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萧宇发怒/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音,浑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可以学习不同人的嗓音,这是尹穆清上一世的特技,她来到这里,才发现也有这个天赋。

尹曦月想跑,却被尹穆清点了穴道,再也动不了。

最让她难堪的是,此刻她还做了一个跑的动作,上面下面无不暴露无遗,虽然身材极好,但是这动作无疑是羞于见人的。

“娘娘,出了什么事?”外面宫人们大喊,却又不敢贸然进殿。尹穆清听到外面的声音,双手环胸,朝尹曦月挑眉:“让他们看看你这副娇躯?”

尹曦月银牙紧咬,泪水滑过脸颊,眸中全是恨意,却不得不让人止步:“都给本宫滚出去,谁也不许进来!”

外面的人踟蹰不前,觉得尹曦月声音有些不对劲,却不敢在进去,有几个眼尖的,只能去请太子。

尹穆清这才朝尹曦月笑了笑,露在面巾外的眼睛全然是星星点点的笑意,伸手勾起尹曦月的下巴,感受到手下细滑的肌肤,尹穆清只有恶心的份儿。

轻哼一声:“小美人不让人进来,是……想邀宠吗?也是,太子女人多,一天一个,一个月都不带重复的,你寂寞空虚冷,想让人爱抚,也是人之常情!”

“呸!你究竟是什么人?胆敢对本宫不敬,太子不会放过你的!”尹曦月一双眸子充血,从未想过有如此屈辱的时候。

“这就受不了了?”尹穆清心中冷笑:“侧妃娘娘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喜欢?想必到时候,侧妃娘娘求我都来不及!”

说着,手指放在尹穆曦月额间,轻轻一推,尹曦月就向后倒了过去,不巧的是,双腿以一种耻辱的动作打开,尹曦月羞愤难当却又恐惧异常:“我要杀了你!”

尹曦月拳头紧握,额间青筋暴起,如一头发怒的猛兽。

她害怕了,这个男人若是对她……她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到底是谁要害她?

尹穆清却没了下一步动作,只是摇了摇头,道:“本公子采花多年,上过的女人燕瘦环肥各种类型应有尽有,唯独对……恶毒的女人不感兴趣。”

尹曦月面色一寒,羞辱油然而生。

“尹曦月?尹穆清?刚刚的话本公子听的清清楚楚,你说,本公子将你的话给萧璟斓或者萧璟渊透露一二,说尊贵的侧妃娘娘要以当年之事做文章,去害一个五岁大的小姑娘,你这侧妃之位可还稳当?”

“胡说!”尹曦月心中一阵一阵的寒:“你血口喷人!”

尹穆清轻笑一声,拿起剑挑起尹曦月头上的一枚凤钗,拿在手里琢磨了一会儿,才眉眼含笑的道:“也是,无凭无据,大人物自然是不会相信我这么一个采花贼的话。只是,侧妃还是老老实实的吧,不然本公子可不能保证这么凤钗会出现在哪个公子的手边,这……给太子待绿帽子,侧妃应该会死的很壮烈!”

这时,尹穆清听见外面有匆匆的脚步声,听脚步,不像太监和宫女,她笑容一收,对尹曦月道:“侧妃就用这么销魂的姿势迎接太子吧,他应该会很喜欢!”

说罢,带着凤钗跃上房梁,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该死!”尹曦月青筋暴起,她的穴道……

若是这个样子被别人看了去,她还有何脸面见人?

然而,刚刚还僵硬的身子,突然能动了,她正暗喜,门却突然打开,萧宇大步而入。

“啊……”身后的太监侍女看见这副香艳的情景,吓的连连下跪低头。

萧宇也一愣,随即就是滔天怒火:“都给本宫滚出去!”

“是!”

尹曦月吓的脸色发白,羞愤难当,连忙跪起:“太子听臣妾解释……啊……”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大步而来的萧宇提起胳膊,压在踏榻上:“侧妃真是让本宫大开眼界!几日不来侧妃宫里,侧妃竟然难耐如此?”

紧紧的握住尹曦月的下巴,萧宇双眸猩红,很显然,他将这香艳的一幕理解错了。

以为尹曦月在殿中一个人自娱自乐!

他自然想不到会有贼子悄无声息的来到东宫欺负他的女人。

“太子……唔……”尹曦月又怕又羞,却有火无处发。

萧宇气愤难堪之下,扯掉自己的腰带,便欺身压了上去。

“啊……”毫无征兆的痛意袭来,尹曦月痛呼出声,不仅是痛,更多是那无尽的羞辱和难堪。

尹曦月无疑是伤了男人的自尊,自家男人健在的情况之下,女人竟然做出如此下贱不知羞耻的事情,让萧宇如何接受?

是以,满腔的怒火全部发泄在尹曦月身上,尹曦月从开始痛呼,到后面的迎合,到最后的求饶,萧宇却越来越不屑:“贱人,荡妇!”

萧宇骂了一声,便从尹曦月身上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物,愤愤道:“像你这般,如何抚养长孙殿下,从今后开始,殿下交给柳良娣抚养,你再不许和殿下见面!”

不被男人疼,这是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了,我是单纯的小灵犀。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