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十七爷爷?也不过如此!/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了屋内的谈话,倾恒骤然握紧了拳头,脸色浮白一片,泪花在眼眶中打转。

他……他竟然不是……不是母妃的孩子,不是尹曦月的孩子。

而他,竟然是三姨母的孩子么。

这……这么说,十七爷爷不是十七爷爷,而是他的父王,小九月是他的一母同胞的妹妹,三姨母……三姨母是他的生身母亲?

怎么会这样?

他倾恒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这么多年,他喊着的父君母妃,竟然是让他的仇人,是让他们母子失散,兄妹分离,父子相见不相识的仇人。

胸腔之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灼的肺腑剧烈的痛着。

尹曦月后来说了什么,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转身跑了出去。

即便心慌意乱,即便仿若晴天霹雳,他的脑子却异常清楚,他要去确认一件事情。

摘星楼,如今还丝竹不断,倾恒跑到这里的时候,额上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不用怀疑,萧璟斓和尹穆清早已经不在席位。

倾恒找了一圈,便进了内殿,果然在内殿的龙案上看见那一个玉瓷碗,有两个太监在两旁候着。

那两个太监见到倾恒,愣了一下,随即立马行礼:“奴才参见长孙殿下。”

“出去!”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两个太监,倾恒便沉声吩咐道:“滚出去!”

倾恒现在还有这般好的耐心,已经算是极大的忍耐。

那两个太监一惊,不明白长孙殿下为何会来这里,只是长孙殿下的吩咐,他们也不敢不听,立即告退:“奴才告退。”

他们刚走了几步,却听倾恒又道:“外面候着。”

“是!”不说,他们也会在外面候着。

门吱呀一声关上,倾恒看着前面龙案上那个玉瓷碗,只觉得脚步有些重,脚下生根了一般,根本挪不动。

百般挣扎之下,他才走到龙案前,看着里面的血迹,薄唇紧抿。

九月妹妹是民间来的郡主,滴血认亲的血是会留下来,这是她能上玉蝶的凭证,就算上了玉蝶,也会一直留在宗族。

所以,倾恒也想证实一下。

尹曦月的话,可信,却并不可全信。

良久,倾恒深吸一口气,似乎做了莫大的决心,才拿起托盘上银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

一滴血从指间滚落,倾恒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前所未有的紧张蔓延开来,眼前,似乎只有白色瓷碗之中那抹不断交融相汇的猩红。

当滴入的那滴猩红全数融入,如同来自一个人的血后,倾恒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小手,紧紧的扶住龙案,才没有倒下。

他真的是……真的是十七爷爷的孩子……

竟然真的是……

脑海之中不断的询问自己。

怎么办?

他该怎么办?

慌了,乱了,他也害怕了!

尹曦月,你怎么敢?

假孕争宠,混淆皇室血脉,这可是诛九族的死罪,尹家又手握重权,身份敏感,多少人对尹家虎符虎视眈眈,尹曦月这么做,东窗事发,无疑是将尹家推至万劫不复。

即便尹家为自己洗刷冤屈,皇爷爷也不可能相信,尹家无谋反之心。

而,若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百姓的孩子,或许只是尹家连坐。

偏偏的,他是十七爷爷的孩子,十七爷爷虽然权倾一世,却只是王,不是君。

那么,被天下人知道太子宫的长孙殿下其实是璟王的血脉,又有谁相信,十七爷爷无觊觎皇位之心,无夺主之意?

即便,在十七爷爷面前,东宫太子也如蝼蚁。可是,若是一旦获罪谋反,名不正言不顺,那么,十七爷爷也将受世人诟病,为天下人不耻。

这种种后果,都是因为尹曦月一人而起,倾恒如何不恨?

而,就是这样一个不仁不义,自私自利,心狠手辣的小人,他竟然喊了几年的母妃。

呵!

倾恒咬牙,小手紧握成拳。

尹曦月,你当真该死。

黝黑的眸子闪过滔天怒意,彷如惊浪袭来,惊骇慑人。

良久,闭眼,长卷的翎睫盖住惊骇之怒,再次睁眼,已然平静无波,少了之前的不甘,更多的是冷静决然。

起身,倾恒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

两个宫人见倾恒走了,立马进去查看里面是否有不对劲。

知道这一切,理清了思绪,倾恒突然轻松了起来。

既然尹曦月并非自己的生母,那么他也不期待她能对他好。

这样的女人,他也不期待她能有什么感情,现在,他也感谢她不曾对他好过,否则,他定是要被那假仁假义的母爱骗的昏头转向,认贼作母了。

来到冷寂的宫殿,倾恒拿出了怀中的一枚紫玉短笛,放在唇边吹了几个简单的音节。

不久,黑夜之中,便传来一丝风动,随即,三个黑衣人应声而落,单膝跪地。

“长孙殿下!”

倾恒看着眼前的三个暗卫,面无表情道:“本殿记得,两年前,十七爷爷将你们送给了本殿。”

“是!”三人躬身回答。

“那么,你们现在效忠何人?是璟王,还是本殿?”

三人听见面前的孩子说,面面相觑,随即答道:“属下等誓死效忠我王,不敢不尽心保护长孙殿下。”

只是,皇宫行事多有不便,他们也不可能随时随心露面,长孙殿下也不愿意他们时时跟随,是以,长孙殿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没有事无巨细,事事都清楚。

倾恒勾唇一笑,随即冷嗤一声,讽刺道:“那么,你们便回去向十七爷爷以死谢罪吧,十七爷爷不留无用之人,更不留忤逆他王令之人!”

这话一出,三人自然知道倾恒是什么意思,当时,王将他们选拔出来的意思,不只是单纯的让他们保护长孙殿下,而是效忠于长孙殿下,意思就是,从那以后,他们的主子,是长孙殿下,而不是王。

可是,男儿志向当前,自然会愿意效忠强大之人,谁会轻易去让一个毛头小孩子当主子?

其中一人道:“效忠长孙殿下并无不可,然,长孙殿下也要拿出让属下等折服的资本!”

“呵……”倾恒轻笑了一声,随即,闭眸,道:“那么,便拔剑吧!”

手上要办事,这三个人无疑是要解决的,否则,他的一举一动,很快,就会在十七爷爷那边去。

倾恒突然有些不想理会那个男人。

曾经,萧璟斓这个名字,他是敬佩的,总觉得遥不可及。

然,自从知道那竟然是他的亲爹,他便觉得讽刺。

什么十七爷爷,也不过如此,连自己的女人孩子都护不住,小九月丢了五年不说,还搞得妻离子散,他却丝毫不知情。阴差阳错找回九月,便在人前耀武扬威,自鸣得意,真是不知羞!

在他看来,罪魁祸首,不是尹曦月,而是那个不负责的男人。

想到这里,倾恒对自己的亲爹,是不屑的。

三人见倾恒这般不自量力,都不悦的皱了眉头。

无疑,这是看不起他们三个。

这时,却又听倾恒道:“一起上,本殿没工夫和你们磨蹭。”

其中一人自然是怒极的,男人的骄傲和能力不容践踏。

寒光一闪,只听唰的一声,刀剑出鞘,劈头盖脸般的朝倾恒袭了过去。

倾恒闭眸,耳边剑影呼啸,在刀剑离自己只有一寸时,他身子一倾,手腕一翻,只见寒光乍现处,便听当的一声,那黑衣人手中的剑竟碎成无数片。

他震惊之余,却见眼前的小家伙飞身而起,一脚踹在他的胸口,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

其他二人见此,无比震惊。

运剑,与内力有莫大的关系,内力深厚之人,即便是一把普通的钝剑也能锋利尖锐无比。

他们的内力相当,自然了解那人的内力有多深,却在长孙殿下面前,一招,都敌不过么?

而且,长孙殿下,才不过是几岁的孩子。

三人无不震惊,心里也钦佩不已,现在几岁就这样,那么以后还得了?

他们心服口服!

跪地:“属下等,参见主子!”

倾恒将手背在背后,拿着短剑的手,也在抖。可是神态并无异色:“现在,可还认得璟王?”

三人齐呼:“属下等从今以后,唯长孙殿下一个主子。”

“很好!”倾恒勾了勾唇,继续道:“既然如此,本殿便给你们一个任务。”

“属下等一定竭尽所能。”

“本殿要你们查尹家的二夫人李氏行踪,注意章家的动向,有任何可疑之处,务必向禀报本殿。”

“是!”

章家是太子的娘舅,章家向来和尹家不和,又对太子唯命是从,他就不信,章家没有一点想法。

他那父君目光短浅,自认为坐上太子之位,便可以高枕无忧,顺利登上皇位。可是章秋实那老狐狸不可能如太子那般安于现状,暗中,不可能不做点什么。

如此,不会一点把柄都不留,那时,太子想要独善其身,再无可能。

至于李氏,就算她安分守己,他也有办法让她和尹曦月死无葬身之地,且不动尹家一分一毫。

黑衣人四散开来,一切归于平静,倾恒身子一晃,一口鲜血便呕了出来。

五脏六腑仿若被震碎了一般,疼痛难忍,身上的外伤也开始火辣辣的疼。

十七爷爷的人,果真不可小觑。

倾恒伸手擦掉唇边的血迹,看着手上的素娄短剑。

幸亏,有这把剑。

三姨母说的不错,这把剑威力无穷,即便是小九月,也能轻而易举的劈裂一张桌椅,还不说他内功比九月高出很多。

倾恒无疑是耍了心机,侥幸得胜,让那暗卫防不胜防,出乎意料。

可是,兵不厌诈,谁又能说他的不是?

抬头看了一眼月色,现在已经快亥时三刻,宮宴散,四处宫人开始忙起来,倾恒也不在这里停留过久。

否则,皇爷爷回去,该发现他不见了。

只是,他回到御宸殿的时候,已经晚了。

殿内跪了乌压压一片宫人,萧璟渊低压怒意的声音传来出来:“怎么当差的?人不都不见了,也不知情?如此,朕留你们何用?”

“皇上息怒,奴才该死。”

倾恒连忙入了殿:“皇爷爷息怒,孙儿只是出去走了走。”

突然出现的倾恒无疑让这里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萧璟渊见孩子穿戴整齐,根本不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当即沉了脸色:“真是胡闹,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伤么?”

立即,让太医上前探脉。

倾恒有些内疚,垂下眼帘,一副认错的小模样,低声道:“孙儿鲁莽了!”

只是,心里,在却在想。

皇爷爷?他是十七爷爷的孩子,那么,眼前的人,应该是他的皇叔才对。一想,倾恒有些想笑,不知不觉,自己的辈分,原来这么高。

想起不久前,那个张牙舞爪的小姑娘得意洋洋的要让他喊她叔叔的场景,倾恒的唇角便勾了起来。

他真是期待,九月知道自己不仅不能让他喊叔叔,还必须叫哥哥的时候,那小家伙会是什么表情。

太医探了脉,眉头皱了起来:“长孙殿下这内……”

怎么不一会儿不见,长孙殿下竟受了不轻的内伤?

太医话还没有说完,倾恒便打断,朝萧璟渊跪地道:“皇爷爷,孙儿想去璟王府。”

萧璟斓坐在龙榻上,倾身扶起倾恒,问道:“去璟王府做什么?你知道的,你十七爷爷怕是不想见你,就连小九月,也不想和你做朋友了。”

想起今日之事,倾恒自然内疚,也知道,他的话,骗不了他们。

可是,他的话很有用,会保尹曦月不死。

幸好,她没死,若是她死了,怕是他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孙儿明白,孙儿让皇爷爷失望了,也辜负了十七爷爷的教导。”倾恒站在萧璟渊的身边,小身子站的笔直,根本不因为疼痛而矫情撒娇。

这,也是萧璟渊喜欢倾恒的原因,太子是什么性子,他很清楚,所以,能生出这样一个孩子,他觉得,太子也算对社稷有功。

“你明白?你说说看,今日错在哪里?”错么?萧璟渊并不觉得这孩子真的错了,反而在受了这么大的苦楚后,能保持一个赤子之心,不对尹曦月起怀恨之心,感恩至此,着实难得。

若是,倾恒真的哭着向他告状,他有理由处置尹曦月,那么,也就不是这孩子的性子了。

而,这,也是这孩子的可人之处。

“孙儿撒谎,欺君了。”倾恒低头,内心很是挣扎,可是突然,他抬头,道:“皇爷爷,若是没有三姨母,恐怕,孙儿早就命在旦夕。孙儿不知感恩,反而陷三姨母不义,孙儿良心难安,还请皇爷爷恩准孙儿出宫,亲自向三姨母负荆请罪,向九月妹妹负荆请罪。”

萧璟渊勾了勾唇,耐心无比:“负荆请罪严重了,他们大人不会和你一个孩子计较,也知道你难两全的为难,就是小九月恐怕得让你哄一哄。”

倾恒点了点头,一想到九月,就有些烦恼,那小家伙,恐怕很难原谅他。

这会儿,却听萧璟渊如同晴天霹雳般的话:“还有,小九月是你十七爷爷的长女,也是你的小姑姑,以后可不许喊九月妹妹了,这不合规矩。”

萧璟渊说到九月的时候,自然是眸中一片柔色的,那是萧璟斓的女儿,软萌乖巧。若是,阿檀知道阿斓有这么一个小女儿,她还忍不忍心再怀恨在心。

他以前一直觉得,新生便是救赎。有了阿斓,她会不再那么恨,可是他错了,她不仅继续恨了,还将恨延续了下去。

可是,她难道不知道,就是因为阿斓,她才活了下来的么?

阿斓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倾恒听了萧璟渊的话,顿时就不乐意了,惊异道:“小姑姑?”

------题外话------

昨天浪了一天,发现今天根本写不出来一万,先更点,给大家打打牙祭,若是有二更,在下午六点。六点不更,大家就别等了,明天万更恕罪!

昨天红包活动圆满结束,拼手气,拼网速,不管拼什么,大家开心就好!

领养榜出来啦!

小九月被萌宝粉十一白领回家,小十一,你可要对九月好一点哦!

咱们的倾恒已经被萌宝粉龙莲浩璇领走,小家伙现在有亲妈了,灵殿不敢再虐他了。

清清被萌宝粉澜菥领走啦,小澜,你这是存心找阿斓的不快呀?阿斓吃醋咯!

恭喜misil小米,阿斓是你的了,大帅哥可以暖床可以啪啪,不用客气,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