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本王的女儿/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斓听她软绵无力的声音,也有些急了,连忙握住了在他脸上作祟的小手,感觉到大手之中的手一片冰凉,眉头锁的更紧了:“怎么突然手这么冰冷?”

尹穆清咬了咬牙,睁开眼睛,入目是萧璟斓满是担忧的神色,她吃了一惊。

他的关心并非有假!

意识到这一点,尹穆清心中升起一抹异样,无名的悸动,袭上心头,带着几分温暖和小鹿乱撞的感觉。

眼前的男人,除了身份危险了一点,其他的,当真是无可挑剔。

容貌上乘,权势滔天,武功一流……

更甚的是,他还是她儿子的爹。

想到这里,尹穆清还是有些晕乎乎的。

她料到九月的爹定不是普通人,没想到,竟然是暨墨的璟皇叔。

得知这一点,除了那晚的愤怒,她还知道,自己是逃不掉的,九月更是逃不开。

竟然逃不掉,她便要牢牢的将此人抓在手里。

这个世上,于她而言,只有两种人。

不是仇人和亲人,而是至亲至爱之人和无关紧要之人。

既然做不到无关紧要,那,便成为至亲至爱吧!

可是,即便是至亲至爱,那也不是说,现在她能肆无忌惮的将姨妈血染在他的身上,那也太尴尬了。

慌忙抽离自己的手,忍着痛,便作势翻身而起,想要摆脱他。

只是,她刚有这个动作,似乎触怒了萧璟斓一般,大手拖着她的腰肢,立马将她压回自己的怀中,带着几分瘟怒:“身子不适还不知消停,都成什么样儿了?”

然,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尹穆清眉心顿时一跳,下身一股热流肆意涌出,顺着腿根,带着几分猖獗之意,蜿蜒向下。

阿西吧……

尹穆清大脑顿时当机,内心爆了一句粗口,随即再也不敢动了。

下意识的抬眸看向萧璟斓。

这时,萧璟斓也感觉到,拖着她腿弯的手下一片湿濡,惊了一下,抬手一看,却见一片猩红。

自己的黑色袍子,也感觉湿了一大片。

一股血腥味,袭了上来。

某人心脏骤然一缩,带着几分急切:“流血了?受伤了怎么不说?”

说着就转身将尹穆清放在榻上,急不可耐的就去解尹穆清的衣服,眸色阴冷,薄唇紧紧的抿着,内心,开始幻想,太子该以哪种姿态去死,才能消他心头之恨。

尹穆清吓的半死,连忙挣扎:“别……萧璟斓你别动。”

奈何小腹太痛,又腰酸背痛,很是无力,以至于在萧璟斓眼中,她便是身受重伤,失血过多了。

见这种情况,尹穆清竟然还不让他看,带着几分戾气,呵斥道:“胡闹,受了这么重的伤,不查看怎么行?”

鲜血,染红了她碧色的裙底,想来这伤,定是在腰腹上,或者大腿上,于是,大手压住尹穆清,另一只手,猛的扯掉了尹穆清的裙子。

撕拉一声,就只剩身上一条白色的小底裤,且,下身处,早已被血染透。

修长白皙的双腿引入眼帘,萧璟斓却无半分欣赏之心,眼中只有那条被染红的小亵裤。

然后,伸手,扯下……

入目……

整个人一僵

喉头,不自觉一动……

口干舌燥……

尹穆清被萧璟斓压着,撕拉一声,双腿一凉,又羞又恼,竟然连小裤裤都没有给她留,想死的心都有了,连忙夹紧了双腿。

见某人还不知羞的拿着她带血的裤子举在那里,气急,拼命抽出手,啪的一巴掌挥开某人脸上,伸手夺回了自己的裤子,一拉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蒙在被子里面,然后就是一阵破口大骂:“萧璟斓,你登徒子,你下流无耻,道貌岸然……”

天呀,她的一世英名,竟然毁给了大姨妈……

谁来救救她?

她不要和这男人待在一个屋子里面。

因为尹穆清这会儿没多大力气,是以,并没有给萧璟斓造成什么伤害,虽然这女人的一巴掌确实有些触怒他的怒火,倒是很快被他压了下去,因为,他不会忘记,眼前这女人还流着血。

即便,脱光了,都没有查探到她究竟伤在何处。又见这女子将自己蒙在被子里面,嘴里嗔怪他的唐突,自然心疼和担忧占多数。

拉了拉被子,萧璟斓蹙眉:“告诉本王,伤在何处,你是本王的妻,已经是本王的女人,又害羞什么?本王府邸并无女婢,难道,你还要其他男人看你的身子?”

这温声细哄,似乎一点都不管用。

砰,尹穆清掀开被子,露出一颗脑袋,仿佛破罐子破摔一般,朝萧璟斓喊道:“本小姐没有受伤,这是这是大姨妈,你真不懂还是装纯洁呀?真是岂有此理!”

还能不能好好交流了?裤子都给她脱了,难道还没有看清么?还问她这白痴问题,装,看他装到什么时候?

萧璟斓蹙眉,一副本王真的不懂的呆萌样。

尹穆清眉心一跳,生怕他再发疯一样扒她裤头,连忙补充道:“本小姐这是来了葵水,葵水懂吗?不是受伤,你能不大惊小怪不?”

这话一出,萧璟斓果真愣了一下,随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上的血迹。

待想清楚这葵水是什么东西后,立即,似乎,有些尴尬,连忙将手背在背后,然后,耳根,也透着几分粉红。

一时,看着尹穆清,抿着唇,不知道说什么。

尹穆清倒是也有些意外,不曾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突然觉得好笑,也是,虽然他再怎么不可一世,也不过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在现代,这个岁数,连个男人都算不上,又怎么期待,他会有多了解女人呢?

这时,却见萧璟斓走近,俯身问道:“会痛么?”

流这么多的血,怎么会不痛?

手伸进被子,准确无误的放在了小腹上:“这里会很痛么?”

尹穆清正想得出神,没想到萧璟斓竟然伸了手进来,她惊了一下,随即便感觉到小腹传来一阵暖意。

坠痛感,也在这个时候,逐渐淡下去。

他竟然用内力给她暖身子?

意识到这一点,尹穆清有些惊异,被子下的手连忙去推萧璟斓的手:“不……不用了,抱个汤婆子就好了。”

内力多的没处用么?这么做,也很消耗内力,伤身子。

萧璟斓坐在榻上,感觉到尹穆清的排斥,他自然有几分不悦,蹙眉道:“本王还不如一个汤婆子?”

这女人,怎么想的?宁愿抱个汤婆子,也不要他?

尹穆清眼角一抽,看着萧璟斓极为认真,根本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只觉得自己听错了,这个王爷不是很不可一世么?怎么还将自己的身价降低到和汤婆子一个水平了?

她翻了翻白眼,觉得这个王爷可能想法有些不同,总是抓不到重点,虽然交流起来很困难,却还是不予余力的解释:“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别白费内力了。伤身子的很,抱着汤婆子,省事。”

听此,某个王爷自然愉悦了起来,眉眼都是看得到的笑意,勾唇:“你在关心本王?”

自信满满,无比确认。

虽是疑问的语气,却不需要尹穆清的回答,萧璟斓掖了掖被子,确保不让她受凉。

这点常识,他还是懂的。

女子的身子生来就比男人的弱,特别是在来小日子的时候,更不能受凉。否则,定会落下病根。

“那个……”尹穆清脸上浮上几分尴尬,吱吱呜呜的道:“你送我回府吧。衣服都脏了,没法穿了。”

最主要的事,她没有月事布,难道要等着姨妈血在萧璟斓床上泛滥成灾么?

这事,已经很尴尬了。

这女人,随时都想着要逃,萧璟斓刚刚还愉悦的心,立即沉了下去,瘟怒道:“身子不适,便好好养着,乱跑什么?这里还缺了你的衣服么?”

尹穆清一个头两个大,真是……这男人,不懂,就别装懂好么?你这不是没女婢么?难道还准备月事不不成?额上滑下两道黑线,不说清楚,他便不知道。

她光着身子也不是个事,红着一张脸,无比尴尬的吼道:“衣服能准备,难道你还能给我准备月事布不成?”

萧璟斓整个人一愣,恍然大悟,原来还要准备这些东西。随即,看了一眼尹穆清,也觉得有几分不方便。

她的衣服,他能让人去准备。可是,月事布这种女儿家私密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大男人去准备?

他想想都觉得别扭,于是,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道:“你好好躺着便是。”

然后,走了。

尹穆清有些奇怪,他难道还能去给她买月事布不成?

想走,却光着一双腿,几乎寸步难行。

想逃也不行了。

小日子这几天,于她来说,确实有些难熬,索性也就不管,歪着头,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尹穆清感觉到有人在小心翼翼的拉扯她的衣服,她惊醒了过来,却见是鸢歌。

“小姐醒了?奴婢熬好了红糖水,您喝点再睡?”说着,伸手扶起尹穆清,让她靠在软枕之上,顺手将桌案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水递到尹穆清唇边。

尹穆清见是鸢歌,整个人都激动的热泪盈眶,就着鸢歌的手,将一碗熬的热气腾腾的红糖水喝下了腹。

“有你在真好。”鸢歌照顾人最是仔细细心,没她的这些天,她总感觉自己哪里都做的不好。

“璟王殿下也是担心小姐,就差将奴婢的祖辈查了个遍,才放心放了奴婢,留在小姐身边。”鸢歌又换了一个汤婆子,放进被子里面,继续道:“璟王殿下是关爱小姐,走的时候,特别吩咐奴婢多给你准备几个汤婆子,以免受了凉。”

尹穆清总感觉哪里不对劲,怎么觉得这鸢歌消失了一段时间,就句句不离萧璟斓?难道被萧璟斓洗了脑不曾?嗔道:“没有璟王殿下吩咐,你就不给小姐我准备汤婆子了?”

鸢歌看了一眼尹穆清,笑了笑:“璟王殿下吩咐是一回事,奴婢准备又是一回事,意义自然不同。”

尹穆清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粉色的寝衣,感觉身下也是被换了的,心道,鸢歌怎么给她换了一身这么粉嫩的颜色?但是到也没有多问,只是问道:“对了,你说萧璟斓走,他去了哪里?”

“早上小姐睡的沉,宫中传旨,让璟王殿下和小姐入宫面圣,璟王殿下心疼小姐身子不适,便自己一个人去了。顺便,还带走了小公子。”

“什么?他把九月带上干什么?早上?现在什么时辰了?我睡了很久吗?”尹穆清眉心一跳,有几分急切,今上传他们进宫,肯定是因为早上她与那墨翎公主动手,太子被伤之事,今上肯定是要责问萧璟斓的,这种情况,他又带上九月做什么?

鸢歌解释道:“小姐这一觉睡的沉,现在已经申时两刻了。墨翎公主出使暨墨,今晚皇宫盛宴,为公主接风,璟王殿下应该是带着小公子入宫玩去了吧。”

尹穆清这才记起,前段时间,爹爹就给她说了这些事。大臣都会携女眷入宫,爹爹还问她要不要去宫中看看。

她爹定是觉得自己从小没有怎么出过府,也没有带她出去过,有些良心不安了,所以才想着要借这次机会,去见见世面。

可是,她一口就回绝了。

那种场合,一看就不是能安安静静吃宴席的地方,所以她不想参合。

可是,萧璟斓带着九月去宫中……这也太唐突了吧?

想到没她这个妈在,有人骂小九月野种,都没人给小家伙撑腰,尹穆清就心疼的发慌,连忙起身,对鸢歌道:“鸢歌,准备马车,带上尹府的牌子,本小姐要入宫。”

鸢歌一惊,连忙阻止:“小姐,你身子不方便,璟王殿下嘱咐奴婢,一定要看着你,不能让你乱跑。”

尹穆清见鸢歌如此,无语道:“鸢歌,你到底是谁的人?萧璟斓是不是抓了你什么把柄?怎么感觉我这主子的话,还不及他一个外人有用了!”

鸢歌嘴角扯了扯,不仅没有觉得尹穆清这话有多伤她的心,反而觉得自家小姐有时候像个孩子,劝道:“璟王殿下是为小姐的身子着想,为了小姐好,奴婢自然要听。小姐放心,奴婢永远都是向着你的,璟王殿下为人光明磊落,断不会使小人手段,奴婢一身轻,并没有做过坏事,又如何有把柄给他们抓?”

“那还不去准备马车,九月都被他带进宫了,我怎么放心的下?”

尹穆清坚持,鸢歌也了解尹穆清的为人,强行留她在府上,她也只有着急的份儿,哪里能养伤?

所以,也只能妥协。

虽然是夏天,但是尹穆清小日子身子发凉,不能吹风,也不能受凉,便在外面罩了一件白色雪羽披风,轻便又保暖。

又衬得尹穆清美丽动人,灵气逼人,着实让人从不开眼。

脸颊上的伤涂了药,现在已经消了肿,可是那淡紫色的五指印儿还留在脸上,有些碍眼,是以,只能戴了面纱。

……

皇宫,御书房前,萧璟斓抱着一身红色小裙襦的九月正襟危坐,大手上拖着一把剥好的瓜子,小家伙坐在萧璟斓腿上,两只小手捻了瓜子仁,吃的不亦乐乎,那欢乐样儿,生怕有人抢一般。

萧璟斓低头看着自家漂亮可爱的“女儿”,整颗心都是满足的。

玉指捻下九月黏在小脸上的一颗瓜子仁,见九月的吃相,活像一直小仓鼠,眸色更加柔软,忍不住也捻了一粒喂在嘴里,似乎想尝一尝,什么东西这么好吃,瞧把这小家伙香的。

“啊,爹爹别抢我糖炒瓜子仁!”小家伙虎了一眼萧璟斓,小颜上满满都是对那颗小瓜子仁的心疼。

怎么爹爹就要跟他抢瓜子呢?

只是,不久的将来,他才知道,自己的爹爹不仅要和他抢瓜子,什么都要跟他抢,也是气的九月心肝肺都疼。

萧璟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萧璟斓,他什么时候见过萧璟斓如此和颜悦色过?惊异程度不亚于得知太阳从西边升起。

听着小九月就这么喊着萧璟斓爹爹,他眉心跳了跳,总觉得不能忍。

只是,看着萧璟斓如此对待九月,他又不忍心夺了萧璟斓的喜爱之物,轻叹了一声,出声道:“阿斓若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女娃,收为义女也不是难事。至于这孩子的母亲,你若真心喜欢,纳入府中,也并无不可。可是,朕也有一个条件,等语嫣公主嫁入之后,她才能入府。”

萧璟斓不为所动,继续给九月剥瓜子,似乎没有听见萧璟渊的话一般。

萧璟渊也不恼,继续道:“这是朕做出的最大的让步。”

一个不洁之身已经很难让男人接受,那么,带着女儿嫁入,是万万不能发生在皇家的,所以,明媒正娶,是不可能的。

这时,萧璟斓抬眸看了一眼萧璟渊,随即很快又将视线放在自家萌哒哒的“女儿”身上,道了一声:“嗯!”

萧璟渊没有想到萧璟斓会这么快答应,他还以为自己会浪费很多唇色。可是,他能这么听话,萧璟渊表示还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倒也不忘记问今早街上的事情,一想到太子被他打的在床上爬不起来,萧璟渊便带了几分怒意:“阿斓你太不知轻重,太子怎么说,也是你……是你侄儿,你怎么下得了这么重的手?就算他惹你不快,你告诉朕,朕自然会责罚于他,你当着语嫣公主,当着墨翎使臣,当着暨墨千万百姓的面,也太鲁莽了,你将太子的颜面至于何处?”

太子,小九月是知道的,就是那个打他娘亲的坏叔叔,听萧璟渊这么说,他自然是不开心的,仰着头,萌哒哒的开口:“爷爷不对哦,太子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打九月的娘亲呢,爹爹这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吧爹爹?”

萧璟渊顿时一噎,瞪着九月,一时说不出话。

当时的情况,他都了解清楚了,语嫣公主先对他们暨墨的重臣之女出手,他们不可能只是一味的维护公主,而不出手,任凭语嫣公主伤了暨墨之人,这样有损暨墨的国威。

所以,尹穆清出手抵抗,与公主较量一番,他倒是对尹穆清刮目相看,两人没有分出胜负,他更是骄傲。

不过是一个小小臣女,就能和公主相较,这正体现了他们暨墨国富民强,随便一个女子也武艺高超,不输她们墨翎的公主。

反而,太子却不知轻重,不知为自己的子民感觉到骄傲,反而因为此事而当着百姓的面打了尹穆清,真是,他这皇上的脸都给他丢尽了。

所以,这儿小娃娃这么说,萧璟渊也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萧璟斓听九月这么说,顿时觉得自家女儿有才华,瞧这成语用的一溜一溜的。摸了摸九月的下巴,随即抱起九月,对萧璟渊道:“皇兄老糊涂了,四五岁的小姑娘都能懂的道理,皇兄却不懂。皇兄还是找太医开几幅药,喝一喝,省得老的快。”

萧璟渊被这一大一小堵的眉心突突的跳,他哪里老了,四十多岁的男人,正值壮年,怎么就老了?

他还想为自己辩解几句,这会子萧璟斓已经一副不想听你在说话的表情,抱了孩子,已经朝外走了去。

“这是岂有此理,那个娃娃,也够放肆!”

这会儿,纪全来报:“皇上,语嫣公主已经入了宫了,皇上可是要更衣了?”

萧璟渊深吸一口气,总觉得自己早晚会被萧璟斓气死。

“更衣!”

……

墨翎使者的接风宴,自然无比盛大隆重,盛宴在摘星楼举办。

摘星楼位于皇宫中心,正面,若是夜晚,极目远视,能看见京都最繁华的夜市,灯火阑珊,很是好看。

楼下,是一宽阔的广场,现在已经搭起了舞台,丝竹琴音,婉转悠扬,歌姬舞姿偏偏,甚是好看。

摘星楼上,宮宴已经准备就绪,朝中重臣,官家子弟,名媛贵女,数不胜数,现在大家都交头接耳,说说笑笑,觥筹交错,很是热闹。

这时,太监传道:“皇上驾到,璟王殿下驾到!”

这话一出,门口出现两道一黄一黑的身影,众人都起身下跪:“吾皇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璟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爱卿平身。”

“谢吾皇万岁!”

众人落座,倒是都将目光落在萧璟斓怀中的小九月身上。

小家伙也不怯场,谁看他,他就瞪了过去。

萧湛看着萧璟斓就那么大大方方的抱着九月入了座,也不怕落人口舌,握着杯子的手,紧了几分。

萧存见萧璟斓怀中抱了个女娃娃,顿时惊了一下,立即问道:“皇叔,这个小女娃是什么人?”

萧璟渊立即看了一眼萧璟斓,然后替萧璟斓回答:“这是你皇叔刚……”

刚收的义女还没有说出口,差点让萧璟渊一口老血喷出来的话,便从萧璟斓口中说了出来:“本王的女儿!”

------题外话------

母子相认,快了,国庆左右,所以,稍安勿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