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跟野男人走?你敢!/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倾水庄武场虽然没有皇家武场占地面积大,但是需要的设施兵器一点都不输于皇家武场。

本来这里只是练武场地,这会儿却剑拔弩张犹如沙场。

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往日吊儿郎当自命不凡的风大公子竟然一脸严肃,雪白的长袍上面挂着不少血痕,正与一个红衣艳美如罂粟般的男子纠缠。

白色劲气犹如寒冬飞雪,片片雪花萦绕在主人四周,每移动一步,脚下的地面就冰冻三尺,而此刻的风夜雪就像盛开在雪山之巅的雪莲,冰晶傲骨,杀意凛然。

然而楼雪胤是有备而来,所用的招式招招与风夜雪的武功相克,长鞭变化莫测,红色劲气肆虐,与风夜雪相比,他就像是雪峰上的那片冰火,又如那勾魂摄魄的曼陀罗。

由于风夜雪善于近身战,楼雪胤似乎深知此道,所以他从不让风夜雪靠近他半分。

因此,不过须臾,风夜雪就全然在了下风。楼雪胤手中的长鞭犹如灵蛇一般,鞭影潸然,将风夜雪罩在鞭网之中,风夜雪的招数全部被束缚。

咻咻几声,那长鞭犹如长了眼睛一般,全然缠在风夜雪的腰间,楼雪胤红唇一勾,手中长鞭一收,连同鞭梢上的风夜雪也拽了过来。

与此同时,噌的一声,楼雪胤从鞭柄之上抽出一把锃亮的匕首,抵在了对方雪白的脖颈之上。

“风大公子勾引人的本事不小,不曾想到武艺也如此高超。冰魄神掌,果然不同凡响!”楼雪胤要做一件事情,自然会将对方的底细全部探究清楚。

外人都知道风夜雪只是璟王府的一个男宠或者一个门生,可是他却查探到,风夜雪练就失传已久的古武神功,冰魄神掌,武功不可小觑。

而,他的身份,无人探知!

并且已经达到第九重,就连他的血液都是冷如寒冰。

“公子!”璟王府的人见风夜雪落入敌人手中,自然着急,只不过对方有备而来,来着人数不在他们之下,如今风夜雪又在楼雪胤手中,所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技不如人,风夜雪并不觉得多耻辱,只不过对于这人对他如此了解,他还是皱起了眉头。

若是近身,楼雪胤这样的人,他一个可以打三个。

“天下第一庄庄主楼雪胤?久仰大名!”风夜雪轻笑了一声,随即伸手擦掉玉脸上的一抹血迹:“只不过,阁下这么大费周章的来这里,不是为了本公子的美貌吧?若是如此,你可有些凶了,不如阿斓温柔呢。”

楼雪胤对于男人这么不知羞耻的拿自己的美貌说事,他还真的很不屑,扫了一眼武场将他团团围住的璟王府侍卫还有暗卫,突然看见对面走过来的人,他勾起一抹笑意,对风夜雪道:“在意你容貌的,并非本公子。”

风夜雪眉毛一挑,便看见萧璟斓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突然,他唇角微动,脸上有些发烫。

是他太轻敌了。

萧璟斓看到楼雪胤手中的风夜雪时,眸中骤然闪过一丝微光,随即唇边荡出一抹名叫嘲讽的笑意:“似乎,你永远将本王的话当耳旁风。”

这么暧昧且混淆视听的话自然是对风夜雪说的。

随即看了一眼楼雪胤,只听萧璟斓道:“阁下这是来璟王府讨死了?”

楼雪胤听萧璟斓这么说,倒是一点都不生气,只觉得这是萧璟斓惯有的嚣张样儿,勾唇,将匕首放在风夜雪脖颈之上,道:“璟王说笑了,本公子只想讨一件东西而已。不过一小玩意儿,想来比起风大公子的性命,自然是不值得一提。”

“哦?”

“血玉……换风公子一命,对于璟王来说,应该根本不算什么吧?”

楼雪胤这话一处,风夜雪眸子骤然一眯。

血玉?那天那个女人?

她将血玉的消息透了出去。

萧璟斓听到这话,面色骤然一沉,眸中闪过一丝危险气息。

楼雪胤?这……就是她的底牌?或许,是她这么久来,从不向他提及血玉的依靠。

楼雪胤?这野男人竟然让她信任如此?

“那么,阁下是在威胁本王?”话虽然这么说,萧璟斓眸中全然没有身为被威胁者的着急。

反而从身后侍卫手中拿出一把弓,搭弓扣弦……

箭端直指风夜雪。

风夜雪最角微扯,拳头握了握,阿斓怎么可能容忍别人威胁他?

就算他是风夜雪也没那个资格吧!

果真,萧璟斓开口道:“要想不被威胁,杀掉人质是最佳选择!”

话刚落,利箭咻的一声便超楼雪胤和风夜雪袭了过去。目测,这把箭,能贯穿三四个人都没有问题。

“阿斓……”宴子苏面色一紧,这一箭下去,风夜雪绝对性命不保。

楼雪胤也没有想到萧璟斓这般狠心,眉头一皱,不得不推开风夜雪,闪身避开。

只不过,利箭快如闪电,楼雪胤送来风夜雪的那一瞬间,那把箭还是贯穿了风夜雪的肩骨,并且射穿了楼雪胤的胳膊。

血雾散开,鲜艳无比。

“嘶……”风夜雪疼的倒吸一口冷死,腿一软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心头暗骂萧璟斓心狠手辣,不顾兄弟情义,更不怜香惜玉。

“公子。”

“阿雪。”宴子苏见此,立马上前搀扶把脉。

而楼雪胤刚一闪开,却见眼前黑影一闪,萧璟斓强劲的掌风就劈天盖地朝他压了过来。

楼雪胤才接了两掌,就感觉自己体力不支,体内压下的毒素也开始翻涌起来。

唇边的血迹开始蔓延至下巴。

楼雪胤被萧璟斓逼的节节后退,楼雪胤刚刚与风夜雪打了一场,差不多已经到了极限,如今对上萧璟斓,几乎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眉头微拧,眼见对方一掌迎头挥了过来,楼雪胤眉头一锁,感觉自己不死也会重伤时,突然暗处射出一枚银簪,直逼萧璟斓的脑门。

萧璟斓眉头一皱,头微微一侧,那枚簪子从他耳边飞过,玉手一抬,就将簪子截了下来。

两人朝玉簪来源地看去,却见一个身型纤瘦的黑衣男子带着一个白衣女子几个飞身从房顶跃了下来,落在武场中央。

尹穆清手指点了一下洛淑妤的脖子,洛淑妤悠悠的醒了过来。

待她看清周围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又见自己在一黑子男子手里时,顿时慌了:“啊……”

一声尖叫有气无力,却怎么听怎么楚楚可怜。

尹穆清很是满意,反手扣住洛淑妤的手,对萧璟斓道:“王爷不在乎风大公子的性命,应该不至于不怜惜这位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吧?血玉交出来,否则,爷的手可管不住这把刀,也许,就忍不住要划破美人的脖子了。”

脸被遮住,声音是粗犷的男子嗓门,任谁也想不到这位就是尹穆清。

可是,很明显,萧璟斓不是其他的谁。

深邃的瞳眸锁在尹穆清露在外面,潋滟如秋水的眸子,面色虽然还是沉如死水,但是内心早已经翻腾。

他想过她会像那天那般,乔装入府,在府中各处打听血玉存在。

甚至几次她或登堂入或室上门拜访,他都在猜想,她会以何种口吻,何种借口,主动讨要血玉。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她会伙同一个野男人,挟持洛淑妤来威胁他。

好,很好。

萧璟斓向前迈了一步,低沉的声音带着慑人心魄的霸凛和寒意:“果真要血玉?”

尹穆清看着萧璟斓那双深邃的眸子,不知为何,头皮有些发麻,却还是咽了一下口水,坚持道:“交出血玉,美人完璧归赵!”

洛漱妤是听说过血玉的,血玉能治百病,珍贵无比,没想到血玉在萧璟斓这里。想到自己的病,洛漱妤就无端窃喜,又是感动又是幸福。

血玉在阿斓手上,是他为她寻的?

这么多年,她虽然享受着第一美人的美名,却没有一点自由,身子骨柔弱不说,还经常咳血。

阿斓看在眼里,虽然没有说,但是心里是着急,为她担忧的吧?

那么,之前,她对尹穆清的存在而担忧的事情,根本就是她自己杞人忧天吧?

想到这里,洛漱妤整个人都轻飘飘的,眼中脑中就只有萧璟斓一个人了。然而,这会儿,听见刺客用她要挟萧璟斓,她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天下维她最重要。

洛漱妤朝萧璟斓露出一个诀别又凄美的笑意,泪水蓄满眼眶,却强忍着没有掉下来,她凄然道:“阿斓,别听他们的,阿妤不想成为你的牵绊,更不想成为你的拖累。只要你心里有阿妤,阿妤死而无憾。”

萧璟斓看着洛漱妤,面无表情。

尹穆清可是急了,拿出匕首抵在洛漱妤脖颈之上,轻轻一划,就是提一条刺眼的血痕:“闭嘴,本公子可没开玩笑。”

“阿妤……”风夜雪看着这样的洛漱妤,心却揪在了一块,这般深明大义又不畏生死的女子,天下都难找出几个,他又怎么可能不着急?不顾自己还血流如注的伤口,风夜雪白着一张脸,急道:“阿斓,救阿妤。”

“呵……”一声浅吟的笑声从萧璟斓喉间溢出,就在尹穆清以为萧璟斓会杀人的时候,只听萧璟斓道:“慕恩,去拿血玉。”

“是!”慕恩看了一眼萧璟斓,应了一声:“属下这就去。”

萧璟斓这话一出,洛漱妤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阿斓,不要……”

尹穆清瞥了一眼洛漱妤,觉得这女子有病,血玉本就是她的东西,萧璟斓就算拿出来也没有损失什么,这女子搞得就像要了萧璟斓的命一般,要不要搞得这么煽情?

只不过她看了一眼萧璟斓,突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眼前这个男人,是九月的亲爹,可是他却不知道血玉是九月的救命药。而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竟将世人视为珍宝的血玉拱手让人。

他说过,他并不喜欢洛漱妤的,如今开来,全然不是真的。

尹穆清心中酸的难受,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难道就是因为知道这个男人是她孩子的爹?所以她就起了占有之心?

呸,不可能,谁知道他有几个女人?她可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五年前就当被狗咬了吧!

这会儿,楼雪胤走到尹穆清身边,低声道:“虽然来晚,但是不迟!”

尹穆清自然知道楼雪胤指的是什么,见萧璟斓一直看着她,她有些别扭,所以没有答话。

很快,慕恩就带着血玉返回,双手恭敬的交给萧璟斓:“王爷,您要的东西来了。”

萧璟斓接过血玉,对尹穆清道:“放下你手中的女子,你……过来拿。”

尹穆清怎么可能会过去?反而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道:“王爷觉得爷是傻的么?爷过去了,还能离开才有鬼!”

“那么阁下是觉得,本王再毁一次人质的好?”萧璟斓薄唇微抿,便又拿起了弓,指向尹穆清。

他本就没有多少耐心,若不是因为她,他早就下令,这里的人杀无赦了。

一个洛漱妤而已,她真的以为能威胁的了他?

难道到了现在,她还能将别的女人将他联系在一起?

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铁么?

这个女人的脑子是什么做的?豆腐渣?

因为武场的灯光很暗,距离又远,萧璟斓的动作又快,所以尹穆清根本就看不清他手中的东西。

只是看见他有拿弓的动作,而这会儿,她恰好又听到了利箭射来的声音。

她心头一惊,想起萧璟斓对待风夜雪的那一幕,穆的一震。

萧璟斓真的出手?就算他不知道她,可是为什么连洛漱妤都不放过?

她虽然对洛漱妤没有好感,甚至洛漱妤几次想要害她,可是尹穆清却并无杀她之心,连忙推开洛漱妤。

萧璟斓虽然拿了弓,手上却没有箭,暗处射箭的声音他也听到,他眉头一皱,却见暗处一把利箭如闪电般朝尹穆清的方向射了过去。

萧璟斓心头一缩,面色一紧,血玉一抛,身子早已经掠了过去。

尹穆清见萧璟斓扔了血玉,大惊失色,也不顾自己身处险境,飞身前去抢玉。

楼雪胤也变了脸色,本能之下,身形掠了出去。

血玉若损坏,那么一切都是徒劳。

暗处,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见到这一幕,不由的勾起了唇角。

手中的箭弩再次端起,瞄准萧璟斓的后心,毫不犹豫的射了过去。

武功再高,也达不到利箭疾驰的速度,可是人在绝境之下,潜能会无限激发,达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境界。

就在利箭达到尹穆清心脉那一刻,萧璟斓鬼魅的身影便掠了过来。伸手将尹穆清往怀中一揽,另一只手猛的握住了利箭。

“王,当心!”

嗤……利器没入血肉的声音异常刺耳。

与此同时,头顶传来男人不可见闻的闷哼之声。

尹穆清一侧眸,便看见疾驰的利箭擦破萧璟斓手掌中的血肉,带出一片血雾。

她心头骤然一紧,他在做什么?

用箭射她的是他,现在不惜伤了自己也要出手相救的是他,他究竟要做什么?

只是,萧璟斓救不救她,她受不受伤,她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萧璟斓阻止她拿血玉。

而这会儿,她见楼雪胤将血玉拿到了手中,便猛的推开萧璟斓,萧璟斓身子晃荡的后退了几步。

“阿斓……”风夜雪的声音透着几分焦虑。

就连宴子苏也弃了风夜雪,朝萧璟斓这边大步而来。

“阿斓……”洛淑妤叫了一声,这么惊险的一幕,吓的她竟然白眼一番,晕了过去。

尹穆清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萧璟斓,发现他额间冷汗岑岑,似乎隐忍着巨大痛苦。低头,看着萧璟斓血流不止的手,她心里突然有几分心疼。

“阿清,走!”

楼雪胤突然开口,手还握上了尹穆清的手腕,他看了一眼萧璟斓,眉毛一挑,便打算拉着尹穆清离开。

尹穆清抿着唇,看了一眼楼雪胤,有些诧异,他为什么会这么亲昵的喊她。

可是,这里确实不是能多待的地方。

转身……

“跟他走,你敢?”身后便传来萧璟斓沙哑的声音。

声音还是一惯霸凛,尹穆清只是微微驻足,但是不过须臾,还是毫不犹豫的闪身离开。

他和她注定不可能,既然不可能,那何必纠缠?

从此,天涯海角,永不相见吧。

萧璟斓看着尹穆清果断离开的背影,眸色仿若充血一般。

她当真跟着野男人跑了?

五脏翻涌,喉间骤然一甜。

“噗……”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身型一晃,差点摔倒。

“王。”慕恩急不可耐,伸手扶住萧璟斓。

“阿斓。”宴子苏面色阴沉的看着插在萧璟斓后背的那根箭,眉间折痕加深。

幸好,幸好,幸好这箭偏了一分,否则,阿斓必死无疑。

“去……去追,将那个女人,给……给本王带回来!”

他的女人,何以跟别的男人跑?看来是他对她太过纵容。

下次,就算是打断她的腿,他也要将她圈禁在他的怀中,这般,她才能看见他,才不会跑。

咳咳,阿斓每天跩的很,虐他一下,想继续虐他的宝宝们举手,灵殿保证虐不死他!今天没有咯,咱们明天统一时间约!

还有,对于QQ书城的宝宝,你们说章节重复的事,灵殿本人表示很无语,灵殿更新向来准时,也注重质量,不会出现拿重复章节忽悠读者的事。所以我去QQ书城看了,本来更新章节,购买后,确实会出现与前一张内容一样的情况,但是你多点几遍,多刷新后,更新内容会出现。我想肯定是因为腾讯和潇湘刚同步,所以还有待完善的地方,灵殿表示,你们可以来我怀抱,看不重复的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