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准备/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渊是她的杀父弑母,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

而她却……在他身下承欢,受尽屈辱。

一想到那个暴君的所作所为,她如何不恨,不痛?

“主子!”素萼立即跪下,眸中亦是恨意:“姑姑,大仇未报,我们一定要小心行事。若是激怒皇上,那么我们这么多年的隐忍和屈辱,都付之东流了!”

灵玉檀脸上泪水涸涸流出,一想到死去的家人,又振作了起来,伸手扶起素萼,道:“好孩子,姑姑就只有你了,灵家就只有你了。”

“姑姑,璟王是我们最好的利器。”

素萼眸光坚定的看着灵玉檀,灵玉檀却恨极,萧璟斓是她的屈辱,是她的噩梦,她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萧璟渊灭灵家满门,让她饱尝丧父丧母之痛。既然他那么在乎萧璟斓,那么,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萧璟渊也尝尝丧子之痛!

“本宫要杀了那个孽种!”

“杀不得,娘娘!”素萼双手握住灵玉檀的手,劝道:“姑姑,璟王背后有皇上撑腰,他自己又权势滔天,我们想要杀他是难于上,以前试过那么多次,一次都不成功,只能换一种方法了。”

“什么方法?”灵玉檀不解道。

“姑姑,前些天璟王将洛小姐接回了府中,看样子,二人关系匪浅。”

“不可能!”灵玉檀立马反驳道:“当年本宫亲眼看见他喝下那虎狼之药,不肯能对女人有反应,更不可能有子嗣。怎么可能真的对那个第一美人有心?”那里的女人,他一个都没有碰,他却活了下来,说明什么?

萧璟渊加注在她身上的痛,她就千百倍的在他儿子身上讨回来。萧璟渊侮辱践踏她,她就让他儿子永远也碰不得女人。

所以,她五年前给萧璟斓下了绝子药,虽然亲眼看着他喝下去,却还是不放心,于是又给他下了胭脂醉,胭脂醉是最为迅猛的春药,若是不行鱼水之欢,必定浴火焚身而死。

可是,若是服了那绝子药,就对这种药没有任何反应。

那个地方偏僻荒芜,除了她安排的女人,别无选择。最后,萧璟斓活着,她的人却完壁无缺,说明什么?

说明他根本无能!

“姑姑,你不觉得璟王对洛小姐好的过分吗?无缘无故,难道只是因为洛漱妤是天下第一美人?”素萼眸中闪过一丝精光,低声道:“姑姑,五年前,洛淑妤因为身子骨弱,从护国寺修休养回来,正好是那个时候,也会路过那个地方。”

“你是说……”萧璟斓那小孽种竟然骗过了她?

“姑姑,是该给表哥赐些美人了。”

灵玉檀眸光骤然一眯!

……

璟王府的帖子很快就发了下来,尹穆清盯着眼前烫金色的请帖,想着该如何计划,血玉,这次她十拿九稳。

赏荷?还墨莲,当她是山野村姑,没见过世面么?不过是几盆墨莲,有什么值得显摆的?

请一大帮子小姐夫人干什么?看他和天下第一美人你侬我侬,秀恩爱?

“娘亲,墨莲糕好吃!”九月拿着请帖看了一圈儿,得出唯一的结论就是,墨莲糕好吃。

尹穆清瞥了一眼九月,见小家伙已经在咽口水了,有些好笑的道:“那你就去吧,记得多栽一些墨莲回来,娘亲给你做墨莲糕。”

“太好了,娘亲万岁!”

尹穆清有些烦躁的再次拿着请帖看了一眼,眼前却浮现出萧璟斓那张妖媚众生的脸。

这个男人,她越发不懂了。

上次闯了他的府邸,惊了他,还明目张胆的和小九月欺骗他,他不仅没有责怪她,还将御赐宝马喂的肥肥的,原封不动的送了过来,还给小家伙送了些许补身子的名贵药材。

不仅如此,他竟然还在皇上那里替尹家说话。

据爹说,荣国公章秋实向来和尹家不和,她骑马刚过他府门口,那里的小报告就打到圣上那里去了。

好在尹家和萧家的关系铁,不然老爹一顿板子少了,她这个肇事者,罚闭门思过,禁足抄女戒是少不了的。

好在是璟王殿下宽宏大量,她才逃过一劫!

好吧,这萧璟斓还真的是宽宏大量。

所以,尹穆清现下是犹豫了,如果张口向他讨要血玉,他会不会归还?

可是一想到血玉那么珍贵,不可能到手的东西还还过来,她又放弃了。

好吧,求人不如求自己,直接抢过来,还少还一份人情!

“三妹妹,这是怎么了?愁的眉头都拧成一个疙瘩了。”沈柠挑帘进来,便看见尹穆清撑着下巴,满是忧愁的看着桌案上的请柬。

尹穆清抬眸看了一眼沈柠,拍了拍身边的凳子,道:“嫂嫂坐,鸢歌上茶!”

“是,小姐!”鸢歌的伤也已经好了,她闲不住,便来伺候了。

“大舅娘好!”九月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盒指甲盖大小的糖糕在吃,小腿不住的乱晃。沈柠喜欢的不行,上前捏了捏九月的脸,温声道:“月儿真乖!”

这时,扫了一眼尹穆清手中的请帖,沈柠问道:“三妹也要去倾水庄?”

“是呀,第一美人善良敏慧,体恤众多小姐们没有见过墨莲,所以慷慨的请大家去,我们也不能推辞不是?”尹穆清点了点头,想来沈柠也是收到请帖的,不然不会一眼就看出来。

沈柠拉着尹穆清,低声道:“我看三妹和小月儿的衣服都素了些,这次去倾水庄,来人都是贵女命妇,三妹妹也该准备一下,多备下几套衣服头面才是。”

阿斓的出生也并非真的那么不堪。梦南瑾文:绝色殿下之茅坑小魅妃,甜宠到爆。她是二十一世纪样样通却不精通的孤女,因为一把扇子而穿越异世,上见美男喷血,下见美女血崩,遇渣男作女,管他什么第一美男第一才女,照打不误。他是中州大陆人人闻风丧胆的冥王大大,传闻他面相丑陋,杀人如麻,犹如恶鬼附身,却带兵如有神,倍受众将士爱戴,誓死追随。一次一眼瞥见,他被那个像谜一样她所吸引,忍不住想要接近她。而她也在不知不觉中把他带入她的世界。原来缘分天注定,冥王魅人天作之合,他为她画地为牢生生世世囚他在侧。

手拿玄机小扇,横卧贵妃榻画一副锦绣江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