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偷听1(二更求收)/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不知倾恒的想法,见倾恒仔细的看着剑。可不想理会九月又吃飞醋的小模样,抱起九月就将他放在床上:“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喝药了!”

“嗷呜……为什么天天都要喝药?”九月欲哭无泪,他好好的,干嘛天天都要喝那又苦又臭的药呀……

鸢歌恭敬的站在一旁,柔声哄道:“咱们的小主子又要哭鼻子了?天天儿的说要当大将军,怎么连喝药这么一件小事都害怕?如此,如何统帅三军?”

“谁说小爷我害怕?”九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却立马又被尹穆清塞进被子里面。

虽然天气热,他身子骨也不能大意。

九月最讨厌别人说他不行,气的端过鸢歌手上的药就一口饮了下去。

尹穆清见九月喝药,便起身招了鸢歌,低语道:“你在这里看着九月,这药有安眠的作用,要不了多久就会睡着。”

“主子是?”鸢歌低声问道。

“哼……”尹穆清轻嗤了一声,道:“今日有人惹了我,自然要给她点教训,否则,总会以为本姑娘是个软柿子,任由她搓圆捏扁!”

鸢歌立马明白了,主子这是生气了。

今日惹主子生气的,无非是三个。

尹曦月,尹若晴,李同轩。

尹若晴那个小姑娘,主子不会将心思话花费在她身上,她还不配。

李同轩现在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那么就剩下一个了。

看来尹曦月要倒霉了。

尹穆清走到倾恒身边,问道:“如今夜色已晚,姨母送殿下回宫?”

倾恒抬头,摇头拒绝,笑道:“不必,姨母可否给倾恒保密,今晚您从未见过倾恒?”

尹穆清一愣,随即点了点头:“今晚姨母一直在房中休息,并未见过任何人!”

“多谢姨母!”

随即一步三会回头走到窗前,足尖点地,如一阵鬼魅般飞了出去,并没有惊动院中的明哨暗卫。

尹穆清看着孩子离去的背影,心头一缩,感觉魂儿都跟着这孩子走了,空落落的难受极了。

待这一阵不适缓过来,尹穆清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门。

一身夜行衣包裹住玲珑的身段,头发高束,俨然是一男子打扮。

东宫,尹曦月正伏在床头,泪水无声而下,拳头紧握。

怎么会这样?

不过眨眼的功夫,表哥就被人断了子孙根,李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表哥尚未娶正房夫人,不曾有嫡子,庶出的子女倒是有几个,可是都是些卑贱的婢女所生,根本上不了台面。

如此以来,李家真的算是完了。

想到这事因尹穆清所起,尹曦月就恨不得吃了尹穆清的肉,喝她的血。

小贱人,到底使了什么妖术,害的表哥如此下场!

“娘娘,礼部侍郎李修远的夫人递了牌子,要见娘娘!”一个一等丫鬟进来禀报了几次李夫人求见之事,尹曦月听的甚是心烦。

她如何不知道舅母来是做什么?可是她不愿见,甚至开始厌烦,拒绝道:“去给李夫人说,表哥自己犯了错,后果就该自己承担,本宫劝解过多少次他都不听,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赖的了谁?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璟王亲自惩治,本宫一个妇道人家能做什么?还请舅母回去,吃斋念佛,为表哥祈福!”

现在李家算是完了,她只能大义灭亲,才能自保!

小丫头一惊,连声道:“是!”

随即匆匆退了出去。

“娘娘,该喝药了!”

啪……

一侍女刚将药碗端过来,就被尹曦月挥手打落在地,啪的一声瓷碗四分五裂。

“贱人!”尹曦月怒吼出声。

“娘娘息怒!”侍女无不跪地求饶。

“大胆贱婢!”身边的李嬷嬷见小丫鬟打碎了药碗,立即呵斥了出声,一脚踹在那小丫鬟的肩上,吩咐道:“不长心的东西,做事毛毛躁躁,惊到了娘娘,你有几条命赎罪?”

“娘娘恕罪,奴婢该死,娘娘恕罪……”小丫鬟吓坏了,连忙跪地求饶,不住的磕头,不一会儿额头上就是一片血迹。

“滚出去!”尹穆清急的脑仁儿疼,她现在乱极了,必须静一静。

李嬷嬷听此,朝一旁的太监使眼色:“还不将她拖出去!”

拖出去的意思,已经成为宫中的定律,大家都明白,这丫鬟算是废了。

适时,李嬷嬷摆了摆手,让四处的人都下去,待房屋之中只剩她们二人之时,李嬷嬷才跪在榻前,给尹曦月捶腿揉肩。

“娘娘,老奴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嬷嬷有话就说。”闭眼,不语。

“当年,娘娘就不该留那母女的性命!”李嬷嬷此话一出,微微抬头看尹曦月的脸色。

阿清做一回梁上君子,她会听到什么陈年往事呢?大家猜一猜,踊跃发言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