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露馅/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感觉不到四周有任何人,很显然来人的武功在她之上,而且,并无伤她之心。

并且,尹穆清看着地上的那把匕首,很显然,刚刚的那个人,是想阻止她伤自己。

难道是封离?

想到有可能是封离,尹穆清的心瞬间松懈了下去。

这会儿,院子外面窸窸窣窣的传来了不少脚步声。院内西厢房偏房也传来了脚步。

“三小姐,出了什么事呀?刺客?别吓奴婢呀。”今夜轮到小南小北和一个婆子守夜,可是因为夜深了,都在廊子里打盹儿,一时没有及时赶过来。

见尹穆清只着了中衣站在院子中,惊了一跳,小南机灵一点,转身便进去给尹穆清拿衣服。

砰砰砰……院子外传来一声敲门声。

“三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还不等尹穆清吩咐人开门,转而就是一声厉声呵斥的声音:“将门撞开。”

对方似乎是自言自语,这话一落,挥袖便是一掌,轰隆一声,上好的红木门便成了碎屑,漫天飞舞。

一群侍卫一拥而入,走在最前面便是尹承衍,尹凌灏落后于尹承衍一步。

二人都穿着便服,很明显是起床匆匆而来,袍子都没有搭理好。

尹承衍四下看了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尹穆清脚边的匕首,随即匆匆开口,语气有几分急切:“可有事?”

只不过,这会儿,视线落在尹穆清脸上,眸光一深。

“没……事!”尹穆清摇了摇头,顺势扶着小北的手,做出一副吓坏的样子,暗自用内力,憋的脸色瞬间煞白。

尹凌灏视线从尹穆清的脚上飘过,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随即对小北吩咐道:“没看见小姐身子单薄啊?还不扶小姐回去休息?”

“是……大公子!”小北瑟瑟的回了一声,便扶着尹穆清往阁楼中走去。

尹穆清头皮也有些发麻,因为她脚下还蹬着一双云锦靴,穿靴子就罢了,上面还有一些泥,有泥就罢了,还是男式的。

不管是她那将军爹,还是那个将军哥,都不是个省油的,他们肯定是知道了。

也罢,有些事情瞒也不能瞒一辈子,只要她还是尹穆清,不管她做什么,都还是尹家人。他们也不能否定,只要不说她是妖魔将她焚了就好。

然,在进入寝屋的那一瞬,突然,暗处传来一股杀意。

一把利剑破空而出,带着刺耳的翁鸣之声,剑气气势磅礴,直袭尹穆清的后背。

下意识中,尹穆清面对这般危险,后背断不会留给别人。

转身,抬袖之时,却发现来人面巾下的那双眸子异常熟悉。

尹穆清瞬间勾唇,抬起的掌风变为捂唇,随即从喉间发出一阵尖叫:“啊……”

“啊……小姐……”小南小北都吓得尖叫出声。

“清儿当心!”哗啦一声,尹承衍顺手抽过身边侍卫的配剑,期身而上,朝来人劈剑斩去。

霎时双方局势惊险万分。

尹穆清的心瞬间提起,封离武功纵然高强,但是比起身经百战的尹承衍,风险之大。

这会儿,尹穆清腰间也一紧,身子骤然一个旋转,自己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子环住。

抬眸一看,便只能看到尹凌灏紧绷的下巴。

哐当……

尹承衍手中的剑碎成无数片,黑衣人却没有进一步动作,飞身逃离。

尹承衍薄唇紧抿,吩咐道:“追!”

“是!”四下侍卫紧跟其上。

“三妹,可有事?”尹凌灏放开尹穆清,见她小脸煞白,心瞬间提起:“可受伤?”

适时,尹承衍也看了过来。

尹穆清连忙摇头,心里却松了一口气,封离幸好离开了。她头顶两道直勾勾的视线,感觉压力三大:“看那刺客,似乎和刺杀璟王的刺客是一个来路……爹,大哥,我……有些害怕!”

尹穆清灵机那么一动,就将矛头指向璟王,她一个深闺女子被杀手追杀,这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然她可是救过璟王的人,这么一来,得罪璟王的死敌,惹来杀身之祸,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

尹凌灏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只道:“无需担心,这里,为兄会加重防卫,定让三妹安然无恙!”

瞧,多好的兄长?只不过尹穆清听着怎么这么心虚?

扫了一眼尹承衍,尹承衍却在迎上她的视线时立即别开眸子,对一边吓坏的嬷嬷道:“小姐受了惊吓,去熬一些姜汤。”

“是……是……”

于是留下一句好好休息,便留下若干侍卫,带着尹凌灏匆匆而去。

尹穆清瘫坐在椅子上,看着妆镜中的自己,眼皮一跳,无语道:“尹穆清,你今日出门定是没有带脑子。”

“小姐?你……的脸?”刚刚背光,小北没有发现,如今在亮处,竟然发现小姐有些变了,以前柔美绝艳的脸蛋怎么变黑了不少,还变生硬了,有点像男人……

若不是知道她是小姐,她都不敢认。

“没事,去替我打一盆水来。”罢了,这么多纰漏,若是还瞒得住,他们都成傻子了。

外面,尹凌灏吩咐挥了挥手,让人四下搜查,随即走近尹承衍,问道:“父亲,您怎么看?”

推荐好友文文。

阴差阳错到情投意合,好事多磨到白头偕老,他们整整走了十年……

他第一次结婚,新娘不是她,于是她远走他乡……

她第二次结婚,新娘不是她,于是她黯然神伤……

他第三次结婚,新娘依旧不是她,于是她异国产子……

到底要多深情,才会为他做到这个地步。要做多少,才能让她再也不会难过。

希望时间不会走的太快,我们老去的不要太匆忙,岁月能成全我一片真心,让你从此平安喜乐,不负流年。

顾清和:宝宝,我要失约了,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好不好?我想和你结婚。

赵承欢:顾清和,我恨你。

顾清和:嗯

赵承欢:我更恨我自己

顾清和:嗯

赵承欢:为什么你总是来的这么晚

顾清和:嗯

赵承欢:可我还是要等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