敢哭了,打了一个哭嗝过后,愣愣的看着风夜雪。

两只哭的红彤彤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瞪着风夜雪,可爱的不行。

不哭了?风夜雪心中惊喜万分,可是他正高兴,突然见九月嘴巴一瘪,泪豆子又啪啪的往下掉,又要哭了。

风夜雪大惊,立马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急道:“宝贝儿,别哭,叔叔给你拍桌子听!”

于是乎,绝美无双的天下第一公子风夜雪自个儿的站在小娃娃面前啪啪啪的拍桌子。

九月看了风夜雪一会儿,心道了一声傻逼,然后也没心情哭了,拿起桌上五花八门的糕点糖果开始吃。

他饿了,不能不吃东西。

可是风夜雪却不敢停,歪着身子在那里噼里啪啦的敲,心道,这娃娃还真奇怪,喜欢听个桌子声。

尹凌灏见九月终于不哭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也不想和风夜雪一般做傻事,静候佳音。

这么一晚上了,也不知三妹如何。

萧璟斓的寝殿之中,萧璟斓端坐在偌大的墨玉雕刻的大床之前,眉头紧锁。

房间隔音效果好,他也能听见九月高高低低的哭声,他骤然不悦,正想派人去看看风夜雪会不会办事,却不想哭声停了。

而这时,宴子苏收回插在尹穆清周身的银针,松了一口气。

“赤练散,幸好她是女人,内功也不高,否则,必死无疑!”

“嗯!”萧璟王嗯了一声,眸光突然落在尹穆清的肩上,心脏骤然一紧。

亲爱的小天使们,灵殿今天首推,已经收养灵殿的宝宝们千万别养文呀,也不要吝啬你们的热情,给灵殿多评论,多点击呀!没有收养灵殿的宝宝们,若是有缘看见灵殿的文文,千万别吝啬你们的怀抱,一定要给灵殿一个拥抱呀,收藏,收藏,收藏,重要的是说三遍!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