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小郡主?怎么不先验货?/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璟斓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什么,璟王的女儿?璟王什么时候有女儿了?不说女儿,璟王什么时候成亲的?

他们怎么不知道?

那名媛贵女席中,一白衣女子瞬间打翻了酒杯。

洛漱妤近乎绝望,阿斓,他真的知道了么?

“呵呵……”萧存不怕死,一口酒水从嘴里喷涌而出,他自己也被呛住:“哈哈……皇叔,您逗本王玩儿呢,你什么时候生了这么大一个闺女了?”

萧存的话,无疑激起了萧璟斓的怒意,没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质疑他,眸子半眯,带着几分戾气:“存小王爷喝多了,带下去醒醒酒。”

萧存听此,吓的全身一哆嗦,连忙摆手:“没有,本王没有喝多,本王还能喝很多。”

皇叔醒酒的方式,可能不会很温柔。

说着,生怕萧璟斓不相信,抓起酒壶,就仰头猛饮了一口。

萧璟斓轻嗤:“没喝多,便敢质疑本王的话么?”

萧存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起身请罪:“皇叔,您息怒,侄儿哪敢质疑您的话。”

说完,连忙将视线投在小九月身上,立即笑的跟朵花儿一样:“小郡主真不愧是皇叔的女儿,长的可是乖巧又漂亮,小小年纪已是这般绝色,长大后,定会是一名倾国倾城的美人。”

这话无疑取悦了萧璟斓,看了一眼萧存,才消了气:“哼,本王的女儿,自然国色。”

“呼……”萧存深吸了一口气,见皇叔已经不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总算松了一口气。

皇叔定是魔怔了,不知在哪里抱了一个娃,就当是自家的了!

有了萧存的前车之鉴,很多想问这女娃来历的大臣,是不敢在问了,可是还是有几个不怕死的言官,冒死谏言。

其中属章秋实最为疾言厉色。

“璟王殿下这是拿皇嗣开玩笑么?不知在哪里抱来的女娃,就说是郡主,臣等不服!皇家血脉,不容混淆,这有关国之根本,不可不严查。”说着,来到大殿中央,朝萧璟渊跪拜道:“还请皇上明察!”

有章秋实带头,自然一个二个都开始附议:“皇家血脉不容混淆,还请璟王殿下三思,请皇上明察。”

萧璟渊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甚至怒意横生,看向萧璟斓,质问道:“璟王,你不给朕一个解释?”

果真就不能期待他能听话,从来都不顺了他的心意。

可是,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竟敢就说这小女娃是他的孩子,这种事情能开玩笑么?

九月看着大殿之中的人,抬眸看着萧璟斓,大眼睛水汪汪的,似乎会说话一般,带着几分疑惑和呆萌。

看的萧璟斓一阵发酸,瞧把他女儿吓的,连忙拍了拍小家伙的背,以示安抚。

抬眸扫了一眼匍匐在地上的众人,冷嗤,带着几分不屑:“那么,各位大臣的意思,便是,本王做什么,需要随时向各位禀报?小到,本王何时,何地,宠幸了何人,都要事无巨细的一一的禀报给各位大人?”

萧璟斓这话一出,谁敢出来答话?

他璟王做什么,他们哪敢管?可是,这个时候,不是讨论的是这个孩子的来历么?他们这么说,璟王殿下不是应该将其生母传来,然后来个滴血认亲么?

这会儿,洛淑妤的爹,洛鸣川早就忍不住了,自己女儿在萧璟斓身边五年,竟然就没有落到一个好,被那么粗鲁的遣送回府,他如何不气?

可是,他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问萧璟斓为何这么对待他的女儿。

因为,那么做的话,恐怕,所有的人,都会知道他女儿被萧璟斓遗弃之事。

看了一眼萧璟斓怀中的娃娃,洛鸣川也跪在了大殿之中,谏言道:“璟王殿下何须对臣等打马虎眼?王爷说您怀中的小姑娘是您的女儿,却没有任何凭证,臣等自然不服!王爷认女儿,这是王爷的家事,臣等本不与过问。可是,王爷的家事也是国家大事,王爷的女儿不仅是您的女儿,更是我暨墨的郡主。王爷如此草率决定,如何服众?”

“丞相说的不错,还请王爷三思,以防小人作祟,混淆皇家血脉呀!”

席上的尹承衍看见萧璟斓抱着小九月上来,自然皱起了眉头,难道,九月真的是璟王的血脉?

五年前的那个辱了他女儿的男人并不清楚,所以,是谁都不会奇怪。

可是,这种事情,有关阿清的清誉,还有小九月的未来,甚至,众大臣们说的对,关乎皇家血脉,确实不容璟王这么胡闹。

也上前道:“王爷,各位大臣说的不错,还请王爷慎重,微臣的女儿孙儿的名誉容不得别人损害,不能仅凭王爷一句话,就决定了微臣孙儿的身份。如果,真的和王爷说的一般,九月是您的女儿,那么,还请王爷给微臣一个交代。五年前,微臣的女儿,尚且刚及笄,便身怀有孕,小小年纪遭受别人非议,连带着这个孩子,也被世人所不耻。难道,王爷现在,是打算瞒着微臣的女儿,夺了孩子?王爷若是去母留子,微臣断不会答应!”

尹承衍这话一出,群臣哗然。

这孩子竟然是尹家的那个小野种?

那个尹家嫡女怀着的,竟然是璟王的血脉么?怎么可能?

若真的是这样,那么就算是璟王爷,也不可能不给尹家一个交代了。

尹家手握重权,皇上都让他三分,璟王再如何权势滔天,在尹家,也不得不留几分颜面。

萧璟斓听了尹承衍的话,皱起了眉头,什么叫做瞒着他的女儿,夺了孩子?什么叫做去母留子?

她身边就是这些挑拨离间的人多了去,她才会对他没信心,随时都想着要逃。

群臣抗议,萧璟渊看了一眼萧璟斓,这件事,容不得他胡闹,随即,大手一挥,便制止了议论,沉声道:“都不用争了,若是璟王执意说这孩子是皇家血脉,那便滴血认亲!朕,只相信事实,眼睛容不得一粒沙子!”

“皇上英明!”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只是,萧璟渊这话一出,萧璟斓就有些怒了:“本王不同意!”

群臣一愣,不同意?

洛鸣川立即幸灾乐祸道:“王爷不同意,是因为怕了么?难道,这小姑娘根本不是皇嗣?”

萧璟斓搂着小九月的小身子,眸色扫过洛鸣川,带着几分杀气:“本王说是,她就是!本王的话,难道还不足以让天下人信服?”

“王爷此言差矣,王爷若是不证明,仅凭自己之言,就算臣等信服,若是以后有小人乱嚼舌根,对小郡主的声誉也有所影响。所以,还请王爷三思。”说话的是一老大臣,这话算是忠言逆耳了。

萧璟斓听此,果然是皱了眉,有些犹豫道:“可是,滴血认亲,弄疼了她,可怎么办?”

“呃……”众人都噎了一下,没想到,璟王不同意滴血认亲,竟然是因为怕弄疼这小姑娘,可是,王爷,你这么寵孩子真的好吗?这点痛,还能算痛么?

倒是九月抬眸看了萧璟斓,问道:“爹爹,滴血认亲,是要证明你是九月的爹爹么?”

“嗯!”萧璟斓心疼孩子,听了孩子这话,更加心疼了,可是,滴血认亲虽然只是一个形式,但是却能真的免了许多没必要的麻烦,对九月以后也很好。

“那,爹爹就会娶娘亲了吗?”为了娘亲的终身大事,九月也是操碎了心。

“嗯!”

得到萧璟斓的认可,九月自然是放心了,拍了拍小胸脯,果断道:“九月不怕哦,九月不怕痛哦!”

孩子如此勇敢,萧璟斓满心都是欣慰,也就只有他的孩子,这么小就这么勇敢懂事。

面对小九月,他永远都不会想起,自己在这么大的时候,遭受的是什么,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没有得到过什么温暖亲情,却早已对温暖亲情失去了奢望。

随时,都有失去性命的危险,现在,却舍不得自己孩子流一滴血。

萧璟渊听了萧璟斓的话,嘴角抽了抽后。果断去让人准备了滴血认亲的水,还有银针。

不让阿斓死心,他就总是胡闹。

很明显,萧璟渊是不相信九月会是萧璟斓的孩子的。毕竟,萧璟斓是什么人,他清楚的很,怎么可能不明不白的和女人发生关系,又五年对其不理不睬?

所以,他相信,这定是因为萧璟斓要拒绝公主而耍的心机。

“王爷,您请!”纪全领着一个太监拖着一个托盘,躬身来到萧璟斓面前,萧璟斓看着上面的银针和清水,犹豫了片刻,却还是拿起了银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一滴血滚落在碗中。

九月见萧璟斓这么做,也拿起了银针,露出自己的小手,比划了半天,都没有下手。

然后,回头,可怜兮兮的看着萧璟斓:“爹爹,要不你来吧,九月真的不怕痛哦!”

“好!”这孩子明明是害怕至极,却这么勇敢,着实让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这娃娃确实是难得的好娃娃。

萧璟斓是练武之人,自然是懂得哪些穴道是可以止痛的,于是握着九月的小手,将小家伙的小脑袋按进自己的怀里,然后快速的刺了小指头一下,九月还没有感觉到疼,一滴血就融了进去。

在场的人无不伸长了脖子,看碗里的情况,可是,能看得清碗里面的情况的,就只有纪全一人,他看着两滴本来不在同一位置的血,竟然慢慢相汇,最后融合在一起,仿佛是一个人的血一般,那太监脸上,立马露出狂喜,然后端着碗,跪地,与他身后的小太监一并齐呼,道:“恭喜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小郡主千岁千岁千千岁。”萧璟斓看见那相融的两滴血,眸色更加的柔和,抱着孩子的手不由得紧了一分。

就算心里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孩子,可是看到血滴相融,又是一种感觉。

骄傲,狂喜……还有一点感动和欣慰。

这,便是和他血脉相连的孩子。

是他的亲人。

听到纪全的呼声,萧璟渊腾地一声从龙椅上站起,然后不等纪全给他禀报,便走下龙椅。

看着碗里面相容的鲜血,萧璟渊顿时吃了一惊,然后,狂笑道:“哈哈哈哈……纪全,传下去!”

当着是阿斓的孩子。竟然真的是他的孩子!

萧璟渊如何不喜?

怪不得看到那孩子的第一眼,他就喜欢。

“是!”

众人看到里面的情况,虽然惊异,却再无反驳的理由,只好跪地齐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小郡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爱卿平身!”

“呦,这可真热闹!璟王殿下喜得爱女,真是可喜可贺!”随着一声清越的声音传来,门口便走进一个盛装女子,美丽张扬,气质高贵,只是一眼,便能看出这女子是金枝玉叶。

女子身后跟着尹凌灏等负责保护使臣的将军护卫,众星拱月般将君语嫣拥了进来。

君语嫣一进入大殿,萧璟渊的嘴眉心便挑了挑,这可怎么好?让公主知道阿斓有个女儿,岂不是他们暨墨毁了约?君语嫣扫了一眼四周的人,唇边勾起一抹笑意,稳步走到大殿中央,朝萧璟渊行了一个贵族礼,出声道:“语嫣见过暨墨陛下,愿陛下龙体安康,愿暨墨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公主无须多礼,公主请!”萧璟渊见君语嫣并不摆墨翎公主的身份与他行礼,自然对君语嫣看重了几分,这姑娘定是个好相处的。

君语嫣笑了笑,道:“此次前来暨墨,语嫣特意携墨翎珍宝无数,敬于陛下,望我暨墨墨翎两国友谊长存。另外,携国书一封,敬请陛下亲启。”

说着,身后的一侍卫便将一烫金色国书交了上去,纪全立马下来呈了上去。

萧璟渊看了后,早已经猜到里面的内容,却还是故作意外的道:“朕正有此意,公主端惠聪敏,才貌双全,能嫁入暨墨是我暨墨之福,也是璟王之福。在朕看来,公主和璟王正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他日修成正果,定能成为一代佳话!”

萧璟渊这话一出,给群臣带来的震惊堪比刚刚小九月得大家带来的惊异。

原来,墨翎皇有意联姻暨墨,而且,对象是璟王?

可是,就在前一刻,璟王才认了女儿,现在,又要娶公主,这也太乱了!

尹承衍看着君语嫣,突然握起了拳头,看听萧璟渊的话,唇边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

君凤宜啊君凤宜,你当真是无知的可怜,派了养女来抢亲生女儿的夫君,抢亲外孙的爹。

若是君语嫣当真嫁给萧璟斓,以阿清的性子,恐怕不会委曲求全。

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心疼。

萧存和萧湛看到这里,都无端升起幸灾乐祸之意。萧存戳了戳身边的萧湛,带着几分痞气的靠在后背上,道:“二哥,你说,皇叔的艳福怎么就这么好呢?好歹本王也是翩翩佳公子一个,那公主怎么就那么没有眼光,一下子就选到皇叔了呢?皇叔可是一个连女儿都四岁多的老男人呢!”

萧湛笑笑不语,只是低声道:“放心,这话,二哥会替你保密,不会人了十七叔的耳朵。”

有了语嫣公主搅合一通,想来,以阿清的性子,恐怕只会逃的远远儿的,又怎么会任由自己被欺负?

萧璟斓看了一眼君语嫣,问道:“那么,公主也知,贵国皇帝将您许配给本王之事?”

面对萧璟斓的质问,君语嫣不卑不吭,抬眸看着萧璟斓,笑道:“璟王殿下,也是知情的,不是吗?”

“知情如何?不知情又如何?”萧璟斓从来都不是那种会让其他人左右他的人。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空灵的轻嗤之声:“那么,听语嫣公主之意,这是打算以公主之身,委身做小了?”

这时谁?这话一出,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转身看去,却见一穿着白色披风的女子步入大殿。她步履飘然,秋潋般的眸子傲然而视,气势姿态不亚于刚刚语嫣公主,举手投足之间,高贵之中带着几分端庄,端庄之余,透着几分灵动。白纱掩面,却已美的让人呼吸一窒。

只是,这女子的话,着实太不知轻重了吧?

竟敢说语嫣公主会委身于妾?

君语嫣听到这话,确实眯了眯眼睛,这女子的眸子,竟然有几分熟悉。

是谁?

这时,喊驾的太监看见鸢歌举的牌子,立马道:“尹三小姐到……”

原来是尹家的三小姐,那么,是小郡主的生母?

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

“原来是你!”

怪不得这么熟悉,原来是早上和她打了一架的女子,君语嫣看着尹穆清带着面纱,倒是有几分内疚,而且,她问了阿睿,原来尹穆清并非绑架了阿睿。

所以,早上的事情,完全就是她自己冲动了,还害的尹穆清被那个没风度的太子打了一巴掌,想到这里,君语嫣自然是理亏的。

起身道:“三小姐,今日之事,本宫多有得罪,还请三小姐不要计较本宫的失礼。”

这公主这么豁达,有错便认,倒是让尹穆清刮目相看,她以为这个公主就是那种蛮不讲理之人的,所以,她倒是觉得这公主人不错。

“公主武功高强,臣女还想着什么时候再讨教一二呢。”尹穆清说完,便朝龙椅上的萧璟渊屈膝行礼:“臣女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个场合,她应该行跪拜大礼,可是,她身子确实不方便,是以,只能这样了。

她相信,萧璟斓会帮她。果然,头顶上突然传来一声瘟怒的声音:“过来!”

身子不适,她竟敢乱跑,乱拜什么拜?不知轻重!

“娘亲!”九月看见自家的娘亲来,顿时扬了笑脸。

这个场合,尹穆清只能给萧璟斓面子,并且还必须要表现的亲密一些,不然,对她,对九月都不利。

一来,就听见人家公主大老远来就是要嫁给萧璟斓的,她能不觉得危机感十足么?

这还没嫁过去呢,小三就来了,还是一个身价背景都远远超过她的女子,尹穆清顿时觉得愤怒。

早知道,还是走了的干净。

“王爷!”尹穆清娇弱的唤了一声,便扶着鸢歌的手,走到萧璟斓的身边,立即,就像撑不住了一般,坐在了萧璟斓的身边。

男人的手很快的包裹了她的手,感觉到是温暖的,蹙起的眉头才算平复。

“娘亲,爹爹不乖,扎九月的手!你瞧……”九月其实刚刚有吓到,只是一直安慰自己是爷们,不能太弱,所以才表现的若无其事,所以,这会儿娘亲来了,他自然免不了上前无告状。

尹穆清内心是蒙圈的,她在摘星楼下面,远远就听到高呼郡主千岁的声音,她便料到,某个男人带九月进宫,就是等不及想将九月的身份公之于众。

可是,他就不先验验货么?

九月是男是女,都没有搞清楚,他就敢当着天下人,说九月是他的小郡主?

真是……

反正,欺君的不是她,她也懒得说。

她可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九月是女儿。

小白手根本没有任何痕迹,一个血眼都看不见,尹穆清因为身子不适,连带着心情也不好,自然没有理会某个小家伙,抬手敲了一下小家伙的脑袋,道:“将你寵上天了,碰都碰不得了么?不会刚刚还哭鼻子了的吧?”

说好的纯爷们呢?

九月一听,顿时怒了,猛的将手藏在背后,朝尹穆清吼道:“瞎说,爷怎么会哭鼻子?”

尹穆清一来,便直接和萧璟斓坐一起去了,着实让在场的人惊讶,都将眸光头像君语嫣。

君语嫣见一家三口温馨其乐融融的一幕,并没有多不悦,只对萧璟渊道:“那么,暨墨算是毁约么?”

她不是非萧璟斓不嫁不可,她和萧璟斓并无感情,又怎么会因为另一个女人而生气?

嫁,满足父皇的心愿,未尝不可!

但是,不嫁,她能自由,也并非坏事!

萧璟渊皱眉,只觉得自己被突然冒出的九月扰乱的心绪。

不愿意小九月受委屈。

所以,生母尹穆清自然会母凭子贵,嫁入皇家。

可是,语嫣公主于萧璟斓来说,同样重要,他又不愿意放弃,沉默些许,萧璟渊果断道:“公主放心,暨墨断不会出尔反尔,男人三妻四妾这是人之常情,朕看尹三小姐和公主相谈甚欢,也是有缘,不如同时嫁入璟王府,同为正妃,公主意下如何?”

“不行!”君语嫣皱眉。

“我不同意!”九月叉腰,萧璟渊吼去。

“想得美!”尹穆清一拍桌案,果断拒绝。

“阿清!”尹承衍见尹穆清如此无礼,立马厉声道:“不得对圣上无礼。”

其实,二女共侍一夫,这个结果是最好的结果。

在场的男人无不羡慕璟王,同时拥有这么出色的妻子,坐享齐人之福。

只是,竟然这两个女子都不同意,真是意外。

君语嫣没想到尹穆清会拒绝,立即看了过去,见尹穆清也看着自己,那眸中全是戒备。

君语嫣起身,道:“既然如此,尹三小姐,本宫向你宣战!”

“宣战?”尹穆清疑问!

“你敢么?”君语嫣反问。

指了指身边的男人,尹穆清问道:“为他?赢了的嫁给他?”

萧璟斓皱眉,怎么感觉这两个女人将他当彩头的感觉?

“不!”君语嫣摇头,道:“本宫赢了,你嫁。本宫输了,还是你嫁。”君语嫣突然不愿意嫁了,这无疑是她强行插进人家一家三口,看着那个孩子,她便不忍。

她是孤儿,六岁的时候被父皇收养,所以,她一直明白,父母的重要。

若是她强行嫁给璟王,或许,以后,她不会像现在这么不争不抢。

当真嫁入后,她肯定会有孩子,她一有孩子,定然会为了自己的孩子谋取谋算。这般,她便不可能做到无私,也不可能这么精明,能在谋算的同时不去伤害。

所以,她选择退出。

尹穆清被君语嫣搞糊涂了,不仅是尹穆清,在场的所有人都疑惑起来,不解君语嫣的想法。

萧存目瞪口呆,他们的十七岁被嫌弃了?

萧湛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语嫣公主竟然这么轻易便退缩了。

尹凌翊抬眸看了一眼君语嫣,勾唇笑了笑。

这姑娘有意思。

而,很快,尹穆清就明白了君语嫣的意思,会心一笑,道:“如此,这战书,我接下!”

这姑娘选择自己退出,却碍于墨翎和她自己的颜面,要找一个退婚的理由,她又怎么会不成全?

语嫣公主赢了,便又资格主动退婚。语嫣公主贵为公主,如何委身与一个手下败将共侍一夫?萧璟斓选择手下败将,那是有眼无珠。这般回国,比嫁给萧璟斓还有颜面。

若是语嫣公主输了,那么,她便有理由回国复命,是她自己技不如人,虽然可能会有损公主颜面,可是,她争取过,也不算失了墨翎的体面。

“尹三小姐不问本公主要和你比什么么?”

“比什么,臣女没什么意见,只有一个要求。”

“你说?”

“咳咳……”尹穆清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比赛定在十日后。”

她身子不方便,做什么都得输。

这不是难事,君语嫣自然没什么异议,点头道:“本宫答应。”

两个姑娘,就这么一拍即合,愉快的决定了。最尴尬的,要数萧璟渊了,他的提议竟然没有一个人赞同!

是他这个皇帝龙威有损,还是阿斓已经不吸引小姑娘喜欢了?怎么语嫣公主这般轻易就退缩了呢?

这可不是好事!

萧璟斓见君语嫣如此识时务,倒是对君语嫣高看了一分。还不算没脑子。

这事告一段落,自然是歌舞助兴,不仅体现暨墨对墨翎的热情友好,更是为了将暨墨的歌舞文化展示给墨翎。

这会儿,萧璟渊突然注意到,太子宫一个人都没有出席,自然有些不悦,道:“纪全,长孙殿下呢?”

“回皇上,太子现在卧床不起,想必,长孙殿下在床前照顾吧!”

听此,萧璟渊瞬间不悦道:“一个四五岁的小娃正是玩儿的时候,能做什么?太子不懂事,宫中许久不曾这么热闹过,也不知道让那孩子过来热闹一下。去,将阿恒带过来,朕记得阿恒和九月相处的很好,两个孩子正好为伴儿。”

“是!”皇上果然是疼长孙殿下,也是那孩子会长,随了璟王殿下,若是长的随了太子,恐怕皇上这个时候哪里想的起来长孙殿下有没有来?

因为尹曦月打了倾恒,为了不让人知道,她派了人随时注意倾恒宫中的动向。得知纪全去了倾恒的寝殿,她顿时慌了,连忙赶了过去。

正好看见纪全带着倾恒出来。她不知道究竟是何事,连忙上前试探:“纪总管,你这是做什么?孙殿下年纪小,恐防不规矩,惊扰到了贵客,”

说话间,眸光在倾恒身上打量,一身墨色的小袍子穿的一丝不苟,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并无任何不妥的样子,应该不是告状去的。

意识到这一点,她立即松了一口气,算这小畜生有点良心。

纪全是萧璟渊身边的人,自然和萧璟渊一个鼻子出气,见尹曦月说长孙殿下的不是,连忙反驳:“侧妃娘娘此话差异,小殿下向来懂事,怎么会不懂规矩?而且皇上说了,让殿下去摘星楼玩,璟王殿下刚认了失落五年的女儿,皇上龙颜大悦,要殿下过去与小郡主玩。”

“你说什么?”尹曦月惊了一下,有些不安:“女儿?小郡主?璟王的女儿?是谁?”

“这您就不知道了吧?小郡主和侧妃也有莫大的关联呢,正是侧妃嫡出妹妹的女儿,九月。”

“你说什么?那小野种怎么会是璟王的女儿?”尹曦月激动的不行,下意识的将心中的话给说了出来。

倾恒听见纪全说九月是萧璟斓的女儿,唇角动了动,小颜上并没有多惊异。这会儿,又听见尹曦月这般口无遮拦,看着摘星楼的方向,唇角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抬眸,对纪全道:“纪总管,怕是皇爷爷要久等了。”

纪全正想呵斥尹侧妃如此大言不惭,便听见倾恒催促,也不敢在倾恒面前说尹曦月的不是,便看了一眼尹曦月后,躬身带着倾恒去了摘星楼。

尹曦月当真是又气又妒。

怎么可能?尹穆清那小贱人怎么可能怀了璟王的种?她怎么配?璟王是什么人?那个小浪蹄子怎么配得上璟王?

与璟王比起来,太子都可忽略不计。她嫁给太子有什么用?她还是输了,还输的而一塌糊涂。

若是尹穆清那小贱人母凭子贵,嫁入璟王府,不管是不是正妃,她以后见了面,还是得给那小贱人行礼,甚至,喊一声皇婶!

想到这里,尹曦月就直接想将尹穆清那小贱人杀了了事。

也顾不得什么了,快步,跟上了倾恒。

李嬷嬷听了这个消息,更是惊了一大跳,差点两眼一番,晕死过去。

那小女娃是璟皇叔的孩子,那……那长孙殿下岂不是……岂不是也是?

怪不得长这么像!

真么办?

这可怎么好?

当年,她怎么就这么糊涂?

李嬷嬷吓的全身都在抖!

见尹曦月跑了,她连忙转身,将自己关进了房中。

不行,一定要想一个解决方法才行。

……

摘星楼歌舞升平,倾恒来的时候,也没人注意,朝萧璟渊行了礼,便只顾坐到了萧璟渊下首的一个空位置。

东宫的位置上空缺了很多,所以,位置很宽。

倾恒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手紧紧的攥着衣角,他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每动一下,衣服便磨的伤口钻心的疼,所以,从东宫走到这里,已经让他累出了一身汗,全身痛的一句话都没法说。

萧璟渊见倾恒坐在那里,面色不对劲,想来是因为太子的事情和萧璟斓置气,也就没有让倾恒过去给萧璟斓行礼。

父亲被萧璟斓打了,这孩子怎么可能不生气?

倾恒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九月,见九月站在萧璟斓和尹穆清中间,朝他招着小手,一份很激动的样子。

倾恒勾了勾唇角,想抬手给小九月打招呼,但是才动了一下,伸手的伤口一痛,他眉头一皱,立即将手放了下去。

倾恒这么个小动作,尹穆清立马就注意到了。倾恒一出现,她便注意到倾恒脸色苍白,脚步虚浮,动作有些僵硬,唇角也有一块疤,似乎是新伤,也不知是怎么弄的。

尹穆清立马蹙了眉。

小家伙在东宫被人欺负了么?

这时,看见倾恒起身,偷偷的离席,尹穆清也起身,打算去看看。

尹穆清要走,萧璟斓立即拉了尹穆清的手:“干什么?”

“出去走走!”尹穆清道。

萧璟斓皱眉:“身子不适,有力气走么?要不,先回府!”

“不用了,我就出去走走。”说着,立马要走,等会儿倾恒都不见了。

“本王陪你去!”萧璟斓不放心她一个人去。

“你,去做什么?我去茅房,出恭,你跟着做什么?”听此,萧璟斓神色一顿,果真丢了手,转身对鸢歌道:“扶好你家小姐。”

“是!”

因为东宫太子出事,尹曦月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对她不好,所以,尹曦月并没有进殿,只是在外头隔着门看。

她不仅不放心倾恒,怕倾恒在皇上面前告状。更想看看是不是真如纪全说的那般,那小野种是璟王的女儿。

果真看见萧璟斓身边坐着尹穆清母子,她骤然握起了拳头。

尹穆清,真是岂有此理。

这会儿,她看见倾恒退了出来,连忙藏了起来。

不过须臾,便又看见尹穆清跟了出来,尾随了倾恒而去。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倒要看看,尹穆清这小贱人是如何骗她儿子的,才让那小畜生那般维护她。

鸢歌见尹穆清出来,不往西房去,倒是跟着长孙殿下往的东边走,便好奇道:“小姐,茅房在西边。”

“我知道。”尹穆清将披风下的手伸了出来,手上拖着一个汤婆子,对鸢歌道:“你去帮我换个汤婆子吧,有些凉了,肚子疼。”

“那小姐在这边等奴婢一下。”

“速去速回!”

“是!”

鸢歌走后,尹穆清便加快了速度。

果真,穿过徐御花园,倾恒也没回东宫,而是躲在一处偏僻的假山后,面前是一荷花池。

小家伙蹲在池边,小手捞了一把水,似乎在洗手。

“殿下,你怎么一个人来这里了?”尹穆清的声音似乎惊了倾恒,他下意识的站起,将手背在了背后:“三姨母,您……您怎么来了?”

虽然小家伙藏的很快,但是,尹穆清还是看到了小家伙手背上有一条狰狞的伤痕。

可能是被衣服噌的,正冒着血珠。

尹穆清倒吸一口冷气,疾步过去,将倾恒揽了过来,便要去拉他的胳膊,想看看他手背上的伤势。

然而,她不过是拉了一下倾恒的胳膊,便疼的小家伙惊呼了一声:“嘶……”

“殿下,你受伤了?给姨母看看伤在哪里?”尹穆清不知道小家伙伤在哪里,是以,也不敢乱碰,生怕小家伙是伤到了筋骨,若是贸然动他,只会造成二次伤害。

“没……倾恒先告退了!”说罢,倾恒后退了两步,便要走。

尹穆清怎么允许?见倾恒手脚都能动,想来不是伤到了筋骨,那就是皮外伤?

想到这里,尹穆清起身便拦了倾恒,根本不做一丝犹豫,抓住那只没有伤的小手,然后撸起了那边的袖子。

当看到下家伙胳膊上纵横交错的伤痕时,尹穆清瞳孔骤然一缩。

------题外话------

月底啦,看见宝宝们都在给灵殿投票票,灵殿好感动,忍不住,来了一个万更。

以后,更新时间,都在中午哦,么么哒。

唯一不开心的是,某些萌宝粉太嚣张了,竟然威胁灵殿养文,灵殿只想说:“嗷呜呜……亲爱的,别呀……灵殿会哭晕在厕所的呀……额……”

灵殿心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