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昨夜,你可乖的很/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突然眸色一凛,上官氏是过来人,这一看就知道出了什么事,顿时惊住:“天啊,思雨,这是怎么了?大夫,快传大夫!”

尹穆清看见这一幕,也惊住了,尹思雨这……

连忙拉了一个小斯,去请大夫,好在府里有府医,赶过来也算及时。随后,尹穆清抓了上官氏身边的嬷嬷,道:“还不去抬软轿。”

“是是……”

尹穆清看着蹲在地上急不可耐的上官氏,捂着胳膊,上前道:“上官姨娘,二姐姐恐怕不好,地上凉,应该尽快挪去她的院子才是。”

虽说,尹思雨有现在这个下场完全就是她作的,可是,尹穆清自己也是一个母亲,断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就那么没了。

孩子,总是无辜的。

尹穆清不说话还好,一说话,上官氏便像发了疯一般,对尹穆清吼道:“三小姐你怎么这么狠心呀?思雨好歹是你的亲姐姐,你怎么就狠得下心推她?若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你就不怕遭报应么?”

尹穆清皱眉,顿时觉得火大,这一个两个,就没有一个省心的,不说有没有孩子,就算真的是有孩子,并且没有保住,也怪不到她的头上,尹穆清亦怒道:“上官姨娘慎言,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小姐推了二姐姐?”

“姨娘,姨娘我肚子好疼……”尹思雨疼的牙齿都打哆嗦,小腹的坠痛,更让她有些害怕。

难道……她难道是怀孕了吗?这些日子她确实食欲有些不振,觉得胸闷难受,她以为是因为冯新荣骗她,她气急所致,也忽略了自己的小日子,这么算来,她这个月推迟了十几日了。

一想到她可能怀孕,肚子又这么痛,尹思雨又急又怕,拉着上官氏的手,哭道:“姨娘,孩子……我的孩子……”

她嫁入冯家两年快三年,还没有有孕,冯家对她大都冷嘲热讽。想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大胆的将那外室和孩子接入了府中。

如今她自己也有了身孕,再不会怕冯家人了。

上官氏急的连连抹泪,也顾不得和尹穆清争论。这会儿,两个嬷嬷抬着软轿过来,来的还有好些人。

这里动静这么大,怎么可能不惊动人?

李氏被嬷嬷搀扶着,走的很急。

一来看见被嬷嬷小心翼翼扶上轿的尹思雨。

惊了一下,随即,眼睛一红,便用手上的帕子抹泪:“不是说来找三姑娘了么?刚刚还好端端的,怎么这么大一会儿就出事了?”

尹思雨耽误不得,上官氏哭的说不出话,也就没有搭理李氏,扶着轿子急匆匆地朝尹思雨出嫁前的院子去。

众人连忙跟了过去。李氏咬了咬牙,也跟了过去。

将尹思雨扶了安置在床上,有经验的嬷嬷立马放下帐子,给她检查。

“孩子……”尹思雨疼的满脸是汗水,她现在只想着自己的孩子是否安好。

嬷嬷见血没有继续流,想来只是动了胎气,连忙让人准备热水给尹思雨净身。

丫鬟端来的热水,很快染了血迹,又端了出去。

尹穆清没有进去,只是在屏风外候着,心里还会有些紧张。

若是,那孩子保不住,尹思雨恼恨之下,定要找一个人出气,她首当其冲!

尹思雨如何,她不怕,可是为了没必要的麻烦,她还是希望,尹思雨能保住这个孩子。

李氏大大方方的坐在外间,里面见血,晦气的很,她自然不会进去。看了一眼尹穆清,满是幸灾乐祸,只希望尹思雨怀了孩子,又保不住,这才好。

心里虽如此想,李氏还是拿了帕子不住的拭泪,嘴里抽泣道:“二姑娘是个命苦的,嫁过去也有三年了,一直没有一儿半女,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怎么就出事了呢?”

身边的嬷嬷也红着眼眶安慰:“夫人莫伤心,二姑奶奶是个有福的,想来孩子不会有事!”

尹穆清白了一眼这一对主仆,觉得甚是无语,这人还没怎么样呢,都要被她们咒出问题了。

众人忙碌着,大夫也很快到了,忙请进去探了脉。

扶着女儿的上官氏立马急道:“大夫,如何?”

“二小姐珠胎初结,便大气大怒,如今又因撞击,导致胎位不稳,腹痛出血……”

大夫还没有说完,尹思雨便拉着大夫的手,低泣道:“大夫,我的孩子还好吗?救救我的孩子……”

“二小姐切勿动气激动,虽然动了胎气,好在二小姐身体康健,还不太凶险,吃几幅药,卧床休养月余,不会有大碍!”

这话一出,上官氏忙松了一口气,随即喜上眉梢,双手合十道:“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尹思雨的手抚上小腹,这意外之喜自然让她高兴,可是见大夫要出去,她立马拉了大夫的手,将一块银子放在手上:“大夫,你可知怎么说?”

这大夫是府上的府医,自然向来是和后院的女人打交道,只要不做害人的事情,这些大夫都是会随了病人的愿,病情随她们的愿,该重的时候重,该好的时候,就算卧床不起,那也好的起来。

根本没有看手上的东西是什么,便收入荷包,连忙改了口:“二小姐这次怀胎本就不稳,这次因撞击,异常凶险,恐怕……”

尹思雨这才满意,靠着上官氏的肩,让大夫出去回话。

大夫的话,让尹穆清心头募的紧张了一下,却不疑有他。

前三个月本就胎位不稳,小产大多都是这个时候出现,尹思雨今日这么一撞,这孩子想稳很难。

李氏听了,那眸色一下就亮了,泪水却啪啪的往下掉:“这可怎么好?二姑娘好不容易回一次娘家,怎么就糟了这么大的罪?她也是,怀着孩子,就该好好的养着,怎么还就像以前做姑娘一样,不稳重?”

李氏身边的嬷嬷立马道:“想来二姑娘也不是有意的,她尚且年轻,又是第一次做娘,没经验也是有的。”

李氏又抹了泪,将矛头指向了尹穆清:“二姑娘没经验,难道三姑娘也不知道吗?若是三姑娘现在说自己不知情,那姨娘可不信,前脚二姑娘说要去找你,后脚就出了事,当时就你们两个人在场,难道还是二姑娘自己拿自己的孩子和身子开玩笑么?”

尹穆清凛眸扫去,看了一眼李氏那做作的模样,轻哼了一声,厉声道:“本小姐还在纳闷,李姨娘拿着管家之权,怎么二姐姐哭着喊着来找本小姐,原来还是李姨娘出的馊主意。她不顾死活往假山上撞,是不是也是姨娘教的?”

李氏脸色一沉,心里将尹穆清骂了个半死,嘴上却只是掩面低泣:“三姑娘说的是什么话?二小姐性子向来泼辣,今儿个又遇到了点事,更是闹的府上不可开交,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怎么就是姨娘我出的主意么?只是,三姑娘怎么也得念及二姑娘有身子,不该刺激她,更不该推她才是,那孩子也是你的外甥不是?”

“哦?李姨娘似乎很是关心二姐姐的身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没有好好劝劝她?任由她怀着身子在府上大哭大闹,又不顾及自己的身子席地而坐,撒泼打滚?出了事,不想着替她解决,还将她支到本小姐这里?而你,又是哪只眼睛看见是本小姐推了她?就算看见本小姐推了她,怎么又躲着不见人,后又姗姗来迟?”

李氏大怒,手紧紧的握着手帕:“本夫人说了,二小姐性子泼辣,不是谁都能劝得住的。本夫人并没有看见三小姐推二小姐,只是推测,当时就你们在场,难道还有别人?三小姐若是狡辩,本夫人自然会去亲自问了二小姐,问问她是不是就要白白的看着自己腹中的孩子被人害死。”

屋中,尹思雨听了李氏的话,料定尹穆清现在定是无力辩驳,立马让上官氏去让尹穆清进来,说有话对她说。

上官氏扶女儿躺好,便掀了帘子出去,看了一眼尹穆清,美目一瞪,再无往日顺服的模样,对尹穆清道:“三姑娘,二姑娘现下醒了,说有事问你!”

尹穆清听此,便知道尹思雨再想什么,想来,她是听到了李氏的话。便要借此机会,威胁于她了!

掀帘进入,尹思雨有些无力的靠在软枕之上,不过这么大一会儿,她的手便习惯性摸上了腹部。

尹穆清见此,没有再靠近,只是双手环胸,靠在妆台上:“看来,你的孩子很好!”

“我的孩子自然很好,现在不好的是你!”尹思雨自认为有了依仗,就像有了主心骨一般,有了这个孩子,不仅是冯家,现在,尹穆清也被她拿捏的死死的。

“呵……”尹穆清轻笑一声,道:“你这么自信?怎么就觉得现在本小姐不会好?”

她想要人证,不会少!

尹家的暗卫不会少,只是不到紧要关头,他们不会出现。

“三妹妹,你觉得自己会好吗?这孩子好不好是我一句话的事,和你有没有关系,也是我一句话的事!”尹思雨满目自信:“当然,你若是出面,替我将那件事情处理了,二姐姐的孩子是好是坏,自然和你没有半点关系。”

尹穆清觉得这姑娘太将自己当回事了,不屑道:“二姐姐,你糊涂了吧?你现在要做的可不是如何让我过的不好,而是应该关心你自己好不好!也不知你听了谁的话,觉得只要我出面,便能妥善处理好那件事。我只想说,愚不可及。不说那孩子是冯家的血脉,冯家不可能不护着他,就说他们这四年护着那孩子不让你知道,便可看的出来,那冯新荣对那外室的在乎和用心。你若是不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只是一味的借尹家的势,逼迫他们将那外室和孩子处理了,你想过以后自己在冯家的处境是多么的糟么?”

尹思雨听此,心脏骤然一缩,这些她都没有想过,只想着将那外室打死的解气,却没有想过若是冯家不情不愿的处理那母子,他们以后更不会真心待她。

尹穆清见尹思雨有所松动,似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重要性,继续道:“你别忘了,尹家只是你的娘家,你接下来半辈子的生活,还得靠冯家。若是相公对你有隔阂,婆婆更视你为孙儿的仇敌,你还有什么安乐日子可言?”

“那听你这么说?我当真要接了那母子入府?让那小贱种压在我儿子头上?他们有心想让我养着那孩子,我呸,不过是一个外室生的贱种,也配嫡母养育,也就只有他们冯家才做得出来。”尹思雨一想到闹来闹去,最后还得妥协,她的心就一揪一揪的疼,想当初,她对冯新荣也算交付了真心,没想到换来的就是这样的下场。

尹穆清摇头,带着几分不屑:“二姐姐这脑子可真不灵光!”

尹思雨还是不明白,抬眸看着尹穆清:“你有什么好办法?”

“冯家现在今非昔比,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可就是因为如此,他们会比任何贵族都要重视表面的东西。因为,若是那些名声上的东西都没了,他们冯府当真什么都没了。”

虽然尹思雨知道冯家的情况,可是被自己的姐妹知道自己嫁的不好,她还是非常难堪,面色有些难看。

尹穆清可不在乎,继续道:“这几年,他们都瞒着你那母子的事情,就是不想落人话柄,宠妾灭妻,他们冯府还不敢做!所以,你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将那对母子送走,不管是过继给冯家旁支,还是养在冯老太君身边,总之,一辈子都不能出现在嫡子正妻的面前,直到你的儿子出生,平安长大,世袭侯位!”

尹穆清的话,无疑让尹思雨眼前一亮,这便是她想要的。

庶长子的身份最是尴尬,也最容易起非分之想,若是那孩子真的留在府上,以后不可能不动歪心思,她和自己的孩子哪里有安心日子过?

“可是,冯家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送走那孩子?若是愿意送走,他们早就松了口,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样子!”一想到她哭着跑回家,冯家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拦着她,尹思雨的心就一阵一阵的寒。

“今非昔比,你现在,可是怀了冯家的嫡子,贵贱尊卑,他们冯家心里清楚!”尹穆清揉了揉眉心,觉得尹家的这几个女儿没有一个省心的,尹曦月长了一肚子心眼儿,尹思雨却一点脑子都不长。

听此,尹思雨便作势要掀被子:“我现在就回府,告诉他们,我如今有了孩子,要哪一个孩子,他们自己掂量着办!”

尹穆清倒吸一口冷气,这世上这么笨的人都有!

阻止道:“蠢!”

尹思雨现在早已经忘了自己要威胁尹穆清的事情,只想着让尹穆清帮她:“那我该怎么做?我好不容易有了孩子,不该第一时间让他们知道么?”

“要回府也得他们亲自来接才是!你别忘了,自己是将门千金,现在又怀了他们冯家的孩子。他们冯家不知让你静心养胎,反而带着卑贱的外室给你气受,如今动了胎气,卧床不起,怕是直到孩子出生,也回不得冯家了。他们既然要将那外室和孩子当宝贝,不知怜惜你们,你和孩子自有我们尹家人爱惜!”

尹穆清话一出,尹思雨豁然开朗,看向尹穆清,眸中带着几分复杂:“你真的是变了,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我?”

尹思雨的话,让尹穆清觉得好笑,又有些悲哀:“二姐姐,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只知道,我们大家都是尹府的姑娘,同脉同根,一荣俱荣。姐妹,兄弟,本该相亲相爱,应该一致对外。毕竟,我们本来就不是仇人,不是吗?就如同你,在尹府长大,对谁上心过?又在乎过谁?尹府这么大,姐妹这么多,又有几个,你真心待过?即便如此,你在外面有了委屈,第一时间想到的,还是尹家。既然如此,你内心深处,为何还要将尹家的人当敌人?”

尹思雨听此,眸色微闪,看着尹穆清有几分失神。似乎,对尹穆清的话触动很大。

尹穆清却摇了摇头,补充道:“二姐姐不必当真,这世道本就如此。这些话只是三妹妹理想中的家罢了,可是现实并非如此,人都是自私的,都想自己过的好,在利益面前,人心就会变,人心一变,便有了防备和算计。在这种后院,就没有一个单纯的,我也并非是真心帮你,而是怕麻烦,也不想尹家的人被人欺辱罢了。你说的对,冯家作践你,便是不将尹家放在眼里。”

尹思雨看着尹穆清,突然有些惊异:“我们一直以为你胆小怯懦,没想到,一直以来,你才是我们姐妹当中城府最深的那一个,大姐姐恐怕现在还不知道吧!以前,你不争不抢,面对我们的辱骂,不曾反驳,也是因为怕麻烦?”

“非也!”尹穆清摇头:“只是因为现在三妹妹有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突然眸色一凛,带着几分冷意,尹穆清沉声开口:“所以,你最好不要招惹我!今日之事,看在你动了胎气,差点失了孩子的份上,我便不和你计较,若是再有下次……你应该不会好过!”

说罢,尹穆清不理会尹思雨震惊后怕的表情,转身出去。

李氏和上官氏还在外面,见尹穆清出来,都围了上去。

“思雨对你说了什么?你是不是威胁她了?”上官氏有些担心,来不及听尹穆清的解释,便先进去看自己的女儿。

李氏也开口:“三小姐,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你怎么狡辩也于事无补……”

“姨娘,是我不小心摔倒的,不管三妹妹的事!”李氏还没有说完,便见尹思雨扶着上官氏的手,披了一件厚厚的披风虚弱的走了出来。

李氏见此,眸色一凛,顿时失望无比:“二姑娘,即便你念及姐妹情深,可是,也不能糊涂了,让自己白白受委屈。”

“李姨娘,真的不关三妹妹的事,三妹妹为了救我,自己也受了伤。”尹思雨这话一出,当真所有人的视线到朝尹穆清看去,见她袖口染了一片血迹,都惊呼了一声,这才相信尹思雨的话。

李氏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不能再说什么,心里直骂尹思雨不识时务。随即,连一句客套话都没有留,便走了。

上官氏是相信了,对尹穆清也没了之前的恨意,反而内疚的道:“今日多亏了三姑娘,姨娘这是急糊涂了,刚刚才对三姑娘无礼。也不知三姑娘伤的重不重,让大夫顺便给你看看吧!”

一旁顶着压力开药的大夫听此,立马起身要给尹穆清看伤。

尹穆清挥了挥手,道:“不劳你,自然二姐姐将事情解释清楚,那本小姐也不多留了!”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大夫留了方子,也匆匆的告辞。

上官氏扶着尹思雨回房,问道:“思雨,真的不是三姑娘动的手?”

尹思雨摸了摸肚子,只道:“我当真希望是她动的手!”

……

这边,在佛堂念经的老太君在第一时间听说了尹思雨出了事,可是没有出面,尹思雨三天两头的闹,不是一回两回,所以她也不想管,只是一个劲儿的数着手上的佛珠,嘴里念念有词。

待她得知尹思雨是动了胎气,她面上拂过一丝喜色,人的岁数大了,听到有了新生命,自然是喜的。

忙让人送了一些补品和首饰过去。

只不过,送了这些东西,她突然脸色又沉了下去。

孙女儿一个二个都有了孩子,她的孙儿成亲五年,一个子嗣都没有,她想想都觉得着急。这些年,她送去的美人不少,各个长的水灵,人又踏实,都是会伺候人的美人,偏偏凌灏那孩子一个都没有要,原封不动的送了回来。

想到这里,老太君就觉得气愤,这孩子,真是太不懂事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成亲五年,什么动静儿都没有!这么下去,怎么行?

想到这里,老太君将手上的佛珠放在托盘上,起身道:“桂嬷嬷!”

“老太太,可是要用午膳了?”这个点,是要用膳了。

“芸儿现在多大了?”芸儿是她身边的大丫鬟,也是家生子,自六岁的时候就留在瑞文轩,几年过去,已经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了。

桂嬷嬷听此,顿时喜上眉梢,芸儿是她侄子的女儿,因为模样长得好,自小就跟了她,他们的打算就是以后能跟了尹家的公子,若是生的一男半女,那就算是飞黄腾达了!

因为有这个想法,芸儿现在已经十七岁,都没有议亲,她好早就想要在老太太面前提一提芸儿的婚事,就算配不上尹家的公子,只要老太君出面,芸儿还愁攀不到高枝儿?

“芸儿已经十七岁了,奴婢正想着,这丫头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该让她回家议亲了。”

“回什么家?芸儿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比孙女都还亲,她要是走了,我老婆子觉都睡不好!”说罢,尹老太君继续道:“就让她随了尹家的姓吧,这么好的姑娘,嫁给其他毛头小子,老婆子我心疼的紧!”

“老太太的意思是?”是大公子还是二公子?尹家的公子各个出色,就算是做通房,也是这些当婢子的福气。

“凌灏成亲都五年了,他房里那个,也不见有什么动静,若是芸儿能怀上凌灏的子嗣,抬了做妾也是有的!”这无疑是开了条件。若是没有怀上,恐怕名分都没有!

桂嬷嬷深知这一点,知道尹老太君心有算计,却不好反驳。

若是没有怀上,难道芸儿真的就没名没分的一辈子?

心里不悦,她却只能答应:“婢子明白,可是,老太太,以前也往枫雪院送了不少女子,大公子那个人又固执,还是不收怎么办?”

“大公子不收,沈柠好意思拒绝?进来五年,白吃白喝,可有一点功劳?她无所出,早该为自己的夫君张罗纳妾之事,她还不闻不问,妇德女戒都学到哪里去了?”

“婢子明白了,等大公子不在的时候,婢子就将芸儿送过去。”

……

尹穆清回了茯苓阁,本以为会看见自家的宝贝,却不想屋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招来暗卫,才知道那娃娃跟着小倾恒去了璟王府,尹穆清气结,小没良心的,现在有了爹,是将她这个娘忘的一干二净了。

有暗卫跟随,她也不用担心小家伙的安危,进屋简略的处理了伤口,换了一套衣服,便去找尹承衍。

得知尹承衍不在,她便去了枫雪院。

娇妻生病,尹凌灏难得的给自己休了一天的假,在房里陪娇妻。

一晚上,沈柠病的昏昏沉沉的,时而清醒,时而昏睡,手却一直拉着尹凌灏的手。

似乎,只有牵着他的手,才不会害怕。

尹凌灏一夜未曾合眼,喂药喂水,都亲力亲为,因为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情,自然有些生疏,药水多次洒落在沈柠衣襟之上。

于是,某个一本正经,不苟言笑的大将军,便有了替娇妻换衣的理由。

嗯,肌肤紧致,细腻光滑,白皙胜雪,抱在手上,软的似乎能化成一湾水流走一般。

呼吸自然是紊乱了几分。

某处也难受起来。

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其实,给娇妻换衣服,并非是一件好事!

清心咒,默念于心!

经过一夜的折腾,沈柠的烧退了下去,人也清醒了不少。

待她知道自己窝在某人的怀里之时,她顿时慌了。

挣扎着,便要起身:“爷……”

尹凌灏不喜这样的沈柠,手上用力,将某个挣扎的女子按回自己的怀中,面无表情道:“昨晚,怎不见你挣扎?想来,你是心口不一!”

沈柠苍白的玉脸羞的通红,一时气结,她……她昨晚病的糊里糊涂的,哪里就知道挣扎了?

“乖,身子还热着,就别折腾,着了凉,难受的是你自己!”拢了拢女子身上细滑的丝被,动作异常的温柔。

沈柠心里升起一股暖意,抬眸看着尹凌灏精致的下颚,觉得这一幕多么的不真实!

两人正腻歪着,兰香便掀帘进来,将尹思雨的事情说了出来,随后补充道:“二姑娘身边的人也该拖出去打死,主子有了身子,也不知道,想必是玩忽职守,对主子不上心!”

沈柠听了心头一阵一阵的后怕,拖着虚软的身子道:“幸好孩子没事。”

兰香一边将干净的毛巾浸了水,一边道:“可不是,二姑娘自己也大意了。”

走上前,想替沈柠擦洗一番,醒醒神,却不想一只大手横插过来,便将她手中的帕子给抢了过去,只见尹凌灏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给沈柠擦手,一边沉声道:“管好自己就行!”

这话一出,兰香立即禁了声,姑爷这是警告她,别将一些烦心的事情给小姐说么?

虽然心惊了一跳,可是兰香还是喜滋滋的,姑爷能对小姐上心,比什么都好!

沈柠听了尹凌灏的话,抬了抬眼皮,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垂眸,看着替自己擦手的男人,尹凌灏的手很大,节骨分明,很是修长好看。因为常年学武,手心有一层薄茧,手背上,还有一条刀伤,伤痕已经被岁月淡去,却还是留下了印记。

明明,他就在她身边,她却觉得不真实,他们之间,隔的,岂是一个沈盈?

“昨晚没有用膳,等会儿用点清粥,别空腹喝药,伤胃。”

沈柠点了点头,又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尹凌灏皱眉,醒着的她若是有她睡着时的一半乖,他也就不用焦心了!

起身,尹凌灏抬步走了出去。

沈柠看着尹凌灏离去的背影,泪水又啪啪的往下掉。

“小姐,你怎么又哭了?”兰香见此,立马去安慰,却已经见怪不怪!

尹穆清到了枫雪院,正好看见从里面出来的尹凌灏,她立即上前:“大哥!”

尹凌灏蹙眉,沉声道:“父亲昨晚让你闭门思过,你似乎将父亲的话当做了耳边风!”

一大早就又去了璟王府,惹了二妹妹,就没有一刻是消停的。

尹穆清拉着尹凌灏的袖子,哀求道:“大哥,你们将仙儿和流飞抓起来了?他们是我朋友,你们不能这么对他们!”

“朋友?糊涂!”尹凌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门,随即拉着尹穆清的手腕,几步出了院子,待来到僻静之处,才道:“他们可是你一个闺阁小姐能结交的?不懂事。”

尹穆清气结:“怎么就不能结交了?我与他们相处几年,相安无事,我们真心相待,视为朋友,怎么就不能结交了?你们这是身份歧视!”

“身份歧视?”尹凌灏眉心一跳,只觉得这个妹妹最是不省心:“因为和他们相处,所以以前乖巧安静的三妹妹现在也想着离家出走,甚至不择手段,残害人命?”昨夜的事情,若是不给人一个交代,如何对得起死去的那些侍卫?

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年纪轻轻就被人残杀,谁不心疼?

封离出手杀人之事,尹穆清自知理亏,心头带着几分哽咽,那是对封离的失望:“可是,廖仙儿和流飞性子单纯,他们……”

“鬼谷子嫡传弟子,阿清觉得她会是善人?那个少年为兄不了解,可是,江湖之人,防不胜防,你一个小姑娘,心思单纯,能知道什么?”

“……”这是变相断她臂膀,逼她从良,做一个真正的千金小姐么?

“所以,他们……”

“刑部大牢!”尹凌灏不想再多说,多说无益:“等审问清楚,无辜之人,自然不会冤枉!”

刑部大牢?

审问?

尹穆清眉心一跳,进了那里,没罪的恐怕都有罪了!十大酷刑轮流上一遍,活下来的,便画押!死了的,连画押都省了!

“三妹妹若是真的在乎他们,便去找璟皇叔吧!”

尹穆清一跺脚:“他让我来找你们!”

一个二个,推卸责任么?

“为兄做不了主,看了,这事是没法解决了,三妹妹还是回去养着吧!”尹穆清胳膊上有伤,尹凌灏知道!

尹穆清握了握拳,看来,这是逼她劫狱的节奏!

“大哥,你们真是好样儿的!”一群大男人,合伙欺负她!

尹凌灏看着尹穆清气结离开的样子,摇了摇头,璟皇叔自己将人关起来,又不想惹三妹妹生气,这下,受累的是他和父亲!

璟皇叔,当真有些幼稚!

九月,真的是璟皇叔的血脉么?

尹凌灏眸子半眯。

“少将军!”

突然,一个暗卫闪现而出,跪地。

“说!”

“二公子回京了!”

尹凌灏眉毛一挑,唇角勾了勾:“几时的事?怎么不回家?现在人在哪里?”

“在悦来福!”

悦来福是客栈,这么近,怎么不回家?

尹凌灏得知尹凌翊的落脚之处,自然要去接待一下许久未见的弟弟。

璟王府,北苑风铃阁。

风夜雪自己伤中,却不放心洛漱妤,衣不解带的照顾着。

端茶喂药,亲力亲为。

“阿雪,阿斓会不会过来?”洛漱妤苍白着一张脸,似乎看不见风夜雪虚弱隐忍的模样。

被萧璟斓一箭穿肩,虽然不是致命伤,可是疼痛难忍,失血过多,又因担心洛漱妤,一夜未睡,现在风夜雪更加的虚弱了,冷汗淋漓,端碗的手都在打颤。

“嗯,会!”风夜雪哄骗道:“喝了药,身体好了,他便过来了!”

洛漱妤听此,突然伸手打翻了风夜雪手上的药碗,掀开被子踉跄起身:“不,我记得他受伤了,受了好重的伤,我要去看他,我要去看他……”

风夜雪本就无力,被洛漱妤一巴掌打在手上,扯的伤口一阵剧痛。

想要拦,慕恩突然出现在门口:“洛小姐,王吩咐,送小姐回相府。”

本殿,很奇怪,八千九千都能更,为啥就不上一万。

想了想。

知道了。

是因为,没动力!没动力,没万更!没动力,没万更!没动力,没万更!你们看着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