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给自己挖坑,不亦乐乎!(二)/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哎呦……”那命妇尖叫一声,噗通一声便跪倒在了地上。头上复杂的朱钗窸窸窣窣的滚了一地,那命妇立即狼狈的不成样儿。

“上官夫人,怎么回事?怎么摔了?”

“快,扶起来!”

一群人一拥而上,拉拉扯扯,好不热闹。

沈柠转身想看出了什么事,却被尹穆清拦了下来:“嫂嫂簪子戴歪了。”

“啊?”沈柠一惊,立马伸手抚摸自己发髻,尹穆清伸手帮忙整理了一下:“没事了,我们走吧!那里有小舟,我们去摘一些墨莲子,给九月熬粥,做糕点。”

“啊?能摘么?璟王会怪罪吧?”三妹妹怎么敢?人家好心请大家来赏花,三妹妹却起了吃的心思。

“怕什么,九月这么小,小孩子摘几朵花又不打紧,我们不动手,看着就是!”小孩子调皮,出状况也是常事,难道九月摘几朵花还能被问罪不成?

而且九月要吃墨莲糕,尹穆清手上也没有养墨莲,一年前倒是从鬼谷分了几株墨莲过来种,却被她折磨死了,至此,她便再没有种过。

如今来了这里,尹穆清不摘一些回去才怪。

她第一次看见这银黑色的墨色莲花时也很震惊,前世也有墨莲,但是却是木耳的一种,没想到在这里,还真有墨色的莲花。

味道还清香可口,比起普通的莲花味道更多了一份浓厚香醇。

湖里面有两叶小舟,专供采莲用,所以尹穆清就带着九月上了小舟,将沈柠和鸢歌等人留在了岸上。

反正七星和白虹武功不错,保护沈柠足够。

“娘亲,这有一个小莲蓬,里面还有三颗莲子。”墨莲珍贵的不行,主要以观赏为主,莲蓬精小,只有小孩儿拳头那么大,莲子更是珍贵,想着要用它来做菜的还真没有,毕竟那太暴殄天物了。

但是尹穆清和九月可不管什么,反正马上就离开,萧璟斓好歹也是九月的爹,抚养费不用他出,摘他几朵墨莲不过分吧?

想到这里,尹穆清更是无所顾忌。

小九月更是摘的欢快。

璟王府的一处湖心小榭,萧璟斓与倾恒正相对而坐,萧璟斓如玉的指尖把玩着上好的墨玉棋子,别有意味的看着上面黑白错落的棋盘。

再看对面的孩子,却抿着薄唇,面色紧绷,一心全是在棋局之中,因为自己落入下风,额上浸出了丝丝薄汗。

不是倾恒棋艺不精,而是十七爷爷亲自指导,他不能不认真。

反观萧璟斓,似乎根本就没有将面前的人当回事,不过是一个五岁不到的娃,他怎么可能将他放在心上。

见倾恒紧张的小模样,萧璟斓出声道:“下棋,运筹帷幄,纵览全局,固然重要。可是,本王更在意的是结果。布局再精深,你不懂得取舍,最后,只会不堪一击!”

这孩子还是心太软,手上的棋子,舍不得丢弃一颗,可是,保住那些注定会牺牲的,有何用?

啪的一声,萧璟斓伸手落下一子,霎时群龙聚首,将倾恒的满盘白子全部冲散。

倾恒输的很彻底,手上棋子无一幸存。

倾恒瞳孔一缩,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个结局,心头打击不小,抬眸看了一眼萧璟斓,仍然有些苍白的唇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似乎,不服气?”萧璟斓一直都没有将倾恒当过一个孩子,也不能将他当做一个孩子。童真这种东西不适合倾恒,这孩子需要的是强大,需要一个人给他指路,让他醒悟,让他明白,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萧璟斓永远也料想不到,现在,他是在给自己挖坑,还挖的不亦乐乎,只是,以后倾尽一切,都没有填上。

他如何想象的到,有朝一日,他会腆着脸去讨好这个他认为不需要童真,只需要强大的孩子,就为让眼前这个孩子改口,喊一声父王?

他永远也料想不到,不久的将来,这孩子明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还左一句十七爷爷您说的对,右一句十七爷爷您说的是,甚至为了气他,撺掇了可爱的小九月也跟着他的屁股喊着爷爷……

真是混账!

爷爷爷爷,他看起来很老么?

“倾恒不敢,十七爷爷训斥的是。”

宴子苏坐在倾恒身边,见萧璟斓跟一个孩子下棋,也这么不留情面,甚是无语,听倾恒这么说,忍不住开口:“阿斓,长孙殿下身子还未大好,下棋不过是消遣,你何必当真。”

瞧把人家孩子吓的!

“你觉得本王在认真和他下?”不过是一盘棋,他认真就输了。

他萧璟斓跟一个孩子下棋,会认真么?不知道的,还说他以大欺小,欺负孩子。

没有认真还输的这么惨?倾恒表示他更加的不服气。

宴子苏嘴角一抽,这男人会说话么?小孩子也不知道哄一哄!

适时,一暗卫闪身而来,将一张宣纸递给萧璟斓:“王,倾水庄上,尹三小姐还有孙小姐二人都作了诗,并无人为难。”

“小姑娘也作了?”宴子苏表示很好奇,伸手就去接,阿斓的女儿这么厉害?小小年纪就会作诗了?

只不过,他手都还没有伸出去,那暗卫手上的纸张就不见了。

再看萧璟斓先一步拿走宣纸,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明明迫不及待的打开,嘴上却轻蔑道:“她们两个能做出什么好诗,丢人现眼罢了!”

话虽这么说,那唇角的笑意,是怎么都不能忽视的。

待萧璟斓看了尹穆清的字后,再去看小九月的字,眉头忽然拧成一个疙瘩,再看了诗的内容,眉眼尽显柔色,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纸叠起,放入衣襟。

“果然写的没法入眼,你们还是别看了!”

萧璟斓突然有些后悔,他女人孩子写的诗,竟然不是他第一个看,便宜了那群无知妇人。

瞧他的女儿,小小年纪,就有这等才情,不得了,不得了呀!

还有他的女人,这字如其人,美!

“阿斓,阿斓?”宴子苏向来淡定,现在也不淡定了,什么意思?这里这么多人呢,怎么也不分享一下?

萧璟斓抬眸,就见倾恒睁着大眼睛,一脸希冀的模样,再看宴子苏,也是眉眼含笑,意思很明显。

倾恒确实想看,九月妹妹的琴他见识过了,不知这诗书如何,不曾想到。那九月妹妹也是一个能静得下心来学习诗词歌赋的人。

而宴子苏完全是好奇:“怎得收起来了?”

“太子,也收了她的墨宝!”

也?

还墨宝?

宴子苏眉头一皱,一时不知道萧璟斓说的是什么意思,只不过片刻之后,便想起来了。那晚,在东宫,尹三小姐亲自写了一份悔婚书给太子。

所以,阿斓一直对这事耿耿于怀?

以至于今日专门让人去倾水庄守着,将尹三小姐的诗收起来,不是多么好奇她的诗词如何,纯粹是想收一份她的字?

还墨宝,宴子苏很是无语,阿斓要不要这么小心眼?

这时,又一个暗卫突然出现,有几分为难的道:“王……”

萧璟斓眉头一皱,道:“出了何事?”

“尹三小姐带着孙小姐泛舟……采莲去了……”

“胡闹!”萧璟斓听此,瞬间就怒了,腾的一声站起身。

而,躺在一边椅子上,睡的天昏地暗的风夜雪也突然惊醒,一个鲤鱼打挺起身,指着暗卫的鼻子,道:“你说啥?她去干嘛了?”

“采……采莲!”暗卫咽了一下口水,他就说,王爷听了要生气,墨莲何其珍贵,就算王爷再怎么待尹三小姐不同,也不可能任由尹三小姐带着孩子糟蹋吧?

果真,不仅王爷怒了,风公子也怒了。

风夜雪暴跳如雷,急的对萧璟斓大呼小叫:“阿斓,看看,看看……这女人,这女人真是太粗鄙了,你难道还不管么?本公子花了好几年的心血,才培育出那么一些墨莲,是给她这么糟蹋的么?”

那死女人,卖了他的人不算,才卖了三千两银子,他天下第一美男,才卖了三千两银子?

真是对他人格上的侮辱。

侮辱他就罢了,现在,竟然连他的花也要糟蹋。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报仇,这仇必须得报。

萧璟斓抿着唇,也不知将风夜雪的话听进去没,只道:“这女人真是太放肆了!”

“对!”风夜雪立马随声附和:“太放肆了!”

宴子苏眉头一皱,阿斓生气了?

倾恒小心肝一颤,想着,要不要给三姨母和小九月求情,只是,十七爷爷会听么?

只不过下一秒,却听萧璟斓怒道:“要墨莲,怎不让下人去采摘?非得带着小姑娘亲自去?”

墨莲看着精美,可是须得在陈年淤泥中方能生长,池水中墨莲枝干纵横交错,就算是会水性,也容易被缠住,还不说她一个带着孩子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儿家,若是一不小心掉下去,后果,他想都不敢想!

“嘎?”刚刚还气势汹汹,突然听到萧璟斓的话,他顿时如遭雷击,被劈的外焦里嫩。

啥?让下人采摘?阿斓疯了吧?

这种那女人要上天,阿斓就顺梯子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宴子苏和倾恒嘴角一抽,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薄唇微抿,萧璟斓蹙眉,对身边的慕恩道:“许久不去倾水庄了,今日天气好,那边的练武场也该用起来。”

慕恩嘴角一抽,王爷要去看尹三小姐就直说吧,还拐弯抹角的说什么去练武场。

只不过,也是,那么多女眷在场,男人确实不宜露面。

如果是路过,那就不一样了。

倾恒立即起身:“十七爷爷,倾恒可否随驾?”

------题外话------

唉,三更是什么时候呢,时间你们定!

记得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中秋哦,灵殿需要气氛,评论区,热闹起来吧!

灵殿睡在地上打滚:“三更发放之时,就是评论数达到五十之时,否则,嘿嘿,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