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萧璟斓曰咱们只是路过/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尹穆清是真傻还是假傻?不知道她们再说她没规矩?不懂礼貌?

沈盈也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怎么看怎么觉得九月手上的莲子碍眼,还有那天真开爱的大眼睛气人,恨不得一掌拍飞他。只是,她这点忍耐还是有的,握住拳头没有发作。

“三妹妹,看你教的好女儿,这大好的墨莲全部都给毁了,人家是请你来赏花的,不是让你来摘花的,你觉得你纵容你女儿摘花,合适么?”

尹曦月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好,似乎她说什么,尹穆清都是那种不放在心上的表情,她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软绵绵的,毫无力气。

尹穆清擦了擦手,扫了一眼尹曦月,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道:“可是……璟王府的请柬上并没有说,不许摘花呀?既然没有说不许,那就是允许摘的啊,而且,这采莲的小舟都准备在这里,我们却不去采,这不是辜负璟王和洛小姐的一番美意么?难道是我理解错了?”

在场的人都一愣,没想到尹穆清会说出这样的话,确实,璟王府没有人说不能采花,可是这观赏花不能采,这是妇孺皆知的,难道还需要特别提醒?

尹曦月一噎,没有想到尹穆清挥如此狡猾,她正想说什么,却不想尹穆清继续道:“再说了,主人都还没有说啥呢,大姐姐你管哪门子闲事?咱好歹是姐妹,你说妹妹做错了事,咱们回家关起门好好批评批评不就得了。用得着带着这些老老少少来看妹妹的笑话么?闹得人尽皆知,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将军爹只会拿剑耍大刀,是个连女儿都不会教育的粗鄙汉子呢!”

某个正在城中训练营拿剑刷大刀的将军爹突然打了一个喷嚏,对面的小将立即趁虚而入,手中长剑刺啦一声就朝尹承衍这里刺了过来。

那小将内心是激动的,他……刚刚竟然破了将军的一招,他太厉害了,他简直太厉害了……但是,不过须臾,他便将尹承衍提出场外!

小将内心懵逼,将军这是圈套呀。

尹穆清自然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说别人坏话,差点让尹承衍打喷嚏走神,继续道:“难不成大姐姐以为妹妹我如何如何不行,姐姐你还能高尚到哪里去么?虽说不是同一个娘,可三妹妹我好歹也是姨娘养大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养不教,父之过!”九月响亮的声音在人群之中想起,举着小手,转身看着尹穆清,一副我很能干的样子。只不过尹穆清却白了一眼,修正道:“错,是养不教,母之过!所以呀,大姐姐还是小心点,不然外人定会说你姨娘对本小姐的教育不够,心怀叵测的!”

尹穆清的话一出,众人呼吸一窒,能把道理说得这么直白难听的,也就是有这个尹三小姐了。可是虽然话难听,却无疑是有道理的。

侧妃娘娘难道真的存了想毁了尹三小姐的名声的心?

尹曦月的心思被戳穿,脸色一白,差点没有忍住,上前将巴掌招呼到了尹穆清脸上。

这贱人,这嘴巴真是太贱了!

“成事不足!”洛漱妤站在亭子后观察了些许,见尹曦月开始还占据优势,现下尹穆清一来,不过三言两语,就将尹曦月击退,甚至激怒,洛漱妤对尹穆清有了几分不安。

看来,尹穆清并非传言的那般。

扶着丫鬟的手,走了过去。

“小姐到!”文殊一声高呼,众人齐齐将目光投到了洛漱妤身上。

一袭纯白色的霓裳羽衣,莹白剔透,走起路来,莲步轻移,婀娜多姿,衣袂飞扬,着实赏心悦目。

再看那清绝的倾国倾城的容貌,更是让人热不住呼吸一窒。

众人无不惊叹,不愧为天下第一美人,一举一动都透着浑然天成的美丽之态。

“洛姑娘,身体可好了?”

“洛姐姐,五年不见,你越发标志了!”

“是呀,不愧是天下第一的美人儿,以前就听闻洛姑娘的绝代风姿,却无缘相见,今日托了璟王殿下的福,才有幸见到小姐,真是本夫人的福气!”

“洛姑娘如今一会儿,就在璟王府养病,想来你与璟王殿下的婚事将近了吧?”

“这可不是,璟王如今二十有三,早就该娶妻了,我们家大公子比璟王殿下还小一点,如今嫡次子都会走路了!”

洛漱妤一来,自然将所有人的目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毕竟是将来璟王府的女主人,可以说是这暨墨最尊贵的女人,她们怎么可能不讨好巴结?

洛姑娘一高兴,在璟王耳边美言几句,自己男人的仕途官运自然就顺了,还愁不能升官发财不成?

你一眼我一句,年轻女子都围了上去,没有诰命的更殷勤,从生孩子到育儿经,恨不得洛漱妤能立马给璟王生个孩子,也向她们取经。

而有诰命的自然见识广一点,都不参与这些事,都坐在墨莲台上喝茶吃点心,赏花谈心,惬意的很。

洛漱妤向来自命清高,在别人的赞美下长大,对于这些赞美,不骄不躁,面上永远是那标准的大家闺秀的笑,美丽动人。

听着别人议论她与萧璟斓的婚事,她自然高兴,视线从眼角扫了过去,瞥了一眼尹穆清,随即道:“阿妤的婚事自然有父亲大人做主,阿妤不好言谈。”

末了,脸上浮现出几分红晕,娇羞一笑:“孩子……一切都要看阿斓的想法。”

虽然没有正面表示她和萧璟斓的关系,可是在场人无疑不知这句话这种的潜台词。

尹穆清见日头有些大,九月额间除了些汗水,怕小家伙中暑,就拉着小家伙去对面亭子里面。

“月儿,走了!”

然而,尹穆清这么喊了一声,却不知人群中谁冒了一句:“咦?三小姐怎么给这小姑娘取名月儿?侧妃娘娘闺名曦月,怎么这孩子能叫月儿?这不和规矩呀!”

沈盈也立马发现了这回事,扶着尹曦月,朝尹穆清道:“柳姐姐不说,我们还没有注意,尹三小姐这是故意的么?故意给你女儿取名月儿,找曦月姐姐的晦气是不是?”

洛漱妤看了一眼尹曦月,柔柔弱弱的站在那里,不偏不倚的道:“沈妹妹说这话严重了,想来尹三小姐并非有意冒犯曦月姐姐。但是,尹三小姐的女儿叫月儿确有不妥,这孩子虽然……来路不明,名字却还是不能含糊,还是尽快改一个好。”

尹穆清看了一眼洛漱妤,眸中闪过一丝戾气。

洛漱妤浑然不知尹穆清生了气,继续道:“阿妤见这小姑娘眉目清秀,小小年纪已有倾城之姿,喜欢的紧,心下正好想到一个合适的名字,若是尹三小姐不介意……”

“本小姐介意的很!”尹穆清毫不犹豫的拒绝,这女人嘴里能吐出什么好话,她最讨厌别人拿她的九月说事,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洛小姐还真将自己当一回儿事,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还想给我家九月起名字。”

尹穆清看透了洛漱妤的底细,便再不想和她纠缠,想给九月取名字,借机羞辱九月,她绝对不会允许的。

洛漱妤一噎,没有想到尹穆清这么明目张胆的拒绝。她倒也没有多生气,这样不也证明在和尹穆清是个没教养没礼数的女子么?

九月小眉头一皱,极度不开心,小家伙抱着尹穆清的腿,指着尹曦月的鼻子道:“娘亲,我不要和这个坏姨姨叫一个名字,这个坏姨姨也叫月儿,不要,九月不要,呜呜……”

这熊孩子,尹穆清头大。伸手抱起小家伙,劝道:“月儿乖,九月这名字多好,干嘛要改?”

“月月不改,让姨姨改!”九月很不爽,他的名字管她们什么事情?凭什么要他改?

“什么?”尹曦月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死娃娃竟然要她改名字,她算什么东西?

这会儿,九月抵着脑袋,抓着尹穆清的衣摆,模样可怜兮兮的,小声道:“娘亲说,姨姨是大人,应该有仁爱之心,要让小孩子,月月是小孩子……”

啪啪……

突然,人群之中传来了一阵拍手鼓掌之声。紧接着来的是一身霸凛的声音:“不曾想,九月小小年纪,就能悟出这样的道理,不错!”

璟王?

众人一惊,连忙转身跪迎:“臣女(臣妇)参见王爷,王爷吉祥!”

跟着萧璟斓来的还有不少人,其中只有几个人尹穆清认识,与他并肩而站的风夜雪,他斜后方的宴子苏,还有几个人尹穆清不认识,剩下的便是一群侍卫。

侍卫手里都拿着不少兵器,有弓箭,有短刀,应有尽有。

看样子应该是路过。

洛漱妤见萧璟斓的身影,是意外的,内心很雀跃。

她正想派人去请他,他就不请自来,想来他也是想要给足她脸面。

“阿斓!”众人下跪,唯独洛漱妤只是微微屈身行了一个欠身礼,并且没有等到萧璟斓说平身,她便起身迎了过去:“今日政务不忙吗?怎么有空来这里看墨莲?”

众人因为洛漱妤的举动,都震惊不已,以前都听说璟王对洛漱妤不同,没想到寵到了这种境界。

洛漱妤故意提及墨莲,就是想将萧璟斓的注意力引到前面莲池那凄惨的一幕。

打理好的墨莲池,因为小舟行过,全部东倒西歪,莲蓬散落在小舟上,因为被剥了莲子,四分五裂,好好的一片莲池,似乎经历了暴风雨一般凄惨。

这里尹穆清和九月的一举一动,萧璟斓都是知情的,本来就是怕两个不省心的小东西跌入墨莲池,又怕因为这两个不省心的小东西毁了他的花,被人欺负了,他才来的。

没想到,一来,便听到了众人逼迫他女儿改名字,还说他女儿的名字犯了尹曦月的忌讳,视为不敬。

萧璟斓骤然不悦,尹曦月是个什么东西?他的女儿叫什么需要尹曦月管天管地?

萧璟斓扫了一眼那乱七八糟的墨莲池,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风夜雪。

只见已经呆愣的风夜雪看着那满堂的墨莲池,完全面如死灰,他身边的侍卫,也就是那个同样被尹穆清卖进过青楼,还好长一段时间都羞的无颜见江东父老的鹿荣戳了戳风夜雪的肩:“公子节哀!”

风夜雪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当真看见这场景,还是凄凄惨惨的摇了摇头,如丧考妣:“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这满堂的墨莲都是他从外地移植过来的,因为水土气候的原因,在京都养活墨莲着实飞了风夜雪一番心血,没想到这么一番心血,就被那两只小狐狸给毁了。

风夜雪心在滴血,摘墨莲,她们真是乡下来的乡巴佬么?不知道这东西多么珍贵么?

真是牛嚼牡丹,大煞风景!

想抓狂的心都有了,可是奈何身边这位神,并不在意,他难道还能说什么吗?

“来这边武场,路过。”看了一眼洛漱妤,萧璟斓眸子比起以往更加疏远。

虽然说,你们不给力,不仅没多少留言赞美灵殿,更没有多少人撒花,送票,给灵殿支持。可是灵殿自己自娱自乐,要给力,四更送上,嘿咻嘿咻……

最后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么么哒!

以后,可不会这么好了,不达要求,不给加更,咩嘿嘿。

打我呀!

啦啦啦……

推荐好友文文:

书名:《钻石暖婚之专宠呆萌妻》曼蒂/文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是他对她的承诺。

他,叶胤辰,风度翩翩,优雅矜贵,霸道强势,不可一世,是集金钱与权利于一身的叶氏集团首席总裁。

他爱好广泛,爱红酒,尤其爱漂亮女人。

她,尹茉,明眸皓齿,众人公认的小美女,就职于叶氏集团旗下的一小小贵族幼稚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