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兽医?/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今日确实是多亏了他,虽然她有信心能护得九月周全,全是恐怕现在自己却躺在了床上,所以救命之恩可不能报答。

尹穆清满是感激道:“璟王殿下教训的是,臣女今日确实莽撞了,若不是璟王殿下慷慨相救,臣女和小女不知会如何。”

哼哼,萧璟斓轻哼了一声,这下还算满意,这才像话嘛。

错认得很及时,态度也还算诚恳,这次总算得了教训,下不为例则是。

若是再出现这种情况,他还真不放心她一个人带孩子,更不放心她一个人养这个孩子。

只不过,这句话满意了,接下来尹穆清的话,却让萧璟斓恨不得一掌拍死眼前这个大言不惭的女人,拍不死,拉过来打一顿屁股也是必须的。

只听尹穆清一本正经,深明大义的道:“救命之恩大于天,还请璟王殿下放心,王爷斩杀御赐宝马之事,臣女是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像父亲言明,只会向上面说……这匹马是病死的!也请璟王放心,璟王是救臣女才措手杀了这匹马,臣女也不会向璟王索赔的!”

损坏御赐之物,轻者被圣上训斥,重者……抄家灭族都有可能。就算璟王再如何了不起,也不能和皇上相提并论不是?

萧璟斓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刚刚还故作高傲不看尹穆清的眼神落在尹穆清那张认真的小脸上,眸中全是不可思议。

萧璟斓身后的风夜雪也对尹穆清奇怪的思想钦佩不已,这女人……有意思!

真是嫌命长!

敢在阿斓面前这么胡说八道的人,这天下都没有几个!

“尹三小姐,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风夜雪漫步而来,指了指殿内的狼藉:“且不说你纵马强闯璟王府是死罪,就说你这匹马损坏的殿内的奇珍异宝,哪一样儿不是御赐圣物?哪一件儿不比你这马儿值钱?阿斓赔你马,小事一桩,你……可赔得起这里的东西?”

九月不同意了,马儿被打趴下,他可是心疼死了,现在这个坏叔叔还说马儿不值钱,真是气煞九爷,跐溜一声从尹穆清怀中跳了下来,小手叉腰,小嘴一瘪,就愤愤道:“叔叔胡说,马儿是活的,那些破烂玩意儿都是死的,怎么能和娘亲的宝马相提并论?除非你让马儿立马活过来,否则,赔东西,不可能!”

尹穆清真想给儿子点一个赞,也适时补充道:“宝贝诚可贵,生命价更高,风公子却用身外之物和宝贵的生命做等值预算,还真是迂腐!”

说完,自然不会忘记拍一下马屁,笑眯眯的对萧璟斓道:“臣女相信,璟王殿下不是这样的人!”

萧璟斓那一掌拍下去,马有活路才怪。

风夜雪被气的半死!破烂玩意儿?

还宝贝诚可贵,生命价更高?

他看她是不知命可贵!

玉指指着面前的一大一下,差点一掌拍过去:“你……你们放肆!敢说本公子迂腐?本公子……气死本公子了,阿斓,快……快将她们拖出去斩了!”

风夜雪气的跳脚,干脆回身拉着萧璟斓的袖子,狠狠道:“不,将这一大一小卖进青楼,终身为奴……”

风夜雪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话激怒萧璟斓,只见萧璟斓袖子一拂,甩开风夜雪:“滚!”

风夜雪心碎,看了一眼萧璟斓,觉得这家伙甚是奇怪,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阿斓怎么就如此包容?为了她竟然让他滚,气死他了!

萧璟斓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风夜雪,低头盯着才到自己膝盖上方的某个正叉着腰,活像一直只斗鸡的小屁孩,随即将视线落在尹穆清身上,嗤了一声:“马还你,岂是什么难事?”

尹穆清清明的眸子眨了眨,有些不解,却见萧璟斓吩咐了一声:“子苏!”

宴子苏早就注意到了殿中的那匹马,不过没有死,只是被打晕了而已。

他见萧璟斓和尹穆清交锋斗嘴,也是有些目不忍视,照他对这人的了解,扰他清净激怒他的人早该拖出去斩首了,还费什么唇舌?

可是,他终究是不能揣摩主子的心思,这会儿听萧璟斓的声音,他自然是知道是什么意思。

“明白!”走近宝马,蹲下,从怀中掏出几根金针,迅速的落在马儿脖子上几处大穴,片刻抽出。

不过须臾,马儿竟然从地上挣扎而起,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这么懂事的马儿,萧璟斓怎么可能下得了狠手?现下,勾唇看着尹穆清:“现在三小姐不用担心本王错伤御赐宝马了吧?”

“额……”尹穆清眉心一跳,这人连兽医都准备的有,还真是有备无患呀!

啧啧啧……

扯了扯唇角,尹穆清抬手道贺:“那真是可喜可贺!璟王殿下心思细腻,连兽医都随身备着,臣女真是惭愧,以后也定学习王爷的未雨绸缪,以防意外发生之时措手不及!”

“噗……”

兽医……

不仅是风夜雪,就连宴子苏都忍俊不禁,这女人……怎么这么有趣!

萧璟斓呼吸一顿,只觉肺都被这小女人气炸了,兽医?她还真敢说!

只不过,这点程度,他怎么会放在眼里?他嘲讽的嗤了一声:“子苏医术确实高超,不然,尹三小姐为救本王奋不顾身,身中剧毒,怎么会好的那般利索!”

兽医?他是兽,那她是什么?

尹穆清咬牙,这男人,要不要这么小气?

还有,大哥怎么还不来救她于水深火热?

“尹三小姐,你女儿都说了,损坏东西要赔,竟然宝马无恙,现在轮到你了吧?这屋子里面一屋子的东西,可都毁了!”风夜雪唯恐天下不乱,他可要看看这女人还能怎么胡扯。

尹穆清听此,轻叹一声,跪地,满是不舍,满是伤心的道:“竟然这马损坏了王爷这么多东西,臣女也不能护短了,天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且不说皇上御赐的马,所以,这匹马就任凭王爷处置吧!臣女想,皇上是不会怪罪王爷的!”

编辑说,公众章节不能更太多,所以二更不能了,大家见谅,但是我每章字数增加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