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流言/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存怀中抱着一个美人,美人正端着一杯酒往萧存嘴里送。尹穆清的突然传闯入,让萧存吃了一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惊喜。

俊朗的容颜立马浮现出一抹笑意,大手一推,坐在自己腿上的美人就被无情的推了出去。

“都出去!”

一连串的美人不依不舍的离开,待世界安静,萧存起身相迎:“清音,你终于舍得出来了,这些天,本王可想死你了。”

说着,一手揽住尹穆清的肩,就将她朝自己的位置上带。

尹穆清对萧存这哥两好的样子有些不能忍,扇子一合,啪的一声敲在萧存的玉手之上,嗔道:“拿开,想摸本公子,先拿钱,摸一摸,斗千金,知道吗?”

尹穆清向来熟悉人体结构,七经八络铭记在心,自然知道在哪里下手,能让人无法招架。

不过轻轻一翘,萧存整个手臂一麻,她适时一闪,避过萧存,优雅的往榻上一靠,二郎腿翘的有模有样。

“嘶……”萧存咬牙,手臂酥麻,一时不能动,他咬牙道:“哪次本王出钱,你给摸了!每次出手还这么重!”

“嗤……”一声嗤笑声传来,便听一清绝空越的男子声音笑道:“存儿,这就是你说的清音公子?天上人间的第一琴师?看来今日三哥是无福一饱耳福了。”

萧存瘪了瘪嘴,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似乎前一秒还在说,凭自己在花楼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与清音公子算是老朋友了,让清音公子抚上一曲,不过是小事一桩。

只不过,看来清音是很不给自己面子呀。

尹穆清看去,却见一位青衣锦袍的男子,这男子长相如同他的声音一般,可用清绝二字来形容,特别是那双杏眼仿若天上星辰般浩淼深邃。

这人她自然认识,皇家最名不经传的湛王,萧湛。

可能是因为他出生卑贱的原因吧,他做事很低调,很少在人前见到他,民间对他传言少之又少,除了知道皇之三子名萧湛,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尹穆清很诧异,萧湛竟然私下也和萧存来的这般亲密。

“阁下就是存小王爷的三哥,湛王吧?久仰久仰。”

“湛王八不敢当,久仰更不敢当,叫我萧湛即可。”完美的唇线勾起一抹优美的弧度,萧湛朝尹穆清举杯:“不知清音公子和陌上香坊的清音公子是什么关系?”

一句湛王八让尹穆清嘴角一抽,没想到湛王还是个这么风趣的人,风趣就算了,好歹是一个皇子,怎的故意将自己与王八较上劲了。

只不过,看见萧湛那笑眯眯完全无害的眼神,她总觉得他不是省油的灯。

然而,她是不可能承认这个天上人间的清音公子就是陌上香坊的主人清音公子的。

天上人间是京城最大的花楼,里面的人物形形色色,是最灵通的消息传递所。

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掌握时下的商业局势,开始不过是来这里踩点,却在阴差阳错之下,成为这里的琴师。

然后以清音公子的身份,掌握了很多富商,高官的喜好爱好,也才能很好的和他们做生意,合作。

这个存小王爷也就是这么认识的。

尹穆清感叹一句,捻起酒杯小酌了一口:“同名不同命罢!”

萧存走近尹穆清,挨着她坐下,一脸狗腿样儿:“清音这是妄自菲薄罢了,你可比那个低贱的生意人潇洒的多。”

“呵……”萧湛笑了笑,喝了一口酒,不再说话。

“呵呵……”尹穆清磨牙,却又不能反驳,这个时代,商人地位还不如戏子。

“清音,你这日又去哪里游玩了?天上人间的那些臭男人们听不到你的琴声歌声,可是食不知味,每天吵的这里得安生,本王想喝口小酒,都不得清净。”萧存凑到尹穆清面前,满是抱怨:“前儿个,天上人间来了一伙儿人,指名点姓要让你出去相陪,气死本王了!”

“哦?是吗?”这件事尹穆清是知道的,她今日来这里,也是为了那个人罢。

楼雪胤!

既然萧璟斓是那种态度,她也就不再客气什么了,救命之恩都不报的人,不是冷酷无情就是冷血无心!

萧璟斓恐怕就是这种人。

所以,她只能拉合伙人。

“嗯,本王也不知对方是什么人,对方要了三楼雅字号包间,付定金一个月,出手这般阔气,不是贪官就是富商,都一个字,奸。所以呀,清音可千万别去理他!”

“对了,本王发现了一件新奇的事,你知道是什么吗?你绝对想不到,尹家嫡女,那个臭名昭著的女人 竟然和你长得有七八分像,真是奇了怪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尹穆清嘴角一抽,心中腹诽,同一个人,长得能不像吗?

萧存滔滔不绝,尹穆清却心思百转,说话间,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如细泉般涓涓流淌出来,轻盈动听的琴声!

饶是尹穆清再从容,此刻也淡定不了。

这琴声,分明是她惯有的风格。

是谁?

扮作她的身份在这里献技?

随着琴声传来,三楼的各个雅间都打开了观赏窗,下面圆形巨大的舞台印入眼帘,轻纱慢慢之中,可以看到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跪坐于舞台中间,修长的玉指在琴弦之上,优美的琴声婉转而出。

外面随着琴音而来的,是一阵喧闹。

“清音公子多日不现身,如今琴声越发好听了。”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的几回闻呀!。”

“传闻清音公子容貌绝色,相比女儿也丝毫不逊色,也不知,与天下第一美人洛淑妤谁更胜一筹呀?”

“你不要命了,敢拿第一美人和一个青楼妓子作比,不怕璟王抄了你全家!”

“怕什么?女人不都是一个样子,伺候人多的叫妓子,伺候一个男人的就是良家妇女,左右不都是伺候男人的?第一美人,说的那么清高,也不知陪璟王睡了多少次,才受得住寂寞,二十岁的老姑娘了,还不嫁人……哈哈……”

下面男人的对话言辞脏污难以入耳,尹穆清却有些明白为何璟王会突然撇清和她的关系,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

要捕获第一美人的芳心,怎么可能和其他女人有一丝牵扯?

现在,他可能肠子就都悔青了吧?

送她的雪蚕银丝羽?我呸,现在遭报应了吧?

“清音公子难道还有很多个?”

萧存和萧湛同时看向尹穆清,尹穆清耸耸肩:“最近教了徒弟来着!”

这时,琴声停,三楼雅字号突然传来一声吆喝:“我家主人出三千金请清音公子楼上一聚。”

一出价就是天价,全场沸腾。

“这谁呀?真是为了美人一掷千金呀!”

“三千金,皇亲贵胄也没这么大手脚的吧?”

羡慕嫉妒不屑的声音接踵而至,舞台上的人,也起身,从轻纱漫漫中走出。

“噗……”尹穆清刚喝入口中的茶全部喷射而出。

竟然是……

大家猜猜是谁扮作女主的样子去会楼大美人呢?猜对有奖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