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苦肉计/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倾恒被拒,他自然不会放弃,不然他连父君的面都没有见到就回去,指不定母妃还要怎么闹呢。

他抿着唇,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随即后退至台阶之下,撩袍跪下,稚嫩又坚定的声音响了起来:“父君若是不见儿臣,儿臣便在这里长跪不起!”

刘公公为难的紧,哭丧着一张脸劝:“哎呦,奴才的好殿下,您怎么这么倔呦,太子爷得了空,自然会召见您,你这又是何苦呀!”

只不过倾恒一点都不为之动容,笔直的小身影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刘公公可不敢不禀报,再次进入房间,说明了倾恒的坚持,却听柳良娣道:“太子,您就见见小殿下吧,想必他是来给姐姐说情的,小殿下一片孝心,可不能辜负了!”

柳良娣并不知道为什么尹曦月怎么招惹了萧宇,然而这是她喜闻乐见的,可是嘴上自然要劝和。

“哼!他孝敬尹曦月,可想过来孝敬本宫?”也不知柳良娣是故意还是无意,这话无疑是激怒了萧宇,萧宇恨恨道:“让他回去!”

“小殿下现在跪着呢,那小身子骨,若是伤着了,指不定姐姐多心疼呢!”说道这里,柳良娣又补充道:“不说姐姐,就算臣妾也心疼的紧!”

“哼!小妖精,怎么就没有见你心疼本宫?”萧宇亲了亲柳良娣的红唇,浴火再次袭来,自然少不了一番欢爱:“嗯啊……他要跪就等他跪着吧!”

里面翻云覆雨,不知时辰匆匆,也就淡忘了外面的倾恒。

倾恒跪在冰凉的地上,不知为何,胸口慢慢闷起来,夜风吹来,一阵冷过一阵,若是平时,跪一两个时辰都不曾问题,今日不过半个时辰,他就坚持不住。

眼前渐渐模糊,胸口闷的难受,倾恒看着紧闭的大门,又觉得不甘心,咬牙坚持。

刘公公见倾恒不对劲儿,连忙跑过来劝道:“殿下,要不您先回去吧,今日太晚,您也早该就寝了!”

“不,父君……咳咳……”倾恒一说话,憋闷的胸口竟一阵刺痛,一股腥甜涌至喉间,一口鲜血竟然喷涌而出,紧接着,他眼前一黑,小小的身子便歪在了一边。

刘公公吓的半死,瞬间慌了神:“殿下,快传太医……”

不过须臾,东宫就沸腾了起来,小殿下在太子寝殿门口跪倒昏迷的消息一会儿就传至皇宫,太医陆陆续续的赶至,把脉过后,却得出了一致意见,气急攻心,郁结于心所致。

尹曦月作为母亲,自然少不了在自己儿子床头探病,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萧宇听到这里,闷声不语,心里多少有些后悔和内疚,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儿子,看到自己儿子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他心中还是有所触动。

“恒儿,都是母妃的不是,没有照顾好你!”整个殿中,就尹曦月一个人抽抽涕涕。

柳良娣等妃子都也都暗自抹泪,似乎都很关心躺在床上的孩子。

东宫这么大的动静,身在皇宫的萧璟渊不可能不知情,也赶了过来,一赶到就听见太医说什么气急攻心而吐血昏倒,萧璟渊顿时就龙颜大怒:“混账!”

“皇上息怒!”一屋子的太子宫人都吓的跪在地上打哆嗦。

“父皇息怒!”萧宇无疑是害怕萧璟渊的,亦跪在地上请罪。

萧璟渊盯着萧宇,教训道:“气急攻心,说什么混话?他一个五岁大的娃娃,能急什么?都是一群没用的废物,朕的孙儿究竟是何原因?”

倾恒身子一向都好,怎么可能突然呕血?

“都是儿臣的错!”萧宇手心冒汗,他深知自己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还不如这五岁大的娃娃,所以如今这娃娃因为他而倒地不起,他心虚害怕的不行。

“究竟发生了何事?”萧璟渊怒道。

萧宇知道他想要隐瞒也不可能隐瞒的住萧璟渊的火眼金睛,只好老实交代:“侧妃无状,儿臣觉得她无力抚养阿恒,才打算将阿恒交给柳良娣抚养,阿恒恐怕不愿意……才……”

“混账!”萧璟渊听此,更加的怒了:“糊涂东西,五岁大的娃娃怎么离的开亲娘?何况,柳良娣是个什么东西?侧妃无力抚养,她就有资格抚养?”

被提名的柳良娣吓的花容失色,不住的磕头:“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萧宇也埋低了头:“父皇教训的是!”

萧璟渊瞥了一眼柳良娣,龙颜一凛,便呵斥道:“定是你不安本分,撺掇太子,留不得!”

柳良娣顿时一惊,脸色一片浮白:“皇上……妾身冤枉呀……”

萧璟渊怒意没处撒,自然要找个人解气:“拖出去,贬到辛者库终生为奴!”

“是!”两个太监出面,根本不顾柳良娣的哭喊,驾着柳良娣就拖了出去。

柳良娣的哭喊声越来越远,一旁的尹曦月才勾起了唇角。

她熟知皇帝的性子,对这个孙儿疼的紧,自然对她这个生母要宽容几分,再者,有尹家的威望在,柳良娣还想跟她争?哼,不自量力!

萧璟渊起身看了一眼床上的倾恒,倾恒的模样像极了小时候的萧璟斓,所以他对这孩子格外心疼一点。转身问太医:“小殿下何时会醒?”

“这……微臣不知!”被问到的太医全身都在发抖,小殿下的脉象很杂乱无章,很明显是气急攻心后的脉象,可这脉象太弱了一些,找不到原因为什么会这么弱。

“不知?”萧璟渊脾气本就不好,耐性几乎趋近为零,听太医这般回话,焉有好脸色?龙颜一凛,几乎让人肝胆一颤:“要你何用?”

“皇上饶命!”太医埋低头颅,总觉得自己脖子上的脑袋不怎么安全。

萧璟渊看了一眼萧宇,对萧宇自有几分评价,心中有几分失望,对身边的总管太监道:“长孙殿下如今病着,太子若是觉得尹侧妃无状,无力抚养长孙殿下,那么,就接到朕的宫中,朕亲自抚养!”

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个柳良娣很无辜?咩嘿嘿,灵殿透露一下哦,这个柳良娣可是为倾恒找母亲帮了很大的忙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