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可以忽略不计的叔叔/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的话让九月又活了过来,可是一听到尹穆清说妹妹,九月顿时就不开心了,趴在桌子上的小手立马一拍桌子,嚷嚷道:“娘亲,纠正你两个错误,第一,小爷是纯爷们,不是妹妹。第二,小爷我也有当哥哥的潜质,为什么一定是小的?”

尹穆清眨了眨眼睛,随即非常不厚道的开口:“呀,这样呀?纯爷们……有待考究,小你是小定了。倾恒是九月初二子时三刻出生的,而你?听安嬷嬷说,是九月初三丑时的!你小了他一个多时辰。”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三天了,一醒来就见安嬷嬷坐在她的床头,抱着着孩子哄着,并且将一碗热腾腾腾的羊乳喂给他。

那个时候她太虚弱了,连话都说不出,原主身子太差,生这个孩子几乎要了她半条命。熬了半个多月后,她才能勉强抱的动九月。

所以,九月的生辰,还是安嬷嬷告诉他的。

九月听后,比起刚刚更加的闹腾:“娘亲啊……”

跐溜一下跳下凳子,九月扑进尹穆清怀中,就是一阵哀嚎:“娘亲说胡话,娘亲骗人!”

“好了好了!”尹穆清拍了拍小家伙的背,以示安慰,心头想着,既然倾恒在璟王府,她可以以尹府的名义去看一看小家伙。

这会儿,丫鬟小南掀开帘子进来,行礼道:“小姐,将军来了。”

说着,尹承衍已经推门进来,九月一见尹承衍,活像一只欢脱的兔子拥了过去:“伯伯!”

“爹!”尹穆清起身相迎。

尹承衍抱起九月,看向尹穆清,道:“前儿个的事情,为父已经知道了,可有吓着?”

就算有些武功傍身,可说起来也是一个姑娘家,遇到那样的事情,多少会有些怕的吧?

“啥?啥事?”尹穆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尹承衍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尹穆清,眸中带着几分不可置信。

只是,不过片刻,他又豁然,这才是他的女儿不是?

有胆魄!

不错!

“没事,月月身子可好些了?为何府中的府医你不用?”尹承衍给尹穆清请了两三个府医在府中候着,就为了给这孩子调理身子,却不想,尹穆清从来没有用过。

尹穆清唇角扯了扯,道:“月月性子怪,不给陌生人看,所以只能缓一缓?用的药都是以前常用的,没有什么大碍!”

尹承衍听此,了然的点了点头。尹穆清继续道:“爹,听说大姐姐的孩子,长孙殿下病了?”

“不错,也不知为何,那孩子身子一向康健,没想到病来如山倒,这次病的那么严重,被接到璟王府养着了。”

“爹,我想去璟王府看看那孩子。”

尹穆清的决定让尹承衍愣了一下,只不过,尹穆清去看也是情理之中:“你既然要去,就干脆下尹府的拜帖,让李姨娘从库房取一些补品给阿恒带过去。”

尹府没有当家主母,虽然李氏是长孙殿下血缘关系上的亲外婆,李氏却是没有资格代表尹府去璟王府看长孙殿下的。自己去,李氏更没有那个脸面进的了璟王府的大门的。

所以,要以尹府的名义下拜帖,唯一有资格的,就只有尹穆清这个嫡女了。

这会儿,又听尹承衍道:“上次你纵马之事,多亏了璟王殿下,你若方便,顺便给璟王殿下亲自致谢。”

尹穆清瘪了瘪嘴,却没有决绝,点了点头:“理应如此。补品就算了,璟王府不会缺那么一些药材,再者,我拿过去的,也不方便给殿下服用。”

她和尹曦月的关系如何,别人不知道,尹承衍绝对不会不懂。尹承衍果真眸子一闪,随即起身道:“你决定就好!”

说罢,便抬步离开。

尹府的外出的马车很是豪华,里面宽大舒适,差不多十个人都能坐的下。

尹穆清将九月抱在腿上,温声细语的教九月到了璟王府后,该如何说话。

“到了璟王府后,可要记得顺着萧璟斓的毛,别招惹他知道吗?”有了尹曦月和那嬷嬷的话,尹穆清对璟王的态度有很大的改观,她不仅觉得萧璟斓不怎么讨厌了,甚至开始同情他。

还没出生爹就死了,还是个娘不爱的主,若不是有个靠谱的哥哥,萧璟斓肯定就早夭了。

想到这里,尹穆清再次为萧璟斓鞠了一把同情泪。

“娘亲,九月知道的,其实那个璟王叔叔也不讨厌呀,他又没有欺负过我们!”仔细想想,似乎都是娘亲去惹那个璟王叔叔好伐?

“啥?怎么没有欺负?”尹穆清一听,顿时炸了,这还没欺负?

霸占着血玉不给她,不仅如此,捉弄她,戏耍她,连累她,还苛责她,批判她不会当母亲!

呵呵哒他一脸!

“好吧,九月知道该怎么做,九月是去看望殿下的,那个叔叔,九月可以忽略不计!”萌哒哒的小颜一脸嫌弃。

不知是嫌弃尹穆清,还是嫌弃那个可以忽略不计的璟王叔叔。

……

璟王府,宴子苏给倾恒把脉后,那清俊的容颜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随即写了一张方子,让下人拿去熬成了汤药。

“如何?”萧璟斓见宴子苏从房间里面走出来,询问出声:“气急攻心?”

今天更得字数好多,嘤嘤……哎,谁让我昨天搞忘记定时了,哎……打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