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告状/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都不用做就被人嫉妒上的事,尹穆清自然不知道,所谓君子坦荡荡,她如何窥探小人是如何想又是如何算计她的?

她和九月匆匆回到尹府,第一件事就是给尹承衍请罪,让尹承衍有个心理准备。

她可不确定璟王有那么好心,就这么放过她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给尹承衍带来麻烦。

尹凌灏也甚是自责,这次确实是他的疏忽,独自一人拦下了责任,并且对尹承衍说,会主动向皇上请罪。

而且,让尹凌灏觉得不安的是,璟王对尹穆清的态度。得知她的马闯进了璟王府,尹凌灏心里头唯一的想法就是,糟糕!

第二个想法就是,不对,三妹为何完好无缺的出来了?

这确定是闯了璟王府?

所以尹凌灏也是相当疑惑的。

只不过,尹承衍却不着急,让他们稍安勿躁,静观其变!

萧璟斓本来要去看看小九月的伤势,然而,还没有出府,就被当今圣上急招进宫。一想到这个时段可能会发生的事,他也就没有推辞,果断入宫。

萧璟渊如今四五十岁,曾经还是王爷的时候,为了躲避夺嫡之争,独自跑到边疆去镇守边关,一待就是八年。和他携手作战的就是尹承衍,两人亲如兄弟,大小战役经历过无数次,一身都是沸腾的热血,保家卫国,驰骋疆场,这才是男儿本性,因此戎马多年的萧璟渊甚是怀念当初纵马疆场的日子。

如今被逼无奈,才坐上如今这个位置,却是力不从心,最烦那些厚重的折子,看得他脑仁儿疼。

干脆整天都不见影子,能不上朝就不上朝,大事小事都交给萧璟斓,恨不得自己那个位置也干脆交给他得了。

而此刻,萧璟渊同样不是在御书房召见的萧璟斓,而是在皇宫的武场。

萧璟斓到达的时候,萧璟渊正在骑马射箭,一身明黄色的龙袍也被他当骑马装,丝毫不心疼。

咻……六箭齐发,准确无误的射在百米远的箭靶飞去。

萧璟斓目测,定是全中靶心!

只是,轻哼了一声,勾起地上的石子,挥手射了过去。

啪啪啪……六支箭全部拦腰折断,掉在地上。

马背上的萧璟渊瞪眼:“放肆!”

“皇兄一把年纪了,也不怕闪着腰!”萧璟斓漫步到华盖之下,一旁的小太监立马端茶送水。

“参见璟王殿下!”一个穿着紫色朝服的男人点头哈腰的朝萧璟斓见礼。

站在一旁的荣国公萧璟斓自然是注意到了,可惜,这个人最爱嚼舌根,哪个大臣的小妾打了某个小斯,他也能拿出来做文章,上升到国之根本的问题,所以萧璟斓最是不屑的!

萧璟渊被萧璟斓藐视,也不气,跃下马背,立马接过小太监送上来的汗巾,擦了擦,随即走到华盖之下的龙椅之上,拿起茶盅猛饮一口。

“唉,是老了,不及当年,只有承衍那只老狐狸还和年轻那个时候一样!”一叹息,眼角的鱼尾纹堆起,确实有几分老态,可是仔细一看,还是不难发现,萧璟斓的容貌和萧璟渊有几分相似。

这时,他似乎想起什么,对站在一旁的荣国公章秋实道:“章公刚刚说什么来着?朕没有听清楚。”

鞠了一把泪水,章秋实愤懑道:“皇上,璟王容禀,这尹承衍真是太过放肆,今日一大早,竟然纵容府上嫡女在天子脚下纵马狂奔,惊扰民众,着实不像话。皇上,这不和规矩呀,尹承衍手握重兵,代表着我暨墨数万将士的形象,他为将不尊,如何统帅三军?如果不施以重惩,难以服众呀!”

“璟王殿下,这事你是知情的,今早那阵仗,差点将璟王府的府邸给拆了,您都不想说点什么吗?”

萧璟斓带着几分玩味,嗤道:“章公对本王府邸发生的事情很了解?”

章秋实一惊,连忙请罪:“微臣不敢,只是为璟王担忧而已,若是尹府想要图谋不轨,后果不堪设想!”

说着,带着几丝激动的意味:“璟王可大意不得,有些人占着自己位高权重,就目中无人,如今连璟王您都不放在眼里,明日,恐怕这暨墨江山都不被他放在眼里了!”

萧璟斓嘴角微微一勾,那女人确实不将他放在眼里!

“尹府的嫡女?指的是哪个?”萧璟渊放下茶杯,倒是因为这个嫡女想起了某些人:“难道是北燕公主穆挽清生的那个女儿?”

萧璟斓点了点头:“尹府就只有一个嫡女。”

“唉,那就可惜了!”萧璟渊确实觉得可惜,感叹命运弄人:“想当年,第一次在边拓看见挽清的时候,朕也甚是震撼,一个女儿身,挑起北燕江山,着实难得,就是朕也甚是钦佩!可惜呀,被承衍那小子抢先!”

萧璟斓笑笑不说话,拳头却不由自主的握了起来。

“只可惜红颜薄命,挽清公主年纪轻轻就那么去了,就留下那么一个女儿。这小女儿也是个没福分的人,朕有心说给咱们家阿宇,她自己却……唉!出了那样的事,也无法嫁入皇家了。”

萧璟斓脸色变了变,砰的一下扔下手中的茶杯:“一天到晚操瞎心,乱牵红线,那个女人哪点像东宫女主子的样子?”也就璟王府能容的下她乱折腾!

“阿斓说的对,虽然挽清和承衍都是好的,可惜那个小姑娘配阿宇确实差了点!”

“既然如此,趁你还未老糊涂,就先将二人的婚约给解了,也省得以后麻烦!”

“也好!”萧璟渊扫了一眼萧璟斓,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让他自己看着办:“小事一桩,前几日不是说那小姑娘去了一趟东宫,自个儿将婚约退了吗?朕琢磨着这气魄,还真有点挽清当年的风范!”

二人你一言我一句,完全忽略了荣国公的存在,荣国公腿都跪麻了,也没有见两位主子采纳自己的谏言,气瞎:“皇上!”

萧璟渊顿时反应过来,惊道:“章公怎么还在这里?”

阿斓和阿渊是不是太好了?太好了肯定有猫腻,大家猜猜为什么阿渊对阿斓那么好!猜对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