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女人,你喜欢上萧璟斓了?/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咳……”一口鲜血又从喉间溢出,宴子苏等人吓得半死,宴子苏点住萧璟斓后背之处,阻止鲜血蔓延。

“阿斓,必须立马回寝拔箭,否则……”

“拔,立刻!”宴子苏的话还没有说完,萧璟斓沉声命令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身为大夫,宴子苏听到萧璟斓对自己身体如此不负责任的话,他骤然不悦:“你疯了?”

就这么拔箭,不说身体上造成的疼痛不是常人能忍受的,就说止血的问题,都很难保证。

萧璟斓额上冷汗涔涔,却不见他有任何痛苦之色,面色镇定自若,很难看出此人受了致命的箭伤。

他看着宴子苏,眸色带着有一抹痛色和急色:“刚刚有人……要杀她!”

谁?

宴子苏一直是很疑惑的,为什么阿斓会舍命救那个黑衣男子,不过,他看那黑衣男子的身影,很明显,应该是个女子。

男人不可能那么纤细窈窕。

难道是尹三小姐?

这个认知,让宴子苏微微蹙眉,觉得,若是她的话,这事就麻烦了。

然而,就算是她,就算她是阿斓女儿的娘,也没有眼前这个男人衿贵,宴子苏自然是不会答应。

扣住萧璟斓的命脉,就将他扶起:“慕恩,扶王回府。”

“是!”慕恩伸手去扶萧璟斓,却被萧璟斓拂开:“子苏,拔箭,别逼本王亲自动手!”

宴子苏面色一白,无比的难看,眼前这个男人要气死他!

他相信,若是他不帮忙拔箭,眼前的男人绝对会做出自己拔箭的这种蠢事。

尽管这么拔箭很是凶险,可是宴子苏只能妥协。

“那您忍着点!”

“王爷三思!”慕恩一听急了,极度不赞同:“子苏公子,这么做太危险了,还是先回府吧!”

“呃……”慕恩的话还没有说完,宴子苏便好犹豫的拔出了箭,伴随着一声闷哼,萧璟斓的后背便血流不止,浸湿了黑色的袍子,并向地上蔓延开去。

“止……血!”萧璟斓咬紧牙关,不让疼痛吞噬自己的思绪。

他等不住,在得知有人要取她性命的情况下还能坐以待毙。

更不可能在眼睁睁的看着她和野男人逃跑之后,也无动于衷。

不用说,宴子苏都会去做,封住几个重要的穴位,宴子苏才从怀中拿出几瓶药粉,往伤口涂抹。血流如注,药粉涂上去就被血水冲散,宴子苏只能锲而不舍……

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都不由的禁了声。

他们的王果真不是常人,这么重的伤,拔箭连麻沸散都不用。

“血止住了,这药你服下。”宴子苏话一出,萧璟斓就站了起来,伸手接过药丸就吞了下去,不过须臾,他的面色就不在那么苍白了。

随即玉指放在唇边,一声哨响过后,一匹黑色的宝马便从人群中跑了出来,萧璟斓拉住缰绳翻身而上。

“王爷,您要去哪里?”

“阿斓,你这是胡闹!”

一群人拦都拦不住,萧璟斓便拉紧了缰绳:“下令京兆府尹,九门提督,全城戒严,一只苍蝇也别给本王放出去。刺客,杀无赦!”

王令一下,自然没人敢违抗,慕恩等人虽然担心萧璟斓的安危,却只能领命:“是!”

“去尹府,告诉尹大将军,家里少了人,是不是该追回来!”

“是!”

萧璟斓抿着唇,吩咐完,已经拍门打马而去。

他现在只知道一件事情,他的女人跟着另一个男人跑了,他的女儿也要被那个死女人拐跑了!

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将她们抢回来。

……

夜色浓重,脚步匆匆。一个青衣长衫的男子拿着一把弓,在夜色之中穿梭,银色的面具在微弱的月光之下似乎泛着幽深刺眼的光芒。他身后跟着一群黑衣人,堪堪能跟上前面青衣男子的步伐。

突然,男子脚步一顿,手中的弓箭高举:“散开!”

后面的黑衣人听此,全部朝四周散开,隐没于暗处。

“主上!”唯一留下的黑衣人走到青衣男子的身边,蹙眉:“主上刚刚可以杀了璟王的,为何要偏离那一分?”

男子转身,面具下皓如皎月的眸子闪过一丝嘲讽,手中的弓在一旋,放在身后:“你以为,是你主子我故意偏离的?”

“难道不是?”璟王全心都在那个黑衣人身上,自顾不暇,难道背后长了眼睛不成?

青衣男子不语,只是抬头看了一下逐渐被乌云遮蔽的月色,喃喃自语道:“今夜,似乎和那晚很像呢。”

黑衣男子抬头,却不知青衣男子在看什么,对于主子的思想,他一向不解,今日,也是一样。

马车咕噜咕噜的响,尹穆清面无表情的坐在里面,脑海之中却一直都是离开前,萧璟斓那鲜血淋漓的手。

“怎么?尹三小姐喜欢上了璟王?”突然,身边的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尹穆清眉头一皱,心中一颤,有几分诧异和震惊。

喜欢?

怎么可能?

她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楼雪胤:“你何以知道?”何以知道她就是尹三。

“女人,假扮男人,也要懂男人才行。”楼雪胤邪魅的凤眼一挑,带着几分玩味:“本公子一见清音公子,就觉得不像男人,不过简单一试,果然不是。只是没想到,会是尹家的三小姐。”

怎么试?尹穆清有些不解,只不过那晚的情景从脑海中闪现,尹穆清突然想起,那晚他将手搭在她肩上的一幕。

原来,他真的探了她的骨络。

“你怎么知道我是尹家三小姐?”即便知道她是女人,也不可能那么容易猜到尹家三小姐头上吧?

楼雪胤看了一眼尹穆清,苍白的唇一勾,露出几分笑意:“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在赌?赌萧璟斓对第一美人洛漱妤的心?这段时间,璟王与你尹三小姐的事情传的人尽皆知,本公子自然要去查一查,或许,人质要变也说不定!”

没想到,人质真的变了。

视线落在尹穆清身上,楼雪胤眸中闪过几分复杂。

“这个人质价值果真更大一点呢,不然,不仅血玉拿不到,本公子的小命怕是要交代到倾水庄了。”楼雪胤将袖中的血玉拿出,对着车厢之中的夜明珠观赏:“果真是宝贝,还没有切开,本公子就能闻到里面浓郁的药味儿。”

尹穆清听此,整个人愣住,感觉被眼前这个人骗了,一股恼意从心间油然而生:“这么说,若是洛漱妤不行,你会改变方案,直接拿我威胁萧璟斓?”

“如你所见!”

尹穆清并没有多少楼雪胤这种做法有什么不妥,反正他们并非朋友,而是互相利用罢了,只是……

“你觉得,萧璟斓……他知道我是尹穆清?”

楼雪胤哼唧了一声,看了一眼尹穆清,换了一个躺卧的姿势:“那么,你觉得,萧璟斓会去救一个易容成这副鬼样子的陌生人?还是一个要拿他的女人威胁他的敌人?”

尹穆清不信,可是心中却是极为内疚和疼痛的,抱着最后的希望:“可是,拿箭想要杀我的是他……”

楼雪胤皱眉,将血玉放回怀中,转身看着尹穆清,面色带着几分诧异:“本公子以为,你知道他手上只有弓,没有箭!”

脑中如遭雷击,嗡的一声变的空白,尹穆清瞳孔一缩,看着楼雪胤的眸子带着几分泪光。

突然,站起身,便要往外走。

只是,她刚起身,手腕就被楼雪胤拉住,并且猛的扯入他的怀中:“怎么?你果真喜欢上他了?”

尹穆清跌入楼雪胤的怀抱,又怒又恼:“放开我!”

“萧璟斓并非你的良人,既然不是,何苦要去喜欢?”楼雪胤一手扣住尹穆清的手腕,一手紧紧的搂住她的腰身,不让她动半分:“皇家规矩多,对女子更是苛刻,你嫁他,会受委屈。”

什么跟什么?她何时喜欢他了,何时又要嫁他了?

楼雪胤越这么说,尹穆清越恼,只是没想到这男人受这么重的伤,内力还这么强,她根本动不了:“楼雪胤,你再不放手,别怪本小姐不客气。”

“阿清,你刚才既然选了跟本公子走,现在又为何要恼?”楼雪胤皱眉。

尹穆清听此,抬眸看了一眼楼雪胤,突然笑了:“所以,刚刚你是故意的?故意唤我阿清,让萧璟斓误会?”

“即便不唤,他难道就不会误会?”

“呵……”尹穆清轻笑一声,突然眸色一凛:“楼庄主,我们的交易到此为止!”

说罢,尹穆清猛的低头,用自己的额头狠狠地磕上了楼雪胤的鼻子。

咚的一声,尹穆清的额头瞬间肿了一个包,而楼雪胤的鼻子也血流如注。

“嘶……”楼雪胤疼的倒吸一口冷气,猛的松了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鼻子,眼泪哗啦一下就流了下来。

这女人,也太狠心了……

尹穆清也撞的生疼,头昏脑涨,可是她丝毫不在乎,手腕翻飞,点住楼雪胤几处大穴,从他怀中掏出血玉,恨恨道:“楼雪胤,对不住了,后会无期。”

说罢,从车窗中掠了出去,直接敲昏外面马背上的人,夺了马就跑了去。

楼雪胤的手下这才反应过来,羿行立马呵斥:“快去追!”

“别追了!”突然,楼雪胤的声音从车里面传了出来。

追,只会越追越远罢了。

“主子?”羿行眉头一皱,撩开车帘看见楼雪胤鼻子还在流血,一惊:“您怎么了?”

主子身体特殊,一有伤口,血很难止住,刚刚在倾水庄受的伤,好不容易止了血,怎么鼻子又流血了?

羿行急得不行,连忙翻箱倒柜,找止血药,给楼雪胤处理伤口。

楼雪胤抿着唇,任由羿行给他上药止血,突然,他出声道:“你说,本公子比起萧璟斓,谁好?”

羿行的手一顿,不知道为什么自家主子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但是主子的问题,不得不答:“主子指的是哪方面?”

“身份,武功,金钱,性格……”楼雪胤一一列举,最后还补充道:“甚至……容貌……”

呃……

羿行手一抖,差点没有将楼雪胤的伤口再次捅的裂伤。

“嗯?”

羿行有些哀伤,这个怎么比?

论身份,璟王是暨墨一主,位高权重,身份尊贵,自然是无人可以相比的。

只是,主子也不差,天下第一山庄的庄主,不管是朝廷,还是江湖,都是一霸,无人敢招惹就是了。

武功,传言,璟王是天下第一,只是是真是假,没有人去证实罢了。而主子……武功骤然不是常人能比的,只是一副破身子,别说被人伤,就是一动手,就相当于自残。

金钱,这个璟王肯定是没法比的。因为璟王虽然有钱,但是不能为所欲为呀,那可是国家的。而主子就不同了,天下第一山庄掌握大陆的经济命脉,不仅是暨墨首富,放眼望去,四国之内,都没有比主子更有钱的人。

性格,这个好,只要不招惹,主子性格还是很……好的!璟王?想一想,都觉得不好伺候。

容貌?璟王容貌清贵邪魅,主子则是阴柔绝艳,都俊美的让天下女子都自惭形秽,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只是,毕竟是自己的主子,羿行自然是要哄的:“自然是主子略胜一筹!”

然而,楼雪胤突然拂开羿行的手,起身道:“欺骗主子,自己领三十杖!”

说罢,楼雪胤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送进嘴巴,便起身出了马车。

既然多有不足,就该先下手为强。

羿行手一僵,顿觉自己很无辜,哭丧着一张脸,说错了话么?怎么就白白讨了三十杖?

……

尹穆清骑着快马,本来要回倾水庄,可是走到一半,她突然又举得自己是多此一举。

他误会就误会了吧,解释了,又有什么用呢?

反正结局就是她拿洛漱妤威胁了他。

想到这里,她果断拉转缰绳,从小路朝西城门奔去,她已经让封离他们去接九月了,只要接了九月,就在城西的一小铺子汇合。

到时候,带着九月远走高飞。

萧璟斓得知倾水庄有刺客闯入后,便派人护送小姐们回了府,时间已经很晚,早该送客的,只是洛漱妤拖着不让罢了。

沈柠带着九月出了倾水庄,便遇上了沈盈。沈盈看了一眼沈柠四周的婢女,意思很明确。

沈柠让白虹七星不必跟着,任由沈盈拉着朝前走了几步。

沈盈这才有开口:“七妹妹在尹府日子过似乎不错,也不枉费我这个做姐姐的一片苦心。”

沈柠不说话,只是微微低头。头上那兰花玉簪暴露在沈盈面前,沈盈眉头一皱,带着几分怒意:“不过是一枚簪子,你显摆什么?要知道,你现在有的,都是本小姐给你的,没什么好得意的。只不过也是,现在有,就好好享受,别什么时候守了寡,要什么没什么!”

沈柠以前在沈府不受宠,穿的戴的还没有府中一等丫鬟好,性子又软糯,沈盈自然是看不上的。

她从小就喜欢尹家的二公子,温文尔雅,容貌清绝俊美,又是从文的官,比起从小痴迷武功兵器,冷冰冰的尹家大公子,她肯定是倾向于尹凌翊的。

最主要的是,尹凌灏要出去带兵打战,什么时候死在战场上都说不清,她又怎么可能将自己托付给一个有今天没明日的人?

沈柠听沈盈这么说,心下自然不快,又急又怒,只是她不可能和沈盈辩论什么,咬唇低语:“大姐姐若是没事,妹妹先回府了,晚了,夫君怕是要担忧了。”

沈柠这么一说,沈盈心情自然不好。

她本以为自己让一个不受宠的庶妹替嫁,尹凌灏一个武将,会大发雷霆,不说责打沈柠,冷落她,再娶几房妾也是有的。

没想到不仅没有,他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对沈柠百般好。

沈盈异常吃味,毕竟本该是她的夫君,竟然对另一个女人百般好,她怎么可能咽的下一口气?

这种感觉,似乎并非是她抛弃了尹凌灏,而是尹凌灏看不上她,并非非她不娶。

这让一个从小就优越感十足的沈盈非常的难堪。

甚至,沈盈羞愤至极,怒道:“七妹妹真是不知羞耻,不过是替嫁,还真的将自己当做尹家的大少夫人了?天真!阿灏哥哥若不是看在本小姐的面子上,怎么可能对你好?你就醒醒吧!”

沈柠拳头紧握,脸色白了几分,眼泪在眼中打转,却强忍着不流下来,福了福身:“妹妹先告退了!”

“等等!”沈盈制止,有几分不耐:“你可知,阿翊哥哥什么时候回来?他出去这么久,我写了好几封信,他都不回我,难道出了什么事么?这都急死人了!”

沈柠摇了摇头:“这事,妹妹真的不知道。”

“走吧走吧,也不指望你了!”沈盈不悦至极,高傲的转身,大步离去。

沈柠这才转身,疾步上了马车。

鸢歌抱着已经熟睡的九月坐在马车之中,她看见沈柠面色不对,问道:“少夫人可是身子不适?沈小姐对您说了什么?”

“没事,走吧!”

鸢歌见沈柠不说,也没有再问。

马车在静谧的街道上行走,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突然,外面的车夫突然传来一声闷哼,马车骤然一停。

沈柠被马车骤停下强大的冲击力直接给摔出了马车。

“啊……”

白虹和七星奉命保护沈柠,自然不会让她摔着,白虹飞身而起,将沈柠护在怀中:“夫人,您没事吧?”

而七星则是护在二人前面,防备似的看着来人。

“保护小月月,七星,去保护小月月。”沈柠毕竟是弱女子,这么一摔,吓的脸色苍白,心脏噗通噗通直跳,待她缓过神来,才见周围出现了几个江湖打扮的人,男男女女,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所以,她急了……

鸢歌虽然护着九月,可是沈柠的声音还是将九月吵醒,他揉了揉眼睛,看见外面的人,顿时眼前一亮。

“流飞徒儿,仙儿姐姐,你们怎么来了?”

小家伙跐溜一声从鸢歌怀中扑腾了下去,几步便跑到一个穿着黑灰短打的男子身边,扬着小手求抱抱:“乖徒儿,好久不见,有没有想爷?”

流飞长着一张娃娃脸,圆润的下巴带着几分婴儿肥,十几岁的少年,看起来却像一个包子。流飞伸手抱起小家伙,高高的举起,身子几个旋转:“想,想死徒儿了,师傅又重了。”

“那是当然,爷长高了!”九月扬眉一笑。

一旁,一个身穿红色衣裙,额前留着一缕红色发丝的漂亮小美人突然脸色一沉,脸蛋凑近小九月,故作生气的道:“九爷就不想仙儿姐姐?姐姐太伤心了。”

九月这才看过去,伸手抱住廖仙儿的脖子,拿光洁的额头靠了靠廖仙儿的额头:“最想仙儿姐姐啦。”廖仙儿却不满意,捧起小家伙可爱精致的脸蛋狠狠的啄了几口,才算满意。

小家伙脸色一沉,伸手在脸上狠狠的擦了几下:“廖仙儿,你太恶心了!”

这会儿,九月突然想起了沈柠,朝后一看,小手指了指沈柠:“流飞徒儿又不乖咯,你们吓着了爷的舅娘。”

小家伙要下去,可是流飞却不松手。

“徒儿你放开爷。”

旁边的封离瞥了一眼流飞,低声道:“送走。”

“包在我身上。”言罢,也不和九月解释,流飞就带着九月隐没于暗处。

九月总觉得气氛不对,在流飞怀中不住挣扎:“你们要做什么?要带爷去哪里?娘亲呢?你们要把舅娘怎么样?流飞,你放开爷……”

这公然抢人,可是吓坏了沈柠和尹府的侍卫。本来见九月和来人比较熟悉,沈柠正诧异,三妹妹如何有这么一些江湖朋友,却见这些人带走了九月。

沈柠脸色一白,连忙吩咐人去抢人。

“七星,白虹,不能让他们带走九月,快去追!”孩子在她手上丢了,她万死也难辞其咎。

“是!”七星也深知孩子的重要性,本要闪身去追,却被封离挡住。

封离拔剑,不过几招,就将七星打到口吐鲜血。身边尹府的侍卫见此,连忙围了上来,只不过这些人何以是封离的对手?

封离身影攒动,在人群之中一扫而过,尖端就划过了众人的脖子,连惨叫都不曾,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过须臾,就只剩下了白虹和沈柠。

沈柠何以见过这帮惨烈的一幕?

眼前全是刺目的鲜红,鼻息之间全是刺鼻的血腥之气,她胃中一阵一阵的翻腾,却仅仅的掐住自己的手腕,让自己保持镇定。

眼见封离一步一步的朝自己逼近,沈柠脸色苍白,却不曾服软,一双杏目看着封离,故作坚定的道:“封侍卫,你……要杀我?三妹妹,三妹妹可知道?”

封离眸色冷如寒冰,无半丝波动:“她不会知道。”

“少夫人,你快跑,白虹拦住他!”白虹拔剑,护着沈柠节节后退。

离开不久的鸢歌听见后面传来的刀剑之声,顿觉不对,封离没有走?

她连忙返回一看,骤然一惊,见封离要杀沈柠,连忙飞身上前,阻止:“封离住手!”

封离皱眉:“她们,留不得!”

留了她们,相当于留了线索,尹府若是要找小姐,易如反掌。

因此,只好斩草除根。

“小姐只是吩咐我们接小主子,并没有让我们杀人,你看你做了什么?”小姐是尹府的人,不管怎么说,对尹府的人出手就是不对!小姐是晚辈,怎么去面对尹府的长辈?

封离却是铁了心要杀人灭口,小姐没有尹家,会活的更加精彩,更加的快乐。

因为有了尹家,她才会面对那样的流言蜚语,封离已经忍了很久。

伸手,挥开鸢歌,提剑,刺了过去。

沈柠抿唇,骤然闭了眼睛。

或许,这样死了也好,不会再那么尴尬的面对他,不会因为做不回自己而提心吊胆,不会再活在大姐姐的阴影之下。

只是,刀光在她脸上一闪而过,想象之中的疼痛没有来,倒是腰间一紧,天旋地转间便跌入一个温暖硬朗的怀抱。

“阿柠,没事吧?”

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带着几分急切,沈柠睁开眼,入眼就是熟悉的俊颜。

“爷……爷!”一声浅吟般的呼声带着万般委屈,看见眼前的男人,沈柠似乎找到了主心骨,除了委屈,恐惧荡然无存,她突然抓着尹凌灏的衣领,急道:“爷,小月月被他们抓走了,小月月被他们抓走了!”

尹凌灏看着这样的沈柠,薄唇紧抿,心疼的不行。

这丫头没有见过这般血腥的情景,自然是害怕的,撑着没有晕过去已经很难得。

伸手打横抱起沈柠,尹凌灏道:“别急,已经派人去了,九月没事,三妹妹也没事。”

说罢,尹凌灏抱着沈柠进了马车。

“白虹,来伺候主子!”尹凌灏一离开,沈柠却拉着尹凌灏的衣袖,身子抖得厉害:“爷……”

这丫头是吓坏了,蹲下,将女子揽入怀中,尹凌灏拍着申沈柠的背,低声哄道:“别怕,睡一觉就过去了,没事!”

说罢,伸手点了沈柠的睡穴。

将沈柠放在榻上,盖好,尹凌灏才对上马车的白虹道:“送少夫人回府。”

“是,爷!”

外面,封离和尹承衍正在纠缠,鬼魅的身影在半空落在房顶,又从房顶移到地面,刀光剑影,你来我往,很是激烈。

看着封离的剑法,尹凌灏不仅紧皱了眉头。

这剑招,似乎……在哪个剑谱上见过。

轰隆一声,二人刀剑相撞,在天空划出一道闪亮的白虹。

尹承衍稳稳的落在地上,手腕翻飞,剑影阑珊,变幻莫测的剑影在空中编织成一个巨大的剑网,铺天盖地的朝封离罩了过去。

不知为何,封离刚刚和尹承衍对打的过程中,因为动用了九成内力,一股陌生的内力从丹田升起,从四肢百汇游走到了脑中,冲撞的脑子剧痛无比,恍若要炸裂开来一般。

封离的剑落在地上,紧紧的捂着脑袋,根本无力再对抗尹承衍的剑招,那双冷若寒潭的眸子也逐渐变成深紫色,泛着幽深的光芒,仿佛来自地狱的魔。

轰隆一声,尹承衍的剑网全然击中封离,封离的身子被强大的内力撞击,后退至墙角。

黑色的衣服被撕裂,露出强硬的胸膛。

捂着胸,封离突然轻笑了一声,诡异的笑声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随即只见他脸色一变,一口鲜血呕出,刚刚还光洁的胸膛出现无数剑痕,鲜血四溢:“咳咳……”

封离身子一软,单膝跪地。

尹承衍眉头紧皱,缓步靠近:“决心剑法,你……是墨氏皇族之人?”

“墨氏皇族?”尹凌灏面色一变:“晋源的人竟然悄无声息的来了暨墨京都?”

二弟在江南一代发现了晋源的探子,没想到这么快,晋源的人就出现在了京都,还是皇族之人?

尹承衍也深知这其中的严重性,紧皱的眉头一直未曾松开,阿清竟然和墨氏的人有来往?她是被逼,还是被蒙在鼓里?还是她……明知故犯?

“派人将他押回去,寻你三妹要紧!”尹承衍吩咐。

尹凌灏点头,亲自派人将封离捆绑起来,直接送到了刑部大牢。

鸢歌因为阻止封离杀害沈柠,所以没有被认为是封离同伙,尹凌灏却还是派人将她绑了,跟在了人群后面,她是三妹身边的丫头,可定知道三妹去了哪里。

……

而这会儿,城西的一处偏僻的小巷,尹穆清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好在流飞的身影很快出现在她的面前。

九月气的不轻,因为情绪激动,脸色难看的吓人,唇色也无一丝血迹。

“九月!”尹穆清见此,有些急了,立马将九月接过,摸了摸小家伙的额头,见他温度正常,尹穆清提着的心才松了下去。

“娘亲,你们有事瞒着我,为什么不给舅娘打招呼就走呀?”九月委屈的不行,好不容易有一个除了娘亲之外,同样疼他的舅娘,怎么就走了呢?

尹穆清没有想到小家伙这么在乎沈柠,倒是有些意外,甚至还有一些内疚,没有给这小家伙透露一点口风,确实是她的疏忽,可是已经走到这一步,她再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九月,你听娘亲说!”尹穆清将九月放在地上,一本正经的哄道:“娘亲已经拿到了血玉,血玉现在就在娘亲的手上。你明白吗?拿到血玉,我们就不必再与那些人有什么牵扯了,不需要讨好谁,不需要忌惮谁,更不需要每天听一些流言蜚语。既然如此,娘亲就带九月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等九月病好了,九月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练功,跑马,耍剑,当大将军,还不用穿娘儿们穿的衣裙,九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好吗?”

尹穆清说的,无疑是很有诱惑的,九月心中很是摇摆不定,他抿着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尹穆清,随即,问道:“娘亲,你不要外公,不要舅舅,也不要舅娘了吗?”

外公?

小家伙软糯的声音带着几分祈求的意味,尹穆清心脏骤然一缩。

原来,九月这么在乎外公,在乎舅舅?

可是,他从来没有喊过尹承衍外公,是因为考虑着她的感受吧!

“还有殿下,娘亲,我们就这么不告而别,殿下会不开心的!”九月一想到这里,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像一颗心被什么扯着,难受极了,软糯的声音带着几分哭腔:“娘亲,以后,是不是九月再也见不到殿下了!”尹穆清从来没有见过小家伙这么难过过,一想到那个懂事的孩子,尹穆清也难受的紧,可是,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她连九月都没有告诉,又怎么可能带九月去辞行?

所以她只能狠心的开口:“不会,等九月身子好了,自然可以回来找殿下玩儿,好不好?”

流飞和廖仙儿也在一旁看着,也觉得难过,几日不见,小主子竟然有了这么多不舍的人,小孩子的情意最是单纯,舍不得就是舍不得,所以很难用大道理来说服。

只是九月也并不是那种不听话任性的人,抿着唇沉默一阵,什么都没有说,就朝停在巷子之中的马车走去。

然,小家伙刚爬上马车,便毫无征兆的栽了下来。

咚的一声磕在地上,也不知磕到了哪里,声音很大。

尹穆清吓的不轻,疾步而去,扶起小家伙,才见小家伙早已经晕死了过去。

“九月,九月醒醒!”尹穆清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廖仙儿和流飞也惊了一跳,立即围了过去:“九爷,九爷没事吧?”

“仙儿,快,快看看!”廖仙儿虽然师承鬼医,一手毒药走南闯北,可谓遇神杀神,锐不可当。除了毒术,医术也还说的过去。

廖仙儿连忙蹲下,伸手摸了脉,脸色异常严肃。

“如何?”尹穆清抱着孩子的手都在抖。

“九爷这是情绪激动,心悸所致。”廖仙儿从怀中药瓶之中拿出一枚药,送进小家伙的嘴里:“阿清姐姐,九月这身子,恐怕不能赶路了。”

“什么?”尹穆清低头看着怀中孩子苍白的脸,内疚不已。现在不赶出城,恐怕过不了多久,就会全城戒严,根本就出不去了。

心悸?尹穆清很担心,九月是在胎中不足,所以心功能有损,身子才这么差!

也就是,前世说的心脏病。

这里自然不可能做心脏手术,只能将希望放在血玉身上。

“小姐!”流飞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上并无任何有心,蹲在地上看着尹穆清,开口道:“小姐现在还是找一个地方让师傅休息吧,现在已经出不了城了!”

尹穆清震惊不已:“你说什么?”

“我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九门提督带着城中兵全城戒严,最先封锁的就是西城门,现在东南北门肯定也出不去了。”

流飞不慌不乱的声音让尹穆清瞬间火大,噌的一声从地上站起:“你怎么不早说?”

流飞被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尹穆清,瞪着一双大眼睛,那无辜的眸色像极了九月装无辜的时候:“早说了,不还是出不去么?”

说完,流飞抱头,尹穆清果真拿手在流飞脑袋上暴打一顿:“笨!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廖仙儿躲的远远的,才不会承认她和流飞这笨蛋有关系。

没办法,没想到萧璟斓的动作这么快,她只好带着九月上马车,从小巷子赶去附近的医舍。

她记得,附近有一片樟树林,只要穿过那片樟树林,就能到城中心,那里夜市繁华,就算萧璟斓要找人,也如同大海捞针。

马车行至樟树林,林中雾气逐渐升起,安静的有些诡异。

暗处,青衣男子看着缓慢行至的马车,唇边勾起一抹笑意:“来了!”

在这里,灵殿要偷偷的告诉大家一个消息,明天,男女主的福利会出来,有没有想看的?想看就进群,全文订阅截图附上,就有羞答答的福利,群号是:534148701

还有哦,灵殿现在会统计进群正版读者的生日,在正版读者生日的那天,若是粉丝值在前二十的,灵殿会送上神秘实体生日礼物,这个活动,在十二月开始,直到文文完结,所以想要灵殿惊喜的萌宝粉们,可以进群于灵殿交流哦!

还有,灵殿不开心,灵殿不求花花,不求票票,就没有人给灵殿爱抚!今天一张票票都木有,已经哭晕在厕所。

因为不开心,所以灵殿决定今天就一更!就这样,你们可以选择打我!

抱头,乱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