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中秋快乐(一更)/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这还有一个小家伙!哪里来的娃娃,可有请柬?拿出来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可不是你随便能来的地方。”沈盈注意到尹穆清身边的九月,便凑了过去,很是稀奇,看向沈柠:“咦?七妹妹?原来是你,我怎么不知道七妹妹你给尹大哥生了女儿?这还瞒着沈家?”

沈盈一开口,台上的小姐夫人们都围了过来,有些人拿着小团扇轻掩朱唇,却难掩眉眼之中的嘲讽之意。

沈柠嫁入尹家五年,没有所出,这是京都都知道的,是以,对沈柠也是没有多好的态度。

纵然是将军府的大少夫人,可是没有孩子伴生,不久的将来,必定会被后来居上的人压下去。

洛漱妤还没有出现,现下还在不远处的楼里面待着,她一直在窗口看下面的情况,如今见到尹穆清来,自然不可能让她好过。

李家出了那么大的事,小殿下现在还在璟王府养病,尹曦月顾及名声,一直在佛堂吃斋祈福,根本连面都不能露,她也不指望她了。

就连风夜雪也没有任何动作,不仅没有将尹穆清怎么着,现在连他自己都不见了踪影。

洛漱妤觉得风夜雪一点也靠不住,这些事情还是得靠她来。

如今看见尹穆清连墨莲台都上不了,也是丢人的紧,洛漱妤自然幸灾乐祸,就算她已经是阿斓的女人又如何?阿斓若是知道她是一个文墨不通的女人,怎么会要她?

沈柠看见沈盈,脸色一变,放下手中的笔去见礼:“大姐姐!”

这时,九月上前一步,歪着脑袋看着沈盈,萌哒哒的道:“漂亮姐姐是谁,请柬长什么样儿?你有吗?”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满是疑惑,呆萌的样子别提多可爱了。

九月就是不爽这个姐姐,一来就像吃了炸药一样,乱轰一通,九爷难道招惹她了?

小娃娃这么可爱,其实任谁也不可能无端给她发火。沈盈亦是如此,听九月这么问,她欣然道:“本小姐乃永宁伯府嫡出的大小姐,不过是小小的倾水宴,怎么可能没有请柬?”

“给宝宝看看可以吗?”

“这个时候哪去给你找请柬?请柬自然是要交给门口的司礼管事了!”请柬是进府的凭证,都交给门口的司礼了,哪里还能给她看看。

尹穆清摸了摸自家儿子的头,看白痴的样子看了一眼沈盈,随即低头,带着几分无辜和委屈:“沈大小姐明知道请柬在司礼管事哪儿,却为何要让我家小姑娘给你拿出请柬看一看?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尹穆清这话很明显就是说沈盈欺负人,还是欺负一个小娃娃。

“你……”沈盈脸色一变,看了一眼尹穆清,又见墨莲台上些许命妇小姐对她有几分蔑视,她咬了咬银牙,随即勾唇一笑,自带几分风情:“尹三小姐多虑了,本小姐也是为你着想,并非是有意为难这小姑娘,只是觉得这小娃娃毕竟在这暨墨是个没名没分之人,这倾水庄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却带着她出来……这不是无端打别人的脸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洛小姐不知礼,什么猫呀狗儿的也请过来和这些贵女甚至朝廷命妇一般等同。”

这话一出,台上不少人都面露鄙夷之色,看向小九月的神情多了几分不屑和鄙夷:“真是不懂礼数,什么身份的人,也敢来这里。”

“是呀,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的私生子,也不知道躲起来,真是丢人现眼!”

感觉到四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声音,九月面色微沉,尹穆清安抚了一下小家伙,丝毫不将沈盈的话放在心上,勾唇,上前一步,带着几分冷意和嘲弄:“沈小姐觉得将军府嫡出小姐的身份不够站在这里,你看不上将军府,那么本小姐无话可说。可是你觉得人家洛小姐无礼这就不对了,好歹这是璟王府下的帖子,璟王府严格把关。你是觉得璟王请了猫儿狗儿来辱没了沈小姐的身份,这更不对了,若是让璟王殿下知道了沈大小姐看不起他请的客人,恐怕他不会很开心。”

尹穆清的话让沈盈脸色一白,脸上立马带着几分急色和戾气:“你胡言乱语,什么时候本小姐说璟王殿下的不对了?什么时候有看不起将军府?你休得信口雌黄。”

沈盈握紧了拳头,她何时看不起将军府了?嫁入将军府是她梦寐以求的夙愿,只是不是那个人罢了!

当年她任性逃婚,让沈柠代嫁之事,差点让沈尹两家关系破裂,爹爹差点将她关在祠堂饿死,想到那个时候,她就心有余悸。

只是她不后悔,她心怡之人一直是阿翊哥哥,并非是那个冷冰冰的尹凌灏。

沈柠听沈盈这话,身子一哆嗦,吓的半死,抵着头一点都不敢正视沈盈的眼睛。

“本姑娘听着就是!”尹穆清没有注意到沈柠的不对劲,倒是觉得沈盈说起尹家倒是有几分向往,于是她心中生了几分疑虑。

“本小姐不和你争论!”沈盈落荒而逃,气势汹汹的走到桌案前,拿起沈柠放在一边的笔,有模有样的写了起来。

一首诗完毕,自有侍人拿去给楼上之人传阅。

“沈小姐不愧为大家闺秀,这字儿写的好,诗也做的好!”

“丫头还不上来,难道要让我们下来请你这大才女?”

楼上你一言,我一言,自然有不少人起哄,也算给沈盈解围。

沈盈看了一眼尹穆清,带着几分不屑:“尹三小姐伶牙俐齿,本小姐期待你的佳作!”说罢,转身看向沈柠:“七妹妹可要仔细着了,别落款落成别人的名字!”

“大姐姐多虑了!”沈柠在府中是个不受宠的庶女,一直被嫡姐欺压,打磨的性子最是软糯,被沈盈这么威胁,她拿笔的手都抖了几分。

尹穆清赏了沈盈一个大白眼,这些小姑娘真是一个比一个奇葩,尹曦月一个绿茶婊,洛漱妤一个白莲花,尹若晴嚣张跋扈,现在又来一个超级眼高于天自以为是的人,也是没的谁了。

“嫂嫂放心落笔就是,不过是小作一首,凭借三妹妹这满腹的经纶,还是小菜一碟的!”

“月月也满腹经纶!”九月适时补充一句。

真的假的?尹穆清母子这般自信的话自然没有逃过众人的耳朵,谁不知道尹家三小姐笔墨不通?这没皮没脸的话还亏得她说得出口,众人自然是不相信居多。

沈柠却信了,释怀一笑,三妹妹本来就和传言不一样,想来这笔墨不通,也是假的了。

想到这里,她做了诗,也成功的上了墨莲台。

尹穆清拿过一只笔,根本不做任何思考,便在纸上洋洋洒洒的写了起来。

字如其人,尹穆清的字丝毫不输男子的苍劲和气魄,却也不失女子的锦绣唯美,很有特点的字。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繁。昔有才子独爱菊,自晋西以始,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书罢,将笔给小九月,道:“该你了!”

小九月撸起袖子,接过笔,一副我是大诗人,难不倒我的样子。

就挨着尹穆清的诗,写道:“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小家伙诗能背几首,字写的确实不怎么样,歪歪扭扭的,像极了苍蝇腿。

只不过这么好的诗也能让众人变了脸色。

尹穆清的诗堪称经典之作,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无疑是打了这群女子的脸。众人没趣没趣的转身散开,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赏荷的赏荷,就是不提尹穆清的诗如何!

提什么提?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谁说尹家三小姐文墨不通?能写的这一首好诗,写的这一手好字,恐怕那皇家学院的教书先生都难比得上她。

沈盈脸色变了又变,却根本不知道说什么,那字岂是出自女子之手?俊俏的让人嫉妒,着实让她恨的牙痒痒。

在众人传阅了尹穆清和小九月的诗后,一个不起眼的小丫鬟拿着尹穆清的墨宝悄声下去。

尹穆清和九月的诗一出,自然没人再阻止她们,两人携手上了墨莲台。见没人理她们,尹穆清也落得干净。

“三妹妹,你真是太厉害了。”沈柠喜的双眸发光,天晓得刚刚她多紧张,看见这些自命不凡的小姐贵妇现在这灰头土脸的样子,她还真觉得好玩。

“一般一般!”尹穆清笑了笑。

这会儿,两个差不多三四十岁的命妇朝尹穆清走了过来,满是慈爱:“以前就多次听见尹三小姐的风姿,现在终于是见到了,果真是一个妙人儿。”

尹穆清嘴角一抽,确定以前听到的关于她的传闻,能用风姿二字来形容?

九月一看这些想要找娘亲麻烦的大妈就是不爽,拉了拉尹穆清的袖子,指了指对面河岸下一片墨莲:“娘亲,月月要花花!”

摸了摸九月的脑袋,尹穆清起身告辞:“夫人,尹三对不住了,这孩子闲不住,恐防哭闹,尹三带她下去逛一逛!”

说完,飞也似的走了。

沈柠也象征性的福了福身,跟了过去。

“呸!”那夫人被驳了面子,自然不爽,朝尹穆清啐了一口,道:“一个丢尽女子脸面的小贱人,不过是写了一个字,作了一首诗,还真以为自己了不得了。本夫人都不放在心上!”

尹穆清耳朵灵,这话全部听了进去,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斜眼瞥见沈柠头上珠花上一粒凤吐珍珠,抬手摘了下来,手指翻飞,啪的一声就朝那命妇腿弯袭了去。

------题外话------

今天是中秋节,希望灵殿的祝福是第一个,么么哒!

你们说,今天几更呢?

灵殿说啦,留言数超过五十就万更,但是没有哦!

但是呢,今天可是中秋节,灵殿还是很好的,继续万更,先放一个一更!

中秋,灵殿也希望看到你们的祝福哦!撒花花吧,撒票票吧!评价票只要五星,哈哈……么么哒!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