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殿下,九爷来看你啦/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漱妤垂眸沉默,不过须臾就反应了过来,将头上一根碧玉簪去了下来,插到文殊的发间:“文殊,你我二人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你是本小姐的丫鬟,可是本小姐却从未将你当做下人,一直视你如亲生姐妹。”

“文殊明白,只要小姐好,才是奴婢的福气。”文殊立即下跪,宣誓自己对洛漱妤的衷心不二。

尹穆清和萧璟斓并肩而行,不一会儿,就到了倾恒暂住的寝殿。

九月有些等不及了,伸手拉了拉萧璟斓的衣服,仰着头巴巴的望着他,小手指了指殿中:“叔叔!”

萧璟斓低头看着自己脚边的小娃娃,心都被这娃娃萌化了,如何不知道小家伙的心思?点了点头,道:“去吧!”

话落,小家伙提着裙子一阵风似的跑了进去:“殿下,殿下,九爷来看你了。”

这九爷这一称呼,着实让尹穆清一惊,下意识的看向萧璟斓。

而萧璟斓确实因为小九月这一声自称皱了眉头,可是不过须臾,唇边就浮现出一抹笑意。

果然是他的女儿,有气魄。

尹穆清不知道这男人心里想了什么玩意儿,心里打鼓,随即打着哈哈道:“九月这是被臣女宠坏了,真是没规矩,等回府后,臣女一定请几个师傅,好好教导教导!”

说着,尹穆清就像自问自答一般,越过萧璟斓大步朝屋内走去:“怎么能这样呢?姑娘家家的,什么爷不爷的,真是岂有此理!”

那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这女人一抓到小九月,就会给小家伙一阵教训一般。

萧璟斓嘴角一抽,眉眼尽显寵溺之色,嗤道:“装模作样,假!”

门口的这一幕,当真让站在殿门外的侍卫大跌眼镜。

这世间竟然还有这般大胆的女人,这是他们的王吧?这女人在王的面前竟然可以如此无礼?

王还没有丝毫动怒之色?

天下奇闻!

尹穆清自然不会管别人怎么想,她向来无礼惯了,虽然偶尔能假模假样的规规矩矩的装一下,可是有时候却完全忘记那回事了,什么规矩?滚远点!

尹穆清一进屋,就看见九月趴在床前巴巴的望着坐在床上的小倾恒。

倾恒穿着一身白色的小寝衣,脸色苍白的和九月有的一拼。

那小家伙明明难受的额间都布了一层冷汗,却还是撑着,和九月说笑。

尹穆清见到小家伙这般模样,着实一惊,几步上前,坐在床边,低声道:“殿下”

这会儿,倾恒看见尹穆清进来,眸中闪过一丝亮光。

又见尹穆清这般急色,心中暖暖的,低声道:“三姨母,倾恒失礼了!”装容不整就见长辈,倾恒觉得甚是失礼。

“傻孩子!”尹穆清拿出袖中的帕子擦了擦倾恒额间的汗水,道:“殿下如何重病如此?御医怎么说?”

随即看了一眼还在一边捣鼓药品银针的宴子苏,质问之意很明显。宴子苏嘴角一抽,扫了一眼尹穆清,然后忽视,看向倾恒:“长孙殿下有客人在,子苏先行告退,明日再来针疗。”

“有劳!”倾恒小小年纪,身为长孙殿下的气势十足,待宴子苏离开后,才对尹穆清道:“三姨母不必担心,谁身上没有几分病痛?吃了药,好多了。”

明明是豆大的一个孩子,说话却如此老成,懂事至此,尹穆清心疼的不行。

不是每个孩子生来就懂事,如何说话,如何动作,都是因为耳濡目染学来的。不经历一些事情,学的强大,如何能应对宫里的那些勾心斗角?

“你母妃有你这么一个懂事的孩子,是她的福气!”尹穆清忍不住再次感叹,尹曦月那样的女人,能得这么一个懂事的孩子,真的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也不知她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得这么一个可人的宝贝。

九月趴在床前,对倾恒得病之事甚是同情,病了,就要喝那些苦的难以下咽的药水,殿下真是太可怜了。

本来小家伙还在悲春伤秋,就听尹穆清如此赞美倾恒的话,他醋意翻天,噌的一下站起身子,对尹穆清道:“娘亲,那你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才修来我这么优秀的娃?”

尹穆清眼睛一番,伸手一敲九月的脑袋,恨恨道:“娘亲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娘亲你偏心!”九月小心肝嘎嘣一声,碎成了无数片。

倾恒看着母子二人的互动,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弱声道:“能有三姨母这样的母亲,才是做孩儿的前世修来的福分。”

“殿下,你也偏心,送你剑的人是九爷我,凭什么你要巴结娘亲?”这两个人气死他了!真是太没眼光了,九爷这么好,竟然都不夸他。

萧璟斓站在门口听了一下里面三人的对话,心道,或许,让尹穆清和倾恒相处一段时间,是个不错的决定。

虽然这女人照顾人照顾的不好,可是,不得不说,和她在一起,很舒心。

九月更不说了,小家伙可爱懂事,有时候又不乏有几分调皮,看着可人的紧。

倾恒从小压抑,在宫中如履薄冰,哪里有孩童的稚气和天真?他若是能和小九月相处,或许能开心很多。

“阿斓!”宴子苏出现,顺着萧璟斓的眸光往室内一看,就看到一大两小无比和谐的一面,他有些不解萧璟斓对尹穆清母女的态度,低声道:“阿斓,为何?”

萧璟斓唇角笑意浮现:“什么为何?”他何以不知道宴子苏想问什么?

“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小姑娘是你……”的私生子还没有说出来,萧璟斓就将话接了过去:“本来就是本王的女儿,难道还有假?”

宴子苏听此,心脏骤然一缩,呆呆的看着萧璟斓,似乎想要在他脸上找出什么开玩笑的意味,只是,没有半分。

不过须臾,眸中名叫惊喜的光彩闪过,宴子苏一声低叹从喉间溢出:“看来,又有人的希望要落空了。”

那么,五年前,帮他解毒的,是尹家小姐?这着实太过震惊。

别人不知道,宴子苏怎么不知道五年前萧璟斓中过什么毒?

宴子苏是真的欢喜的,由于五年前的事情,阿斓子嗣上有些艰难,若是真的有个女儿伴身,也不错。

只是,洛小姐一心在阿斓身上,怎么也料想不到,他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吧!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样永远不用解释太多,对方就能懂。

自己有女儿这件事被自己身边人知道,这种感觉,无疑是喜悦甚至嘚瑟的。

萧璟斓唇边那抹嘚瑟的笑意很让宴子苏无语,嘴角抽了抽后,转身离开。

“王!”这会儿,慕恩走到萧璟斓身边,在萧璟斓耳边低语了一阵,萧璟斓眸色一沉,带着几分戾色:“扔出去!”

慕恩心里也异常的郁闷,太妃娘娘为何总是要和王对着来?王不喜欢什么,她就做什么!

明明知道王不喜欢乱七八糟的女人,王府更是连个多余的女婢都没有,她偏偏儿的要送几个女人来招王心烦。

那几个水葱儿似的美人呀,是毁了!

“是!”慕恩领命下去,心里也在猜测,王这次将这些女人扔出去,不知道还有多少女人会源源不断的再送过来。

萧璟斓看着慕恩离开的背影,好心情骤然破坏。招了身边的人好好伺候屋里的人,沉着脸打算离去。

而就在这时,屋里的尹穆清突然打开门,伸手拉了萧璟斓的袖子:“王爷,臣女能不能用用你的厨房?”

不拉不要紧,如今一拉,却不想将某人外面宽大繁重的外袍全然从肩上滑落,里面的金色的对襟长衫也松松垮垮的挂在肩头,画面顿时香艳无比。

“卧槽!”尹穆清顿时脸色爆红,尴尬无比,拽着萧璟斓衣服的手慌忙的松开,举起双手,目光躲闪,语无伦次:“啊……对不起,真不是故意的……那个啥……我……”

目光躲闪间,却无意间看见某人挂在腰间,刚刚在小榭处晃荡显摆了好些时候的玉坠儿!

尹穆清心脏骤然一缩!

明天上架了,具体时间会更改,等我和编辑协商!

明天两万更,两万更,两万更哦!

上架灵殿奖励颇丰,灵殿也希望走过路过的孩子们留下一朵鲜花,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嘛……哈哈哈……猥琐的笑!

九月吃醋了,怎么办?清清看见玉葫芦坠儿了,会发生什么事呢?会不会知道阿斓就是九月的爹?清清扒了阿斓的衣服,阿斓会不会兽性大发?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