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女人心,海底针/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不知道天下第一美人洛淑妤对璟王情有独钟,为了璟王,如今已经双十年华,都待字闺中。

而且天下第一美人身子羸弱,如今在东郊紫竹林养病,而那里,却是璟王的别院。

五年前,璟王将第一美人接到紫竹林养病之时,所有人都说二人郎情妾意,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第一美人的爹,当今丞相洛鸣川也没有再为女儿选夫,就算有人上门提亲,也被丞相直接拒绝,很显然,丞相眼中的女婿只有一个,那就是璟王。

可是,当所有人以为天下第一美人洛淑妤会成为璟王妃的时候,璟王却没了下一步动作。

对此,有人说,第一美人一厢情愿,也有人说璟王心属男人……

虽然众人众说纷纭,却没有得出一个结论,也不知道二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甚至,作为萧璟斓的左右手的风夜雪和晏子苏也只知道,五年前第一美人洛漱妤救了萧璟斓一命,所以萧璟斓才对那个女人上心,但是二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也是不知道的。

萧璟斓听到风夜雪的话,眸子半眯,抿了抿唇,开口道:“去接她回来,北苑清净舒雅,也适合她养病。”

这么多年,他确实该给她一个交代。

有些事情,他也想再次确认一下。

因为,不管是谁,他都不允许欺骗和隐瞒,特别是在那件事情上。

“阿斓!”风夜雪一听,明显急了,起身来到萧璟斓身边,急道:“你不是说过会护着她吗?为何在这个时候将她推至风口浪尖之上?你完全可以选择尹穆清,她不过是一个声明狼藉的女人,难道还需要顾虑什么?为何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你突然放弃了?”

“留在本王身边,难道本王就不能护着她?”萧璟斓轻嗤了一声,犀利霸凛的眸光扫射过去,嗤声道:“风夜雪,你最好明白自己留在本王身边的目的是什么,别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姓什么都忘记。再者,不管如何,她的事,也轮不到你来教本王如何做!”

“你……”风夜雪握紧了拳头,却一个反驳的字眼都说不出,脸色也突然煞白起来。

随即,垂眸,跪地。

“曾经的诺言,我不敢忘,但是,淑妤她心属与你,我自然希望你能好好待她!”

萧璟斓底眸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讽刺一笑:“既然知道,那么,你还在奢求什么?愚蠢!”

说罢,不顾风夜雪煞白的脸,迈着优雅的步伐稳健而出。

宴子苏看了一眼萧璟斓消失在门口的身影,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风夜雪,走到风夜雪身边,俯身,在他肩上拍了拍以示抚慰。

“女人心,海底针。美人心,更是如此。你错就错在,爱上不该爱的人。为了不让你伤心,还是我去接她吧。”眼不见,心才静。

风夜雪一把拂开宴子苏的手,又恢复了以往吊儿郎当的样子,拍了拍膝盖上根本不存在的灰,无所谓道:“有美人看,干嘛不去?本公子才不会便宜了你!”

……

尹凌灏将尹穆清送回尹府之时,已经快午时,她是被一阵喧嚣吵闹声给吵醒的。

“送你三妹去茯苓院,顺便请几个府医过来常住。”沉稳有力的声音熟悉又觉得陌生。

“谁敢去!闯下这么大的祸,不关她几天柴房,还要搬去茯苓院,承衍,你糊涂!”苍老的声音带着几丝颤抖,尹穆清用脚趾头猜都知道那是谁的声音。

“老祖宗,你别生气,三姑娘也不是故意的,她本本性不坏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几个女人更是叽叽喳喳,吵的尹穆清头都大了。

但是她虽然烦躁,也能感觉到有个宽厚的怀抱抱着自己远离这些是非。

逐渐安静,尹穆清又逐渐睡了过去,但是还是能隐约听见有人压低声音说话。

“三妹受了伤,下人手脚粗苯,不如你细心,你这些天辛苦一下。”

“是。”

尹凌灏看着身边连正眼都不敢看他,一直低眉顺眼的沈柠,眉头就为抚平过,半天沉默后,出声道:“九月那个小姑娘,你也多费些心。”

“是。”

尹凌灏看着只齐自己下巴的小女人,再想多说什么,可是看着她紧紧捏着秀娟的手,反而不知道再说什么。

“今夜我不回府,你自己别等我。”

“好……”迫不及待的声音带着几丝雀跃,虽然被她掩盖的很好,他还是听了出来。

雀跃?

他不回来,她就这么高兴?

尹凌灏骤然不悦,可是一想到这个女子的性子,他又没了苛责的怒意,纠结片刻后,转身离开。

“呼……”沈柠松了一口气,似乎刚刚打了一场硬战一般,瘫坐在椅子上。身边的丫鬟连忙给沈柠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小姐,你这样下去不行,姑爷性子再好不过了,你怕他什么?”

沈柠脸色一白,喝了一口水,颤声道:“不知道,我看见他就怕,我永远都忘不了他掀开盖头那一刻,那种失望又愤怒的样子……”

“可是,小姐,姑爷不是没有说什么,也没有罚你么?你担心什么?还不如早点和姑爷生下小公子,一切尘埃落定,谁也不能说你一个不好。”

“别说了,不要说了!”沈柠摇

了摇头,一双眸子清明又清澈,唯独小脸红如染了霞光……

她不知道的是,门口驻足的男人,这才面无表情的离去,而,她们的话,他也尽收耳中。

沈柠是个很可怜的小姑娘,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