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反骨血泪/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初尹曦月假孕之事,就只有她本人,李氏,还有李嬷嬷知情。

李氏给尹曦月养了三个孕妇,全部都交给李嬷嬷照料。可是,谁料得到其中一个在六个月大的时候就失足落了胎,另一个月份到了,生的却是个女儿,而最后一个孕妇竟然给逃了。

事发突然,李嬷嬷根本不敢给尹曦月禀报实情,急得不行。而她的老姐妹安嬷嬷正好是李氏派出去照顾尹穆清的嬷嬷,她们私下自然有交流。

安嬷嬷说过,看尹三小姐怀孕的样子,肯定是个公子,于是李嬷嬷才伙同安嬷嬷,将三小姐的孩子给偷了出来。

李嬷嬷让安嬷嬷处理了尹穆清后,便回到东宫,也给尹曦月说了尹穆清也在同一天生产,并且告诉她姐妹同时生产,定有一强一弱,为了殿下和尹曦月的未来,尹穆清不能留。

可是尹曦月当时却放过了尹穆清。

这让李嬷嬷多少有些心虚。

后来,安嬷嬷再也不和她来往,别院的事情也打听不到,她从开始的不安变为安心,五年过去,全然将那件事情忘在脑后。

如今尹穆清携女归来,着实让她不安。

尹曦月听此,恼恨的揉了揉太阳穴。

当时她年轻不懂事,只想着处处比尹穆清好,看着尹穆清一个人在别院苟延残喘,她却居于东宫,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一想到尹穆清那贱人和她简直是云泥之别,她就觉得大快人心。

她就想让尹穆清活着,辗转在淤泥之中,看着高高在上的她,为太子生儿育女。

谁会料到今日的结果?

“嬷嬷,事已至此,你说这些有何用?”

“娘娘,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尹穆清那个小野种做掉!”只要那个孩子一死,安嬷嬷一死,她就没有任何威胁了。

尹曦月眸子一睁,看着李嬷嬷,等着她的下文。

“娘娘,你不觉得璟王对尹穆清另眼相待,是因为那个小姑娘吗?”嬷嬷低声嗓音,出声道:“十七年前,那件事情京都无人不知!”

“嬷嬷指的是?”

“反骨血泪,天降灾星,铁树开花,天地不容!”李嬷嬷面色异常凝重:“娘娘当时年纪小,自然不记得。”

尹曦月听着,很是惊讶,坐起身子,等着李嬷嬷的下文。

而,房梁上藏着的尹穆清也不由的竖起了耳朵。

她刚来,就听到了这嬷嬷提及她和璟王,尹穆清也想听听这嬷嬷能说出一朵花来不成?

“璟王容貌继承了先帝和灵太妃的美貌,小小的人儿就像雪堆成的玉人一般,美的惊心。而最让人惊叹的是,璟王右眼眼角下有一滴胭脂血泪,嫣红的泪痣犹如朱砂点上去的一般,美貌让人惊叹。”

璟王……也有泪痣?尹穆清有些意外,想起那个妖艳的男人,眼角下那一块手指甲大的疤痕,眉心一蹙,难道……

“璟王竟然也有泪痣?”尹曦月也有些惊讶:“为何现在……”

“是呀,因为先皇驾崩后,灵贵妃才查出有身孕,所以璟王算是先帝的遗腹子,而本来会被殉葬的灵太妃也母凭子贵,幸免于难。当今圣上上位,那手段如何残忍,先帝子女十几个,剩下的有几个?天下人都以为灵贵妃腹中之子保不住,结果,不仅保住了,还生了下来,并且皇上格外喜欢璟王,将天下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他。可惜,好景不长!”

“怎么说?”尹曦月问道。

尹穆清也兴趣浓浓,这嬷嬷说的故事可真好听!

“璟王还不到五岁的时候,暨墨出现罕见的灾难,北方连续半年干旱,庄稼颗粒无收。南方却持续大雨,江南几个城镇全部被大水夷为平地,那段时间,几乎民不聊生。”

“这个和璟王有什么关系?”

“娘娘有所不知,就在圣上为灾情一筹莫展的时候,璟王殿下居住的景宸殿外面的紫竹林大片大片的开花。铁树开花,灾情不断,这是大凶之兆。而也在这个时候,民间传来一些童谣。”

尹曦月震惊不已,道:“反骨血泪,天降灾星,铁树开花,天地不容?”

“正是这个!”

“这童谣里面,句句指向景宸殿,那璟王焉有活路?”

璟王也有泪痣,清清知道后有什么反应呢?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