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宝贝,坚强点/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孩子本该细嫩白皙的皮肤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一条一条的鞭痕红肿不堪,很多地方都破了皮,不断的往外冒着血珠,白色的里衣上全是大片大片的血迹。

心脏仿佛被什么揪住,喉咙似乎也被人紧紧的扼住,痛到呼吸都困难。

尹穆清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也想象不到,是谁会这么狠心,竟然会对这么小一个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手几乎是止不住的颤抖,伸手,带着几分强势和急切,扒开了倾恒的领子。

果真,孩子的背上,肩上,几乎无一处幸免,全是一条一条的鞭痕,惨不忍睹。

而且,这伤,是新添的。

“是谁?”尹穆清一出声,才发现自己竟然哽咽到无法说话,她也没有发现,自己的眸光已经腥红一片。

那向来淡漠从容的潋滟眸此刻再也淡定不了,眸中全然是对凶手的愤怒和这孩子的心疼:“好孩子,告诉姨母,是谁将你伤成这样?告诉姨母!”

这么重的伤,他该多疼呀?

偏偏,这么小的孩子,不呼痛,不求救,甚至,一个人默默地躲在这无人之地,舔舐伤口。

这么小的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他小小年纪便隐忍至此?

尹穆清也是一个母亲,也有孩子,对于幼小稚嫩的孩子,她是一根手指都舍不得动。怎么,就会有这么狠心的人呢?

自己的伤被尹穆清发现,倾恒有些慌张,连忙挣脱尹穆清的手,试图穿好自己的衣服。

自己脆弱狼狈的一面,倾恒最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他不希望在别人眼中看到对自己的怜悯和同情,甚至,是幸灾乐祸。

“没事!倾恒先告退了!”倾恒想躲,想逃避,不愿意提及此事。因为这,无疑是他最不愿提及的伤痛,除了身体上的伤害,更多是心里上的失望和绝望。

尹穆清哪里会让倾恒走?

“殿下!”一声带着几分哽咽的声音从尹穆清喉间发出,倾恒脚步一顿,果真没有再走,只听尹穆清厉声道:“殿下如此逃避,是不愿意说么?你到底在怕什么?还是说,你是在包庇凶手?以至于,让你小小年纪,受了这么重的伤,不仅未曾包扎,就连上药也不曾,甚至,痛了也忍着,还要躲在这无人之地清洗伤口?”

眼泪夺眶而出,尹穆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这么痛,她每说的一个字,想象的每一个可能,都像一根根的针扎进自己的心窝,锥心刺骨的痛着。

倾恒看着尹穆清因为自己的伤如此激动,他的眸子也红了,小手骤然握紧。

他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讽刺,亲生母亲将自己视如草芥,动辄打骂,就像在她的眼中,他便是一个无心无痛无思想的木偶一般。却偏偏的,母亲口中所说的最是无能的姨母,真的心疼关心于他。

这,难道不讽刺么?

再听尹穆清所说,他是包庇凶手,倾恒顿时慌乱了起来,连正视尹穆清的眼睛都不敢。

他是在包庇么?

他心里还对母妃抱一丝丝的希望么?

不,他只是听话罢了。

他的命都是她给的,她做什么,难道,他还有资格反抗么?

“是尹曦月是不是?”尹穆清不敢确定,但是看着这孩子躲闪的眸光,便小心翼翼问出声:“是你母妃打的你对不对?”

倾恒咬着唇,听到尹穆清说到这个名字,他骤然一惊,刚刚还垂下的眼帘立即抬起,看向尹穆清,带着几分慌乱和迫切:“不……不是这样的,母妃她……她只是……”

“只是什么?”尹穆清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果真是尹曦月。尹穆清心里大痛,听倾恒到了现在还如此维护尹曦月,只觉得心都被撕裂了,牵扯着小腹也痛的一抽一抽的,尹穆清要紧牙关,带着几分戾气:“就算有天大的理由,她能对自己的亲身骨肉下这么重的手么?你究竟和她有多大的仇?才被她重伤至此?倾恒,你要气死姨母是不是?都伤成这样了,为什么还要维护她?你就算不告诉皇爷爷,不告诉你父君,也瞒着你的十七爷爷,可是,你也应该去找个大夫看看呀,你怎么能……怎么能躲到这里,这里这么偏僻,湖水这么脏……你知不知道你自己还是一个孩子?这么小,这么小一点,和姨母的小九月一样大,这么小……还不到五岁……”

尹穆清说到最后,几乎语无伦次,她根本不知道说了什么,眼泪迷糊了自己的眼睛,到了最后,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双手放在倾恒的小肩处,踟蹰不已,想将孩子揽进怀里,好好安慰,偏偏这孩子一身是伤,连碰他一下,她都害怕他能在自己的眼前破碎掉。

倾恒眸子通红,尹穆清的关心无疑像是雪中送炭般,让他觉得自己还有人关心,也是有人在乎的。

伸出小手,放在尹穆清戴着面纱的脸上,唇角勾起一抹苍白的笑意:“姨母不哭,其实,倾恒一点都不疼!真的!”

“倾恒……”倾恒的话让尹穆清哽咽,眯了眯眼睛,一串晶莹的泪珠从眼眶中滴落,这么重的伤,怎么能不疼?他还只是一个孩子?怎么就能这么懂事?

尹穆清擦了擦泪水,退让道:“那……那姨母不说,姨母给你包扎伤口好不好?你到姨母那里去,姨母轻轻的,保证不弄疼你……也不让你母妃知道,好不好?”

“萧倾恒!”突然,背后传来了一声厉声呵斥的声音,尹曦月一来,便听到尹穆清装模作样,要帮倾恒包扎伤口,果真这个小贱人就是这么假仁假义,在这小畜生面前卖弄爱心,才博取了这小畜生的信任。

这会儿,还听到尹穆清要拐走倾恒,她自然愤怒,气势汹汹的走来,朝尹穆清呵斥道:“三妹妹,你干什么?长孙殿下是本宫的孩子,有什么是本宫不能知道的?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本宫?嗯?你要带殿下去哪里?”

尹穆清和倾恒听到这声音,都惊了一下。

倾恒更是脸色一白,连忙后退了一步,看着尹曦月的眸子带着几分惊恐。

尹曦月扫了一眼倾恒,厉声道:“还不到母妃这边来!”

倾恒抿着唇,他知道,若是自己不顺从母妃,母妃定会发作,可能怒骂,也有可能为难姨母,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所以,避开尹穆清,走到了尹曦月的身边,低声喊了一句:“母妃!”

尹穆清本就对尹曦月满心都是愤恨,这会儿又见尹曦月这般粗鲁的喊倾恒,倾恒见她就像是见了猫儿的老鼠一般,更是火冒三丈,起身,挥手,啪的一声便挥在了尹曦月的脸上,尹穆清咬牙切齿道:“尹曦月,你也知道他是你的孩子?我以为,那是你从哪里捡回来的阿猫阿狗!”

倾恒见尹穆清不由分说的打了尹曦月一巴掌,顿时惊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尹曦月。

生怕……尹穆清会吃亏。

“啊,你敢打本宫?”尹曦月早上被萧宇挥了一巴掌,这会儿,又被尹穆清挥了一巴掌,顿时怒不可遏,可是她刚想还手,却听尹穆清竟然这么说,她立即心虚不已,捂着脸朝尹穆清吼道:“你胡说!长孙殿下是本宫的儿子,怎么会是捡回来的阿猫阿狗?”

“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忍心下这么重的手,将孩子打成这样?”尹穆清攥紧了拳头,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女人撕碎:“尹曦月,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怎么如此狠心?倾恒,他只是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你怎么下的了这种重的手?你是想将他打死么?”

尹曦月看不得尹穆清那惺惺作态的样子,长孙殿下如何,于她何干?无非就是借机上位罢了!

尹曦月听此,不仅不怒了,反而朝尹穆清道:“本宫怎么狠心了?倒是你,安得什么心?本宫教训自己的儿子,于你何干?”

尹穆清听此,更是怒不可遏,感觉自己的肺都被尹曦月气炸,若不是倾恒在这里,她早将尹曦月的皮扒了,也让她尝尝皮鞭抽的皮开肉绽的滋味:“教训?你那是教训?你那是想要了他的命!不想让他活!”

“那又如何?本宫是他的母妃,他有错,本宫打了就打了,难道本宫还有错?”尹曦月见尹穆清这般疾言厉色的模样,就想刺激于她,似乎,看着尹穆清痛苦,她便能高兴一般:“就算本宫要了他的命,他也该受着!”

说到激动之处,尹曦月下意识的推了一把身边的倾恒。

哪想,倾恒站在荷花池边,身上有伤,自然身子虚着,被尹曦月这么一推,腿一软,脚下一滑,竟噗通一声滑进了荷花池。

很显然,倾恒不会游泳,挣扎了两下,便没了踪影。

尹曦月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两步,惊的一把便捂了自己的唇。

她不是故意的,这小畜生是要污蔑她,她就用了一点力,他怎么就摔了?

而尹穆清见此,瞳孔一缩,心脏一揪,什么都顾不得了,连忙跳进了荷花池。

虽然是夏季,到了下午,荷花池里面的水,还是冰冷无比。

尹穆清身上本就不适,被湖水这么一惊,小腹坠痛难忍,腰以下的部位,似乎不是自己的一般。

忍着痛,尹穆清很快,找到了水下的孩子。

根本不敢耽误,拖着孩子的小身子,浮出了水面。

尹曦月已经吓傻了,站在那里腿软的动都动不了。

她看着尹穆清跳下水,又看见尹穆清带着孩子上岸,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逼迫自己镇定下来。

这不是她的错,长孙殿下不是她推的,是尹穆清的错。

是尹穆清故意刺激她的,对的,是这样。

孩子不重,但是尹穆清将他拖上岸,却已经的精疲力竭。孩子的眼睛紧紧的闭着,似乎睡过去了一般,尹穆清心痛不已,颤抖着手指,解开外衣的扣子。

湿衣服穿在身上,若是窒息的话,会造成身体的负荷,是以,尹穆清果断的将倾恒的衣服解了开来。

只剩下身上的染了血,浸水后,红艳艳的里衣。看着孩子紧闭的双眸,尹穆清慌的根本不知道做什么,双手压在倾恒胸膛,一次又一次的按压,试图将他肺腑中呛的水全部挤出来。

“殿下,醒过来……”从来没有么害怕过,似乎将自己的灵魂都掏空了一般,尹穆清视线一片模糊,喊道:“倾恒,别吓姨母好不好,醒过来。”

“醒过来……”

“宝贝,坚强点!”

“宝贝,坚强点好不好?”

尹曦月看见尹穆清的背影,突然勾起一抹狠意,以前心软,没有杀了她,现在,她断不会再留情。

看了一眼地上一块大石,捡起,朝尹穆清背后走去。

“咳……”终于,孩子咳了一声,吐出了一口水,长而卷曲的睫毛动了动。

尹穆清见此,差点喜极而泣,继续按压。

忽然,后脑勺上传来一阵剧痛,尹穆清的身子猛的瘫软在了地上,生怕压着身下的孩子,用仅存的意识,勉强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回头,试图看看是谁趁人之危。

尹曦月手里拿着一块石头,正想第二次袭击,只是,假山外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奴婢是看见侧妃娘娘和尹家小姐朝这个方向过来了,应该是在附近。”

“王爷,小姐身子不适,应该不会走多远,想来就在这个附近。”

“你就是这么伺候人的?”厉声呵斥的声音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尹曦月吓的将石头一扔,在生死关头,反而镇定下来,伸手就去抱倾恒,哭道:“三妹妹,你怎么这么狠心呢?怎么就忍心将这将长孙殿下诱拐在这荒僻之地,重伤至此,甚至将他推进荷花池啊?呜呜……倾恒,倾恒你醒醒……”

尹穆清眼皮很重,脑子里面一片慌乱,耳朵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感觉到有人在抢倾恒。

是尹曦月么?她又要伤害那孩子?

躺在地上,尹穆清紧紧的握着孩子的小手,不让尹曦月抱走。

外面的人听到声音,立即进来。

一过假山,便看见尹曦月怀中抱着一个全身湿透,鲜血淋漓的孩子,而尹穆清昏倒在地上,手,却紧紧的拉着孩子的手。

萧璟斓看到此情此景,瞳孔骤然一缩,大脑一时短路。因为这种时候,羽林卫定会在前面探路,因此,首先看到这一幕的,是带刀侍卫林风。

因为尹曦月的那些话,林风自然以为地上拉着倾恒不放的尹穆清是刺客,是以,下意识的,林风拔刀,朝尹穆清的手斩了过去。

然而,他的剑还没有落下,腰间突然被人踹了一脚,力气大到直接将他踹飞。

黑衣一闪,萧璟斓便掠了过去,将尹穆清揽在了怀中:“阿清,尹穆清?”

全身湿透,昏迷不醒,意识到这一点,滔天怒意便袭上心头。

薄唇紧抿,一身戾气散发开来,在场的人都不敢动了。只见高高在上的璟王殿下,一把扯下自己外面宽大繁重的黑色锦袍,严严实实的盖在女子身上,然后抱起女子,带着几分慌乱,喊道:“传太医!”

“是!”身后的慕恩听此,连忙称是,然后掉头便飞身前往太医院。

跟着萧璟斓而来的九月看着这一幕,惊恐瞬间袭上心头,看了一眼萧璟斓怀中的尹穆清,惊的大哭:“娘亲……”

又注意到尹曦月怀中全身湿透,浑身是血的倾恒,小身板一抖,眼泪唰的一下便流了下来:“殿下……啊呜呜……”

萧璟斓听到九月的哭声,心都揪到一起,立即吩咐:“将长孙殿下抱走!”

“是!”宋勒根本没有经过尹曦月的同意,便将倾恒抱了过去。

萧璟斓扫了一眼宋勒怀中鲜血淋漓的倾恒,眸子骤然一深,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寒如严冬的眸子扫向尹曦月,如同看死人一般。

在尹曦月腿软到差点撑不住自己的身子之时,萧璟斓抱着尹穆清,匆匆离去。

鸢歌吓坏了,见萧璟斓抱着尹穆清离去,连忙跟了过去:“小姐!”

声音透着几分恐惧。

怎么她就去换了一个汤婆子,小姐就成这幅样子了?

景宸殿,是萧璟斓还是未封王时住的宫殿,就在玉檀宫不远处。

萧璟斓很久没有去过这个宫殿,但是,如今,他不得不去。

因为,这里最近。

好在,这里天天有人打扫,是以,住起来,很方便。

将怀中的女子放在床上,萧璟斓匆匆的脱了尹穆清的衣服。

纤细的身子冷的发抖,萧璟斓有些恐慌,连忙上了床,将女子搂在怀中,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女子的身子,与此同时,大手抵在女子背后,将源源不断的内力注入女子体内。

鸢歌赶来,见到这一幕,不由的禁了声,连忙转身去熬些姜汤。

“尹穆清,你要气死本王!”萧璟斓感觉到女子的身子根本没有任何温暖过来的迹象,咬牙切齿道:“你要气死本王是不是?”

“王爷!”慕恩很快就带了几个太医过来。

萧璟斓也顾不得男女之别,连帐子都没有放下来,便把女主藏在被子里面的手拿了出来:“把脉,快些!”

“是是!”御医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一刻也不敢耽误,将一丝帕放在女子皓腕之上,开始把脉。

萧璟斓看了一眼御医,见他胡子白花花,不放心,吩咐道:“速去接子苏入府!”

“是!”

九月跑进屋子,正好见太医给尹穆清把脉,连忙禁了声,站在一旁,连抽泣都不敢。

生怕打扰了太医。

外间,宋勒给倾恒换衣服,尹曦月想去拦,宋勒却根本不领尹曦月的情,根本不让尹曦月靠近倾恒半分。

当脱了衣服,看见倾恒满身是伤后,就连宋勒这个男人,都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

谁会对长孙殿下下这么重的手?

而,尹曦月看见这一幕,突然摊在地上,哭道:“阿恒,天呀,三妹妹的心怎么这么狠呀?将我的阿恒打成这个样子,呜呜呜……”

宋勒听此,不由的皱了眉头,连忙替倾恒穿好了一干净柔软细滑的寝衣,招来了太医:“还不滚过来给殿下看伤!”

“是!”

很快,这里的情况被禀报给了前面,萧璟渊带着带着一批人匆匆而来。

受伤的是尹家嫡女和长孙殿下,自然尹家人不会少。

由于有外史在,也不好惊动群臣,是以,萧璟渊只叫了尹承衍,还有刑部尚书,尹凌翊。

萧璟斓一进殿,便看见半醒半睡的倾恒,他眉头一皱,便勃然大怒:“究竟发生了何事?谁来告诉朕?”

尹曦月听此,立马扑到萧璟渊的前面,哭的嘶声力竭:“皇上,求皇上为臣妾做主呀?阿恒是臣妾唯一的儿子呀,三妹妹怎么下得了这么重的手呀?呜呜……”

这时太医把了脉,连忙朝萧璟渊道:“回禀皇上,长孙殿下外伤虽然严重,上药包扎后,养个数日便会恢复,只是,长孙殿下肺腑呛了水,受了寒,现下昏迷不醒,恐怕情况不好,微臣开几幅药,希望能将寒气逼出来,若是集在体内,恐怕有生命危险呀!”

“那还不快去!”

“是是……”

这会儿,萧璟渊皱眉,看着匍匐在脚边的尹曦月,沉声问道:“听你之言,长孙殿下的伤,出自是尹家三小姐之手?”

“不可能!”内殿门口,小九月红着眼睛站在那里,噔噔噔的跑了出来,然后一脚便踹在了尹曦月的身上,怒道:“你胡说,娘亲不会伤害殿下!你伤害殿下,娘亲都不可能伤害殿下!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这个坏女人,坏女人!”

“啊!”尹曦月惨叫了一声,不是她自己装,而是这娃娃踢的骨头都觉得断了一般。外人看不见的地方狠狠的瞪了一眼九月。

萧璟渊看着尹曦月这模样,不由的眯了眼睛:“真相如何,还是等着尹三小姐,阿恒醒了再说,仅凭你一人之言,朕,不能定罪!”

------题外话------

看了这一章,可能大家会很气愤,但是,不要慌张,这只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么么哒。

明天国庆节,灵殿准备了两个活动:1、十一晚八点,萌宝粉群抢红包活动。想抢红包的,可进群5341487012、人物领养活动。明日十二点,灵殿会将男女主一家四口的领养名额放出来,想领养霸气侧漏的阿斓,或是美丽大方的阿清,亦或是可爱机灵的九月,沉稳懂事的倾恒,就在十二点时在评论区抢楼。留言“我爱萌宝+领养人物名字”即可,灵殿会根据每个领养人物出现的先后顺序确认领养名单,敬请期待。

还有,今天月末,有票票的,就别藏着了,嘿嘿……你们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