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二更来袭/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秋实面色一沉,刚刚说了那么多,感情皇上是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只不过,没关系,只要弄垮那个尹承衍,再说几次都无妨:“尹承衍纵女扰民,璟王殿下都……”

“这事朕知道了,章公平日细查入微,深得朕心,这件事朕定会好好处理,让章公满意!”萧璟渊一本正经道:“这夏日酷热,章公先回去歇着吧!”

“是!”

章秋实自认为穿了尹承衍的小鞋,高高兴兴的走了。萧璟渊才砰的一声放下杯子,带着几分怒意:“老东西,如今都是章家的天了不是?”

章家背后是谁,他比谁都清楚,可是那个女人他终究是舍不得动,只希望她自己能想清楚,能释怀!

“阿斓,尹家的事情,你怎么看?”萧璟渊这时面色沉重了几分,他和尹承衍虽然是兄弟,可是有些事情,涉及权力地位,就不一样了。

萧璟斓站起身,眸光睥睨,嗤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萧璟渊心下一颤,拳头骤然一握。

想起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幕,他就日日不能入眠。

狡兔尽、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多少兄弟跟着他为了江山,保家卫国,血洒沙场,到了最后,却被先皇猜忌,全部身首异处,多少血热洒在昏君刀下!

寒透了千万将士的心。

而,甚至,他这个皇子,也差点被那昏君舍弃。

舍弃?到了那个地步,他不可能舍弃他的兄弟们,只能带他们反了这昏君,夺了这江山。

他是王爷,也名正言顺!

他萧璟渊走到这一步,也多亏了尹承衍。而他,也不会让悲剧重演。

“阿斓!”萧璟渊释怀,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那晚的事,朕都知道!”

萧璟斓静默不语,萧璟渊叹息一声:“她也是思念先帝,才会做出糊涂事,她也是苦命之人!”

哐当……

萧璟斓猛的起身,飘飞的衣襟带倒了身下的椅子,转身走了。

萧璟渊脸色一白,心里徒然升起几分心虚。

阿斓越大,似乎和他越疏远,也越发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总觉得他看自己不如小时候那般钦佩依赖,有时候,甚至带着浓浓的讽刺,这让萧璟渊异常的不安。

那件事,他应该不会知道吧?

而,他也不能知道!

……

皇宫高强后院,有一处宫殿叫做玉檀宫,这是太妃灵太妃的寝宫。

金碧辉煌的宫殿,雕栏玉砌,处处精美华丽,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美貌妇人临窗而站,手上拿着一个剪刀,正专心致志的修剪一盆上好的盆栽。

身边的一个美貌干练的年轻女子拿着手巾,轻声道:“主子,璟王殿下今中午入宫了。”

咔嚓……

一分支被剪下,扔在地上,美夫眸光闪过一丝阴冷:“他来做什么?”

“不知,和陛下聊了一会儿,走的时候似乎脸色不怎么好看!”

“冤孽,报应!”灵玉檀的手紧紧的握着剪刀,一双美目满是阴冷和愤怒:“他天生反骨,生来不祥,谁和他亲,谁就倒霉。这也好,他最好克死萧璟渊那暴君!”

“娘娘慎言,小心隔墙有耳!”素萼见灵玉檀情绪不对,连忙抬手挥退了一旁侍立的丫鬟奴才。

“本宫怕什么?他敢做,难道还怕本宫说吗?”灵玉檀砰的一声扔下手中的剪刀,眉目一扬,手握成拳:“本宫恨不得天下所有的人都知道那件丑事,让他们的名声扫地,丢尽脸面,让全天下的人都唾弃厌恶他们!”

咳咳,大家一猜就中,灵殿内心崩溃,只能将明天的稿子提前发,哎哎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