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那么,母妃就打死儿臣吧/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宫,几个太医在一起商讨着治疗方案,太子伤的确实有些重了。

肋骨被打断了两根,璟王殿下的内力也不是常人能及的,是以,五脏六腑都有些震伤。

萧宇这会儿疼醒了过来。

人晕乎乎的看了一眼头顶上的罗帐,晕倒前的那一幕,浮上脑海,滔天之怒瞬间袭上心头。

“璟皇叔,欺人太甚!啊……”惊怒之下,萧宇一拳头敲在床板上,却扯到自己的伤口,疼的自己倒吸一口冷气。

“太子,太子你当心呀……呜呜……”太子前一秒都在街上威风凛凛的接待墨翎公主,怎么公主没有接回来,人却被抬着回来了?尹曦月等众妃嫔自然是担忧的。

以尹曦月为首的女子挤满了一屋子,无不涂脂抹粉,经过了一番装扮,才款款来到这里,仿佛哭丧一般。

只是,虽然哭的梨花带雨,掩面低泣,却不仅妆容有任何的不妥,反而各个梨花带雨,娇弱美艳。

因为尹曦月是侧妃,仅次于东宫正宫娘娘的存在,而,太子并无正妃,她自然是主子。

坐在太子的龙榻之前,便要伸手扶萧宇:“太子,您身上有伤,可不能乱动呀。”

萧宇抬眼看了一眼,见是尹曦月,顿时更觉耻辱愤怒,即便是重伤在身,也忍不住抬手,反手便是一巴掌,似乎要将自己的怒意全部发泄在尹曦月身上:“贱人!”

“啊……”尹曦月被打翻在地,玉脸瞬间高高肿起。

一旁的众美人惊了一跳,齐齐下跪请罪:“太子恕罪。”

脸上火辣辣的痛意不及太子当着众美人的面打她来的羞辱。尹曦月瞬间泪水肆流,撑着身子,捂着脸,哭诉道:“太子,臣妾可是犯了什么错?才让太子如此生气?”

萧宇见尹曦月竟然反问,一点都不知错,伸手便打翻了榻前的一立地琉璃灯座,灯座上的夜明珠滚落,直接砸在尹曦月撑在地上的手上,顿时痛的尹曦月惊呼:“啊……”

身上的伤很重,外伤内伤无不痛的萧宇冷汗淋漓,可是终究是男人,底子好一点,能忍,他喘着气,怒视尹曦月:“瞧你教的好儿子,本宫身受重伤,那小畜生竟然连面都不露,倒是装模作样的侍奉在皇叔膝下,将本宫这亲生父亲置于何地?”

真是岂有此理,璟王叔竟然当街如此羞辱于他,那小畜生不仅不知,还如此讨好萧璟斓,不过是长得像,就以为他能得到璟王叔的什么好了么?

小小年纪,就知道如此见风使舵,卖乖讨好,长大了还得了?

他别以为讨好璟皇叔他就能得到什么,天真!

究竟,那小畜生知不知道,即便璟皇叔再强势,再有权,当今储君也是他萧宇,不是萧璟斓,以后能名正言顺能登上皇位的只有他萧宇,就算如何讨好,那也只是吃力不讨好罢了。

萧宇气,气倾恒和萧璟斓长的像,更气萧璟斓待倾恒上心,却完全不将他萧宇放在眼里,更气倾恒待萧璟斓比他自己亲。

如今,他又在萧璟斓那里受了这么大的屈辱,他如何不生气?

走到门口的倾恒正好听到萧宇震怒斥责尹曦月的声音,顿时一惊,连忙进入,见萧宇躺在榻上,就穿了一件白色的里裤,上身什么都没有穿,只不过却缠满了绷带,倾恒看着,自然一惊。

竟然伤的这么重么?

匆匆进屋,小身子越过众人,来到尹曦月身边,立即俯身行礼:“父君,儿臣不知父君身受重伤,未及时前来探望,儿臣不孝,还请父君恕罪。”

哗啦一下,手边的药碗打落,摔在倾恒的脚边:“跪下!”

倾恒被吓了一跳,小身子一哆嗦,噗通一声便跪在地上:“父君息怒!”

小膝盖好巧不巧正好跪在一尖锐的碎瓷片上,一股钻心的痛立即袭上心头,小眉头立即锁了起来,倾恒却不敢呼痛,立即咬紧了牙关。

尹曦月听是因为眼前这个孩子,自己才被萧宇责打,她自然对这孩子恨的牙痒痒。

不知好歹的小白眼狼,一天到晚就给她惹祸,真是该死!

“不孝?你可是孝的很,却不是对本宫,璟皇叔比本宫好,你有本事去当他的儿子去!咳咳……”萧宇气急,看着眼前这孩子和萧璟斓如出一辙的模样,这孩子又跪在他的面前,他就觉得看到了萧璟斓跪在自己面前的样子,无比解气。只是,这一激动,便又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

萧宇的话顿时如一重锤击中倾恒的心,他面色一白,哽咽道:“儿臣惶恐,父君息怒。儿臣断不敢起那不忠不孝之心,还请父君明察。”

尹曦月听了萧宇的话,更是面色铁青,果然是这小畜生招惹了太子不快,才牵连她受太子责罚。

可恶!

“本宫看你不仅敢,还做的很好……咳咳……”萧宇自然知道倾恒是没有那个胆子,可是他有气,总该要有地方发。而,倾恒,首当其冲!

这时,王美人抬眸看了一眼尹曦月,又看了一眼太子,见太子没有对她们发火的征兆,便施施然起身,走到床前,伸手在萧宇背上,给萧宇顺气,娇滴滴的道:“太子,小殿下年纪小,不懂事,训诫教导一番便是,您可不要气坏了身子呀!伤到了您的龙体,这事可大了,皇上也该责备太子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了。”

王美人话一出,自然取悦了太子,他一受伤,皇上就派了太医来给他治伤,并且还承诺给他做主,这无疑让他心头的怒意和屈辱平复了不少。

抬手握住王美人的手,带着几分感动:“还是你懂事!”

抬眸扫了一眼尹曦月和小倾恒,还有屋内的众人,怒道:“还不快滚回去,都哭哭啼啼的咒本宫死是不是?”

众人心头一颤,连忙起身告退:“臣妾告退。”

尹曦月抬眸之际,与王美人挑衅的眸光相撞,握紧了拳头。

倾恒自知这个时候不是留在这里的时候,亦起身告退:“儿臣告退!”

起身之际,膝盖处骤然一痛,倾恒小身子一踉跄,又摔了下去。

可是殿中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人注意他,只能攥紧了小拳头,强忍着剧痛起身,然后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

由于倾恒腿上有伤,他出去时,已经落后尹曦月很多,只见尹曦月身边的小太监小夏子等候在那里,小夏子见倾恒出来,立即上前,皱眉道:“小殿下,您别磨蹭了,娘娘现在正气着呢,您还不去请罪。”

倾恒抿了抿唇,看了一眼小夏子,便疾步跟了过去。

殿中,尹曦月正襟危坐,面色阴沉,李嬷嬷正拿着药签给她处理脸上的伤,另一个小丫鬟正拿着绷带给尹曦月包扎手上的伤。

倾恒站在门口,突然有些不敢进去。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可是就是不敢面对尹曦月。

这会儿,尹曦月突然朝他这边看了过来,面色一沉,怒道:“还不给本宫滚进来。”

这一声呵斥,没有将倾恒吓到,倒是将小丫鬟吓了一跳,手一抖,包扎的力便大了一些,弄疼了尹曦月。

尹曦月惊呼了一声,随即暴怒,一脚踹在小丫鬟的身上:“你想疼死本宫么?”

“娘娘饶命,婢子不是有意的。”

李嬷嬷见此,上前一巴掌甩在丫鬟脸上,呵斥:“毛手毛脚,如何伺候娘娘,还不快滚下去。”

“是……是……婢子告退。”那丫鬟身子抖的厉害,连忙退了出去。

倾恒见此,眉头紧皱,上前,小手拿起桌案上的绷带,对尹曦月道:“母妃,还是儿臣来吧。”

尹曦月却不领情,没受伤的手劈手便将倾恒手上的绷带抢了过来,然后摔在地上,朝倾恒道:“孽畜,跪下!”

倾恒心脏一缩,喉咙有些发紧,小膝盖直直的跪了下去,膝盖上的痛再次袭上,他攥紧了小拳头,有些哽咽,万般委屈道:“儿臣愚钝,不知错在何处,还请母妃明示!”

他确实不知道究竟什么地方惹了父君母妃生气,他一听父君受伤,便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虽然有些迟,却也不晚,就因为这,父君就生气至此么?

竟说他有意想当十七爷爷的儿子,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他又怎么会做?

尹曦月听了倾恒的话,顿时气急,激动道:“小白眼狼,不知好歹,还不知悔改。最近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

“儿臣惶恐。”若是以前,倾恒不会和尹曦月争辩,她说错了便错了,要打要骂,他受着便是,可是自从上次中毒,十七爷爷对他说了那一番话后,他便不想再妥协。

抬眸,看着尹曦月的眼睛,倾恒的声音带着几分讥诮:“母妃难道不知,儿臣一直在十七爷爷府中养病么。”

这病是怎么来的,她自己应该不会忘记。

倾恒的话并没有让尹曦月有任何动容,她看着倾恒那小模样,就想起了萧璟斓当着众夫人羞辱她的事,更加的气愤:“养病就是理由?病好了,怎么不见你回宫?是不是如同太子说的,乐不思蜀,赶着去做璟皇叔的儿子了?”

萧璟斓受伤的事情,并未太多人知道,所以,倾恒不会透露太多,犹豫了片刻,便道:“儿臣体弱,近期才大好。”

“还在撒谎!”尹曦月气的不轻,她怎么会养出这样一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噌的一声,起身,居高临下道:“体弱?体弱能跑去尹府和那小野种勾三搭四,却不知回宫?本宫就说过,尹穆清那小荡妇能教出什么好孩子,小小年纪,就知道勾搭男人,真是不知廉耻!”

四五岁的孩子真是天真浪漫的时候,这时的友谊最为干净纯然,却被尹曦月骂的如此难听,恐怕,谁都忍受不了。

尹曦月的话几乎让倾恒无法入耳,眸中瞬间染起惊怒,腾地一声从地上站起,怒道:“母妃慎言,九月妹妹只是一个单纯无邪的小姑娘,受不住母妃的污言秽语,母妃为何总是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三姨母她们,究竟什么地方招惹了母妃心烦,要让母妃如此中伤?”

“你放肆!”尹曦月被倾恒顶的怒不可遏,一声呵斥后,也不解气,见一旁架子上挂的鸡毛掸子,她顺手便拿了过来,也不知轻重的往面前的孩子身上抽。

一边抽,一边骂。

“真是反了天了,本宫给你吃给你穿,给你至高无上的位置,现在反而为了那两个小贱人顶撞本宫,吃里扒外,看本宫不打死你!”

鸡毛掸子如雨点般落在倾恒背上,腿上,他却仿佛不知痛一般,不呼痛,不求绕,只是攥着小拳头,眸中全是绝望。

突然,跪地,一字一顿道:“那么,母妃便打死儿臣吧!”

死了,便再也不会被她利用,不会惹她生气。

不会因为顶撞她而内疚,不会因为她中伤九月妹妹而感到难过和心痛……

“小畜生,还敢嘴硬!”尹穆清用力更大了,挥着鸡毛掸子,发出咻咻咻的声音。

李嬷嬷早就吓的白了脸,她听往日从来不顶撞尹曦月的长孙殿下为了那对母女,竟然公然于尹曦月叫板,心里早就惊涛骇浪。

难道,这血脉至亲的力量么?

这么下去,怎么得了?即便外人不会知道那个秘密,长孙殿下维护那对母子,那也是废掉的。

尹曦月要这个孩子,除了顺利嫁入皇家,巩固自己的地位,更重要的便是这个孩子能和她一条心,帮她步步高升。

可是,很明显,这个孩子完全是茅坑里的石头,顽固不化,根本不听她们的。

如今,她见尹曦月这么没轻没重的打倾恒,顿时恐慌起来,连忙去拦:“娘娘息怒呀,再打下去,长孙殿下会没命的。”

尹曦月现在正是气头上,如何会听别人的话?不仅没有停,反而更加的猖狂。

“娘娘,住手呀!”李嬷嬷干脆一把抱住尹曦月,将她手中的鸡毛掸子抢了下来:“娘娘,殿下是您的儿子,您可不能做糊涂事呀!”

得到李嬷嬷的劝拦,尹曦月虽然有气,却还不至于昏了头,突然醒悟,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孩子,吓了一跳。

只见孩子额上冷汗淋漓,因为隐忍,唇角被自己咬破,鲜红的血迹从嘴角蔓延而下,挂在下颚处摇摇欲滴。而孩子身上的锦袍早已破烂不堪,里面白色的里衣全是血迹……

尹曦月被惊了一下,立即有些慌乱,连忙上前扶着倾恒,有些无措道:“阿恒,阿恒你没事吧?母妃……母妃不是有意的,母妃……”

倾恒咬牙,抬手,推开尹曦月,撑着身子踉跄起身:“母……母妃,若……若是训诫完,儿臣先……先告退了!”

说完,脚步虚浮的离开,几乎是跑着出了殿门。

这里,他一刻也不想待,不想……

尹曦月看着自己手上的血迹,无比恐慌,抓着李嬷嬷的手,慌乱道:“嬷嬷……嬷嬷怎么办?快,快去请太医……快去请太医……”

“娘娘,您这个时候可不能慌,万万不能请太医呀。”请了太医,那么,岂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她打了长孙殿下?若是被皇上知道,那尹曦月不保。

尹曦月只是一个侧妃,哪里有资格对长孙殿下下如此重的手?

长孙殿下虽然是尹曦月的孩子,他却是皇嗣,是暨墨的长孙殿下,她有几条命敢伤害皇嗣?

尹曦月听了嬷嬷的话,如何不知道轻重?立即点头:“对,不能请太医,嬷嬷快去,宫中之人,谁要是泄露出去,本宫要了他的命!”

“是!”虽然伤的重,但是都是皮外伤,长孙殿下从小习武,体质自然是同龄孩子之中最好的,这点伤,哪就会多严重了。

亏得尹曦月没有打脸,否则,想瞒也瞒不住。

“对了,等会儿让小夏子偷偷送一盒外伤药过去,一定要说是本宫送的,你可明白。”尹曦月的手还有些抖,刚刚用力太大,这会儿,只感觉自己的手臂又酸又痛。

倾恒回到自己的寝宫,空无一人,因为他这段时间没有回宫,殿中的丫鬟太监自然有些懈怠,这会子正聚在下人房中吃喝玩乐,玩骰子,是以,并无人知道他回来。

他也庆幸,殿中无人,不然,他这狼狈的样子,定会让人看了去。

他有自尊,有颜面,自然不希望下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几乎是逃避一般,倾恒匆匆将身上破烂的衣服脱了下来,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换完衣服,他已经累出了一身汗,汗水侵染伤口,火辣辣的疼着,好像全身的皮肤,都被火灼伤了一般。

坐在黑暗之中,四周安静的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明明是金碧辉煌的宫殿,却阴冷无情的让人肝胆生寒,牙齿打颤。

突然,门口吱呀一声响,走进一个太监模样的人:“哎呦,怎么殿内都没有个伺候的人呀。殿下?”

小夏子拿着一个宫灯,一进屋便看到一个人坐在榻上的倾恒,脚边,是染了血的衣服。

点了灯,小夏子立即将染了血的衣服收了起来,然后从怀中拿了一盒药膏出来,跪在地上,往倾恒手背上的高高肿起,还冒着血珠的伤痕抹去:“小殿下,娘娘也是心疼你,打在儿身,痛在娘心。这不,小殿下前脚刚走,娘娘就让人送来了药膏。”

“殿下年纪小,哪里知道当娘的苦心?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临产之痛,可是九死一生,娘娘拼了命将殿下生了下来,哪里不盼着殿下好?”

“娘娘虽然口无遮拦,又责打了殿下,可是她也是心急殿下,殿下可万万不得因此和娘娘心生嫌隙呀!”

“小殿下身上疼,娘娘心里更痛,所以……”

突然,小手一翻,将小夏子手中的药膏拿了过来,扯了扯唇角,倾恒开口:“请……母妃放心!”

小夏子听此,也不再说了,立即起身,恭敬道:“奴才告退。”

小夏子后退几步,拿着东西离开。

吱呀一声,门被关上,倾恒抬了抬眼皮,看着紧闭的大门,握着药膏的手,不断收紧,收紧……

一盒治伤的膏药,便要封他的口么?

……

璟王府,萧璟斓抱着尹穆清,坐在榻上,路上,尹穆清一边小脸高高肿起,还泛着青紫,另一边脸色却有些发白,额角布满汗水,身子也一片冰冷,萧璟斓有些急。

他有些后悔,没有当场将太子杀了。

玉指抹了药膏,往尹穆清脸上的红肿处抹去,脸色阴沉着,见尹穆清发白的唇色,皱眉道:“很痛么?本王轻点。”

尹穆清确实有些难受,却不是脸上。路上,她就觉得小腹坠痛,手脚冰冷,心里也闷的不行,她有些恐慌。

五年前因为难产,身子落了病根,这些年,每月那么几天,总是会疼的她死去活来的。

她算了算日子,明明还差几日,没想到竟然提前了。

轻微一动,便感觉下身有一股热流,她顿时吓的不敢动了,尴尬的不行。

“放……放我下来。”有些无力,忍着痛,眼睛都懒的睁开,伸手戳了戳萧璟斓的脸颊:“放我下来。”

再不下来,她恐怕要染他一身,想想都觉得尴尬。

------题外话------

别打我,我最疼倾恒了!

编辑说,最好不要定时更新,不然书城同步会乱掉,所以就不能定时到早上六点了,以后,我都中午十二点更新。么么哒!中午十二点更新。明天中午十二点,以后都是!再换时间,你们可以打死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