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爹爹,你是九月的爹爹对不对?/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身边的黑衣人看着来人,很是钦佩眼前的男人。

“主子,您怎么就能确认马车会从樟树林过来?”

青衣男子眸色闪过一丝精光,道:“将心比心!正常情况,西城最偏僻,就算封城,也肯定是西城最后被封。若是逃离出城,西城门是首选。只是,她是料想不到,璟皇叔手下的人办事能力有多高,西城会这么快被封。既然这个时候西城门被封,那么她若是要避开城中搜查侍卫,只能走这条路。”

“可是,既然如此,璟王肯定也会知道她会选这条路,只要在这片樟树林外面守株待兔即可,她还要选择这条路?”

“因为……她没得选择!”

她走这一步,全然是为了那个孩子,若是那个孩子出了一点点问题,她岂会不顾那孩子的安危呢?

距离西城门最近的医馆,也就只有樟树林东面的一家而已。

……

马车之中,尹穆清抱着昏迷不醒的九月,面色沉的难看。小家伙脸色苍白的可怕,唇色有些泛着青紫的感觉,呼吸也有些困难,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小家伙中了毒。

“仙儿,九月真的没事吧?”这个问题问了很多遍,尹穆清都也不放心,似乎需要对方再三肯定,九月没事,她才舒心。

“阿清姐姐你放心吧,我给他用了护心丸,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再说,你不是拿到血玉了吗?只要收集齐引药,九爷定能活泼乱跳的站在你的面前。”

廖仙儿是一个对什么都不担忧的人,恐怕刀架在她脖子上,她都觉得是小事。咬了一口苹果,觉得不怎么够味,拿出怀中的一瓶毒药,尽数撒在上面,看着黑漆漆的苹果,她咬了一大口,美美的品尝了一番,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够味嘛!”

尹穆清看着廖仙儿这副样子,总觉得额上青筋突突的跳,抱着九月很不自然的往后缩了缩,这样的人还是远离的好。

“引药,为何以前我没有听你说过?何以不告诉我?”

“阿清姐姐不是没有问么?”

尹穆清咬牙:“我要是知道了,还需要问你么?”

咬着苹果,廖仙儿很是无辜的道:“阿清姐姐又凶我,你不是血玉都不知道在哪里么?再告诉你那些东西也于事无补嘛。现在有了血玉,告诉你也不晚呀!”

眨了眨大眼睛,廖仙儿觉得自己没错。

“阿清姐姐,仙儿被人欺负了。”廖仙儿眨了眨大眼睛,分分钟卖起了萌。这一个二个,将九月的动作模仿的有模有样。

“怎么回事?”她被欺负?尹穆清表示很怀疑。

廖仙儿吸了吸鼻子,开始痛诉这段时间的苦逼日子:“一个月前,本姑娘就出了鬼谷,结果还没有痛痛快快的玩上两天,就被一群畜生盯住了,他们一定是看见本姑娘貌美如花,所以起了歹心!”

“结果呢?”这不是好端端的在这里待着么?遭殃的一定是那群没有眼光的畜生。

“给你说哦,他们一群大男人以多欺少,恃强凌弱,将本姑娘抓了起来。如果不是本姑娘聪明,逃了出来,指不定现在在哪里呢!哼,这群人,不给他们点教训,就不知道本姑娘的厉害!”

他们似乎知道她擅长用毒,所以早有防备,将她身上的毒药全部搜刮了去。只不过,不知道她牙缝里面也能藏毒,毒不死他们才怪。

“很明显,这么看来,损命的是对方。既然如此,你有什么委屈的?”

“怎么能不委屈,他们抢走了阿清姐姐送给我的残月匕首,阿清姐姐,你可要帮我找回来!”廖仙儿气的半死,她长的这么漂亮,竟然都没有人对她有非分之想,唯独看上那把匕首,真是岂有此理。

即便残月是古武神器,可是,哪里有她廖仙儿这么稀罕人?

师傅说的都是骗人的,什么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一派胡言。

“抢了你的残月?”尹穆清眉头微拧,残月是两年前萧存送她的礼物,被廖仙儿看上,她便转送给廖仙儿了,没想到被人夺了去。

“是呀,我查了,那些绝对不是普通的强盗,他们有组织,有纪律,穿着打扮也非常讲究。对了,他们每个人的衣领处都有一朵曼陀罗。”

“天下第一山庄?”尹穆清惊呼一声:“这么说来,是楼雪胤抢了你的残月?”

“呵……”尹穆清豁然开朗,为什么楼雪胤那么了解她,原来破绽在这里。

廖仙儿和陌上香坊的清音公子有来往,残月剑是萧存送给天上人间琴师清音公子的,而这把匕首,楼雪胤却在廖仙儿手中得到,那么这两人的关系,又怎么会不清楚?

那么,楼雪胤一直是在给她装傻!

真是卑鄙!

好在现在血玉是在她的手上,否则,和这样一个狡猾的就像狐狸一般的男人来往,到了最后,她可能会被算计的很惨。

正在这时,砰的一声巨响突然从外面传来,马车的轮子似乎陷阱了坑里面,车身骤然一歪,轰隆一声歪在一边。

尹穆清瞳孔一缩,玉手一挥,一股内力倾泻而出,将马车震碎,带着九月破车飞出。

“小姐!”突然的变故让外面的流飞等人脸色一变,回身一看,却见尹穆清抱着九月再地上一滚,已经安然无恙。

尹穆清翻身而起,看了一眼马车,却见马车的车轱辘下面出现了一根铁索,将车轮栓了起来,马车不翻才怪。

她……是落在了别人的圈套里么?

气氛异常诡异,尹穆清三人将九月护在中央,防备似的四周。

暗处,青衣男子面具下的眸色讳莫如深,抬手,下令:“除了尹三小姐,其他,杀无赦!”

阿清,对不起了,那孩子不能留。

这话一出,暗处的黑影从四面八方出现在尹穆清面前。

“阿清姐姐,你带着九爷先走,这些人留给仙儿和流飞好了。”廖仙儿防备似的看着周围的黑衣人,却并无惧意。

似乎对于这种情况,见怪不怪。

“小姐,你和师傅先走!”流飞也坚定道。

封离大哥为什么还不来?若是有封离大哥在,这些人,根本不足为惧。

“现在,怕是谁也走不了了!”尹穆清面色紧绷,抱着孩子的手不断的收紧。都怪她大意了,因为出逃,所以人数不宜太多,本想着有封离在,便不会有危险,可哪里知道从来办事效率高,从不离身的封离今日竟然没有出现。

尹穆清觉得自己似乎落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自己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在她身上能得到什么呢?

难道是血玉?

这时,领头之人开口说话:“尹三小姐,留下孩子,可保你性命无忧!”

孩子?

要这孩子做什么?

难道……

一股寒意油然而生,不可能啊,除了萧璟斓,应该没人知道九月是萧璟斓的骨血的呀,而且就算知道,一个小姑娘,也不会成大器。

这些人,究竟心有多狠,才会一个小姑娘都不会放过?

尹穆清讽刺一笑,反问道:“这位大哥一看就是孙子辈的人,孙子辈不算,还是个悲催的单身狗,不然就不会说出这么滑天下之大稽的话了!不会这么不体谅当爹做娘的心,你见过天下有哪个父母,丢下自己的孩子逃命的么?”

领头之人一噎,有些大脑短路,就算她不会丢下孩子逃命?怎么和他是不是孙子辈,是不是单身狗有关?

还有,那个单身狗是什么狗?

突然,一怒,竟然敢骂他是狗?

“敬酒不吃吃罚酒。”领头人眸色一凛,沉声喝道:“杀无赦!”

话落,黑衣人立即群集而上。

刀光剑影,瞬间在这樟树林掀起一番云涌厮杀。

廖仙儿红影一闪,瞬间影没于黑衣人群之中,手中的红色嗜血鞭如影随形,似乎那抹红色的剪影已经融入她的血液,是她灵魂的一部分。

随着鞭影挥过,留下一抹红色的淡烟,所到之处,黑衣人动作全部缓慢下来。

“这臭丫头鞭上有毒,大家小心。”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黑衣人瞬间对廖仙儿防备起来。

尹穆清怀中护着孩子,动作有所束缚,这些黑衣人似乎是铁了心要取她怀中孩子的命,剑锋全然往九月身上逼。

流飞护着尹穆清,也逐渐开始力不从心。

剑光一闪,直逼九月的脖颈,尹穆清瞳孔一缩,拿剑一档,另一处的剑又挥了过来,尹穆清只能抬手阻止,嗤的一声,利剑瞬间划破了尹穆清的胳膊,鲜血瞬间溢了出来。

“小姐,小心!”流飞那娃娃脸上也是尽显忧色,可是人太多,他身上也出现大大小小的无数的伤,着实无暇分心。

暗处的青衣男看到这一幕,心脏一缩,拳头骤然一握。

抿了抿唇,终究是没有忍住。

抬手,将脸上的面具拿下,露出一张清绝如玉的脸。

这人,赫然是萧湛的模样。

萧湛闪入人群,面对自己的人也丝毫不留情,不过须臾便杀出一条血路,他看见一边被流飞遗弃的骏马,翻身而上,朝尹穆清打马而去。

眼见要到达尹穆清的面前,萧湛面露一抹异样的光彩。

弯腰,伸手:“阿清,手!”

混乱之中,且在这危机关头,能看见一个熟人,即便是现在还不是朋友,尹穆清也觉得是好的。

不做任何犹豫,将手递了过去。

然而,二人的手还没有相握,尹穆清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威压,强大的气场让她双腿发软,萧湛身下的马儿也抵不过这强大的内力,开始狂躁嘶鸣起来。

再看周围的黑衣人,拿剑的手便的有些吃力,有的受了伤,内力弱一点的人甚至已经被这强大的压迫逼的瘫软在地上。

尹穆清正想看看来者何人,只听身后马蹄渐近,就在她转身之时,腰间一紧,天旋地转间,连同她怀中的孩子,全部被卷上了马。

这一幕来的太快,萧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女人就被人夺了去。

萧湛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位置,本该生气,唇边却无端荡出一抹笑意。

萧璟斓身受重伤,如今却这般动用内力,他要强撑,也撑不到多久。

如此,不杀他?更待何时?

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萧湛比了一个手势,四周的黑衣人得令,尾追而去。

尹穆清被人抢走,流飞和廖仙儿自然担忧,只不过四周黑衣人都撤离,他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加的担忧,不知道来者何人,小姐和公子都在他上,他们自然不能放心。

……

尹穆清被劫上马,不过一秒的惊异过后,便知道身后之人是何人。

熟悉的君子兰香味,除了萧璟斓,还会有谁?

他的出现,让尹穆清心中百般交集。

他……是担忧她,所以才来的么?

尹穆清看到萧璟斓缰绳的手上布满鲜血,一滴一滴的往下低落,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尹穆清的鼻息,让她心里异常难受。

这伤,是拜她所赐吧?

若不是为了救她,他也不会受伤!

他们皇家向来自视尊贵,他们的身体不仅是自己的更是这天下百姓的,所以保护好自己不仅是对自己负责,更是对江山社稷负责。今日萧璟斓这样舍身救人的举动,又如何不让尹穆清动容?

身下的骏马跑的很稳,这样训练有素的宝马,就算是无人驾驭,也不会惊慌。

“萧璟斓,你的手流血了!”尹穆清终究是没有忍住,对身后的人道。

只不过,她这话一出,刚刚还紧紧揽住她腰身的手穆的松了开来,靠在她身后的人也突然离开,毫无征兆的从马背上滑了下去,一头栽在地上。

尹穆清一惊,反手去拉,却连一片衣角都没有碰到。

骏马似乎感觉到自己的主人落了马,不待尹穆清勒住缰绳,刚刚还稳健而行的步伐便立马停了下来,掉头就去找人。

几步挪到萧璟斓身边,一阵期期艾艾的噗嗤噗嗤的声音发出,马儿用嘴去探躺在地上毫无生气的主人,似乎在努力唤他起身。

尹穆清对这马儿认主的举动非常感动,但是她现在更关心的是萧璟斓的身体。

他刚刚还那么拽,怎么这个时候就焉儿了?

难道受了什么伤?

翻身下马,尹穆清将昏睡的九月放在地上,好在因为考虑到要离开,给九月穿的比较厚实,想来也不会着凉。

尹穆清见萧璟斓脸色苍白,额上浸出一层薄汗,唇边挂着一抹鲜艳的血线,看着异常的吓人。

“萧璟斓?你没事吧?”尹穆清蹲在地上,拍了拍萧璟斓的脸,在触及到他的脸颊时,惊然发现温度高的吓人。

发烧了?

而这会儿,不远处传来一阵杂乱之声。

“这有血迹,在附近搜!”

刺客追来了?没想到,刚刚萧璟斓那么强大的内力竟然没有将他们震慑住,还追了过来,尹穆清心下一沉,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一大一小,突然有一种恐慌和无助。

拽了拽萧璟斓的衣服,尹穆清急道:“萧璟斓,你别装死呀,刚刚那么跩,怎么现在就躺在地上装死?连累我和九月,我跟你没完!”

“你这么重,我可背不动你,若是不醒来,我就带着九月走了,不管你了?以后你死了,可别说是我过河拆桥,恩将仇报,不念情面。”

见萧璟斓不动,尹穆清狠了狠心,当真起身,抱起九月就要走。

只不过,她刚有这个打算,萧璟斓的马就上前一步,挡在她的面前,那黑黝黝的马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她,然后前腿一弯,便跪在了地上。

尹穆清心脏一缩,心中又羞愧又难堪。

瞧,这马儿都懂得不离不弃,萧璟斓好歹救了她,好歹是九月的爹,她这么不管不顾真的而好么?

这事容不得她纠结,救吧!

放下九月,拽起萧璟斓的手,吃力的见他扶了起来:“萧璟斓,你得感谢本姑娘不是你那什么柔柔弱弱的洛小姐,如果是她,她可搬不动你,沉的像猪一样!”

突然,头上传来一阵阴深深的咬牙切齿的声音:“她……她可不会和野男人跑!”

萧璟斓本来已经没了意识,可是听到尹穆清的声音,潜意识中,他逼迫自己醒过来。

他很是担忧她的安危,怕他昏睡后,她会害怕,会无助,甚至会受伤。

所以,他醒了。

只不过一醒来就听到尹穆清欠揍的话,萧璟斓银牙紧咬,恨不得将这女人就地正法,狠狠的要了她,她才知道,今日,跟着外人走,是犯了多了严重的错误!

“呀……”突然说话的萧璟斓将尹穆清惊了一跳,手一松,萧璟斓便又瘫软了下去。

“呃……”一阵闷哼随即传来,尹穆清连忙伸手相扶,然,在月光之下,却见萧璟斓的后背之处,墨色的袍子一片湿濡,浓厚的血腥之气逐渐弥散。

尹穆清这才眉心一跳,心似乎漏掉了半拍:“萧璟斓,你……”

“嘘……”萧璟斓打断尹穆清的话,指了指卧在地上的马:“带着九月……上马!”

尹穆清抬眸扫了一眼,却见不远处,黑影幢动,刺客已经逼近。

容不得她犹豫,抱着九月坐上马背:“萧璟斓,手!”

这一幕何其相象?萧璟斓撑着膝盖,看着尹穆清朝他递来的小手,怒极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刚刚,他若是没有看错,那个男人,是萧湛。

又是一个野男人,这女人惯会招蜂引蝶。

前不久招惹的是谁?哦,天下第一山庄的那个楼雪胤,现在又招惹萧湛!

呵,一群臭男人,怎么就像女人一样耍狐媚子手段,勾引他的女人。

哼!都是一群狐狸精!

伸手,握住那温暖的小手,借力起身。

因为马儿是卧着的,所以萧璟斓虽然现在很虚弱,但是还是不影响他上马。

这匹宝马很是通人性,萧璟斓坐上去,便起身,悄无神器的朝小路疾驰而去。

尹穆清很担心萧璟斓后背上的伤,她不过是一瞥,就觉得那伤肯定很严重,刚刚又摔了一下,“萧璟斓,你没事吧?”

“关心……本王?”保护女人和孩子是男人的职责所在,即便是受伤又如何?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受委屈。

萧璟斓向来不是那种惯会博取别人同情的人,可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又另当别论。

回答的快,隐藏的很好,但是尹穆清还是能听得出他言语之中的隐忍之意。

心下更是自责了。

身后的人下巴放在她的肩上,炙热的胸膛也紧贴她的后背,尹穆清说不别扭是假。可是,感觉到他的伤,尹穆清没有推开他,反而直了直腰背,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靠的更舒服一点。

缰绳掌握在萧璟斓的手中,尹穆清唯一能做的,便是抱好怀中的孩子,并且当做萧璟斓的支撑。

她总感觉,身后的男人随时随地,会有栽下去的危险。

不知不觉,月亮早已经被乌云遮盖,似乎转眼就要下去。

“快下雨了!”下雨很好,雨水冲散马蹄印,冲掉血痕,就不用担心那些人会轻易找上来。

“嗯!”

“萧璟斓,你还好吧?千万别睡呀!”尹穆清感觉身后的萧璟斓整个身子都倾了过来,尹穆清顿感不妙。

“嗯……”气若游丝的回答让尹穆清眉心一跳,更加紧张了。

不知不觉,马儿已经走到一处荒无人烟之处,闪电划过天际,紧接着而来的是一震耳欲聋的雷声。

借着闪电的那抹亮光,尹穆清突然看见前方有一处破庙。

她心下一喜。

虽然,下雨是好事,可是九月淋不得雨,萧璟斓也身受重伤,现在高热不退,怎么能淋雨?

“驾!”尹穆清驾着马儿,果断的进入破庙。

这时,萧璟斓终于还是晕了过去。

由于有人追,尹穆清不敢生火,只能脱下外袍,盖在小九月身上。好在庙里面有些干草,还能隔地湿。

待安置好了小九月,尹穆清才去检查萧璟斓到底是伤在哪里。

在萧璟斓身上四处摸索,啪嗒一声,萧璟斓收在怀里的一枚玉葫芦坠儿掉了出来,只不过尹穆清并看不见掉了什么,也就没有理会。

抹黑脱掉繁重的外袍,尹穆清从萧璟斓的肩头,一直往下摸索,待她摸到后心处,赫然感觉到手下一片湿濡。

闻了闻,血腥之气带着不可忽略的药味。

尹穆清心脏一缩,之前他就受伤了?

什么时候?

哗啦一声,电闪雷鸣,借着那须臾的亮光,尹穆清看清楚了萧璟斓后心处的伤是多么的重。鲜血染红了整个背部,他们不过在这里待了片刻,地上已经蔓延开一大片血迹。

血,若是这么流下去,他焉有命在?

而,他明知道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还来管她?

就算他在乎九月,派人过来岂不是更好?何苦将自己的命不当回事?

尹穆清想到这里,心头又气又怒,而在愤怒交加之时,浑然又一个暖流流过心间,仿佛一片羽毛轻扫而过,带着一点酥麻,从心间荡漾开来……

昏睡中的萧璟斓没有往日的那种霸凛,如今苍白着一张脸,浑然多了几分无力和无助的他,让尹穆清觉得这样的他甚是乖觉。

尹穆清身上带了一些疗伤的外伤药,她从衣兜里面全部倒了出来,手……有几分颤抖。

拿过瓶子一一闻过后,才选出里面的外伤药,喂了进去,又找出止血粉,一咕噜往伤口处涂抹。

着药粉有些刺激,倒在伤口上立马发出吱吱的声音,会灼的伤口生疼。

“母妃……别……”昏迷中的萧璟斓不知道做做梦还是感觉到疼痛,眉头拧成疙瘩,纯白的唇中吐出几个微弱的字眼。

尹穆清撕下衣裙的一角,一边给萧璟斓包扎伤口,一边趴下,伏耳听萧璟斓在说什么。

“热……”尹穆清不过是想听一下说的是什么,却突然被萧璟斓搂住脖子,随即被他粗鲁的一拽,她整个人都跌在他的身上,尹穆清想挣扎,却不想萧璟斓就像抱抱枕一般,将她紧紧的抱住。

双手犹如钳子一般,尹穆清连挣扎都不曾,就完全动不了了,又担心碰到他的伤口,不敢用力推,男人的怀抱本就火热,还不若此刻萧璟斓高热不退,不过须臾尹穆清整个人都热的不行:“萧璟斓,醒醒!”

萧璟斓紧紧的抱住尹穆清,感觉到怀里娇小的身子,柔软冰凉,萧璟斓就爱不释手,怎么可能丢弃?

只是,衣服实在碍眼。

即便是在昏睡之中,都不影响他对尹穆清上下其手。

大手准确无误的伸进衣襟,摸到平坦的小腹,手下的肌肤当真如冰肌玉骨一般,细滑,冰凉,异常舒服。

这,远远不够……

翻身而起,死死的将尹穆清压在身下,大手继续往里探,一寸一寸的抚摸。

“阿清……给我!”身下的女人是自己想要的,这一点,萧璟斓很清楚。他本就有打算狠狠的处罚她,要了她的决定很是强烈,如今,温香软玉在怀,他如何会克制?

衣服,撕拉一声毁的异常彻底。

“萧璟斓,你混蛋,停下……”尹穆清大脑完全处于单机状态,果真男人都是衣冠禽兽,没有一个好东西,她救他,当他是救命恩人,而他,现在却想上了她!

尹穆清欲哭无泪,撑着萧璟斓胸膛,长腿对萧璟斓拳打脚踢。

“萧璟斓,你特么的给我醒醒……唔……”

轰隆一声响雷划过天际,尹穆清的话也被某人尽数吞入腹中。

这画面似曾相识,似乎多年前也发生过这一幕,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人,同样的雷声,闪电……

百般挣扎之下,尹穆清脑海闪过无数画面。

无助,恐慌……似乎又无数的肮脏的手摸过她的脸,对她动手动脚,对她评头论足。

“不愧是将军府的小姐,这细皮嫩肉的,果真是一个尤物,不知道玩儿起来怎么样?”

“哈哈……以前都是花钱玩女人,今日不仅不要钱,不过是破了这女人的处子之身,就有几百两,天下都没有这么好的事……”

“今儿个,可要哥儿几个好好爽爽……”

明明知道那不是自己,但是真实的好像那就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般,尹穆清害怕的难以自已。

逃……逃出去……

尹穆清感觉到自己推来了将自己围的水泄不通的人,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

“救命……救命……”

“爹……爹爹救我……”

从来不奢求爹爹对自己多看一眼的尹穆清,这个时候却疯了的想得到自己爹爹的庇佑,如一只失了方向,受了惊吓的小兽,在雨夜之中慌忙逃窜。

豆大的雨点打在身上,她也恍若不知。

心中,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字,逃!

逃的越远越好!

“快追,别让那个臭娘们跑了!”

“量她也逃不出哥儿几个的手掌心。”

“小美人现在叫什么?留着力气待会儿叫,让哥儿几个好好听一听!哈哈……”

尹穆清听到后面急促的脚步之声还有那满口的污秽之言,脸色逐渐变的浮白,惊慌无助的喊道:“救命,救命……”

“啊……”黑暗之中,她穆的撞入一睹滚烫的肉墙,腰间一紧,铁臂死死地圈住了她即将倒地的身子。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头顶上便传来一声厉声呵斥,霸凛的声音透着几分沙哑和低压的隐忍:“滚!”

不过是一声怒叱,身后的那几个混混却无端腿一软,连滚带爬的跑了开来。

黑暗之中,她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感觉到触及之处的肌肤滚烫到可以灼伤她的肌肤。鼻息之间是浓郁的血腥之气,入耳是对方难忍的喘息之声。

对方的手不断收紧,似乎要将她揉进他的骨血,以至于寻找到那抹可以降低他体内浴火的清凉。

然而,终究是在克制,在犹豫。

“滚……滚开……”身子突然被推开,尹穆清身型一晃倒在地上,而那人也倒在地上,闪电袭来,她能看清他带血的手紧紧的抓住地面,青筋暴起。

尹穆清仿佛看到了妖魔鬼怪一般,吓的连忙往后挪,腿软到试图站起,却次次失败。

突然,脚腕被什么东西拽住,并且用力一拉,身上的重量突然加重,压的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啊……你放开!”

男人仿佛没有听见她的话,抓住她挣扎的手腕,高高举过头顶,带着几丝迫切和难忍,撕拉一声撕碎她的衣服,大掌便毫无阻碍的抚上了她精致柔软的肌肤。

尹穆清如何不知道接下的是何等危险?

对于一个还未出阁的少女,这无疑是最致命的打击。

前所未有的恐慌袭来,泪水决堤,不住的哀求,希望身上的男人不要突破最后的防线:“不……不要……求求你……”

“不要这样,求你放过我……”

可是,身上的男人仿若没有听见她的哀求,大掌一挥,连最后的遮羞之物也化成碎片……

“啊……放开,你敢……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啊……”

嘴巴慕的被滚烫的唇色堵住,将尹穆清的话尽数吞入肚腹,恐慌之下,却听那人伏耳低语:“从今往后,你……会是本王唯一的女人!”

唯一的女人!

坚定的语气像是宣判,是命令,更是出自他对她的承诺。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他并非无担当的男人,也并非是随意玩弄女人的男人,即便是被逼无奈,他碰了她,便是有了一生的责任。

“啊……”

巨大的雷声将尹穆清痛苦的呻吟吞没……

多年过去,那锐利的疼痛似乎还在,仿佛就像刚刚发生的事,甚至,这个时候,在同一地点,他还想剧情重演,岂有此理。尹穆清愤怒交加,甚至气的牙齿都在打哆嗦。

萧璟斓,禽兽不如的臭男人,打野战是喜欢上瘾了是不是?

五年之前,连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都不放过,硬生生的被他给拱了,现在,重伤到命都快没了,还想着那少儿不宜的事情!被精虫糊了脑子不成?

该死!

身上的男人浑然不知某个女人已经忍到了尽头。

正摩拳擦掌的打算新账旧账一起算!

若是刚刚还顾及某人的伤,那么,现在,尹穆清将身上的男人刮了也算轻了。

好不犹豫,抬脚,砰的一声将其踹翻在地!

顺便,挥手,左右开弓,啪啪啪几声甩在某人脸上。

“萧璟斓,你特么去死吧!”

这一脚过去,某人是彻底晕了过去。打的两手发嘛,她才觉得气焰消了不少。

反看尹穆清自己,衣服松松快快的披在身上,露在外面的肌肤无不是星星点点的紫红色吻痕,几乎惨不忍睹。

其实,尹穆清内心知道,萧璟斓重伤引起高热,却不像普通的发热,反而似乎有热毒,不然怎么会有难消的浴火?

泄欲,阴阳调和,此消彼长,这是最有效的方式。

可是,多年之前,他魅毒加身不能忍就算了。现在呢?不是多严重,却要想着占她便宜,该死!

“娘亲。”九月悠悠的醒来,看了一眼四周的情况,蹙了蹙眉,亮晶晶的眸子落在尹穆清身上,愣了一下,随即问道:“娘亲你在哪儿?”

尹穆清正对昏睡在地上的萧璟斓怒目而视,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软绵绵的孩童之声。

尹穆清身子一僵,顿觉尴尬羞赧。好在这破庙光线不好,不然,让一个五岁不到的小娃娃看到她衣不遮体的这模样,她还不得一头撞死!

捡起萧璟斓的袍子匆匆盖在身上。

“九月别怕,娘亲在这里!”光线不好,好在尹穆清耳聪能准确辨别方向,走到九月身边,一把将他揽在怀里:“娘亲,我饿!”

九月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眸子,虽然休息了好一阵,脸色却还是苍白的很。小肚子里面传来一阵声响,他糯糯的开口。

尹穆清听此,却一阵为难。吃的东西都在马车之中,刚刚情急,自然没有拿,九月不能饿,看来只有去找一点东西吃。

看了看外面的天气,雨水已经停了,夏季的雨来得快去的也快,这么快,月亮也挂在了树梢,虽然如此,路上积水还是甚多,最不易做搜查工作,想来那些刺客很难找到这里来。

夏季多雨时,田里会有很多田鸡,倒是可以去抓一些烤了吃。

想到这里,尹穆清开口道:“九月和璟王叔叔在这里待着,娘亲在外面寻一些好吃的过来,九月怕不怕?”

“娘亲,璟王叔叔也在吗?”

“嗯,璟王叔叔受了一些伤,现在已经睡了。”

不知为何,九月一看到璟王叔叔在,他就有些期待,娘亲肯定走不了了。

走不了,那他还可以去找殿下,殿下也就不会怪他不辞而别。

欣然答应:“娘亲放心,九月会照顾璟王叔叔的。”

“那好。”摸着黑,尹穆清将九月抱了放在萧璟斓的身边,拿起他的小手放在萧璟斓的身上道:“九月别怕,娘亲就在外面,一会儿就回来,好不好?”

“嗯!”

小孩子都是怕黑的,尹穆清自然多有不放心,因此并没有走多远,这样,听到有响动,她还可以及时出现。

尹穆清一走,九月腾的一声就坐了起来,转身看着萧璟斓,精致的小颜上带着几分疑惑。

他夜晚也能看清事物,就连娘亲都不知道,九月也并没有打算告诉别人。

目光,落在萧璟斓身边不远处的玉坠儿,小九月眼睛一亮。

他的坠儿!

伸手捡起,才发现不对,他的坠儿腰间有一处缺口,但是并非是这个样子的。

这让九月心下惊起一片涟漪,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萧璟斓,脑海之中有一种陌生的意识催促着他,让他确认一些事情。

九月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小手伸了过去,在萧璟斓衣襟之中翻找。

当一枚熟悉的触感出现在手下,九月心脏一缩,有些紧张,小心翼翼的拿出来,再三确认之下,发现真的是他从小就戴在身上的玉坠。

想起那天在璟王府,娘亲扔他玉坠儿激动的一幕,小家伙突然懂了。

俯身,猛的扑到萧璟斓身上:“爹,爹爹,你是我爹爹是不是?”

“嗯……”九月这一扑,倒是让萧璟斓疼醒了过来,他一睁眼,借着月光,就看见小家伙睁着星星眼,趴在自己胸口,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萧璟斓还未开口,九月再次问道:“爹爹?”

这一声软糯的爹爹一出口,萧璟斓眼睛眨了眨,头很晕,很明确的认为,自己在做梦,抬手,挡在自己眼睛前面,闭眼。

小手拉着他一阵晃:“叔叔,你真的是九月的爹爹么?你就是九月的爹爹对不对?”

稚嫩的童声清脆悦耳,明明是无比坚定的话,却带着丝丝小心翼翼的试探,萧璟斓听在耳里,心脏骤然一缩,顿时绞痛。

即便是重伤加身,即便是失血过多,动弹不得,体内也有一股冲动,驱使着他,让他也屹然起身,揽过孩子小小的身子,无比坚定的答道:“嗯,我是九月的爹爹。”

福利已经出来,五年前的第一次,很重要,想看的进群:534148701

另外,看到评论区说灵殿想钱想疯了,不道德的读者,灵殿表示自己真的很委屈。灵殿似乎解释过很多次,章节的定价是按照字数来的,不是按照每章定价的,为什么总有人说本殿的不是?不懂,可以去打听一下,什么时候网文价格是作者自己能定制的了?写书很费神,很累。你们看书不过是消遣,可是能不能理解一下作者的不易?看着书,还要因为一些并非作者的过错而谩骂作者,书城章节重复,那是系统问题,并非灵殿的错,章节价格不一样,是因为每章字数不一样,多少价格,是网站决定的,并非灵殿自己更改章节价格,骂灵殿有用?心累,萌宝粉们,灵殿玻璃心碎了,求安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