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有奖竞猜活动/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在现在,恐怕尹曦月都快自顾不暇了,也没有那个精力在将心思放在她和九月身上。

想到李嬷嬷的话,尹穆清突然明白为何当时萧璟斓第一次看见九月的时候,会说他是不祥之子。也突然明白为何他还会对九月另眼相待。

他自己小时候因为那一颗泪痣,自己被母亲视为不祥,又经历过那般惨烈的一幕,所以看见九月的时候会觉得他也不祥,而也才会同情九月,因此产生同病相怜的那种怜悯吧?

以至于在萧璟斓眼中,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好母亲?

想起他几乎每次看见她的时候,都是那副责备的口吻,尹穆清嘴角一抽,简直是……杞人忧天。

九月是她的宝贝,哪里像皇室之人,要么成为权力的牺牲品,要么成为争宠利器,可怜的紧。

只是,没想到萧璟斓竟然那么有福气,能和她的九月有同样的泪痣。那颗泪痣很漂亮的好吗?她看着九月宝宝脸上那颗嫣红的泪痣,都快嫉妒死了,那些不懂欣赏的人竟然说是什么灾星,还去将那美景给破坏了,真是太肤浅了。

尹穆清满脑子都在想这件事,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脚下。

哐当一声,不知踩到什么,那东西滴溜溜的滚了好远。

“是谁?”

外面的侍卫被惊动,尹穆清暗道一声不好,正想收敛声息,躲进假山,却不想假山后已经有人,还是个醉的不省人事的老头。

而刚刚她碰到的,就是这老头喝光的酒坛子!

“没谁!”那老头抱着酒坛子,梦呢般的出口。

尹穆清暗骂一声该死,透过淡淡的月色,才看清楚,这不是街上那个疯老头么?怎么还在东宫,没有离开?

“有刺客!抓刺客!”东宫的侍卫匆匆朝这里拥了过来。

尹穆清心下一横,干脆扶起那老头,往外一抛。

不是她不讲江湖道义,是这老头太顽虐,根本不值得她舍命相救呀!

姬枢其实并没有醉,只是试探一下这是什么人而已。

却不想坑了自己。

被尹穆清四仰八叉的扔了出来,无数把利剑架在姬枢脖子之上,姬枢咬牙,朝假山喊道:“快逃,快走!”

哼,和他斗,还嫩了一点!

“还有同伙,追!”一部分侍卫立即朝假山后追了去。

尹穆清眉毛一挑,这老家伙,还真贼兮兮的狡猾呀!

眼见四面八方的侍卫围了过来,尹穆清贝齿一咬,掉头,看见那波光粼粼的湖面,毫不犹豫的下水。

哗啦一声,溅起水花无数。

“刺客在那里,快追,不能让他们跑了!”

尹穆清进了水,不一会儿就游到了对面。

一些侍卫下水追寻无果,另一批绕过湖水追了了过来,却被尹穆清远远的甩在后面。

只是这个动静已经惊扰了皇宫四处的护卫,到处都在捉拿刺客。尹穆清眉头微皱,运起轻功四处躲闪。

看见前面一处僻静的宫殿,毫不犹豫的闯了进去。

啪的一声关上殿门,尹穆清靠在门上深吸一口气:“呼……老家伙!”

“是谁?”

清冽的声音带着几分怒意,尹穆清心头一颤,却看见……

题目:大家猜想阿斓是在哪种情况之下扑到清清。例子:

情景一:阿斓穷追清清,清清却丝毫不领情,阿斓便与清清摊牌,质问清清九月是不是她的女儿,清清不承认,阿斓怒,直接扑到,阿斓独白:如今,这个女人在他面前,也是他的女人,他何须再在乎?吃过一次,难道还在乎第二次?

情景二:二人感情水到渠成,阿斓知道九月其实是个男孩子,便缠着清清生娃娃,连蒙带骗,直接哄上床,阿斓独白:生妹妹?开玩笑,嘿嘿嘿

情景三:清清与各种野男人纠缠不清,阿斓怒,拖上床,阿斓独白:死女人,不让你知道爷的厉害,你就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女人

等等……大家都无限yy吧,就像灵殿这般,可以写成小剧场,也可以猜剧情哦,答案灵殿不公布,直接在文中告诉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