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赖上了/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得,损坏物件儿的是马,马是皇上的,可不管她尹穆清什么事!

左右来去,都是他们萧家人自己的事不是?

萧璟斓不是那种善于和别人口舌相争的人,以前有人敢在他面前争辩叫板之人,还真的没有,所以现下,还真不是道说什么。

这死女人。

真是气死他了。

可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她不会觉得自己错了!

可是罚吗?他怎么忍心?

突然,感觉到后背隐隐作痛,是刚刚落马摔的,萧璟斓眸中闪过一丝精光:“那么,本王救了尹三小姐母女,身受重伤,你觉得自己没有责任?”

“啊呜呜……”九月听到萧璟斓的话,立马嚎了起来,这可吓坏了萧璟斓风夜雪等人。

萧璟斓担心的是这孩子身体是不是不妥。

而风夜雪则是担心这熊孩子哭个没完没了,外面的人还以为璟王府将这娃娃如何了呢!

尹穆清自然了解这娃娃肯定有什么鬼主意了,配合的急道:“月儿,怎么了?哪里疼吗?”

萧璟斓身受重伤?我呸,他精神那么好,胳膊腿儿齐全,哪里像受伤的样子?就是想坑她们母子。

坑人?好呀,和九月比一比,看看谁更胜一筹!

“呜呜……嘤嘤……”小娃娃豆大的金豆子簌簌的往下掉,却不说话。

萧璟斓也完全有些懵了,一想到刚刚那般凶险,这孩子没受惊吓是不可能的,蹲在小娃娃的面前,有几分失措和慌乱:“怎么了?可是伤了?”

“娘亲,宝宝这里痛痛……这个叔叔弄的,痛痛……这里也痛痛……也是这叔叔弄的……”小手指指胳膊,又指指小肚子,又指指小腿,不一会儿就将全身上下指了个遍。

好吧,这是赖上了!

“月儿哪里痛?别吓唬娘亲呀!”尹穆清声音悲切着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女人死了爹一般!

萧璟斓也有些惊慌,他知道小孩子没有长成,自然脆弱。还不说一个小姑娘,更是娇弱,碰不得!刚刚他就算护住了,可难免会磕到哪里。

所以这会儿,完全是相信了。

再听这孩子明言是他弄的,萧璟斓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孩子,他捧在手里疼还来不及,怎么还没有开始疼,就被他弄伤了呢?

“子苏,快来看看这孩子!”声音急不可言!

尹穆清却也有些急了,断不能让他把脉,不然九月男孩子身份可就曝光了!这个时候还不是恢复身份的时候,因为虽然尹承衍虽然对她态度有改善,可是她还没有确定他是真的在乎这个女儿,顺便在乎九月。

而不用尹穆清提醒,九月就知道自己是不能让别人把脉的,不然就装不下去了,抱着尹穆清的脖子,哭道:“娘亲,我要回家,月月要回家,不要这个叔叔看!”

“月月乖,让叔叔看一下好不好?不然痛痛一直在!”

“不要,呜呜……”

小家伙任凭尹穆清哄骗,都不给看,尹穆清面露急色,只能求萧璟斓:“璟王,臣女求你,饶恕臣女这次的莽撞和无心之失,损坏的东西臣女定然会让父亲赔偿,绝对会让璟王满意,可是这孩子……还请璟王行行好,放臣女回去,给这孩子看病!”

说完,也不忘挤出几滴眼泪!

一大一小无不垂泪,着实心酸,就连风夜雪都看不下去了,毕竟不是恶人,赶紧轰人:“快走快走,可别让这小野种死在这里!”

尹穆清瞪了一眼风夜雪,眸中满是冰凉,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说九月是野种的人,不可饶恕!

萧璟斓也适时扫了一眼风夜雪,眸中全是杀意!

风夜雪只觉得头皮一麻,不知是什么原因,后背一凉。

他有说错话吗?

小家伙不给医,萧璟斓却不能不在乎小家伙的身体,只能让尹穆清带走孩子:“送尹小姐回府,子苏,你走一趟!”

尹穆清如释重放,这璟王也还算这么回事!

“不用了,九月怕生,从小只给一个大夫看,所以就不麻烦宴公子了!”

宴子苏是什么人,尹穆清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能在萧璟斓身边的人,定是不简单!

尹穆清走了,萧璟斓却一直放心不下,可是他自己却没有任何理由和资格去尹府看那个孩子。

而此刻,最恨的,要数洛漱妤了,柔弱的身躯靠在门口,身子摇摇欲坠,玉手死死地抓住门框,才没有倒下去。

尹穆清,又是尹穆清!

现在,她想告诉自己,那个声名狼藉的尹三小姐根本入不了阿斓的眼,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是问,现在换做别人,纵马强闯璟王府,搅的这里人仰马翻,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怎么还会让他浪费唇色,讨论是否赔偿?

赔偿?呵!真是可笑,阿斓他是皇叔,是璟王,今上最喜欢的皇弟,怎么会将这一点点俗物看在眼里?

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为什么他那么关心那个没爹的野孩子?

刚刚那一幕当真是刺痛了她的眼,阿斓根本没有给她一个眼神,甚至没有发现她的存在,满眼都是那个骑马惊扰了他的女人,还有那个只会哭鼻子的小野种!

不,阿斓是什么人?暨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最尊贵的王爷。

唯一能配的上他的人,只有她!她是丞相之女,身份尊贵,才貌双全,和他郎才女貌,她怎么会输给一个带着孩子的不贞之女?

对,阿斓最重情义,就像她一般,五年前救了他,所以他对她照顾有加。想必,这个尹穆清也是和她一样,就是因为救了阿斓,所以才得阿斓另眼相待。

可是,这份尊荣,尹穆清那个女人根本不配!

她……也不会允许!

洛漱妤扶着丫鬟的手,回到风铃阁,看着镜中的自己,良久,才道:“文殊。”

“小姐,您脸色不好,可是身子又不适了?”文殊拿着小团扇,轻轻的给洛漱妤扇着风。

“我许久不见曦月姐姐了,你去递个牌子,明日,我打算去东宫看看她。”

“是!”

阿斓捶胸顿足:“完蛋,完蛋,还没认女儿呢,先把女儿弄伤了,得罪了!”

阿清摸了摸头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九月睁着大眼睛,一脸呆萌!

发生了什么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