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蛋疼怎能理解?/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手搂住尹穆清的腰,大手拉过缰绳:“吁……”

可是这个时候马儿早已经没有任何耐心,狂躁的如同猛兽,根本谁的话都不听,在宽阔的大厅不住的打转,将里面的玉器桌椅全部撞的四分五裂。

哐当哗啦……热闹的不行。

侍卫暗卫面面相觑,着急无比,却无法上前。

萧璟斓见这马不是普通马,也想起来,这匹马正好是前些天皇上赏给尹府的南疆汗血,品种稀少,以刚烈出名,最适沙场!

这死女人,真是……不懂事!

还没有驯服的马,也敢带着孩子骑,气死他了!

护着怀中的女子,抬掌,猛的朝身下骏马脖颈拍了去。

马瞬间倒地!

而背上的三人也因为这强大的冲力,猛的朝地上摔去。

萧璟斓早有准备,宽大的怀抱将女子和孩子紧紧的搂住,身子一转,自己成功的当了肉垫。

“咳咳……”可是,这力道却是太强,尹穆清在上面还是被震的五脏剧痛,她最担心的是九月,也没有顾忌自己还在某人身上,也还没有看清救她的人是谁,便起身查看九月是否伤到:“九月,没事吧?”

“没……没事!”九月整个人都是晕的,不过一瞬的呆愣过后便回神,他被保护的很好,所以并没有什么不妥,反而激动的两眼发亮,但是好在也知道这事很危险,所以从尹穆清怀中探出脑袋,关心道:“娘亲,你没事吧?”

“没事!”这点痛,她还是能忍受。

“呼……”小家伙长呼一口气,小心脏还砰砰的跳,感觉身下软乎乎的,干脆躺下:“真是太刺激了!”

尹穆清也松了一口气,刚刚着实太惊险了,如今一松懈下来,感觉全身都快散架了,痛不说,还软的不行。

可是这是什么情况?身下软乎乎的,不像硬地板呀!

她用手摸了一圈,眼睛却在打量四周。

什么地方?一片狼藉!

“尹三小姐,摸的可满意?”

阴深深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尹穆清头皮一麻,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呢?

“娘亲,下面有人!”九月也一个激灵坐起,朝下看去。

母子二人齐齐低头看去,入眼是一抹衿贵的黑,繁杂的绣纹,尊贵神秘。

尹穆清意识到闯了什么人的府,感觉自己心都漏掉了半拍,慌乱间,手脚并用的从萧璟斓身上爬起来,跪在一边请罪:“璟王恕罪,臣女不是有意冒犯,实在是这马太过顽虐刚烈……”

她话没没有说完,就听见男人发出一声隐忍的闷哼之声,她好奇之下抬眸一看,却见九月也扑腾着双手双脚,从男人身上爬了下来。

“叔叔,对不起,马儿不是故意的!”小娃娃学着她端端正正的跪在那里,小嘴儿说的话,却将责任抛给那匹躺在不远处的马上。

尹穆清盯着蜷在地上,半天不见爬起来的男人,疑惑。

怎么?九月把他弄疼了?还是他受伤了?

尹穆清却不知道,自己手脚并用爬起来的时候,不小心一膝盖跪在了男人某个最脆弱的部位,那种蛋疼的酸爽,作为一个纯洁的女性,尹穆清绝对不能理解。

阿斓捂着下身一阵哀嚎:“女人,你……本王……”

清清忽闪着大眼睛:“咋滴?蛋碎了?”

某男脸色一变,咬牙切齿道:“是你的性福结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