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坑人/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会儿,打盹儿的老头睁开一只眼睛瞥了一眼小家伙,随即再次眯了眼睛:“小娃娃,有眼光!”

“爷爷,这把剑能卖给我吗?”软糯的声音带着几丝撒娇的意味,小家伙睁着大眼睛萌哒哒的眨了几下,天真可爱,精致的小颜让人看的心都酥了。

“老头儿我可不是卖剑的,不卖!”老头翘着胡子,摇了摇头,果断拒绝。

小九月一愣,小眉头一皱,不解道:“爷爷不卖剑,为什么要坐在这里摆摊?酷暑难当,爷爷坐在家中乘凉岂不是更好?”

“九月,爷爷不卖,没说不送呀!”一大一小的对话早就入了尹穆清的耳,她很少见九月这般喜欢一个东西,所以自然是要给儿子弄到手的。

这老头儿在这里摆摊却不卖剑,这不是笑话么?大热天的,难不成还在这烈日下乘凉不成?而且看这老头子长须皆白,却不见多少皱纹,再看他撑着脑袋的手,不是普通老者那般厚茧干瘪,仙风道骨的样子,内功修为不是常人能及的。

再看挂在腰间的酒壶,尹穆清能闻到淡淡的酒香,那是西域进贡的青铭醉。据说不久前,西域贡船被人袭击,唯独少了这青铭醉!

所以,尹穆清这个老头定是江湖骗子,不是骗子也是江洋大盗,见九月喜欢这短剑,就想要讹他一笔钱。

这种人,她见多了!

九月一听,果真眼前一亮,抱着剑起身:“爷爷,真的吗?娘亲说的是真的么?”

小老头有些急了,豁然起身,气的胡子一翘一翘的,对着尹穆清吼道:“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呢?谁说小老头这是要送了?老头儿这是求缘,求天缘知道不?有缘者分文不取,无缘者,千金难求。”

“缘?”尹穆清嘴角一抽,嗤道:“原来还是个老不正经的,这一大把年龄了,还求缘?不闲害臊!”

姬枢听了尹穆清的话,一张老脸立马变成了猪肝色,气的半死,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再看因为尹穆清这一声吆喝,四周的人慢慢的围了过来,无不对着他指指点点。

姬枢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无理取闹的小女娃?

蹲下,拿过九月手上的剑,打起包袱就要走人:“出门没算卦,没算卦呀!”

“爷爷别走!”九月几步上前,抱着姬枢的大腿:“爷爷,送人的东西怎么能拿回来呢?娘亲说,这样不对的!”

“老人家别走!”沈柠虽然不解为什么小九月一个女孩子会喜欢这一把不见得怎么漂亮的匕首,但是见小娃娃这么可怜,作为大舅娘,她还是舍不得的,几步上前拦住姬枢:“老人家行行好,刚刚三妹说话多有得罪,还请老人家多多包涵,您看着小娃娃这么喜欢那把匕首,就卖给我们吧,多少钱,我们都出!”

“呸!有钱了不起呀?多少钱我老头都不卖!”说完这话,长眉下的小眼神打量着尹穆清,鼻子里面发出一声轻哼:“除非那个小女娃给老头我道歉!”

沈柠被姬枢一声吼,吓的后退了几步,着实有些羞赧,这么多人面前,她羞的几乎说不出话来。

尹穆清有些生气了,这老头也太顽虐了吧?

走到沈柠面前,将她护在身后,双手环胸,盯着姬枢腰间的酒壶,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青铭味甘香醇,却不及碧尘醇馥幽郁,碧尘却又差金露的醇甜柔香,唉……想起家里的美酒佳酿都觉得口水直流,酒虫都给我勾起来了!”

说完,尹穆清舔了舔舌头,一副还未喝酒便醉了的样子。

视线从眼尾扫过那老头子,果真见那刚刚还要驮着包袱走人,现下脚步仿佛有千斤重一般,一步都挪不动了,耳朵也竖了起来。

咕噜一声咽口水的声音传来,尹穆清就知道这老头子是个嗜酒如命的人。

这不?上钩了!

拉了拉九月,尹穆清哄道:“宝贝,走吧,这破烂玩意儿咱不要,不值当的!”

“可是……”他真的好想要这把短剑,很适合那个小哥哥。九月有几分不舍,可是当他看见自家娘亲那满是狡黠的星星眼时,立马懂了,欢快的点了点头:“是的,娘亲,宝宝不要这破烂玩意儿了!”

眼见这一对母子要走,姬枢不答应了,转身追了上去,躬着身子要去拉小九月的手:“等等,你这女娃娃啥眼光?破烂玩意儿?老头儿给你说,这可不是破烂玩意儿,这可是个宝贝!”

九月一手拉着尹穆清的衣摆,一只小手藏在背后不让姬枢牵上,小家伙走的雄赳赳气昂昂:“什么宝贝?就是破烂玩意儿,宝宝我才不要呢。”

姬枢见小九月说不通,整个人都不好了,又去拦尹穆清:“我滴个乖乖,丫头可别不识货,这短剑可是古武神兵之一的素娄,削铁如泥,无坚不摧,据说里面藏有墨家机关解锁图,可是天下至宝,你就不想要?”

尹穆清震惊了一下,这不起眼儿的玩意儿还真么厉害?机关图什么的不关她的事,削铁如泥无坚不摧这个还是可以的,给九月拿着防身也是不错的。

只是,尹穆清却不屑的道:“说的这么好听,本小姐差点就当真了!”

一听,有戏,姬枢咧嘴一笑:“厉害吧?老头儿送你怎么样?看样子,小姑娘挺懂酒的?碧尘酿,金露酒,你都喝过?”

“娘亲最喜欢的酒就是金露酒,自然喝过!”小九月满脸都是自豪瞥了一眼姬枢,瘪嘴道:“可比爷爷的这破剑好多了!”

什么时候放男主出来溜一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