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处理伤口/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关三姨母的事!”倾恒其实内心是震惊的,母妃说三姨母性子懦弱,又毫无品性。却不想三姨母武功这般高超,他能躲过尹府暗卫,却没有躲过三姨母,说明三姨母得武功在暗卫之上,可是,将军府的暗卫可非等闲。

而且,刚刚那一掌,若不是他躲的快,现在,他恐怕就不止重伤这么简单了。

可是,毕竟是他无礼打扰在先,不怪三姨母出手错伤,略为苍白的唇浮出一抹笑意:“不碍事,三姨母不必在意!”

“不行,必须包扎一下。”不管这是不是一个圈套,这孩子是无辜的,而且看着孩子这般懂事的样子,她就心疼。

不由分说的抱起倾恒,将他放在一边的椅子上,尹穆清就翻天覆地的找药箱。

倾恒没有被人抱过,整个人都是懵的,看着尹穆清忙碌的样子,久久不能回神。

再想到刚刚尹穆清亲九月额头的那一幕,倾恒眸色就黯淡下去。

为什么母妃从来没有抱过他,也没有亲过他呢? 甚至……还想要他的命?

“娘亲……发生什么事了?”九月睡的正香,被尹穆清吵醒,有些不悦的揉了揉眼睛,却不想睁开眼睛一看,就看见不远处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小男孩。

那男孩穿着一身墨色小袍子,正襟危坐的样子,和下午抱着他的坏叔叔一模一样。

而,也是上次他遇见的那个小哥哥。

九月噌的一声从床上坐起,连鞋都不穿,蹬蹬蹬的跑到倾恒面前:“你怎么来我家了?”

倾恒刚刚注意力在尹穆清身上,所以没有注意到九月,如今突然听到小家伙的声音,他转身一看,却见九月披头散发,穿着一件粉色的小寝衣,萌哒哒的望着他。

倾恒身在皇宫,教育极为的苛刻,三岁男女不同席,公主皇子连上个学堂都不能在一起,所以很早就懂了男女有别。

如今看到小九月这般,脸上竟然浮现出两朵红晕。

正想说什么,却不想小家伙突然从地上飞了起来,倾恒抬眸一看,却是尹穆清提着九月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然后放在倾恒身边的凳子上。

“小东西,连鞋都不穿!”尹穆清恨恨道。

受不得凉,却不懂得自己注意,这小家伙要气死她。

砰……药箱被放在桌子上,尹穆清蹲在小倾恒的面前,伸手就要去拉他的袖子:“来,乖,姨姨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倾恒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不管是父君还是母妃,都开始让他学武,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伤几乎数不胜数。所以,这点小伤,他还不放在眼里。

“不用了,这点小伤,本殿自己会处理。”

“那怎么行?”尹穆清微怒。九月才注意到小倾恒胳膊上的伤口,面色一惊:“呀,你流血了,娘亲,小哥哥流血了!”

九月急的不行,抱着尹穆清的手一阵乱晃。

“娘亲知道,九月帮忙扶住小哥哥的手,帮小哥哥呼呼!”

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尹穆清扒开小倾恒的袖子,露出里面的擦伤,动作异常温柔小心。

一边哈气,一边柔声哄道:“乖乖的,一下就不疼了,现在天气热,若是不处理好伤口,很容易发炎感染,到时候更疼。”

小九月两只小脚踩在椅子下边的横框上,两只小手扶着小倾恒的手,不住的哈气,学着尹穆清,软糯的道:“你要乖乖的,呼呼就不疼了!”

不是因为他是孙殿下尹穆清就想要巴结,更没有因为他是尹曦月的孩子而有所隔阂,只是因为这小家伙招人疼罢了。

这孩子说话礼仪周全,她很难相信,尹曦月那样妒恨成疾的女人,能教育出这么可人的孩子。

而,那晚,也就是这个孩子,跪在萧璟斓马车前,那么绝望,她想想都觉得可怜。

身在皇家,果真容易早熟。

瞧这孩子,处理伤口也不知哼两声,九月喝口药水,都要好一阵折腾!

倾恒从刚开始的别扭,到现在的感动,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虽然感动,更多的确实羡慕。

羡慕九月能有这样一个温柔的母亲。

三姨母对他的紧张并非是作假,皇宫趋炎附势两面三刀心口不一的人他看的多了,他也就会察言观色,因此,他看的出来,三姨母却比任何人都要真。

胳膊上的伤口,真的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刚刚他跳下来的时候,不小心在窗户口擦到了,若是母妃,根本都会不屑一顾。

可能若是父君在,她还会掉几颗眼泪,表示一下她的担忧。可是父君不在,就算他病死,母妃都无半点愁意。

小倾恒突然觉得很悲哀,也很心酸。

十七爷爷说的固果真不假。

身在皇家,享受着身份权利带来的至高无上。却丢了普通人唾手可得的尊贵!

“好了!”须臾,尹穆清给小倾恒包扎好,小心翼翼的将他的袖子撸下来,温声道:“伤口虽然不深,但是还是流了不少的血,如今天气燥热,以防发炎,可记得多换药,沐浴的时候不要碰到水,知道吗?”

倾恒从小缺爱,不过是尹曦月争宠争名的工具,所以自然不会体会到母爱,小可怜也很容易感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