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偷听,秘密泄露/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自己喜欢的甜糕,被某个毫无节制的大哥哥狼吞虎咽,一会儿便吃了些许,九月急不可耐。

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尹穆清都不可能允许让他们吃太多的甜食。

等君天睿解决了一块后,又要伸手拿,尹穆清果断起身,将桌案上的甜糕撤了下去。

“不许再吃了,吃多了牙疼!”

九月见此,自然高兴,也松了一口气,举着小手,趋炎附势道:“对的对的,吃多了牙疼,九月才吃了一块,还可以再吃两块!”

“阿睿也还可以吃两块,阿睿也还可以吃两块哦!”

“一个都不许吃了!吃饭!”面对九月萌哒哒的小颜,尹穆清没有丝毫动容,再看君天睿那么大个人,却像个孩子一样,她更是无语,果断让人将甜糕端了下去。

扫了一眼君天睿,明知道这个少年必定是不寻常人家的孩子,被九月拐回来肯定是个麻烦事,应该送回去才好。可是,看着君天睿那琉璃般清澈的眸子,她就舍不得。

似乎,她有一种错觉,看着君天睿,就像看到了九月长大后的样子一般。

那双眼睛,与九月的很像!

九月听了尹穆清的话,瞬间将脸耷拉了下去:“娘亲,你不公平!”

苍天,这世道还有天理么?自从回了尹府,娘亲认识了很多人后,就对他越来越不重视了,九月心中崩溃。

倾恒优雅的吃着饭,看着对面吵闹的两个,嘴角一抽,表示喜欢吃甜食的,就只有小姑娘而已。

尹穆清可不理会九月的鬼哭狼嚎,淡定的吃饭:“食不言寝不语,你瞧人家殿下!多懂规矩,近朱者赤,你怎么就没学到殿下的一点好?”

被提名的倾恒受宠若惊,连忙道:“三姨母过奖了!”

说这话的时候,倾恒的视线朝九月投了过去,果真看见某个小家伙将手上的筷子一扔小嘴一撅:“哼,娘亲,你真是太偏心了!九爷才不屑和他装腔作势呢!殿下他野着哩,娘亲只是没有看见他没规矩的时候罢了!还有,娘亲你说错了,这不是近朱者赤,九爷这是近墨者黑,都是殿下教的!”

“呃……”某位躺枪的小殿下表示自己心中很委屈呀,他什么时候野了?什么时候没规矩了?

“哦?”尹穆清一听,顿时来了兴致,挑眉看向九月,道:“这么说来,我们家的小九月还是个有学问的人,不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几个字,你会写几个了?”

九月一听,顿时焉儿了。

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两只小手端起小碗,就将整个小脑袋都埋在了碗里,一边往嘴里塞着饭,一边咕哝道:“哼哼……食不言寝不语,娘亲不懂规矩!”

倾恒听此,嘴角一抽,这小姑娘,真是鬼机灵。

唯独君天睿一手拿着鸡腿,一手拿着筷子,一边睁着晶亮的眸子,视线在三人之中来回移动。

他们在说什么,他听不懂。

埋头,与桌案上的美食作斗争!即便胃已经撑的不行,他却还是舍不得不吃。

午饭过后,倾恒便没有再多留,告辞离开。

“殿下是要回宫,还是回璟王府?”蹲在倾恒的面前,尹穆清伸手替他整理了一下皱褶的衣领。

不知为何,尹穆清很喜欢倾恒,看着两个小家伙在一起,她的心才满足,不过见了几次面,每当看见倾恒离她而去,她的心便跟着空了,好像缺了一角,心慌的厉害。

倾恒面对尹穆清的触碰,没有反感,反而因为她自然而然的关心,觉得心头暖暖的。

“倾恒在十七爷爷府上养病多日,现下已经大好了。十七爷爷有伤在身,倾恒不敢不在床前照顾!”

所以,自然是回璟王府了!

而且,对于东宫,他害怕!

害怕那里的冷漠和无情。

甚至,害怕看到母妃。

这么多天,他们终究是没有来看过他。

无数次,他都在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他们的亲身骨肉,才被他们遗忘至此。唯一能想起他的时候,便是想利用他达到自己的目的之时。

尹穆清听此,觉得心头一软,下意识的身后摸了摸倾恒的小脸,道:“真是好孩子。”

感觉到手下细嫩的触感,尹穆清才觉得自己失礼,有些尴尬,连忙道歉:“对不起,姨母不是故意的……”

倾恒摇了摇头,不觉得排斥,反而小脸上爬起一抹红晕:“姨母,时间不早了,倾恒……告退!”

“路上小心!”

“嗯!”随即看了一眼房门口,倾恒道:“阿睿便劳烦姨母照顾了,待倾恒派人找到他的家人,便来接他!”

“不过是多一个人吃饭的事,殿下不必客气!”

“多谢!”

尹府和璟王府路途不远,坐马车左不过半个时辰,有侍卫护送,倒也不怕。

倾恒走了,尹穆清看见君天睿赖在榻上,摸着自己的肚子,似乎很难受。

她上前道:“怎么?现在知道难受了?谁让你吃那么多?”

君天睿闭着眼睛,像极了一个撒娇的孩子:“阿姐家的东西好吃,阿睿喜欢!”

这一声随口的称呼,让尹穆清心头一颤,竟有几分悸动。

尹穆清突然觉得自己真是魔怔了。

怎么会觉得这个少年似乎就是自己的弟弟的感觉。

“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多吃,积了食,有你好受的!”尹穆清嘴上虽然在斥责少年,见少年这么难受,她还是有几分不忍,便让丫鬟吩咐厨房熬了消食的汤。

“阿姐,你给阿睿揉揉嘛!”感觉到身边的女子,君天睿下意识的伸手,拉过女子的手,撒娇般的道:“阿姐揉揉嘛!”

饭后,被尹穆清勒令背书的某个小家伙看着赖在床上的某人,早已经忍到了极限。啪的一声合上三字经,抬手便朝君天睿拉着尹穆清的手砸了过去。

随即,跐溜一下跳下椅子,埋着小短腿,飞快的跑了过来,一把推开尹穆清,将尹穆清挡在身后,便朝君天睿吼道:“你登徒子,不许对九爷的娘亲动手动脚,意图不轨!”

尹穆清眉心一跳,伸手便将某个才到自己大腿的小娃娃提了起来,咬牙道:“小坏蛋,在哪里学的这些?什么登徒子?什么叫做意图不轨?嗯?”

小小年纪,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君天睿这才幽幽的睁开眼睛,见这不是自己的宫殿,身边的女子也不是自己的阿姐,他嘟了嘟唇,随即捡起地上的书,看见上面画着乱七八张的东西,觉得很奇怪,抬眸,问道:“姐姐,这是什么?”

尹穆清瞥了一眼,不以为然的道:“三字经!”

小娃娃的启蒙书,这少年竟然连三字经都没有学过么?

拿着书抖了抖,君天睿完全不能理解:“三字经是什么?用来干什么的呢?”

九月这下也不闹了,见君天睿连三字经都不认识,顿时觉得自己简直博学到可以指点江山的节奏,抱着尹穆清的脖子,一阵晃,无比激动,异常嘚瑟:“娘亲你看,他连三字经都不认识,他连三字经都不认识!”

尹穆清眉心一跳,表示对于这个文盲少年不能忍,到底是谁家的孩子,竟然寵孩子到了这种地步?就算这孩子脑子有点问题,智商可能不高,好歹也请个老师教一下呀。

放下九月,拉着君天睿来到书房,铺开一张宣纸,尹穆清看了一眼君天睿:“名字!”

君天睿脸上一笑,举手,欢乐道:“阿睿!”

尹穆清耐着性子,孩子,果真是要从小就教:“姓什么。”

姓什么?这个问题倒是难住了君天睿,看着尹穆清,伸手,抓了抓脑袋。

九月站在一边,瞧的欢乐:“娘亲,阿睿哥哥笨死了。”

尹穆清瞪了一眼某个幸灾乐祸的小鬼头,几乎一个头两个大,深吸一口气,对君天睿招了招手,道:“阿睿来姐姐身边。”

笑脸一扬,君天睿屁颠屁颠的走到尹穆清身边,便被尹穆清一把抓了过来,握着他的手,便在宣纸上写道:“睿者,深明也。睿则智,智则通,通则达!你的父母给你取这个名字,理应是盼你成为一个睿智,通达之人。”

一个苍劲有力,笔墨丰盈的睿字跃然纸上,尹穆清继续道:“这个字你可认识?”

君天睿没有见过书,没有识过字,就连文房四宝,都不被允许接触,是以,尹穆清说的,他是不懂的。

因为尹穆清的手一松开,狼嚎笔就被君天睿笨拙的握在手里,看样子,根本不知道该如何运笔。

果真见君天睿摇了摇头,道:“字是什么?阿睿为什么要认识他们?”

“姐姐写的这个,便是字,也是阿睿的名字。”听到君天睿这么说,尹穆清突然有点替眼前这个少年感觉到悲哀,甚至,是浓浓的心疼,温声道:“阿睿可知道,我们除了说话,还有很多表达自己情感或者想法的方式?琴,棋,书,画,甚至是歌,舞,剑……不管是哪一种方法,都可以传达自己用言语无法表达的东西。阿睿学会了认字,便有了阅读的能力。从而学到很多前人遗留下来的或经验,或文采。古今中外,天文地理,你想知道的,都可以在书中学到。”

这么说,无疑是抽象的,尹穆清也知道,随手拿起三字经,翻了一页,便讲解道:“阿睿看,这一句,读作‘香九龄,能温席’,意思就是说,古时,有一个孩子叫做黄香……”

不过是黄香温席的故事,尹穆清就能看出,君天睿已经被她的故事吸引,最后,耐着性子解释:“阿睿可知?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故事,却告诉我们一个敬孝之礼,百善孝为先,你可明白?”

君天睿听的津津有味,连连点头:“阿睿明白,阿睿也要学黄香,以后,懂得孝敬爹爹,对爹爹好。孝于亲,所当执!”

“对了,阿睿真聪明!”

九月喜欢尹穆清讲故事,什么书,娘亲都能从中讲出大道理,所以,这会儿,便是趴在桌案上,听的津津有味。

没想到,尹穆清不过是讲了一个故事,便再也摆脱不了,整个下午,都被君天睿和九月缠着讲故事。

一本三字经,大大小小的几十个典故,差不多给两个孩子讲了一个遍。

君天睿第一次学,而九月便是温习。

而,她发现,君天睿相当聪明,每讲解一句,他便能记住,一下午,过了一遍三字经,君天睿便能全部一字不漏的背下来。

尹穆清很是震惊,以君天睿这过目不忘的本领,他学什么学不会?为什么到了现在这个年龄,却连一个字都不会呢?

再看他身上的袍子,穿的是上好的锦缎,绣工也是最好的绣娘,绣工好到天衣无缝。

说明,他在家里很受寵,既然受宠,为什么唯独忽略了他的教育?

某个想法一出,尹穆清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只是简单的忽略了教育,而是一个有阴谋的溺爱。

尹穆清突然觉得害怕,这个少年,究竟是生在怎么一个勾心斗角的环境?

尹穆清讲了一下午,口干舌燥,自然不想再讲了。对于刚刚启蒙的君天睿,她只好将其关在书房,任由他一个人和自己的名字杠上!

她找了空挡出来喝点水,见天色早已经黑透,便让人准备了水,打算沐浴,又让人去给君天睿安排住处。

因为男女大防,君天睿虽然还是个半大的少年,却还是不方便住在她的茯苓阁。

但是茯苓阁外面有一处湖心小筑,倒是可以让君天睿住进去。

尹穆清在自己院子里待着,却不知枫雪院已经乌烟瘴气。

尹凌灏得知尹凌翊回了京,便离开了府邸,前去和二弟汇合。

悦来福客栈,尹凌翊正拿着酒壶温酒,门口一响,便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听沉稳的步伐,他便知道来者何人。

“酒还没有温热,大哥就来了!江南带回来的美人腮,大哥可有口福了。”说着,便斟满了桌案上的两只玉杯。尹凌灏不苟言笑的脸上难得的浮上几分笑意,撩袍坐下,拿起酒杯抿了一口,蹙眉:“这种酒也只有你会喜欢,还不如军营里的烧刀子喝的爽快!”

这种酒太甘醇香甜,确实好喝,却让人容易贪杯。

尹凌翊坐下,亦小酌了一口,闭着眼睛品茗,绝美的容颜透着几分醉迷:“就知道大哥不会喜欢,这是二弟带给嫂嫂的,美人腮,就该让大哥拿回家和大嫂在闺房中品饮。”

尹凌灏看了一眼尹凌翊,面上无波,脑中却无端出现了那乌龟一般的姑娘微醉的模样。

“咳咳……”他一想到那场景,总觉得口干舌燥,连忙饮了一口。压下心中的燥热。

“哈哈……”尹凌翊瞧了一眼尹凌灏那出神的模样,便知道某人定是在想那些画面,自然带着几分戏谑的笑了起来。

尹凌灏瞥了他一眼,有几分尴尬,内心有几分虚,随即岔开话题:“父亲说,你去了江南,真的是去调查了陌上香坊?”

尹凌翊把玩着酒杯,道:“大哥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父亲若是你不知轻重,在这个节骨眼上回去找死,定会重重责罚于你!”尹凌灏看着眼前的男子,很清楚,这个男子并非尹家血脉,可是,从小的兄弟情义,胜过同胞手足。

“父亲不会知道的吧?”尹凌翊伸手拉了拉尹凌灏的袖子,带着几分讨好:“大哥定会替弟弟隐瞒的不是?就像小时候一般。”

袖子无情抽离,尹凌灏并不为之动容:“若有下次,父亲不罚,为兄定不饶你。”

尹凌翊听此,就知道自己的大哥是个刀子嘴豆腐心,便不再担心:“大哥可知道,墨氏天子,失踪了?”

尹凌灏皱眉,挑眉看去,却见向来笑容不离,春风满面的男子早已失了笑容:“这就是你回去的原因?或许,那只是一个陷阱。”

“即便不是陷阱又如何?二弟现在,难道还有与之抗衡的能力?”墨氏大权,究竟是在谁的手上,他都无从知道,即便知道墨臻失踪,他又能做什么?

突然,尹凌灏笑了笑:“尹家不会少你一口饭吃。”

听此,尹凌翊沉了脸色,嗔道:“大哥别忘了,本官是从一品刑部尚书,可比你这少将军的俸禄多!”

尹凌灏扯了扯唇角,面上略有些尴尬,放下酒杯,起身,轻嗤道:“德行!”

拿朝廷几个俸禄,就得意成那模样,尹凌灏甚觉眼前这个男子幼稚非常。

“太晚了,你大嫂身子不适,我先回去了。你回来,还是去给家里报个平安吧!”一回京,不回家,躲客栈算什么事?

“罢了,手上有些事,先忙完了再回去于祖母告罪。”说起家里的人,尹凌翊其实是拒绝的。父亲一世英名,唯独在女人方面不长眼睛。

因为美人腮甘醇香甜,并不烈,所以尹凌灏便多喝了几杯,没想到一出了房间,夜风一吹,倒是有几分后劲。

是以,微醉!

回到枫雪院,尹凌灏本想着去沈柠的房间,可是一想到自己身上有几分酒意,怕熏着她,于是便转身去了浴室,匆匆的沐浴完,换了寝衣,才推门进入。

屋中没有燃灯,想来她已经睡了。

这么晚,她又病着,入睡了很正常。

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正打算躺下,却不想,身边的女子,毫无前兆的起身,抱住了他的腰身:“爷,让奴婢来伺候你吧!”

陌生的声音,陌生的身体。

抬眸看去,借着外面的月光,可以看见女子单薄的纱衣下莹白的肌肤,还有傲人的酥胸。

此刻,柔软无力的手,更是缠上了他的脖子。

尹凌灏的眸子,顿时染上了惊怒。

下意识的,挥手,将女子摔下了床,沉声呵斥:“你是谁?少夫人呢?”

芸儿一个不防,便被摔下床,娇弱的身子磕在坚硬的地板上,疼的她倒吸一口冷气,惊呼道:“啊……”

屋中这么大的动静,将外面婆子惊了一跳,连忙推门进入。

老太君送来的人,桂嬷嬷自然不敢不重视,在外面守夜是必须的,就等着大公子完事后,将元帕拿过去给老太君过目。

盏了灯,却见本该在床上的伺候人的芸儿现在正躺在地上,由于穿的少,露出了大片白花花的肌肤,而尹凌灏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反而带着滔天大怒站在床边,看死人一般看着她们。

桂嬷嬷吓的腿一软,跪在地上:“大公子,这……可是芸儿伺候不周到?”

尹凌灏听此,更是怒不可言:“这是谁的主意?少夫人呢?”

桂嬷嬷连忙哆嗦道:“这……这是少夫人体谅大公子,她病中无法伺候大公子,便让芸儿来伺候,大公子可不要辜负了少夫人的一片苦心呀。”

“一片苦心……呵……”尹凌灏听此,骤然握紧了拳头,几乎是怒不可遏,随便披了一件袍子便风一般的出了房间,恨不得立马离开这个被弄脏了的地方。

出门,却见沈柠身边的一个二等丫鬟在门口张望,他立即呵斥道:“你们家小姐呢?”

小丫鬟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哆嗦道:“小……小姐去了茯苓阁!”

尹凌灏听此,更加火冒三丈。

茯苓阁,茯苓阁……

她随便塞一个女子在他床上,自己却躲的清净。

这是在腾位置么?

既然要躲,何以要嫁过来?

既然嫁过来,何以要躲?

招惹了他,还想全身而退了?

沈柠,你休想!

……

尹穆清刚好沐浴出来,却见沈柠穿着一件披风,坐在自己房间。

“嫂嫂?”尹穆清一边擦头发,一边朝沈柠走去:“不是还病着么?这更深露重的,怎么来我这里来了?”

沈柠转身,眼睛红肿,眸中含了一汪泪水,却强忍着没有掉下来,只是扯了扯苍白的唇角,道:“三妹妹,嫂嫂在这里叨扰一晚,可别嫌弃。”

尹穆清见沈柠神情不对,连忙上前握了沈柠的手,见她的手冰冷之极,顿感不妙,问道:“嫂嫂这是怎么了?大哥呢?”

大哥若是知道她这么不爱惜自己,恐怕要心疼了!

沈柠听到这两个字,突然身子一抖,刚刚还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决堤,将手从尹穆清手中缩了出来,连忙转身拭泪:“他下午便出去了,现下……可能快回来了吧!”

听此,尹穆清有些恼:“你还病着,他怎么就把你这么扔下?怎么当人夫君的?”

下意识中,尹穆清忘了这个一男人为天的古代,只知道自己的大哥是眼前女子的夫君,并且将病中的女子扔下,可能花天酒地去了,她便替沈柠打抱不平。

沈柠自然是不敢因为自己生病,而矫揉造作到留夫君在家相陪。也对尹穆清有这样的想方法而感到惊异。

就算男人再宠一个女子,也不可能宠到那个地步。

兰香见沈柠有委屈不肯说,急的不行,在一边恨恨道:“姑爷现在哪里还能想到小姐,温香软玉在怀,恐怕,他早都忘乎所以了!”

“兰香!”沈柠唇色一白,顿感难堪无比。

尹穆清见此,皱眉问道:“大嫂,究竟出了什么事?”

沈柠不知道该怎么说,甚至,她觉得自己连伤心难过的资格都没有。

就算他妻妾无数,她又有什么资格委屈不平?他是将军府的大公子,注定会有很多女人为他生儿育女,为他诞下子嗣。嫁给他五年,过着有名无实的生活,他应该很恨自己吧?

恨她霸占着他的嫡妻之位,恨她欺骗代嫁。

而他是个正常男人,也离不开女人,更需要子嗣!

就连老太君都看不过去,还不说别人!

兰香见沈柠不说,干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道:“三姑娘有所不知,今日姑爷前脚出府,老太君身边的桂嬷嬷便送来一个娇滴滴的姑娘,说什么小姐现在病着,无法伺候姑爷,让那小蹄子过来替小姐分忧。不仅如此,桂嬷嬷今儿一个下午都在枫雪院忙活,带着一大帮丫鬟进进出出,焚香沐浴,硬是将那小蹄子打扮成狐媚子,恐怕青楼的姑娘都没有她那么不要脸的!”

兰香一想到那个场景,恨不得上前将那些人赶出去。

分什么忧,这分明是来勾引男人的。

不仅如此,桂嬷嬷那些人还在那里尖着嗓子对小姐冷嘲热讽,不说小姐在枫雪院待不下去,就是她也恨不得躲的干净。

难道,还要在那里看姑爷宠幸那贱人么!

尹穆清听此,也一愣,但是很快了然。

老太君,还真的做的出来这些事。

看她那爹乱七八糟的妾,她就觉得这绝对不是他爹做得出来的事情,一定是被老太君逼的。

一想到这些,尹穆清就觉得火大。祸害了她自己的儿子,找的女人没有一个省心的,现在又来祸害她爹的儿子!

这老太婆怎么就不消停一下?

见沈柠一直掉眼泪,尹穆清眉心一跳,有些恨铁不成钢,道:“所以,嫂嫂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让那些人在你面前耀武扬威,甚至,就允许了她们抢你男人?现在,还刻意躲到我这里,给她们腾位置?”

抢你男人?

沈柠只觉得这个四个字让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烧了起来。给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说大公子是她的男人的。抹了泪低声道:“将军膝下无子嗣,老太君送的人,理应……”

“笨!”尹穆清只觉得沈柠太过怯弱,在这种事情面前,也没有一点坚持,那老婆子现在送一个,以后怕是还会送一打,那也照单全收?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尹穆清狠狠道:“没子嗣怎么了?你又不是不会生,嫡子未出,你难道还真想自己的孩子被人压上一头么?今日二姐姐哭着闹着要尹家为她做主,你难道还赶着去赴她后尘?”

“可……可是,老太君说的对……夫君该有个孩子……”

砰……

一声巨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尹穆清都怀疑,门是不是坏了!

两个女子都被吓了一跳,朝门口看去,却见尹凌灏一身戾气的站在门口。

“你也知道?”随即,几步上前,抓着沈柠的手,便粗鲁的将她扛在肩上,一阵风似的离开!

尹穆清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就没有了沈柠的身影。

只听见沈柠越来越远的呼声。

“你……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小姐!”兰香整个人都不好了,姑爷这么恐怖,不会对小姐动粗吧?吓的脸色一白,就跟了过去:“姑爷,小姐还病着,您息怒呀……”

尹穆清也有些惊慌,闻到空气中淡淡的酒香味儿,大哥不会喝醉了,发酒疯吧?

想到这里,连忙换了衣服,追了出去。

追到枫雪院,却连尹凌灏的影子都没有追到,就被关在了门外。

尹凌灏什么都没有管,将沈柠摔在床上,欺身压了上去:“看来,我们早该要一个孩子!”

手上,开始解沈柠的衣服。

有了孩子,她的心才会在他心上,看着孩子,才会真的明白,她现在嫁给了他尹凌灏,是他尹凌灏的女人。

沈柠早已经吓的脸色煞白。

“不……不要,不要这样……”

“为什么不要?你不是说了么?我们该有一个孩子……”手上动作不停,不过须臾,沈柠玲珑的娇躯便出现在他的面前,低头吻上女子白皙的脖子,尹凌灏压住沈柠挣扎的身躯,一字一顿道:“沈柠,爷的耐心有限,五年,已经是极限,爷似乎早就给你说过,你我是夫妻,该做的事情迟早要做……”

沈柠哽咽的说不出话,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夫妻么?

可是,他的妻,另有其人。

这时,尹凌灏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不是要送爷女人么?这么大方,怎么不自己亲自来伺候爷?沈柠,在你心中,爷就是这么一个随便的人么?五年的时间,了解一个人足以,想来,你从未真心了解过爷。”

“爷,我也不想……我也不想……对不起……”身上的男人压的自己呼吸都困难,尹凌灏的话,更让她哽咽的难以自已:“沈柠对不起你……”

“你也知道对不起爷?那么,今夜,便还爷一个洞房花烛吧……”说着,自己身上的袍子也尽数退了下去,二人赤诚相见,容不得沈柠拒绝,尹凌灏低头吻住女子的唇……

将女子想要说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拒绝的话,他不想听,那便不需要说。

兰香在外面拍门,听到里面的争吵,急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这动静,枫雪院所有的奴仆都惊动了,桂嬷嬷还有芸儿站在那里面面相觑。

里面传来的动静,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芸儿又是羞愧,又是愤怒。

少夫人果真好手段!

本以为她欣然接纳,原不想是以退为进,博得大公子同情。

尹穆清听到里面的声音,尴尬症都犯了,连忙退了出去。招了招手,道:“大家都散了吧,都去休息吧!”

说完,摸了摸发烫的脸,全身一哆嗦,回了自己院子。

一路上,尹穆清忍不住叹息道:“果然,夫妻之间的矛盾,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在床上。”翻云覆雨后,还有啥不能解决的事情?

尹穆清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话,竟然被某个人的狗腿子们听了去,一字不落的告诉了某人。

萧璟斓睡前,都会听暗卫禀报尹穆清一天的境况。

听尹思雨在花园处纠缠她,还将她撞伤,萧璟斓的眸中顿时升起一股怒意,道:“冯家这是穷到连女人孩子都养不起了么?需要尹家来给他养?”

“呃……”暗卫低头不语。

这会儿,又听萧璟斓道:“将张家庶长子的首级拿去给冯新荣看看,宠妾灭妻,下一个就是他!”

“是!”

前段时间,城北张家庶长子宠妾灭妻的案子惊动了京都,张家庶长子贪恋青楼女子的美貌,替其赎身纳为妾氏。但是那青楼女子并非是个安分的主,竟然觊觎正妻之位,蛊惑张家庶长子休妻。正妻哭闹,那张家庶长子争执之下,竟将其正妻活活累死勒死,那个时候,正妻腹中还有一个四个多月的孩子。

而,好巧不巧,正妻所出的八岁女童正好看见这一幕,那妾氏竟狠心将那女童狠心杀害,推入了井中,毁尸灭迹。

虎毒不食子,那张家庶子这么做,罪不容诛,判决秋后处斩。

看王的意思,那张家庶长子今夜都活不过去了。

萧璟斓吩咐了,自然有人去办。

大半夜,正美人在怀的冯新荣就被璟王府的人叫去了前厅,说璟王爷有东西赏赐,冯家上上下下的人全部跪地迎接。

一个红木匣子被放在冯新荣的手中,冯新荣受宠若惊,拿回房间一看,却见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

霎时吓的脸色一白,双腿一软,摊在地上。

待看清那人头的主人,冯新荣并不是笨人,苦思冥想,知道了璟王爷究竟在警告什么。

为了他的小命,连忙派人将那小妾送去了庄子,连同孩子也被送出了城,过继给了冯家旁支。

第二日,便带着丰厚的礼品,去了尹府,将尹思雨给接了回去。

尹思雨本来还想住几天,威胁一下冯新荣。

却见冯新荣差点给她跪下,恨不得将她当姑奶奶捧起来,她这才云里雾里的跟着冯新荣回了冯府。

而冯新荣得知妻子怀了身孕,自然有些后怕,再加上璟王爷的警告,他几乎不敢看其她女子一眼,生怕又被璟王爷抓个正着。

看来世人所传不假,璟王爷果真对尹家三小姐上心,连带着对尹二小姐都照顾上了,若是尹三小姐当真成了璟王妃,那么他们冯府也和璟王府沾点关系,以后不愁他冯新荣没有前途。

某个王爷听了小九月带回去的那个傻小子竟然住进了尹府,甚至,尹穆清竟然亲自教那傻小子写字,给他讲故事,萧璟斓顿时就怒了。

再听尹穆清的解决夫妻矛盾的理论,萧璟斓眉眼浮上一抹别有意味的笑意。

这个方法,倒是可以采取。

尹穆清不知道,自己不过是随口感叹一句,却让自己以后生活在一种……时不时就三天两夜下不了床的悲催生活之中。

“去查一下那傻小子究竟是什么人!”萧璟斓抿着唇,感觉到后心钻心的痛意,想去好好和自己的王妃解决一下矛盾,却又提不起力气,只好作罢。

只是,对君天睿更加的不满:“以后,若是再看王妃对那傻小子有肢体接触,不必手下留情!”

“啊?对谁?”打王妃么?他们可不敢!

斜眼看来,睥睨的双眸满是危险之意:“你想对谁?”

“额……属下明白!”肯定是对那傻小子呀,这是蠢到家了!

“那个鸢歌,可查清楚身份了?”她身边的人,她似乎从来都不了解一下对方的身份背景,什么人都敢留在身边,萧璟斓对此觉得很糟心。

“是,鸢歌姑娘是个孤儿,被人卖进天上人间,从小一直学习琴棋书画,在五年前开苞时,被清音公子高价买去,最后被清音公子赎身,之后,便一直待在清音公子身边。”

萧璟斓点头,天上人间的清音公子是尹穆清,他知道。

“她若是知道感恩,便知尽心伺候好主子。将她送过去,她伺候小主子五年,算是尽心尽力。”

小九月身子弱,突然换一个人照顾,反而不知轻重。

“是!”

……

萧璟斓养伤期间,倾恒一直在床前伺候,尽心尽力,让东宫的萧宇气的掀翻了书桌。

“皇叔欺人太甚!”镇江城蝗灾,庄稼颗粒无收,这本应该拿国库的银子赈灾,也不知皇叔在父皇面前说了什么,父皇竟然说他私库里面的银子比国库还多,直接让人搬了三十万两白银,让他亲自护送去镇江城。

他这刚回来,累的半死,唯一的儿子不见来请安,倒是在璟王府去陪萧璟斓了,这让萧宇瞬间对倾恒无比不满。

又听说尹曦月不知怎么得罪了璟王,被璟王强行改了名字,萧宇更加的怒了,璟王叔这无疑是占着自己身份,羞辱于他。

对扫他面子的尹曦月也不满了起来。

“贱人,也教不出什么懂规矩的人来。”萧宇暗骂了一句,随即找了两个美人寻乐子。

心里却想着,他递过去的折子,怎么还不见父皇批阅?想着,明天去催一下看看。

尹曦月得知萧宇一回宫,便找了两个狐媚子侍寝,她恨的牙痒痒,她有一肚子的苦水想给萧宇说呢,却不想萧宇连面都不见。

这会儿,发现李嬷嬷不在,顿时怒了:“李嬷嬷呢?死哪里去了?”

李嬷嬷刚刚回宫,正想前来伺候,就听尹曦月发怒,连忙赶了过去:“娘娘,奴婢在呢。”

“你死哪里去了?本宫这里都没人伺候。”

“娘娘息怒!”李嬷嬷上前,脸色凝重,道:“奴婢听说这几日小殿下和尹家的那个小贱种走的很近,便不放心,派人去打听了,您猜怎么着?”

尹曦月听此,瞬间皱了眉:“怎么?”

“前几日,小殿下果然去了尹府,还和那尹府的小野种手牵手的走在大街上,娘娘不可不防呀,殿下现在快五岁了,该知道男女大防!”

尹曦月听此,面色一沉,手啪的一下拍在桌案之上:“果真是贱人生的小贱人,小小年纪就知道勾三搭四,若是再大一点,那还得了?”

“是呀,奴婢还打听到,尹三小姐待小殿下可上心了,小殿下也三番五次去尹府,就是去找尹三小姐,也不知道尹三小姐给小殿下灌了什么迷魂汤。”

尹曦月紧握拳头,怒道:“果真不是亲生的,养不家的白眼狼,本宫给他这么好的身份,他不知感恩,竟然犯贱到去讨好尹穆清那个小贱人,他不知道尹穆清是本宫的仇人么?”

这话一出,李嬷嬷骤然一惊,正想让尹曦月小声一点,却听外面突然传来啪的一声响声。

屋里的人顿时惊慌:“是谁?”

灵殿很是抱歉,昨天有事耽误了,便没有在今早一早更新,所以用万更恕罪!

大哥的福利大家想看的可以进群哦,可能是今晚,也有可能是明天!

群号:至尊萌宝534148701

明日还是早上六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