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媚药, 故技重施?/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漱妤见萧璟斓没有将心思放在墨莲上,骤然有几分不悦,横了横心,道:“阿斓责罚阿妤吧。”

萧璟斓扫了一眼洛淑妤,眸中带着几分不屑和冰冷,反问道:“为何要责罚你?”

“阿妤没有照顾好墨莲……”说着便低下头去,长长的睫毛上已经挂了些许泪珠,可怜了极了。

“不过是几朵墨莲,小家伙摘了就摘了,她摘的高兴就好,难道还需要问谁的罪?”萧璟斓扫了一眼墨莲池,东边这一块儿已经被毁了,西南方向的还很旺盛,他立马吩咐道:“让人将东面这一会快儿的墨莲全部采下,莲蓬剥子,莲花去芯,全部给尹府送去。”

慕恩嘴角一抽,有些崩溃,王这举动绝对是在姑息养奸,纵容采花贼。

尹穆清嘴巴一撅,心道,着还差不多!

若是他敢因为这么几朵墨莲而责怪九月,她不会让他好过的。

洛漱妤心脏一缩,顿时难堪的不行,阿斓这是什么意思?何以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给她难堪,驳了她的面子?

不过是几朵墨莲,摘了就摘了,难道还要问谁的罪?

他的意思就是她小气,和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一般计较?

为什么他就这么纵容这个小野种?

还是他知道了尹穆清锁骨下的那枚百合胎记,所以认定这个小女娃是他的血脉,所以对她宠爱有加?

不,不可能。

若是如此,他为什么不立马将孩子接回来,公之于众?为什么还质问她?

想到这里,洛漱妤觉得萧璟斓只是单纯的被尹穆清蛊惑,对着孩子上心罢了!

这会儿,小九月听萧璟斓这么说,小嘴儿一撅,丢开尹穆清的手,噔噔的跑到萧璟斓的身边,扯着萧璟斓的袖子,糯声道:“叔叔叔叔……”

小家伙又是一副软糯可爱的样子,这会儿吸着鼻子,一双眸子水亮的眸子含了一泡泪水,端的叫做一个楚楚可怜!

尹穆清眉头一皱,这小家伙这是将萧璟斓当救星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征兆!

萧璟斓心都软了,蹲下,摸了摸小家伙含泪眸子,沉声道:“怎么?委屈?”

“嗯!”小九月点了一下头,伸出白嫩的小手擦了一下泪水,糯声道:“月月不想改名字,怎么办?”

“月月不想改,就不想改!”萧璟斓不屑道:“谁人让你改名字?”

“那个姨姨!”小九月伸手指了尹曦月和沈盈,委屈道:“姨姨说月月的名字犯了她们的名讳,为什么呀?”

“谁说你犯了她的名讳?而不是她犯了小月月的名讳呢?”除了年龄,小九月可比那个尹曦月要衿贵的多。

萧璟斓温声和小九月说话的这一幕,完全让在场的命妇小姐们都目瞪口呆,也有些后怕,幸亏她们没有参与,只是听了个热闹,不然肯定要被璟王惦记上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尹曦月听到萧璟斓这么说,简直没有一口水喷出去,她犯了那小野种的名讳?还有没有比这个搞笑的事情?她是太子侧妃,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是这小野种的姨母,是长辈,她犯了这小贱种的名讳?璟王这是犯什么糊涂?

“皇叔!”尹曦月上前一步,俯身行礼:“皇叔这是何意?本宫是太子侧妃,是她的姨母,如何会犯她的名讳?”

“侧妃也知道是她的姨母,怎么也不见的怜惜一下这孩儿?”萧璟斓可不会忘记倾恒现在还不能劳累,想出来都不行,而这个女人身为母亲,不去看一眼就罢了,还有心在这里和这群女子说三道四,找他女人女儿的麻烦。

可是,终究是看在那孩子的情面上,不想他难堪,所以萧璟斓才多次对尹曦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似乎觉得,自己还真是东宫正主,是长孙殿下的亲娘,就能肆无忌惮的激怒他的怒火?挑战他的耐心?

“我……”萧璟斓这话让尹曦月一噎,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四下看了一眼,见没人抬头看她,尹曦月才握了握拳,心道,果然不能跟萧璟斓讲道理,他完全根本不会给你讲道理。

“侧妃觉得尹曦这名如何?”逼着他的女儿改名,也配?

尹曦月咬牙,呵呵……好,好的很!

她一个堂堂东宫侧妃,因为一个小娃,强行让璟王改了闺名,她以后如何有颜面去见人?

可是,她还能说什么?

银牙紧咬,强行扯出一抹笑意:“这名字甚好,多谢皇叔赐名!”

“既然好,那么,以后就将这个名字铭记在心,记住你是谁,自己的本分是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别眼高于天,尽做一些得不偿失的事!”

萧璟斓的话,无疑是重了,甚至一点情面都没有留。

尹曦月一惊,头皮一阵发麻,惊恐又羞愧,跪地,心中万分恼火,却一副顺从受教的模样:“多谢皇叔教诲。”

众人萧璟斓这么明目张胆的袒护小九月的事情非常疑惑,却不敢多说一个字,对尹曦月满满的都是同情,当众被训斥很久够难堪了,训斥的对象还是璟王叔,一个男人!

“如此,就请众夫人小姐随意,本王还有事忙,就不接待各位了。”萧璟斓唇边勾起一抹轻笑,扫了一眼在人群之中的尹穆清,随即抬手:“走吧!”

这里女子甚多,本来就不适合男人出面,所以他们确实也不适合在这里久待。

“是,王!”慕恩抬手,身后的侍卫主动让出一条路。

“恭送王爷。”

洛漱妤见萧璟斓要走,立马给身边的文殊使了一个眼神。

文殊立即点了点头,退出了人群。

萧璟斓离开,没走几步,便从一走廊拐来一个小丫鬟,横冲直撞的横冲直撞的就要撞到他的身上。

哐当一声,那小丫鬟手上的茶水盘落在地上,杯子摔得粉碎。

“啊……王爷恕罪!”小丫鬟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

萧璟斓皱了眉,正想呵斥,却不想这丫鬟穿着齐胸长裙襦,锁骨下方正好露出一枚狐尾百合。

尹穆清在人群之中自然也看到了,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锁骨下面的胎记。

“怎么回事?”洛漱妤走来,看着这丫鬟,呵斥出声:“怎么如此毛躁,惊到王爷,该当何罪?”

萧璟斓扫了一眼洛漱妤,才问那小丫鬟:“狐尾百合,是胎记?”

“嗯?”那丫鬟惊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萧璟斓说的是什么,立马低声道:“不……不是!”

“那是?”

洛漱妤似乎也才看清那小丫鬟锁骨下的印记,惊讶道:“咦?你怎么也有这胎记?”

“启禀王爷,小姐,这……奴婢是在洛小姐房里伺候的,因为仰慕小姐美貌,见小姐有这狐尾百合胎记,便绘制了这百合刺青妆,没想到这妆很受姑娘们喜欢,京都很多姑娘们都喜欢这狐尾百合刺青。”

“这……”洛漱妤看了一眼萧璟斓的面色,面色有些羞赧,只道:“你先下去吧!”

“多谢小姐!”

洛漱妤自从看到尹穆清的狐尾百合时,就异常害怕,那天经过那个青衣男子指点,她醍醐灌顶,便想到了这方法,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只要所有的人都说尹穆清那锁骨下的狐尾百合是刺青,是模仿她洛漱妤,那么任谁都不会再相信她的那个才是真的。

想到这里,洛漱妤自认为算计了尹穆清,量她也不敢多说什么,阿斓应该不会怀疑了吧。羞涩的看了一眼萧璟斓,正好撞入萧璟斓的眸子。

萧璟斓看了一眼洛漱妤,唇边勾起了一抹笑意:“阿妤费心了!”

说罢,不顾洛漱妤作何想法,大步离去。

尹穆清看着萧璟斓离开的背影,眸子半眯,脑海里一种答案呼之欲出,她却不敢承认。

这样也好吧!

萧璟斓离开后,洛漱妤也不知道萧璟斓是什么意思,终究是有些不安。

然而,这么多人面前,她自然不会表现出来,带着众夫人来到墨莲台,赏花,吃茶,好不热闹。

萧璟斓一来,再也没有人敢说尹穆清母子的坏话,就连洛漱妤和尹曦月都默不作声,似乎没有看到尹穆清一般,和一些贵女命妇谈笑风生。

夕阳西下,夜幕很快降临,八月份月亮很是明亮,犹如一轮玉盘挂在树梢之上,皎洁的月光为整个墨莲池带来一份朦胧的玉色之美。

“真的好美。”

“真不愧是墨莲,也不枉我们等了这么久,月光下的墨莲可谓难见的美景。”

一群女子围在墨莲台上观看下面的墨莲,无不称赞赞美。

小九月也玩了一天,差不多累了,黏在尹穆清的身边不想再动。

而这会儿,瓜果茶点撤下,晚宴摆了起来。

尹穆清和沈柠坐在一起,同桌而餐的是一些不认识的夫人,都无诰命在身,倒是和蔼。

然,一个丫鬟在摆汤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盆汤水摔在地上,溅湿了尹穆清的衣裙。

“哎呀……”在场的人都被惊住,全部朝这里看了过来,那小丫鬟连忙跪下请罪。

“三妹妹,烫着没?伤到没?”沈柠吓了个半死。

九月也有些担心,糯声道:“娘亲?”

洛漱妤和尹曦月等人朝这里走了过来,洛漱妤首先呵斥了丫鬟,让人带了下去,才对尹穆清道:“尹三小姐,丫鬟毛毛躁躁的每个轻重,你没事吧?要不,阿妤带你下去换一件衣裳吧?”

“是啊!三妹妹,这汤可汤的很,烫坏了你这细皮嫩肉的……璟王殿下可要心疼了!”尹曦月说这话是,面色含笑,似乎白天的事情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

尹穆清看了一眼这二人,勾唇一笑,爽快答应:“好呀!”

正想找借口带走洛漱妤,没想到她自己就送上门来。

转身将的怀里的九月交给沈柠,尹穆清开口道:“大嫂嫂照顾月月一下,月月身子不好,恐怕要提前离开,大嫂嫂照顾一下,可行?”

“这是应该的,三妹妹你更衣便是,小月月有我呢!”

“鸢歌!”尹穆清看了一眼鸢歌,鸢歌便知道尹穆清会说什么,点头道:“奴婢明白!”

尹穆清这才跟着洛漱妤离开。

“三小姐好本事,阿斓那般冷清高贵之人,也能被你迷惑!”没了外人在,洛漱妤自然不会那么装什么大度。

“哦!”尹穆清瞥了一眼洛漱妤,笑眯眯的道:“洛美人不觉得是本小姐容貌倾城,你家阿斓倒贴着缠着本小姐不放么?”

“呵,笑话!”洛漱妤轻哼一声,满目讽刺:“阿斓怎么会看上你这种放荡不贞之女?”

“本小姐不贞,洛漱妤能干净到哪里去?”

“你……信口雌黄!”尹穆清的话无疑是刺痛了洛漱妤的心,戳了她的痛楚的,她脸色一白,心虚无比。

然而,一想到等会儿,眼前这女子就百辞莫辩,阿斓再不会要她,洛漱妤就觉得大块人心。

说着,二人已经来到一寝殿,尹穆清一进屋,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花香。

媚药?

怪不得那丫鬟会失手将汤洒在她的身上。

突然,背后突然被人推了一下,尹穆清下意识的转身拉着身后之人进了房间,然后门啪的一声被关上。

洛漱妤一惊,连忙去开门,却根本都打不开。

“尹穆清?”洛漱妤脸色有些发白,转身看着尹穆清:“放我出去!”

尹穆清觉得有些好笑,走近洛漱妤,道:“洛小姐有些害怕了?”

“你知道?”洛漱妤有些震惊,也……有些害怕。

“这种小伎俩,本小姐少不经事上过一次当就算了,你以为还会三番五次的等你们挖好陷阱,然后傻乎乎的跳进去?”尹穆清觉得这些人将她当什么了?当个没脑子的笨蛋么?还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村姑,这样的春药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种媚药女子闻了顶多会做一个春梦,不用和男子阴阳调和也不会对身体有什么伤害,只是做出的动作却不堪,洛小姐心中的打算是让本小姐中了媚药,以最不堪最羞耻的状态去见众夫人,以至于本就声明狼藉的尹家嫡出小姐名声尽毁,无颜在这世上苟活?还是让你的阿斓看见这样的我,以至于再不可能对我上心,是吗?”

尹穆清说的一点都不错,洛漱妤脸色越来越白,靠着门,颤声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你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何?”尹穆清靠近洛漱妤,眸中全是寒意。

“你……你敢……”

“对,本小姐是不敢!”这么做了,若是萧璟斓真的对她不上心,那她的价值可就降低了。

“什么?”洛漱妤面色一变,却见尹穆清手刀一挥,敲在洛漱妤脖子之上,瞬间就倒了过去。

随即,尹穆清毫不怜香惜玉的将洛漱妤扛在身上就跃了出去。

几个闪身离开此地,她来到一处偏僻的假山处换了一套衣服,束起头发,不过须臾,就变成了一个偏偏佳公子。为了萧璟斓不认出他,尹穆清还戴了一张人皮面具,遮挡住了那绝色容颜。

抬眸看了一眼,已经到了与楼雪胤约定的时间。而,也在这个时候,她听见外面一群人匆匆而过,脚步紊乱,行色匆匆。

她朝外看去,便看见尹曦月带着一大波人朝这里走了过来,其中也有一个萧璟斓。

萧璟斓眉头紧锁,薄唇微抿,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尹穆清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果真是尹曦月和洛淑妤的局?可是她们又怎么想到,苦心经营的她们却是她手中的棋子?

殿门被打开,本该看到尹穆清做梦都想与男子苟合的自甘堕落的丑样,却不想里无任何人影。

萧璟斓知道小丫鬟弄脏了她的衣服,怕有人借此捉弄甚至害她,所以他才过来替她撑腰。

有他在,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不应该害怕。

只是,萧璟斓闻到这房间的味道时,骤然一怒。

面色一沉,威压铺天盖地袭来,周围的气压骤然降低八度。

尹曦月全身一寒,吓得腿一软,差点瘫在地上。

而这时,不远处一侍卫匆匆而来,在萧璟斓耳边说了几个字,萧璟斓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加阴郁了起来,甚至唇角还挂起了一抹慑人的三分笑意。

昨天中秋节,大家的祝福,灵殿都收到了,谢谢大家,鞠躬。但是灵殿也更了很多,尽量不辜负大家的期望。昨晚的红包活动圆满,咳咳……抢红包谁不积极哦!哈哈……今天只有两更啊,大家别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