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若是有了儿子该如何宠?/至尊萌宝之父王请绕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姑姑?叫谁?叫九月么?怎么可能,美不死她!

小倾恒难得的撅起嘴巴,看了一眼萧璟渊,道:“皇爷爷,这称呼之事,还是改日再议吧!”

“哈哈……”萧璟渊看着倾恒这般,自然是开怀大笑,道:“改日再议,改日再议,你们兄妹相称多日,突然变成姑侄,你接受不了也是人之常情。”

萧璟渊起身,牵起倾恒的手将他带入内殿,边走边道:“出宫的话,便不要再说了,等你身上的伤养好,再出去和小九月解释清楚便是。你们小娃娃伤筋动骨的虽然好的快,可是底子弱了一些,不好好将养,以后身上留了疤,留了病根,岂不是一辈子的事?”

“皇爷爷教训的是!”只是,若当真是等伤养好再去,恐怕今日一串糖葫芦便可以解决的事,过了夜,就会严重到他喊她姑姑或者叔叔都不能哄那小家伙开心了。

所以,他天亮前一定要去璟王府。

……

皇宫外的官道之上,一辆马车稳健而行,马车之中,萧存半躺在踏上,撑着脑袋,一脸不可置信的问萧湛道:“二哥,你说,那小姑娘真的是皇叔的女儿?尹家小姐竟然生了皇叔的孩子?真是不可思议,原来传言尽不可信,还说皇叔不近女色,到头来,偷偷摸摸的,女儿都快五岁了,简直不敢相信,本王到现在都还是蒙的。”

萧湛看了一眼萧存,唇边带着浓浓的笑意,出声道:“传言是不可尽信,存儿你还小,自然不懂。”

萧存听此,一个鲤鱼打挺般从榻上坐了起来,极为不悦的道:“本王已经年过十九,马上就要行弱冠之礼,哪里小了?再说,不是本王嫌弃你,本王玩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人还多,二哥现在,是不是都没有尝过女人是什么滋味?嗯?”

萧存知道,自己的这个二哥最是低调,不管是什么事都不闻不问,朝廷上的事情更是不上心,和他不同。他是爱玩,而二哥则是太不爱表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个女儿家。所以,这样的人,如何会去玩女人?

萧湛嘴角一抽,却也不恼,皓然的眸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对萧存道:“这事,二哥确实比不上存儿。也不知,存儿什么时候娶一个王妃回去,也好为皇家开枝散叶。”

萧存听此,竟然有些苦恼起来,有些烦躁的倒在榻上,哼哼唧唧一阵子:“本王想娶清音来着,可是,恐怕我们生不出孩子,父皇不会同意。也不知道清音喜不喜欢本王,本王可喜欢他的紧,唉!”

“噗……”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萧湛面色一阵青一阵白,看萧存的眸色多有无语,随即,很不厚道的开口:“即便你们能生出孩子,恐怕,父皇也不同意!”

萧存是有病么?堂堂暨墨王爷,却迷恋男色,还扬言要娶一个男人,真是荒唐!

“为什么?”萧存顿时有些恼了。

“存儿今日下午,跟着尹三小姐出去,为了何事?”皇宫人多眼杂,有些事情,想要不为人知,也不可能。

萧存提起此事,便有些愤怒:“尹穆清那个女人,狠心又猖狂,前段时间当街纵容自己的侍卫欺负本王,将本王的胳膊都给卸了,你说,本王怎么可能不报仇?这段时间,尹家看她的紧,本来见她一个人出去,想着捉弄她一下。没想到看见……”

竟然看到了那一幕,只是,这种闲事,只要染了,就是一身骚,他虽然会玩,可是利害关系还是懂的。

以前,他竟没想到,尹侧妃竟是那种心狠手辣的妒妇。

即便,他没有出手管,却还是不忍心,于是,派了一个小丫鬟去领路,通知了皇叔过去救人。

“十七爷对尹家三小姐如何,你可看清楚了?”

萧存看了一眼萧湛,见他一副笑容浅浅的模样,总觉得自己的二哥接下来的话并不是他想听的:“这和父皇不同意本王娶清音有什么关系么?”

“尹三小姐和你的清音是同一人,尹三便是清音,你的清音公子就是尹三小姐,你说,关系可大?”

萧存听了萧湛的话,很明显,是不信的,摆了摆手,不屑道:“二哥说什么傻话,怎么可能?清音可是男人,怎么可能是尹家三小姐?她孩子都生了,怎么可能是本王的清音?”

萧湛轻嗤一声,道:“玩儿过的女人再多,有何用?连男人女人都分不清么?”

萧存皱起眉头,萧湛继续道:“尹家三小姐小小年纪被咱们的十七叔占了身子便遗弃不管,她怀着身孕,受着别人的指责在别院生下孩子,如果不学会坚强,她和孩子焉有活路?世道险恶,一个姑娘家自然是不适合生存,唯独,女扮男装,才能不被人欺负。想来,在天上人间做琴师,她也是逼不得已吧?”

“其实,本王心中是为尹三小姐不平的,最艰难的时候,皇叔对她不闻不问,偏偏这个时候,才来认女,皇叔若是抱得美人归,又认回女儿……也太便宜他了!”

萧湛的话如同一片惊雷在萧存脑中炸开,随即,便是满腔的心疼和愤怒。

“清音……真的是尹三小姐?”萧存眼眶都红了,若是真的是那样,那么,清音她该多难过?

就连他,之前,对尹家三小姐都是不屑的,没想到,她竟是他心心念的清音。

而在他的琴音身上,竟然有这等痛心的往事!

这让萧存如何接受?腾地一声从地上站起,萧存咬牙切齿道:“皇叔配不上清音,他不配!”

说着,转身离开马车,飞也般的朝尹家飞身而去。

萧湛看着被萧存大力打开,随即摆动摇晃的车帘,唇角,终于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

存儿,你便去帮二哥探探路吧!

去探探阿清对萧璟斓的心意,也去去探探萧璟斓对阿清的在意程度。

再者,去给萧璟斓找找不快,他是也高兴的。

今日,看见萧璟斓抱着小九月那自鸣得意的样子,他便不爽!

看见阿清竟然为了萧璟斓接受语嫣公主的战书,他更是愤怒。

似乎,好事都让萧璟斓占全了去呢!

只是,他看着群臣称呼小九月小郡主的时候,他心里只觉大快人心!

连自己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情,皇叔这个爹也当的真是可怜。

如此想来,阿清也并非多在意萧璟斓,否则,怎么会连孩子的性别也瞒着?

突然,萧湛闭眸轻呼了一声:“楚良!”

车辕上一声轻微的响声过后,便是一个底层的声音传来:“主上!”

“注意璟王府的动向,若是皇叔打算对太子宫出手,倒是可以添个油加点醋。”

向来,他都是作壁上观,可是,今日,有人动了不该动的人,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即便是他,也是忍不住的。

“是!”

……

璟王府,尹穆清躺在床上,脸颊烧的通红,额上都是汗水,秀眉因难受而紧紧的拧着,萧璟斓看着心都揪到一起。

风寒入侵,高烧不退,萧璟斓越想越生气,一脸阴沉的坐在床边,亲手用药水不断给尹穆清擦拭身子,让汗发的更快一点,这样,可以帮助降温。

只是,都烧了几个时辰了,还不见退烧,萧璟斓再好的耐心都没了。

将手中的毛巾扔在盆里,啪的一声溅起无数水花:“子苏,这些年,医术都被你学到猪肚子里面去了么?”

发烧而已,怎么就这么久,也不见好?

宴子苏脸色变了变,不恼,反而想笑,嘴角扯了扯,不知道第几次开口,无语道:“我说过了,她身子落了病根,又是月信期间,不适合用性猛的药,只能用温补的药,虽然慢了一些,却能保证不伤身。”

“那她什么时候能不这么难受?”萧璟斓心疼呀,小九月哭的睡过去了,也不知道一个人害不害怕,他女人又病着,他如何能放心的下?又如何不难受?

宴子苏将配好的一瓶药粉递给萧璟斓,道:“再有半个时辰,若是还不退烧,便给她吃这个药。”

萧璟斓接过,皱眉:“这药可是有副作用?”否则,也不会这么久也不拿出来。

“是药三分毒,对女人更是如此,这药能快速退烧,但是,以她现在的身子,用了,以后想要调理好因五年前生产而亏损的身子,恐怕很难。”

其实,尹穆清的烧是退了不少,萧璟斓这是关心则乱罢!

宴子苏猜,差不多还有半个时辰就会退下去,给萧璟斓这药,无疑是膈应萧璟斓,谁让他刚刚骂他医术学到猪肚子里了的?

子苏公子并非记仇之人,只是,偶尔也不太宽容而已。

有了仇,自然是要报回来的!

可是萧璟斓哪里知道宴子苏这腹黑小子的心机?看了一眼这药,果断嫌弃:“这种无用的东西,你也有脸给本王?”

“所以,要慎用!”说完,宴子苏笑了笑,道:“我去看看小九月,若是醒了,恐怕又要闹了。”

萧璟斓皱了皱眉,脸色一下便沉了下去,宴子苏以为他又要嫌弃自己无用,却不想萧璟斓道:“小九月那是闹么?小姑娘家娇弱一点,有什么不对?小姑娘,撒娇才好看!”

萧璟斓无疑是宠溺女儿的,自己的女儿做什么都是对的,对的是对的,错的也该是对的!

宴子苏嘴角一抽,心道,果真是自己的,什么都是好的!他忍不住感叹道:“一个女儿就被你寵成这样,也不知道将来若是有了儿子,你是不是要寵上天了!”

儿子?萧璟斓便是不屑:“儿子?儿子有什么稀奇的?若是有了儿子,本王就给他单独辟一座院子自己住,省得调皮捣蛋闹本王的心!”

萧璟斓一想到尹穆清抱着小九月的场景,女儿还好,若是那般亲昵的去抱儿子,想都不用想,绝对不允许!

“呵呵……”宴子苏干笑了两声,为可怜的小九月深表同情。总感觉,为了小九月的幸福安稳生活,他还是不说了吧,不然,小九月定是要怨恨他的。

眼睛红肿,还在睡梦之中的小九月就在此时,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揉了揉了小鼻子,许是,睡梦中也梦到了倾恒污蔑他娘亲的事,眼角挂满了泪水,梦妮般哭道:“殿下骗人,呜呜……九爷再也不要和殿下做兄弟了……呜呜……”

倾恒好不容易赶来,却不想听到这话。

小家伙脚步一顿,带着几分怯意,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还有一个时辰才天亮,这个时候,集市定是没有人的,是以,想要买糖葫芦哄妹妹,也是不可能的。

倾恒走到小九月床前,见九月睫毛上挂了几滴泪珠,有些心疼,正想轻轻拭掉九月眼角的泪水,却不想,窗户边发出卡擦一声响,倾恒看去,却见一个迷烟管捅了进来,随即,一股浓烟吹了进来。

------题外话------

二更来了,大家别看漏了哈!

领养榜还掉了两个,灵殿,就是本宝宝,被苒宝领养了,以后,灵殿有后妈了,呜呜……

飞梵领养了月渣渣,太子,并且开了虐渣倌,就在评论区,大家可以无限讨论,渣渣该怎么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