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口味可真重/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娇媚的声音仿佛要酥到骨子里面。

可是……

哗啦一声,眼前剑光一闪,尹若晴眼前就出现了两把利剑,严严实实的挡在了她的面前,慕恩冷声道:“姑娘止步!”

萧璟斓闻言,侧眸瞟了一眼尹若晴,与生俱来的霸凛之气逼迫而来,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是一个眼神,尹若晴却被那睥睨的眸色威慑住,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心中骤然一寒,脸色一白,下意识的瘫软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

别人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尹若晴却羞愤的难以自已,一颗浓烈的热情少女心被扼杀,恨不得找一个地洞转进去。

终归是有将军府的情面在,萧璟斓并未对尹若晴这一个无知愚蠢到自以为是的女子一般见识,转身,进府。

尹穆清也没有提醒萧璟斓让她年迈的祖母起身之事,亦步亦趋的跟着萧璟斓进府。这会儿,跪在人堆之中,提前被萧璟斓遣送回府的鸢歌立马起身扶住尹穆清。

“主子!”鸢歌其实对萧璟斓的印象很好,毕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男人,对小姐又体贴,不仅没有像其他人那般对小姐出言中伤,还多次解小姐的围,相当难得。

果不其然,没有人带路,某人却轻车熟路,仿佛来到自己府邸一般,不一会儿就到了茯苓阁。

尹穆清刚回来住在偏僻的清雅院之事,萧璟斓知道,所以对尹府多有怨言,跪,那就跪着吧!

进入九月目前住的小暖阁之前,尹穆清连声喝住:“站住!那是小九月的闺房,你一个大男人胡闯什么?”

萧璟斓止步,低头看了一眼睡的香喷喷的九月,再看一眼香汗淋漓的尹穆清,突然,唇边荡出一抹笑意,缓步而来,将九月交给鸢歌:“好好伺候孙小姐!”

“是!”鸢歌连忙去接,然后还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萧璟斓,虽然不知璟王哪里抽风对她们的小主子上心,但是能肯定璟王不是一个会伺候孩子入睡的人,可是也不能保证璟王会发现什么不该知道的事。

接过九月,鸢歌匆匆进屋。

“萧璟斓!”尹穆清这会儿虽然缓过神来,但是还是有些喘,胸口起伏,香汗淋漓。

萧璟斓靠近,居高临下的看着尹穆清,伸手将她耳边的碎发撂倒耳后,倾身伏耳道:“你可知,你现在的模样像什么?”

像极了欢爱过后的模样,这无疑轻易的撩拨起了某人的欲念。当然,他心里这邪恶的想法,他并不觉得现在这个时候能告诉她,不然定会吓坏她。

萧璟斓的动作差点没有将尹穆清吓了个趔趄,脸颊上传来温暖的触觉,她全身一颤,竟然有些失措,抬眸看着高出她一个头,俊美的仿若妖孽一般的男人,咽了一下口水。

“像……像什么?”

萧璟斓勾了勾唇,回给尹穆清一个捉摸不透的笑意,起身,却不回答,一本正经道:“累了?”

“你觉得呢?”尹穆清咬牙,这么长的路,他倒是优哉游哉,她却累的半死。

尹穆清的意识之中,萧璟斓就是一个有病的人,所以他做出什么奇葩令人费解的事情,她都觉得很正常,比如刚刚让她跑一路的事情。

“知道累就好,就怕你不知教训,屡教不改!”说罢,袖子一拂,高傲的就像一只斗胜的公鸡,随即扫了一眼尹穆清的手,眉头微蹙:“今日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好好反省。另外,九月是个姑娘,以后是要嫁人的,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碰她,特别是有些心怀不轨的野男人!”

这女人,男人的衣服也敢脱,下身也敢看,李同轩的那玩意儿虽然削的好,却不该她来动手!

还有,想到那个评价……萧璟斓就有些怒意,她难道很了解男人?

我去……尹穆清再次被批的一头雾水,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尹穆清正想反驳,却不想萧璟斓再次出声:“今晚沐浴时,记得仔细点!什么脏东西都碰,也不嫌脏!”

哼!鼻息之间冒出轻蔑的一个音节,萧璟斓抬步扬长而去,他不敢保证自己再在这里待着,会不会忍不住打她屁股!

尹穆清盯着萧璟斓的背影,伸手摸了一下似乎还留有他余温的脸颊,咬了咬牙:“他……这是发疯?”

戏弄她在先,摸她脸在后,接着又教训她,啰里啰嗦,就像一个老妈子一般,难道这是……调戏?

打了一个冷战,尹穆清有些唾弃:“口味可真重!”

第一美人不满足,还想勾搭人家孩子妈!

我呸!

尹穆清不屑并且唾弃之。

没有萧璟斓的吩咐,尹府的人都不敢造次,齐仆仆的跪在大门口,惨了那老太君年纪一大把,跪的双腿发麻。

“老祖宗,这璟王是什么意思呀?”李氏内心忐忑,一想到今日李家发生的惨案,她就又急又恨,李家算是她的主心骨,若李家一倒,她也就没有什么依靠了。

可是,也不知道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何会招惹到璟王?她的那个大侄子,也就那么毁了。

千万别连累了曦月才是。

李家再重要,也没有自家女儿重要。

老太君哪里受过这个罪?一想到刚刚璟王待尹穆清不同,她就妒恨之极,一个野种,竟然敢借尹府的势勾搭璟王,末了,过河拆桥,给尹府难堪?

真是岂有此理。

刚刚那个小贱人不仅连安都没有给他请,就连提醒璟王让她们起身也不曾,就那样的大摇大摆的入府,真是小白眼狼,看她等会儿怎么收拾她。

正在这会儿,萧璟斓从府中出来,所有的人又再次将头埋的更低,以示尊敬。

萧璟斓步入王驾,起驾之前,眸光落在尹老夫人身上,懒洋洋的声音却透着几分让人不可忽视的霸凛又和威慑:“贵贱尊卑,孰轻孰重,尹老妇人心当明了才是!”

昨天阿斓让阿清跑了一路,其实他就是想让清清热出一身汗,然后自己都嫌弃自己,从而仔细洗一洗……唉,某个男人似乎因此被人记恨上了!明日,阿恒就出来咯!猜猜他是怎么与娘亲相见,又和弟弟相处的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