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存小王爷/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之中,尹凌灏正在看一封密函,薄唇紧抿,很是严肃。

尹承衍一进屋,就看见这般情形,皱眉道:“发生了何事?”

“父亲,您来看!”起身,将手中的信函交给尹承衍,开口道:“江南,西陵,苏北这一带,都发现了晋源的探子,儿子怕晋源会有什么小动作。”

尹承衍快速的扫了一眼,握着信函坐了下来,皱眉道:“晋源皇帝墨臻向来只会吃喝玩乐,酒池肉林,昏庸无道,手上无权无势,自顾都不暇,岂有那个雄心壮志,将手伸向我暨墨大国?”

“父亲,他若真是昏庸无道,自顾不暇,为何在十五岁登基,到如今已有十年之久,不仅没有传来晋源内乱,或者任何动乱消息?”

尹凌灏这话一出,尹承衍果然眉头一皱:“即便他要韬光养晦,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招惹别人。”

思索了片刻,尹承衍还是问到:“晋源探子,是谁传来的消息?”

“二弟目前正在江南。”

“凌翊去了江南?去江南做什么?”尹承衍眸光锁在眼前这个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儿子身上,眸光闪了闪,他这个二儿子,似乎从来我行我素。

“父亲忘记了?去年江南旱灾,朝廷赈济的救灾银子被地方官员私吞,听说最后是陌上香坊的主子拿出了大笔的钱财物资解救的百姓。”

“凌翊去查办贪官了?”尹凌翊是他的二儿子,却是一个文官,年纪轻轻就官居正三品刑部侍郎,比起他大哥还要出色。

“不,他去查陌上香坊的主人了。”

尹穆清自然是想不到自己不过是出银子办好事,还真被朝廷的人盯上了。

其实,她也知道,朝廷最忌讳有财有势,却不为他们所用的人,陌上香坊财大气粗,不想惹人注意也是不可能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查她的人,会是自己不曾会面的二哥罢了。

本来已经到了将军府的尹曦月得知尹承衍如今在将军府,她本想入府,却又迟疑了。

“母妃,您不进去吗?”倾恒见尹曦月不下车,忍不住催她,他很想进去看看那晚遇见的小姑娘。

“进去什么?这个时候进去,你外祖父又该生气了。”太子如今受伤,她却带着小殿下回府,若是父亲知道,还指不定如何苛责于她。

“回去吧!”尹曦月呼出一口气,只要璟王不是真正的对她上心,目前,再留那个小贱人一段时间,如今,她首要之事,就是好好伺候殿下,让太子殿下完全信任于她。

坐在车外的李嬷嬷见尹曦月不进去,顿时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为什么安嬷嬷竟然没有处置了三小姐,竟然让三小姐活下来,而她也不知道三小姐知不知道那件事。

若是三小姐见到小殿下,会不会想起什么。

李嬷嬷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三小姐,还有她的那个女儿,都留不得。

她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不是三小姐的孩子,若是是,那么,她和小殿下难道是一胞双生?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

若是不是,那那个孩子难道是安嬷嬷偷偷从哪里找来的?若是这样,那还好,只要找到安嬷嬷,解决了她,那就没有任何威胁了。

……

尹穆清醒来后,才知道萧璟斓竟然将她遣送回府,也才知道她从雅清院搬到了茯苓阁,也不知道尹曦月知不知道,知道了,会不会将鼻子气歪。

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萧璟斓突然改变对她的态度,他不是很好奇她的底细吗?为何如今对她不闻不问?

不惜劳心劳力去东宫给她解围,亲自造势,不过一夜的时间,她和璟王的流言就满天飞。

可是,也不过一天的时间,不管是流言还是谣言尽数消失。若不是鸳歌还在床上躺着,燕飞消失不见,她肩上的伤口还疼着,她都会以为前面发生的事都是她的错觉一般。

虽然她不想和璟王有什么牵扯,可是这样的话,他们的协议还算不算?

血玉还能不能去拿?

“三妹,你怎么起来了?身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呢。”

尹穆清站在窗边,看着下面满塘荷花,心里非常郁闷。

她回头看了一眼进来的沈柠,抬了抬肩膀:“养了几天,好多了,在床上躺着也累。”

沈柠将手上的药碗递给尹穆清,不赞同道:“你别粗心,外面看着是好了,里面没准还没有好利索,担心留下病根。”

尹穆清看着那碗黑乎乎的药水,眉头挑了挑,不着痕迹的推了出去,放在桌案上:“哪有那么娇弱了?大嫂还没用晚饭吧,要不在我这里一起?”

“就算不会留病根,留疤也是不得了的事。”

沈柠红着脸看着尹穆清,嘀咕道:“担心你以后得夫君嫌弃你!”

“夫君?大嫂你打趣吧?像我这样的,还会有谁要我呀?”

尹穆清故作低落的开口:“我只想守着月儿,让他平平安安长大,以后嫁个好夫婿!”

咳咳……尹穆清心中咆哮,九月,娘亲说的都是瞎话,以后一定要给为娘的找一个漂漂亮亮的媳妇呀!

尹穆清这话一出,沈柠果然尴尬无比,自责又内疚,语无伦次起来:“三妹,你……我没有取笑你的意思,我……你这么漂亮,小九月这么乖,这么漂亮,怎么会……哎呀……”

她总觉得自己越说越尴尬,揭了尹穆清的伤疤,眼角小脸红到耳根,尹穆清也不再逗她,只道:“好了,大嫂,我并不觉得不嫁人有什么难过的,也不觉得九月是我的拖累,所以你不用在意。我累了,不陪大嫂了。”

尹穆清逐客令下了,沈柠松了一口气,突然觉得解脱,慌忙告辞。

尹穆清看着沈柠逃离的身影,突然觉得这姑娘很单纯,若是一直能这样,也不错。

转身,将一大碗药水全部倒入住窗口的盆栽。

喝药,她比九月更怕苦!

夜色降临,尹穆清并没有休息,而是悄声出府,来到了陌上香坊,她换了一身雪白的长袍,墨发高束。

用妆粉将自己柔美的容貌掩盖,显得几分阳刚刚硬之气,未易容,效果却胜过易容。

不过转眼,就从一个美娇娥变成一个俊郎美貌的佳公子。

天上人间,是京城最大的花楼,夜晚的天上人间更是男人的天堂。

尹穆清摇着錾金色的大折扇,轻车熟路的来到三楼天字号雅间,未曾敲门,就推门而入。

扫了一眼再坐的人,挑眉一笑,顿时如春暖花开,暖意习习,端的一个风流潇洒。

“呦,存小王爷吃着小酒儿,听着小曲儿,小日子过得挺乐呵呀!”

灵殿感谢打赏给花花的亲们呦,比如,mo惜黎,130**7820,smile蓝玫瑰,还有叶苒苒亲,爱你们,么么哒!真心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